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的心靈與動物留一點餘地

Before & After - - Love Animals - 撰文‧張婉雯插圖‧郭景洪

上個月聽了一個關於衣著的講座,大有得著。

這個講座不是教人如何打扮,而是教人如何挑選、收納衣服。第一位講者是收納達人,她問:你家裡有多少衣服?當中又有多少是你一年內沒穿過的?

香港空間矜貴,奇就奇在大家都有購物狂,老愛往衣櫃裡塞呀塞。被這樣一問,聽者都顯得茫無頭緒。我們對自己「擁有」多少,「享有」多少,似乎無甚把握。

消費過度,除了造成空間問題,也造成環保問題。第二位講者是時裝設計師,隨著對環保認識愈來愈多,在設計衣服時,對物料的選擇也多了考慮。他告訴我們,近年多了許多廉價服飾,當中有很多其實是膠製。這些名副其實的「膠布」,勝在成本低,而且便於印刷各種顏色。問題是,這些物料很易起毛粒,多穿兩遍便覺殘舊,而且難以分解,千秋萬代都埋在堆填區裡。我不禁回想家裡某些便宜衣物,怪不得總是毛粒處處,原來涉及物料知識。一般人如我只見便宜款新便衝動購入,若非專家教路,那知道這許多。

設計師說,真正稱得上「天然」的物料只有幾種:棉、麻、絲、皮革、羊毛。我豎起耳朵:五項當中,後三樣就來自動物。而按照發達國家或城市的消費速度來說,動物們簡直要被光速生產殺戮,才能經得起商店裡的貨如輪轉。即使是棉與麻,要應付市場大量需求,也得開拓森林以種植,間接剝奪了動植物的生存空間。

自從加入動物權益工作後,我逐步減少使用含動物成份的物品;羽絨、皮革,甚 至毛衣,都在衣櫃消失了。曾幾何時,我買冬衣多選「抓毛絨」(fleece,又稱「搖粒絨」),貪其便宜,保暖,容易打理,弄髒了丟進洗衣機便可;對我等身兼多職的人來說,實在方便。但後來才知道,fleece還真是衣如其名,「搖粒」,每次洗滌,便有許多微膠粒被搖到海洋裡,為魚蝦所食,污染生態。自始,我連抓毛絨也不買了。家中兩件大衣,兩件都是棉的。而今年冬天,我只穿過其中一件,因為全球暖化,真正寒冷的日子根本不多。

收納達人教導我們:把家裡所有衣物拿出來,用心(而不是腦)感受一遍:我還喜歡它嗎﹖我喜歡穿上這件衣服時的自己嗎?收納達人提醒我們:衣物也有其價值,它不被穿著,就是無法顯露存在意義。最重要的是,把衣櫃執好了,只留下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一個了解自己的過程;那幫助人避開購物的衝動。因為我們已掌握真正的需要。

自問已不是胡亂購物的人,但衣櫃、書櫃、鞋櫃⋯⋯還是可以再空一點,再簡一點;這也為自己的心靈、自然與動物,多留一點餘地。

喜歡寫作、關心動物,「動物地球」與「動物公民」成員,大學語文導師。真正的心願是做一名宅女,也在努力實踐。 張婉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