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之心 浴火重光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高媛 摄影/李晓尹

200余件具有传奇色彩的阿富汗文物首次来到中国。这些来自异域的珍贵藏品,带领观众领略丝路风情,感受阿富汗多元的历史与文化

一个战乱连年的丝绸之路古国,一批劫后重生的惊世珍宝,一段跌宕起伏的藏宝传奇。正在故宫博物院午门东雁翅楼展厅展出的“浴火重光——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展,把二百余件具有传奇色彩的阿富汗文物首次带到中国。在这里,能够触摸到一个国家数千年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在这里,承载着一个国家连年动荡的深重苦难;在这里,同样也能感受到一个国家的生生不息砥砺前行的意志。

本次展览精选231件(套)来自异域的珍贵藏品,展品时间跨度为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1世纪之间,它们分别来自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贝格拉 姆四处考古遗址发掘。其中包括距今约4000年前的金杯,希腊城邦遗址的青铜像和石雕,从罗马和印度进口的青铜像、象牙雕像和彩绘玻璃器皿,还有100多件黄金饰品,它们是著名的“大夏金器”中的一部分。通过展览,观众不仅能够欣赏奇异珍宝,领略丝路风情,还能深入了解阿富汗多样化的历史与文化。

法罗尔丘地的历史风尘

古代阿富汗,地处南亚、中亚和西亚的交汇点,自古以来一直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要塞,也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被赋予“亚洲之心”的美誉。阿富汗的多 样文化交流的痕迹浸透在此次展览的各个部分,成为贯穿始终的主题。

此次展览中最古老的展品便是阿富汗作为文明交汇之地的印证。它们是来自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900年的4件金杯,出土自法罗尔丘地,穿越4000年,虽然器形残缺,但其上的精美纹饰依然清晰可见。研究者认为,这些纹饰中带胡子的公牛形象,显然是受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影响,而其他几何图案,又是典型的中亚风格。这表明,早在青铜时代,文明的交流与互动就在这里开始了。专家推断,该地区人类居住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7000年。然而,不幸的是,这一地区

文明如何兴起与衰落,已彻底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无人知晓。只有这些光彩照人的金杯,见证着曾经的文明。

“遗失之城”阿伊哈努姆

与法罗尔丘地相似,阿伊哈努姆也曾是“遗失之城”,直至20世纪60年代才被重新发现。1961年,阿富汗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沙阿在阿富汗东北边境附近的阿姆河畔狩猎,看到当地农民挖出的古代石柱,一下就认出了这是希腊风格的古代文物,于是下令进行考古发掘,结果挖出了一座巨大的希腊式古城遗址—阿伊哈努姆。公元前4世纪,亚历山大大帝东征,从这里南下印度,而部分士兵和他们的后裔留居在此,并逐渐在当地以泛希腊文化取代了波斯文化的影响。在这里发现的希腊日晷、希腊式建筑、怪兽状滴水嘴等,都带有明显的地中海风格。

在该地区众多展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块制作于公元前300年的圆形青铜装饰板,板上多处金箔都已脱落,但它斑驳的金色痕迹却依然刺眼夺目。上面画着头戴金冠的希腊大地女神西步莉,乘坐着一辆狮子战车,去向一个祭坛。战车的驾驶者是背生双翼的胜利女神尼凯,天上是金色的太阳神和星月。这样的纯希腊风格的精致,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而更多考古证据显示,在公元前2世纪前后,这里就已经是一个知识分子、牧师、商人和军人云集的高度国际化的都市。

蒂拉丘地的世纪发现

在全部展品中,最精美、最不容错过的,要属居于展厅中心的一顶黄金王冠。即便放置在密闭的展柜中,观众走过引发的微微振动,也会令王冠上薄薄的黄金缀片随之摇曳。金冠不仅极大地利用了黄金的延展性,使得繁复的金冠不至于过分沉重,同时金冠还可以拆卸成六部分,连上面的装饰物 也都是可以拆卸下来的,非常便于携带。

这顶出土于阿富汗北部蒂拉丘地古代墓葬中的金冠,便是著名的“大夏金器”中最精美的一件。1978年,俄罗斯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发现了6个游牧部落的古代墓葬,出土了21618件工艺精湛的黄金制品,轰动考古界,被称为当今世界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这批文物的历史可追溯到在游牧民族统治下的大夏国,即巴克特里亚王国,它们讲述了一个带着阿富汗独有色彩的故事:公元元年前后,游牧部落骑马踏出了中亚的大草原,渡过阿姆河,开创出一个新的文明,他们的艺术中体现出东方与西方、四海为家与安居乐业的融合。器物上的动物纹样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原野,比如一把黄金匕首的刀柄上刻着一头跳舞的熊,嘴里还衔着葡萄藤;另一件黄金打造的剑鞘上则出现了中国元素——双龙造型;而一尊希腊女神阿佛洛狄特金像,眉心却点着印度风格的圆形印记,体现出希腊与印度文化的交汇。

不幸的是,这批“大夏金器”被发觉后的数月内,阿富汗就陷入了战乱,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秘密将文物转移至安全地方。面对恐怖、暴力、内战乃至流言,他们一直保持沉默,甚至用生命保守着藏宝之地的消息,才使得这批文物免于被毁。2003年,这些人类的珍贵遗产终于再次现世,并开始了全球巡展。它们成功躲过多次劫难,不能不说是一个伟大的奇迹。

贝格拉姆与丝绸之路

和蒂拉丘地一样,地处阿富汗东北部的贝格拉姆古城遗址也挖出了大量珍宝,包括希腊青铜雕像、罗马彩绘玻璃杯、西汉漆器等,最精彩的是大量印度风格象牙雕塑,造型有安然微笑的印度女神,还有与佛教文化相关的牙雕和骨雕等等,这些出土文物中的大部分这次也都来到了中国。在一个精美的彩绘高脚杯上面,描绘 了一名男人和一名女人在棕榈树下劳动的景象,暗示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人物的穿着虽然简洁,却直接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服饰风格与色彩搭配。而各种造型的玻璃容器和装饰物,如玻璃海豚、蓝色花瓶、玻璃鱼等,虽经历一千多年沧桑,却依然光彩艳丽,显示出古代工匠的高超技艺。

贝格拉姆是阿富汗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两个密封于2000多年前的房间,里面全是当时交易的货物。最初学者们认为这两间房屋及其宝藏可能属于皇宫所有,但后来的研究表明,它们是用来储存“丝绸之路”货物的巨大库房,房间内的工艺品反映了2000年前阿富汗卓越的艺术创作水平,其中所蕴含的丰富而多元的艺术、文化、技术,是一扇了解阿富汗文明的窗口。作为中西走廊上的关键节点,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一站,灿烂的文明在有着“亚洲之心”美誉的阿富汗汇聚和碰撞,相信看了展览,观众对此会有更深的体会。

罗马彩绘玻璃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