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海文墨 古城百变图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张健 标题书法/夏薇

顺义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达2200年。千百年来,有关顺义的点滴转变都被时人有心地用文字记载了下来,这些文字最终被汇编成了一部部内容翔实的志书,留传后世

今天,人们所能看到的顺义县志书共有4部,其中,最近出版的正是2009年由北京出版社出版的新编《顺义县志》,距顺义历史上第一部志书—《顺义县图志》的刊刻面世已过去了580余年。在这580余年间,顺义的志书修纂从未中断,每一部志书的刊行都离不开一位或数位有心人,正是他们的责任心才为今天顺义的历史文化保留了活的源泉。

1674年,《顺义县志》在耗时一年多的筹备和写作后,成功刊刻面世。韩淑文 彼时并没有想到,由他主持编修的这部志书能最终流传至今,并成为顺义现存的第一部志书。

最早县志 一览古城千年原貌

在北京3000余年城市史的文字记载中,今天的顺义地区曾先后拥有“燕”“德郡”“顺州”“燕州”“归德郡”“归州”“顺义县”等名字,其中,“顺州”是顺义最早出现在史书中的名字。“顺州”之名最早出现在《新唐书》中,该书著者之一欧 阳修曾记载道:“贞观四年平突厥,以其部落置顺州”。欧阳修笔下的“顺州”正是指今天的顺义。

“顺州”之名的由来,还有着一段非常曲折的往事。隋唐年间,为了安置内迁归附的少数民族和战败的俘虏以及边疆地区的流民,最高统治者们便在今天的辽东地区设置了“营州都督府”。营州都督府下辖许多州县,这些州县因大多接收边疆民族的百姓而被命名为带有“归顺”之意的名字,其中比较著名的就有“归顺

州”“顺州”“归化州”等。后来,因为战乱的影响,营州一带人口锐减,很多营州下辖的州县甚至成了空城,而幸存下来的一些也开始内迁。其中的归顺州和其所属的怀柔县正是在这一时期,从内蒙古赤峰市一带迁到了今天的顺义县城里,而且归顺州和怀柔县共用一座城作为地方行政中心。后来,归顺州改称为“顺州”,这个名字一直用了六百多年。

在辽、宋、金、元时期,顺州作为燕云十六州中的一州,曾于不同时代受汉族、女真族及蒙古族统辖。明洪武元年(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在灭掉元朝后,为了记载平定北方的功绩,将元大都改称北平,而随着元大都地位的下降,作为元大都的附属城市顺州也在朱元璋的一道诏令之下,由顺州改为顺义县。此时的顺义县还与怀柔县共用一个县治。明朝洪武十三年(1380年),明朝政府在昌平和密云两地各分出一部分土地,组建了新的怀柔县,怀柔县治也迁出了顺州城,搬到了今天怀柔县城所在的位置。

从顺义之名到顺义地域之实的点滴转变都被时人有心地用文字记载了下来,这些文字最终被汇编成了一部部文字翔实的志书。史料记载,顺义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长达2200年,迄今为止,有关顺义的志书先后编纂了7部。其中包含明朝修《顺义县图志》《顺义县志》《顺义志》;清朝两次修撰《顺义县志》,中华民国修《顺义县志》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修《顺义县志》。

有明一代,顺义当局共3次修志,最早的《顺义县图志》《顺义县志》修纂于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距今已近600年。而《顺义志》则是由隆庆年间(1567~1573年)的进士杨霆所修,距今已444年。在史书的记载中,有明一代的三部志书是顺义地区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编纂的志书,不幸的是,今人已无缘得见三部志书中的内容。早在三部志书诞生的一百余年时间中,《顺义县图志》《顺义县志》《顺义志》三部修于明朝的志书便均已失传。今天的读者只能看见一 些史料上所记载的志书名字。

今天,人们所能看到的最早版本的《顺义县志》正是康熙十三年版的《顺义县志》。康熙十二年(1673年),刚刚上任顺义县知事的韩淑文曾上书鼓动开展本地的志书修纂工作。顺义当局也认识到修志的重要性,遂委派韩淑文为修纂志书的主要负责人,并由他亲自挑选志书编写的人力,顺义当局提供志书编写所需物力和财力,组成庞大的志书编纂小组,正式开启顺义县志书的编纂工作。顺义县志书编纂小组为志书编纂几近废寝忘食,他们不仅仔细搜罗了官方档案,还亲自到民间遗存资料。经过他们辛勤的努力,由知事韩淑文主编《顺义县志》仅仅用了一年时间便修纂完成,康熙十三年(1674年)正式刊刻面世。

