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的心靈與動物留一點餘地

撰文‧張婉雯插圖‧林德崇

Before & After - - Love Animals -

「領養動物不購買」,相信這句話大家也聽過了。一般人要領養,多是貓B狗B,那些被遺棄的成貓成狗,便成為「二手動物」。今次,我便跟大家分享一個「二手動物」的故事。

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個黃昏我和弟弟回家,遠遠便見到在大廈門口有幾個人聚集。走近一看,原來在管理署門口綁著一頭西施。管理員說,牠在屋苑遊蕩已好幾小時了,到處問人要吃食。管理員只好用單車鏈鎖起牠,然後報漁護署。「去到漁護署佢實死架﹗」「你唔好用單車鏈綁佢啦,咁重﹗」「你比佢入有冷氣既地方先啦,出面咁熱﹗」

管理員在街坊七嘴八舌下,只得解開單車鏈,把狗帶進管理署內。大家都不知下一步該怎麼辦,因為屋苑不容許養狗,況且忽然把狗帶回家,也不是人人準備得來。其中一位太太急得眼圈都紅了;小狗卻伸出舌頭,傻頭傻腦地看著我們,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身處險境。

另一位女士不斷在打電話求助。後來終於傳來消息:她表妹的同事的親人(很複雜的關係)想養狗,或許可以接收這隻狗,那人明天會來看看。

「好極了!」大家說,「但今晚怎辦呢?」

結果就是⋯⋯弟弟帶著無奈的眼神,讓我把狗帶回家過一晚。家中眾貓對這外來者非常不滿,我只好用籠把牠困起來。給牠買的罐頭狗糧,牠很快便吃光,看來是餓壞了。然後我讓牠出來,牠懂得在報紙上小便。我的手一指,牠便自動回到籠裡去。整 夜,小狗留在籠裡,一聲不吠。我們在籠外跟牠說話,牠便站起來聽,依舊是傻頭傻腦的表情。這樣乖的狗,為甚麼會流落街上﹖謎。翌日早上,我帶牠到獸醫診所檢查。身體健康,大概三、四歲,是成犬了,但是沒晶片。牠的前主人應是個不負責任的傢伙,如今也無法聯絡追究了。之後,我和小狗坐的士回家,我先下車,然後往另一邊車門把牠抱下來。就這幾秒間,牠的頭便跟著我轉。司機說:「牠怕你不要牠啊﹗」

下午,有意領養的人來到我家。這位先生以前也養狗,後來狗兒百年歸老,想再養一隻。我讓小狗出來,跟來者互動一下。Hand hand,轉圈,小狗完全能聽指令。牠是一隻很懂事的狗,唯一的「不好」,就是「二手」,年紀大,被遺棄。

我用冷靜的神情掩飾內心的緊張,弟弟在旁用恰到好處的口吻遊說:「幾乖架,佢。」

「好吧﹗」先生—說,小狗的新主人站起來,「我帶牠回家吧﹗」

就這樣,小狗便回到新的家了。新主人給我們寄來照片:小狗新的名字叫Bibi。相中的牠,正伏在一張膠餐墊,墊子上印上各式食物圖案。

我們把相片拿給當日給小狗檢查的獸醫看,獸醫笑著說:「牠還要挑食呢﹗」

不知小狗如今怎樣呢﹖很可能已老態龍鍾,甚至移民天國了。但不要緊,曾經是二手的牠,最後還是得到一手的愛,一生也就無憾了。

喜歡寫作、關心動物,「動物地球」與「動物公民」成員,大學語文導師。真正的心願是做一名宅女,也在努力實踐。 張婉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