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么看?就做纸媒

bebe - - Editor'sletter -

bébé是个“怪小孩”,我很认同bébé编辑吴敏的这个形容!难道不怪吗?当曾位立神坛的大刊大报关门声还未落地之时,bébé逆势而生!如果给bébé来一副自画像,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如蜡笔小新式的大头小孩,眼睛应该是奈良美智笔下的坏小孩同款,眼尾上吊,明显不服的神情,仿佛流露着:“看什么看,就做纸媒。”作为一个老纸媒人,这其实是一个和自己对话的过程,面对众人的疑问,我曾经一度在躲闪,在强调我们没在做一本杂志,而是在做一个产业、一个平台、一个生态……我甚至想过:是否要修正对外是一本杂志的形象,而改为传媒集团之类,而杂志只是一部分、一张名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没有这么做,因为逆势而生的怪小孩在顺势而为中找到了自己,怪小孩是“怪”在基因里的,他的行为也是颠覆以往的。在和世界对话的过程中,我们更改了纸媒触碰世界的方式,不再为说而说,为看而看,思想和行为的根基都扎在实业当中,创造了“小孩不怪、资本不爱”的局面。而在和内心对话的过程中,我们仍保留了那份纸媒人独有的坚守:向世界投去内心的目光,怪小孩不但不被“纸媒”所困,反而拥有了无限的空间!如今,bébé两岁了,有了新起点的他,除了是个怪小孩,还将有些不安份,大有要改变世界眼中的纸媒的势头。怪小孩想自信地、不再躲闪地说:我们就是一本杂志,一本充满生

命能量的杂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