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成画聚

Beijing (Chinese) - - INTANGIBLE HERITAGE - 文/刘禹 摄影/李晓尹

一千多年前,掐丝珐琅工艺传入中国。历经千年岁月,一代代巧手灵心的艺人以口授相传,将这一技艺传承至今。

掐丝珐琅工艺过去也叫“金丝彩砂”,这种命名不够贴切,不能体现出掐丝这种手工艺,也不能体现出彩釉的特质,但却是人们最常唤的名字。更早的时候,这种工艺还被称作“彩砂画”,而这个名字容易和“沙画”混淆,不能体现出金丝工艺这种特质。

相较于“燕京八绝”,掐丝珐琅工艺就像一门“小语种”,不被众人熟识。人们常把这种工艺与其他工艺混淆,尤其是与花丝镶嵌与景泰蓝,其实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掐丝珐琅工艺中的金丝是线条,以线条组成画面,而花丝镶嵌中极细金丝尽显巧思花样,有编织、堆垒等众多表现技法。掐丝珐琅工艺用彩砂添色后自然干燥成砂面,刷胶固定即可,不需要经过烧制。没有经过烧制的珐琅釉不会融化凝固,而是呈现出砂质颗粒感,色彩鲜艳透亮。景泰蓝则需要在金属胚胎上完成,点色后炉烧成釉。手艺之间,有相似的

“点”,却因处理方式不同,呈现不同的模样,各有各的美。

几十年来,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彩砂代表性传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黄小群摒弃大面积使用掐丝技艺的方式,将油画、水彩画、国画等艺术融为一体,将彩砂以堆、点、砌等多种方式进行发挥创作,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

日光投射,黄小群创作的掐丝珐琅作品灼灼生辉,让无数人领略到古老工艺永不褪色的秀丽美好。

创作一幅彩砂作品,大致分为画线稿、粘金丝、铺彩砂三步。

黄小群选择在纸质纯净的硫磺纸上设计彩砂画线稿。画线稿需要美术功底,但与一般作画大有不同。彩砂画以线造型,注重线的流畅,形的完美,所以彩砂画的线稿特别需要突出线条。一幅适合创作成金丝砂画的线稿中,线与线、形与形、线与形状之间布局巧妙,画面整体结构与层次富于变化,突出主体形象,细节刻画深入,兼具精神内涵与人文气质,是线稿设计的更高要求。

设计图纸时,要考虑到画作完成时的效果。铝条的粗细、金银的选择,都要在绘制线稿时考虑清楚。待到嵌丝时,这些或简洁或彼此缠络连绵的线条,就决定了金丝银丝的疏密、走向。待到填色时,这些线又决定了填色的空间。

要打磨出一幅成熟、精彩的金丝彩砂 画绝非百日之功,这需要创作者长期坚持不懈的积累,不断丰富和完善自身的艺术表现语言,逐步形成个人的表现风格。

黄小群自幼喜欢画画,她曾在工艺品厂做学徒,专门制作仿古瓷,后又考上一所工美行业的职工大学,正式进入了工艺美术行业。此后,黄小群又在丈夫的影响下,开始制作一些小幅彩砂工艺品。开始时,黄小群只是自娱自乐,后来发现这些彩砂作品很受周围人的喜欢,就开始有意识地根据北京特质,设计四季长城、北京胡同等特色民俗作品,放在商场里售卖。1991年,受到鼓舞的黄小群离开工厂,成立九合坊工作室,专门从事工艺品制作。

