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旅旅游+战略升级

三生万物

Beijing (Chinese) - - INFO 资讯 -

2

017年4月6日,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青旅”)在北京召开了“三生万物:旅游+教育、+体育、+康养三大战略”发布会,就旅游与教育、体育、康养三大战略业务的深度融合进行了布局。中国青旅集团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康国明,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裁张立军,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戴家干等嘉宾出席了会议,120余位在京主流媒体记者也参加了发布会。

近年来,以旅游为载体的跨界产业融合蓬勃发展,产业布局正当其时。康国明在致辞中强调,旅游业要紧紧围绕对人的价值的尊重和满足来展开。成长中的青少年群体需要提升综合素质,要实施“旅游+教育”战略来服务;最富活力的中青年群体爱好强身健体,要实施“旅游+体育”战略来服务;有钱有闲的老龄群体乐度晚年,要实施“旅游+康养”战略来服务。在新一轮旅游产业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旅游+教育、+体育、+康养”三大战略是要打造一种健康、有品质、有内涵的生活方式,中青旅要做“有品质生活 的系统提供者”。会上,中青旅三大战略业务板块的负责人与来宾分享了各自的理念、思路和举措。

为寻求对中青旅旅游+三大战略的落地实施提供咨询顾问和智力支持,中青旅特聘请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中国医师协会养生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郑志坚,中国文字博物馆党委书记、常务副馆长冯克坚,北京体育大学社会体育系主任张健,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为“中青旅旅游+三大战略专家指导委员会”的专家顾问。张立军在会上为他们分别颁发了聘书。

为更好、更快地推进中青旅旅游+三大战略业务的具体实施,中青旅还与安阳市人民政府、韶山市人民政府、中国网球公开赛推广公司、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雅达养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岭健康城等三大产业领域的相关政府及企业机构伙伴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在会上,中青旅还揭晓了首批研学旅行基地:安阳(殷墟、安阳红旗渠、中国文字博物馆、 里城、岳飞庙、太行大峡谷)、韶山(韶山旅游区)、山西(中国煤炭博物馆)等机构,并向他们授予了牌匾。

在发布会同时举行的“三生万物:旅游+教育、+体育、+康养高峰对话”中,教育、体育、康养等各领域的与会嘉宾分别从各自从事领域与旅游产业融合的角度提出了旅游+市场发展的真知灼见。媒体从业者则从社会公众和媒体观察的角度,诠释了对“旅游+教育、+体育、+康养”战略的深刻理解。

中青旅始终秉承“用心陪着你”的品牌信仰,其“旅游+教育、+体育、+康养”三大战略业务跨界整合,深度布局3万亿旅游+大消费市场,蕴含着广阔的发展空间。作为中国旅行社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中青旅在其上市20周年之际,用精益求精的专业产品和服务方案进行旅游业务战略刷新升级,为中国旅游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新的标杆,将健康美好的品质生活带入中国千家万户。

一夏时光已到来,此时正值南朝宋武帝永初三年(422年)。已辞官归隐田园十余载的“五柳先生”陶渊明在他的茅屋中,缓缓踱步并轻声嘀咕:“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这是他新作的一首诗,诗文虽偏白话,但却是他此刻的心情写照。

轻声吟诵了几遍自己的新作后,陶渊明来到书桌前,展开了一张雪白的纸,挥笔书写了起来。一盏茶的工夫,这首名叫《读山海经》的诗便呈现在了陶渊明眼前。诗是诗人生活的真实写照,陶渊明曾经有过远大的仕途抱负,但在度过“不惑之年”时,他却亲手将抱负埋葬在南山下。那一年,他写下《五柳先生传》作为理想抱负的祭奠,从此再未回头。

东晋义熙元年(405年),41岁的陶渊明在朋友的劝说下,来到离家乡不远的彭泽当县令。到任81天时,浔阳郡派遣督邮来检查公务。这次派来的督邮是个粗俗而又傲慢的人,他一到彭泽的旅舍,就差县吏去叫县令来见他。陶渊明平时蔑视功名富贵,不肯趋炎附势,对这种假借上司名义发号施令的人很瞧不起,但也不得不去见一见,于是他马上动身。

不料县吏拦住陶渊明说:“大人,参见督邮要穿官服,并且束上大带,不然有失体统,督邮如果趁机大做文章,将对大人不利!”这一下,陶渊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他长叹一声,发出了那句流传千余年的名言:“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意思是我怎能为了县令的五斗薪俸,就低声下气去向这些小人献殷勤。说罢,陶渊明索性挂印而去,辞职归乡。这是陶渊明最后一次做官,此后,他一面读书为文,一面躬耕陇亩。

归居乡里后,陶渊明不问世事,作了“声闻不彰,息影山林”的隐士。他曾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力证自己归隐后怡然自得的心境,千余年后,依然有许多人一边吟诵着这两句诗,一边幻想着陶渊明“宅男”一般轻松惬意的田园生活。其实不然,虽然归隐山林,但陶渊明并没有因此而只顾 山水田园之乐,爱好诗书的他利用这一段悠闲时光,疯狂地浏览着因担任官职而无暇一阅的书籍,思考着人生的意义和一些生活中的规律、哲理。

公元422年4月,初夏已至,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屋前屋后都被参天大树环绕着。绿树与绿草连成一色,从地上一直蔓延到天际。陶渊明居住在幽深僻远的村巷,与外界不相往来。没有了人世间的喧闹和干扰,自在自得,初夏的阵阵和风伴着一场小雨从东而至,更让他享受着自然的清新与惬意。

陶渊明自耕自足,无须摧眉折腰事权贵,换取五斗粮,在精神上得到自由的同时,他也有暇余在书本中吮吸无尽的精神食粮,生活充实而自得,无虑而适意,这样的生活不仅舒畅愉悦,而且逍遥美妙。在清幽绝俗的草庐之中,陶渊明浏览着《穆天子传》和《山海经图》。

《山海经》是中国古代地理名著,内容主要为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道里、民族、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保存了不少远古的神话传说。《山海经》包罗之广,内容之奇诡,历代书籍罕有匹敌,堪称“天下奇书”。《山海经图》是依据《山海经》中的传说绘制的图。《穆天子传》是晋代从战国时魏王墓中发现的先秦古书(《汲家书》)之一,记叙着周穆王驾八骏游四海的神话故事。

《山海经》《穆天子传》在魏晋时代极为流行,是当时知识分子极为喜爱的热门书,时人谓为“奇书”“异书”。陶渊明“心好异书,性乐酒德”。归隐之后,阅读《山海经》更是成了他重要的精神寄托。在低首抬头读书的顷刻之间,他仿佛能凭借着两本书纵览宇宙的种种奥妙。

《山海经》这部奇书激发了陶渊明的“意识冲动”(梁启超语)。他迫不及待地想表达此刻自己的世界观,他决定动笔,将自己思考的一切化成诗文。只是他没想到,一首诗早已不能满足他的思想的表达,但他无暇停下来,检阅一下自己写了多少。直到停笔时,他才知晓原来他已经作了13首诗。《读山海经》是陶渊明隐居时所写13首组诗的第一首诗,今人读来,仿佛看到陶渊明起笔以村居实景速写了一幅恬静和谐而充满生机的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