廖祥辉:将羽毛球摆在人生首位

Basketball - - TALENTS - 文 / 王进

廖祥辉,1965年生人,深圳球友称他廖哥,从事生产羽毛球、建造装修球馆、经营管理球馆等和羽毛球相关的工作。2012年和 2013年,他连续两年获全国东西南北中羽毛球大赛总决赛45岁组男单冠军。在廖祥辉的单打经历中,曾先后战胜过同年龄段的林晟、车永坚、江玉忠、冯国强、丁波、王树远等业余高手。 接触羽毛球至今,廖祥辉一直把羽毛球摆在人生首位。他不曾想过自己要拿多少冠军,不知自己的羽球之路走多远,唯一的理想便是做人、做事要像打球一样做到极致。

偶然的一次观赛,就此爱上这项动作漂亮的运动

廖祥辉上世纪80年代曾在广东梅州工作,偶然的一次机会,他看到电视上转播羽毛球赛,知道了羽毛球运动员杨阳、吴迪西、林瑛、李玲蔚等。那一场比赛,杨阳起跳杀球获得冠军。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廖祥辉喜欢上了羽毛球,喜欢上了这项动作如此漂亮的运动。1991年,廖祥辉来到深圳,开始打羽毛球。当时周围没有球场,他就自己动手画。为了能求着别人和他打球,他在东门(深圳市的步行街)那里花50元买了一对红双喜的铝合金球拍,那一年他的工资收入是一个月350元。1998年,廖祥辉因为羽毛球离开单 位,后被同事邀请回去参加单位比赛。初次比赛的他,不仅拿下单打亚军,还与一位球友结缘,随后进入球友的公司成为同事。后来,他在工作中又认识了从事羽毛球事业的伙伴,便毅然辞去工作,揣着5000元进入羽毛球行业,开始创业。廖祥辉阅读比赛的能力比较强,训练方式也很特别。他不练多球,不跑步,他的学习方法从开始的买书自学到看电视转播。直到2006年开始购买国际羽毛球比赛光盘,不断回放、不断琢磨做笔记。他说:“看一百场比赛,不如一场比赛看一百遍有用。”他对一些技术型打法球员,比如陶菲克对李宗伟或对盖德的比赛视频能看上几百遍。视频学习加上实战摸索、运用,让他在各种比赛中取得不凡的成绩,在东西南北中总决赛男单比赛中,他先后获得2011 年季军、2012年和 2013 年冠军、2014年季军。廖祥辉是一位专一的单打选手,不管是东西南北中还是华人杯,他始终专一地参加男单一个项目,很少兼项。廖祥

辉说:“选择单打,是因为我比较独立,爱自由,骨子里流着不服输的血液。球场是我的舞台,上台再紧张也要学会让自己放松,这样才能展示自己最好的状态。”