一山一水,一事一物,一时一刻,或蓬勃壮丽,或市井日常,北京的一切激发着黄小群创作的灵感。人间的种种,不断拓展着黄小群彩砂创作的题材。

作品线稿完成后,需要用复写纸等将线稿拷贝在打磨好的木板上,为画中的金丝“定位”。

制作彩砂画所用的金丝就是铝丝,可以成卷买到成品。使用前,需要按照画幅大小,线条长短,将铝丝剪裁成长短适宜的节段,待随时取用。

铝丝粘到画板前,需要用食指和拇指掐着铝丝,缓缓将其捋直,再用小号钳子比对着画板上的底稿线条进行弯曲,截取适当长短。

粘贴时,用毛笔蘸取乳胶,在铝丝和 画板的一侧均匀涂抹,同时在需要粘铝丝的底稿画板上涂胶,再将铝丝对准底稿上的线条,从一端缓缓压到画板上。

小号钳子是做铝丝微调的好工具。铝丝柔软,调整时使用钳子的力度需要控制得当,以免铝丝变形,影响画作效果。粘好后,用钳子剪断多余的铝丝。熟练操作粘金丝工艺的人粘出的金丝底稿,线条流畅、光洁、挺拔、准确,图形粘接准确。

作画时常用金银两色铝丝,金色华贵,银色素雅,单色作画或配合使用,可以变化出多种效果。黄小群曾创作过一幅

奔马图。画中,马匹选用金丝勾勒成形,并密排金丝做鬃毛和尾巴等,尽显高俊矫捷身姿。金丝也起到突出画作主体的作用。马匹身后的密林用银丝镶嵌。在茂林中,银丝树木前后错落,既不会喧宾夺主,也不会让树木埋没在浓重的背景颜色中。

在异类材质上嵌丝的方法无异,但需要调和胶水黏度,使铝丝牢固贴合在底稿 上。胶水掺水的配比也需要视胶水本身黏度,靠经验掌握,以恰好能粘牢铝条为宜。黄小群也曾摒弃用丝作画,或先用丝,填色后去丝的方式作画,并借助西方绘画技法,单纯用彩砂的色彩表现层次感和空间感,巧妙用砂营造绝美意境。

木板上的线稿全部粘接好铝丝,放在通风的室内晾干,随后就到了为画作填彩砂这一步。

市面上购买的矿物彩砂在入画前都需要进行漂洗。没有清洗的彩砂,颜色仿佛笼罩在薄雾中,不透彻,濯水后才能呈现 亮丽纯正的颜色。洗砂的方法很简单,却需要一定的耐心:盛一盆清水,将彩砂碟缓缓浸入水中,用长把小勺轻轻搅拌碟中彩砂。砂中的尘土、杂质,缓缓从砂中分离出来,随水而去。要不断地搅拌,直到整盘彩砂都从水中滤过,彩砂颜色变得清亮,水保持清澄,彩砂就算洗好了。

调好彩砂的另外一个关键,在于充分掌握好用于调配彩砂时所用的胶与水的比例,使彩砂与胶水完全相互渗透融合。其中的比例,要靠经验进行掌控。准备妥当的各色彩砂,分别盛放在瓷碟中备用。

滴管是作画取色的重要工具,填色时用滴管吸取彩砂,点画在铝丝圈出的区域内。滴管的口径,影响彩砂的出砂量。出砂量小,作画时方便控制。在绘制细致线条时,选用细径滴管更加得心应手。

滴管可以点画出平整的背景,也可以根据画面内容,改变作画手法。在铺满底色、刷过清漆的画面上做挑色,可以制作出立体感极强的线条。山前遒劲的枯树,恋飞的灵燕,紧蹙的眉头,都需要用这种方式在相对平匀的画面中制造更加立体的凸起。但一般,填砂的高度不超过金丝的高度,否则越过金丝的彩砂会形成不必要的串色,影响画面美观。用筛、抖、晃、铲等技法,都可以让彩砂与金丝呈现齐平。

用彩砂创作,也如用其他绘画颜料一样,调色工作必不可少。想要灰色砂,用黑色砂加白色砂混合,并不能得到显色干净的灰色砂,而是需要选择相近的颜色进行配色。想要画出渐变色彩,在调色碟中就要摆码好颜色,用滴管依次取色,在画板上依次排色。灵活用色,多色的彩砂既呈现油画色彩的厚重与饱满,也能体现水彩颜色的清新柔润,更能将国画写意的泼