康熙十三年《顺义县志》全书分上、下两册,120页1.09万字。其中包括《分野志》《沿革志》《疆域志》《形胜志》《城池志》《风俗志》《土产志》《公署志》《学校志》《职官志》《选举志》

《田赋志》《人物志》等13部分,是顺义现存较早集中记录的文字,也是顺义现存最早的一部县志,极其珍贵。更为可贵的是,在康熙十三年《顺义县志·形胜志》还内含了《顺义县志图》和《顺义境图》两幅现今所见最早的顺义县图,极大地方便了今人一览顺义县的古貌。

不畏贫寒 沉心为事造福后世

顺义当局第二次志书修纂是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此时距韩淑文组织的第一次《顺义县志书》刊刻面世已过去了45年。45年间,顺义县再一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不幸的是,在这45年间来此上任的13任知县却根本没有将顺义县所发生的变化看在眼中,更不用提将这些变化重新编写进志书中。

在清代,顺义地处京师东北的偏僻之地,在为官之人眼中这里就是苦寒之地,来顺义县担任知县等同于被发配边疆,因此,他们并不情愿来此到任,只不过是皇帝的圣旨难为,不得已才来这里。看惯了如梦繁华的都市,他们每到此上任,根本无心关注自己辖地的民生,而是一心去巴结京城里的朋友、老师,甚至贿赂一些有势力的朝廷大员,希望很快就能调离这块贫苦之地。就这样,这些来顺义县担任知县的官员,先后各自凭借自己的“本事”在此匆匆一游,便逃似的离开了这里。

这种状况的扭转,一直等到一位名叫黄成章的四川绵竹人的出现。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康熙皇帝亲自召见了当年新进的进士黄成章,在康熙皇帝面前,黄成章并没有因为面对的是天子而感到害怕,相反,他对康熙皇帝提出的问题都对答如流。康熙皇帝感到十分满意,在这次面见行将结束的时候,康熙皇帝终于说出自己此次召见黄成章的真实目的,他希望能选派一位有责任心的官员前往顺义,帮 助当地百姓改善当地的状况。他告诉黄成章这位人选非他莫属。对于皇帝的器重,黄成章非常感激,他告诉康熙皇帝自己愿意亲赴顺义,为当地的发展贡献自己所有的学识。

这年6月,康熙皇帝亲自任命的知县黄成章来到了顺义县城门外,此时一场大雨刚刚过后,积水满地的顺义县城门前满是泥泞,根本无法行走。看着眼前自己的辖地如此破败落后,黄成章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但他没有他的前任的想法,相反,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自己的任内将这片土地重换新貌。一想到此,黄成章索性脱掉了自己的鞋袜,光着脚在泥泞中一步步向县城走去……

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担任顺义知县,至雍正元年(1723年)升为通州知州,黄成章在顺义任知县任上长达7年之久。正如他在上任之初所立下的决心那般,他在知县任上的7年间的时间里一直都严于律己,清正廉洁,为人厚道,待人诚恳,礼贤下士。除此之外,他还采取了许多措施来改善了当地的民生。

在黄成章上任前,当地官吏征税,以零碎散银熔化成块才能上交为借口,征收火耗高达20%~25%。他呈文请免,并永远不再加征。顺义县城西北城边低洼,沿城道路被冲毁难行,他捐献俸禄筑堤挡水。有的人贿赂他,他都一一拒绝。他尽管才学出众,工作干练,但仍然居官谨慎,所以他的从政声誉很好。因此,当黄成章于雍正元年升为通州知州时,顺义县的老百姓纷纷攀扒车辕,拦车送别,依依不舍。在上任通州知州后,黄成章又先后主持修筑城墙、建桥梁、修学校、建坊表、做好事。在任5年后离去时,沿路民众再次洒泪送别。

除了积极发展顺义县的各项经济民生事业之外,公元1718年,黄成章还在主持各 项政务和经济工作的空隙中,抽出时间和精力,不辞辛苦地组织了顺义县的志书编纂小组,为此,他亲自收集材料,并带领自己的属员走访各家各户,搜集一些遗失在民间的资料。