赢过太多冠军,但两次遗憾再也无缘弥补

没有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也没有不想赢球的选手。2003年,廖祥辉去广州参加广东省业余赛,第一轮就碰上丁波。那时的丁波在业余羽毛球界已经很出名,才打了几年球的廖祥辉败给丁波是正常的事,但不服输的廖祥辉一直希望有机会再和丁波打一场。时隔13年后,2016年,他俩终于在福州举行的中老年赛半决赛上相遇,场上无数次起跳杀球,下压放网,彼此的互不相让,成就了一场精彩对决,最终廖祥辉赢下了比赛。那一天,廖祥辉的个签上写到:“约了13年的‘架’愿望成真,终于赢回丁波进决赛。”对廖祥辉而言,2012年的第一个全国冠军是对自己的肯定,2013年的第二个全国冠军就是一个难忘的里程碑。但2014年的季军,不管是对廖祥辉还是对熟悉和喜欢廖祥辉的球友而言就带有一点小遗憾了。说起 2014年的那次比赛,还有一段小故事。那年全国东西南北中总决赛在 新疆克拉玛依市举行,49岁的廖祥辉希望冲击三连冠。半决赛他遇到来自重庆的江玉忠,江玉忠在2013年总决赛的半决赛中曾经和廖祥辉相遇,当时廖祥辉在第三局以1分险胜。但这次运气的天秤没有再次倒向廖祥辉。同样是半决赛,廖祥辉因手伤影响了状态,最终1比2惜败,错失了进入决赛的机会。那次比赛的男单冠军是来自南宁的陈东林。根据比赛规则,50岁后东西南北中不再设立男单项目,在此之前廖祥辉几乎战胜过和他同年龄段的所有男单冠军。那次比赛之后,廖祥辉说:“没机会在这个赛场(指全国东西南北中总决赛)和陈东林打一场了。”廖祥辉的另一个小遗憾是同样来自南宁的男单选手黄强。2013年全国东西南北中大赛成都站决赛,廖祥辉对阵黄强。那次比赛,廖祥辉的输球因素颇多,原定下午第二场的比赛提前到第一场,廖祥辉还在午休,广播便开始呼叫运动员名字,他赶到场馆未及热身便上场开打。那次比赛,黄强单、双兼项,无论是对比赛用球还是场馆都比廖祥辉更适应。而廖祥辉在决赛前只打了两场球,这两场球的对手又比他差了很多。决赛突然碰到实力相当的黄强,加上对球的不适应,对于廖祥辉这种拉吊突击型、以技术控制为主的选手等于废了武功。那场比赛,廖祥辉曾经开局 领先,但随后还是被黄强逆转,以23 比25、11 比 21失利。那场球之后,廖祥辉开玩笑地说:“我一直在等黄强,我以为总决赛他会参加,可以再次切磋,可惜他没去。”当廖祥辉的这段话被转告给黄强时,黄强笑道:“我老了!打不动了!”

因球结缘的夫妻档

深圳羽毛球圈没有不知道廖祥辉和

胡丛笑夫妻俩的,他俩1991年因羽毛球相识、相爱。胡丛笑当年从湖北来深圳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同样打羽毛球的廖祥辉,没想到两人一来二往之后,竟成了羽毛球圈的一对“璧人”。夫妻二人是 2014年全国快乐家庭夫妻组冠军,除此之外,胡丛笑还曾收获全国东西南北中分站赛女单冠军。刚开始,胡丛笑无法理解廖祥辉对羽毛球的痴迷,直到2013年的一次比赛,彻底颠覆了胡丛笑对羽毛球的态度,也让她对丈夫更加理解。那是全国东西南北中总决赛,陪在丈夫身边的胡丛笑,亲眼目睹了已经48岁的廖祥辉在伤病缠 身的情况下凭借顽强斗志努力争胜的一幕幕场景,亲身感受到了丈夫的坚持、艰辛,分享了丈夫夺冠后的快乐。从那次起,胡丛笑开始有了和丈夫并肩作战的念头。除了共同打球、比赛,廖祥辉夫妇还用自己的积蓄在家附近的一所学校租了场馆进行营业。虽然地处偏僻,只有四片场地,但对于两口子来说,这里是他们梦想的起点。胡丛笑对羽毛球的热爱,因丈夫廖祥辉而起,可是,她却走着一条比丈夫更为广阔的羽球之路。胡丛笑除了每天花几个小时看比赛、读教程外,还被誉为羽球“大长今”,即打羽毛球里最会做菜的,她常常邀请 球友来家里做客吃饭。除了做菜,胡丛笑还组织球友们利用废弃的羽毛球做成各种既美观又环保的羽毛球饰品,并利用做饰品挣的钱,积极参与资助偏远贫困学校等公益活动。虽然能力有限,但他们用自己的行动、用自己有限的资源,做着他们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胡丛笑说:“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羽毛球的回报,因为我从羽毛球那里得到了太多。”廖祥辉说:“现在的我已经53岁,但我依然会继续打球,直到我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为止。一天不打球,总觉得生活缺少了些东西。羽毛球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