墨韵味效果模仿得惟妙惟肖。其中隐藏的手法千变万化。

完成彩砂填色并充分晾干后,再在作品表面均匀涂抹一层专用防水胶,以固定表面砂粒。由于金丝彩砂这种工艺的特殊性,在没有防护措施以前,历史上的金丝彩砂画没能完好地保存下来。而今,喷洒过胶的金丝彩砂画,可以在水中漂洗掉常年悬挂室内时的浮尘。

熟能生巧,除了在木板上创作,黄小群还独辟蹊径,让这种工艺在众多材质上大显光彩。

她看到有关俄罗斯彩蛋的动人故事,又亲眼目睹过法国卢浮宫内摆放的早期彩蛋艺术品,突发奇想,何不把中国特有的金丝彩砂镶嵌技艺运用到鸵鸟蛋上,用中国工艺美术技艺,制作出一些符合外国人 审美的工艺品,让金丝彩砂工艺得到更广泛的认可。

黄小群直接用铅笔在打磨好的鸵鸟蛋壳上勾勒线稿图。蛋的弧度、形状,让本就自由灵动的线条有了更多样的表现。从此,鸵鸟蛋上也有了金丝彩釉镶嵌的梅兰竹菊四君子图、龙凤呈祥图、百福图、舞狮图,也有八仙过海的古老故事,戏剧人物的传奇身影。一件件极具“中国味儿”的鸵鸟蛋壳彩砂镶嵌作品也让黄小群赢得了一枚珍贵的“世界杰出手工艺徽章”。

葫芦谐音“福禄”,自古便受到中国人的亲睐,成为众多工艺中常出现的载体。黄小群曾在葫芦上绘制彩砂画。黑色大理石给人以稳重深沉的厚重感,黄小群也曾在黑色大理石上创作主题庄重严肃的画作。

传承不仅要把以前的东西拿过来,更加需要考虑现在这个时代有什么样的作品可以传给后人。这些年,黄小群设计了一批反映时代特色,反映个人情感的作品,不仅有带着中国特色、北京文化特征的彩砂画作图纸,方便携带的纪念品,还利用彩砂工艺为“香港特区政府大楼”做壁画,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做英烈碑回廊,为秦始皇纪念馆 做大幅秦始皇像,为奥运纪念馆做内墙装饰,更不必说一些艺术画廊内悬挂的作品。这些富有现代气息又传承了民族文化精神的金丝彩砂画,将材料的施用和工艺的技巧相互融合渗透,最大限度体现材质与技艺所能呈现的艺术美感。

黄小群明白:“不管如何创新,都要保持传统的延续性。一旦失去传统这块土壤,把金丝彩砂全盘现代化,就会失去传承。”在创新的同时,黄小群也致力于这项传统艺术的传承工作。近几年,黄小群开始配合政府启动的文化宣传工作,在北京市第八中学进行“非遗进校园活动”的尝试。为了帮助智障儿童增强生活能力,增加生活自信,她设计了一整套适合智障孩子学习的手工课程,将“非遗”带入培智学校,启发孩子们热爱艺术的美好心灵。而在黄小群的工作室内,以陈兰芳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已跟随黄小群潜心学习这项工艺数年。最近,她们准备共同创作一幅超大幅作品,让传统工艺与现代审美结合起来,让传统工艺继续绽放出光彩。2013年,黄小群还与妇联界的政协委员共同提交了《扶持“北京巧娘”可持续发展的提案》,希望借助巧娘工作室,通过向姐妹们传授手艺,帮助她们在家里实现就业,实现家庭与职业的双赢。

黄小群的初衷并不复杂,她只想在传统艺术的基础上做一些尝试。而今她明白,“我们不能眼光老放在装饰品、艺术品、摆件上面,这样领域非常窄,要把工美嵌入到更多的行业、更多的领域和生活当中去,我的这种尝试就属于大工美战略的尝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