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黄成章主持编纂的五卷本《顺义县志》成功刊刻面世。康熙五十八年《顺义县志》全书共494页11.36万字,分《疆域志》《建置志》《形胜志》《田赋志》《秩官志》《仕官志》《人物志》《艺文志》等8部分,在康熙十三年《顺义县志》的基础上更加全面地记述了顺义人地理、风土人情,具有较高史料价值。后人评价这部志书:“疆域志,叙旗庄之制度,精详细到;建置志,间言风水阴阳之说;艺文志,载成章自制诗文,皆无关邑事,不合志乘之例。”

续志百年 古老城池文脉沿存

黄成章纂修的《顺义县志》,给顺义后代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关于黄

成章纂修《顺义县志》的原因,坊间历来有着各种传说,其中最被认可的是有学者提出的,与康熙帝用儒学来巩固封建统治的思想影响有关。

原来,清朝统治者从顺治皇帝开始就尊奉孔子。康熙皇帝亲政后,提倡儒学,进一步表彰孔孟程朱。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他甚至把朱熹升入大成殿的十哲之次,以后“祠宇遍天下”。康熙皇帝不仅自己写书,还让理学大臣李光地等编纂《朱子全书》。他曾公布圣谕十六条,并下发了“普天率土应一体读讲”的训条。康熙帝十分重视《明史》的纂修,要求选择一些忠于明王朝的人加以表彰。以此告诫天下万世为人臣者,君臣的纲常是永恒不变的,“不忠于明朝者,必不忠于我朝。”并且要求全国宣讲康熙“圣谕”十六条,要求不论文官武将,都要于每月朔望向百姓兵丁宣讲,利用方言俗语反复讲解,做到家喻户晓,达到“愚民感发天良,戾气消而和气聚”的目的。

黄成章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写的《顺义县志》共五卷,人物志中,录写名宦27人、乡贤53人、乡型57人、烈女59人、寓贤8人、方外3人。黄成章为修《顺义县志》,曾造访多人,且资助颇多。黄成章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县令,修《顺义县志》是落实康熙“圣谕”十六条的具体表现,因而也受到了朝廷的表彰。

清王朝覆灭后,顺义县志的编纂工作并没有随之而结束,相反,由于时人都已认识到续写志书对当地文化发展的重要性,因此顺义县的志书编纂也一直没有中断。1932年,顺义县乡村师范学校校长杨德馨等组织编纂了中华民国二十一年《顺义县志》。这部志书约16卷9册,33万字,距今80余年,与黄成章修撰顺义县志已经相隔213年。

1932年的《顺义县志》分《疆域 志》《建置志》《交通志》《气候志》《行政志》《赋役志》《建议志》《教育志》《物产志》《实业志》《金融志》《风土志》《宗教志》《人物志》《艺术志》《金石志》《杂事志》等17方面,对顺义政治、经济、人文、地理等方面进行了全面记述,是资料较全的一部县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了全面展现顺义县的发展状况,1990年,顺义县政府组织了顺义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正式启动编纂新的县志。新编《顺义县志》纵述古今,从先秦写起,下限到1995年12月31日,上下几千年。

2009年,北京出版社出版正式出版了精装本新编《顺义县志》。新编《顺义县志》共23编93章328节,110万字,内容除序、凡例、大事记、概述外,要包括建置沿革,行政区划、自然环境、地理地貌、地质土壤、山川河流、水文气象、天灾人祸、人口迁移、人口分布(包括男女、健康、年龄、文化、职业、民族),经济各业:农、林、牧、副、渔,工商、邮电、交通、乡镇企业、电力燃料、外经外贸、财税金融,审计统计等,社会各业:党、政、军、统、群,文教、科技、体育、卫生,人民生活、宗教习俗,方言语音,传闻轶事,官职名流等等无所不包。除此之外,该志书还有100多幅图片,图文并茂地展现了顺义上千年的历史变化。

当今的顺义早已是一座崭新的城市,行走在这座城中,现代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有些还能称为标志性建筑,早已看不出它曾经矗立在在历史上的古貌,只有一些遗迹的留存还能证明它曾经存在。要想寻出古城的感觉,只能慢慢翻找历史上留存的一部部志书,在每一页翰墨文载之中,或许还能嗅出丝丝散发的古老味道。这味道融合古老与现代的气息,这气息就是今天顺义在北京历史上一抹独特的风景。

新编的《顺义县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