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的四種言辭行動

Before & After - - Communication - 撰文‧ Dorothy Wong插圖‧林德崇

我認識一些好辯論的朋友,他們每次見面總是爭吵,政治立場固然南轅北轍,人生觀價值觀各走極端,更甚是大家的好辯,總不厭其煩擺出「都是我對」的姿態,喋喋不休強調自己的論點,務要壓下對方的看法,分出個勝負。

有些人會說,他/她從來對事不對人。也許只是說對了一半。對事對人往往很難絕對二元分立,道理在,兩方可以愈辯愈明,但人如何表達他/她的看法,語言表達的目的是要釐清事實,還是要以勝利者身分爭勝,態度決定一切。我跟你討論客觀事實,綜合數據和觀察,我的論點比你強,勉強可以說是針對事情討論對錯;但如果事情沒有對錯好壞之分,只是銅錢的兩面,卻因我覺得你的學識比我低,識見比我弱,故你要聽我說─這種情況,無形中就對人下了評價,亦是當中公婆各說各道理的糾結所在。

對話,還是自說自話?溝通,是為了口舌爭辯,用惡言互相攻擊,還是渴望取得對方的理解和共識?溝通最終目的,是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還是希望築起相互了解的橋梁,建立更平等深摯的關係?還原基本步,我們總得對溝通類別有基本認知,才能避免不必要的磨擦與爭拗。我們擁有強悍的語言能力,卻不能明白溝通的重要,只是折騰了人際溝通的關係。

近代哲學家哈伯瑪斯(Habermas)在溝通下了一些定義。他認為人除了語言能力外,還有溝通能力。他指出,人在溝通時,使用了不同的言辭行動(speech act),這些言辭背後是預存了一套有效的規則,只有大家都依循這套規則,溝通行動一致,人才能在溝通理性(communicative rationality)下順利討論事情,否則就只會是牛頭不搭馬嘴。

簡單而言,我們有愈相近的言辭行動模式,我們愈能有效溝通。

第一種言辭行動是溝通言辭(communicative speech),即言辭本身的 內容是較直接可被理解的。「說」、「表示」、「告訴」、「問」,「回答」等就是明顯的例子。我在街上向人問路,路人若能直接清楚告訴我走那個方向,行路或轉乘,路上距離和環境狀況,就如一個人肉Google Map般,所提供的內容是可讀或可聽得明白的,接收者便能理解了。

第二種言辭行動是指述言辭 (constative speech),表示言辭內涵存在了真確的意義。「斷言」、「報告」、「顯示」、「描述」、「預測」等都屬於指述言辭。我們看天氣報告,雖然這是明天未發生的事,但我們相信天文台所作的預測,是建基於科學,是真確的,言辭預設了真理在其中,不是胡亂說的。

第三種言辭行動是表意言辭(expressive speech),是說話者向聽者表達了自己的意向。表意言辭是感性的,是真實反映表達者的內心感覺。「相信」、「想要」、「擔心」、「希望」、「懷疑」等就是其中例子。一對男女在婚禮上所說的誓詞,或受屈的人對社會和惡霸作表達的憤怒之言,都算這一種。表意言辭背後預設了真誠的宣稱,其他人未必能有同感。

第四種言辭行動是規約言辭(regulative speech),表示溝通雙方遵從某種規約下建立的關係。規約言辭的例子如 「命令」、「要求」、「禁止」、「允許」、「勸告」、「承諾」、「建議」等等。學生遵守校規,犯法者接受法庭的定罪,丈夫要求太太允許夜歸,大家同意了甚麼是恰當的,大家在明白規則為彼此建構了怎樣的關係,願意遵循著「遊戲規則」而進行溝通。

說話是容易的,溝通卻很難。你說的儘管是事實,我卻不理解;我跟你表達感受,你卻對我下命令,言辭類別錯置,溝通怎能繼續下去?下次與別人對話,好好想想對方的言辭類別,才能讓彼此享受溝通的樂趣!

Dream Of Tomorrow總監,英國醫療專業局註冊藝術治療師(戲劇),香港戲劇治療師協會創會成員,國家企業培訓師。曾任職市場推廣,專責策劃企業推廣活動,建立品牌形象,協助機構塑造企業文化,並負責客戶服務及核心價值培訓工作。www.dreamoftomorrow.hk Dorothy Wong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