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寒窑 炳忠义 爱有传奇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程倩 摄影/毛羽 标题书法/夏薇

王宝钏为爱情苦守18年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由此改编的京剧《红鬃烈马》那极富戏剧性的情节、圆满的大结局、演出者酣畅精到的表演,成为其广泛流传且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

因为爱而苦守等待,通常是文艺作品中最能打动人心的戏码。伴随着等待过程中的各种艰辛和磨难,女性往往又因其外在的柔弱、秀美与内心的坚定、执着形成的强烈反差而更令人感动、慨叹。中国戏曲舞台上,有一位为爱情苦守十八年的女主角—王宝钏,可谓家喻户晓。在秦腔《五典坡》《寒窑记》、京剧《红鬃烈马》、河北梆子《王宝钏》以及《三击掌》《武家坡》《算军粮》《大登殿》等折子戏中,王宝钏的故 事流传至今,盛演不衰,在各大戏曲表演艺术方面都有辉煌的成就。尤其是在近百年的流传中,被无数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注入心血,使之成为京剧舞台上的经典剧目,“一马离了西凉界”更成为脍炙人口的唱段。

爱情传奇

京剧《红鬃烈马》是一出中国古典传统剧目,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唐朝丞相王允的三女儿王宝钏在相府花园外救助了贫微但颇有才的叫花郎薛平贵,并在彩楼招亲时将彩球抛给了他。王允嫌贫爱富,劝女退婚,宝钏不从,父女击掌再不相见。宝钏遂被逐出相府,与平贵在寒窑成亲。后薛平贵被陷应征平西,与西凉公主代战成婚。王宝钏清守寒窑,尝尽苦楚万般。十八年后薛平贵归来,与王宝钏团圆,自立为帝,斩魏虎,赦王允,分封宝钏、代战。

《红鬃烈马》极富戏剧性的情节、圆满的大结局、演出者酣畅精到的表演,都给观众极大的精神满足和至美的艺术享受,成为它广泛流传、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戏中的王宝钏既典雅端庄、痴情重义,又率真俏皮、坚贞机智,给观众留下了美好而值得回味的深刻印象。王宝钏冲破家庭的束缚,欣赏“叫花郎”薛平贵的人品与才华,与之共守清贫,可谓独具慧眼。这一选择既是她内心的自由选择,又暗合神秘的天意安排。

一开戏,孝顺的王宝钏为病重的母亲在花园焚香祈祷百日,并愿以身替代。此举感动了皇后娘娘,母亲病愈康复,王宝钏被赐飘彩招婿,这其实是上天通过皇后赐她一段传奇的美妙姻缘。只是这位心上人非比寻常,他的神奇和非凡正在于不可能被常人轻易看穿,只有诚心慧眼的王宝钏凭直觉才能感悟、领受。出于本性的善良、纯洁和对母亲的孝心,王宝钏坚守真爱十八年后终于获得上天最高的赏赐,与 夫君美满团圆,并身居皇后之位。可见,正是在不可知的虔诚期待和苦难坚守中,王宝钏的戏剧故事才能同时彰显出人性的可贵和天意的完美。因此,这部剧也带有一份超验的神话色彩。

曲折跌宕

《红鬃烈马》共十三出折子戏,也有“王八出”和“薛八出”之分:“王八出”就是以王宝钏为主要故事线索的八出戏,包括《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投军别窑》《探寒窑》《武家坡》《算军粮》《大登殿》。“薛八出”则包括《花园赠金》《彩楼配》《投军别窑》《误卯三打》《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大登殿》。两个“八出”合在一起,再加上《闹窑降马》《鸿雁捎书》和《银空山》(又名《回龙鸽》)就是全本《红鬃烈马》或《全本王宝钏》。

除去两个“八出”中重复的情节,可以串起薛、王完整的爱情故事。这段爱情传奇从《花园赠金》开始,出身显赫的富家小姐王宝钏救下了饥寒交迫的叫花郎薛平贵,并以银钱相赠,二人因此互生情愫,王宝钏决定以身相许。因为两人的约定,就有了后来看似巧合的“彩球单打平贵男!”这里王宝钏的聪慧和直爽可见一斑,结尾一句“回府去禀报二爹娘”委婉缠绵的唱腔又透着小女子终身有靠的几分娇羞。只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红鬃烈马》的头号反面人物,王宝钏的父亲—王允适时出现了。他对这桩婚事的不看好是整个悲剧的开始,原因很简单:丞相之女嫁给叫花子有损相府门楣。他做出了一个自认为女儿会拥护他的决定:悔婚。不料,王宝钏坚决反抗,她把父亲这种行为定义为“嫌贫爱富”,王允则认为女儿大逆不道,父女两人的交锋愈演愈烈,终达“击掌盟誓”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宝钏遂被逐出相府,与平贵在寒窑成亲,两人过起了贫苦但和美的生活。之

后,“西海岸,妖魔现,红鬃烈马把人餐”,薛平贵得高人梦授技艺,将红鬃烈马降服,而被皇帝封为后军都督,生活似乎开始充满了希望。然而经王允参奏,平贵被降为先行,远征西凉。平贵在寒窑忍痛与妻分别。这出戏叫《投军别窑》,生旦合作,唱做并重。当年京剧大师周信芳扮演薛平贵,名旦李琴仙扮演王宝钏,将这段夫妻别离的的戏表演得情真意切,赚人热泪。“三姐不必泪双流……”的唱段在上海街头风靡一时,《投军别窑》成为周信芳的代表作之一。

因为《误卯三打》很短,一般与《赶三关》连演。关于《鸿雁捎书》,则有一段插曲。有“江西梅兰芳”之称的黄蜚秋在晚年根据扬剧的同名剧目把《鸿雁捎书》改编成一出唱、念、做都颇繁重的京剧。其创作之后,未公开演出过,只留有剧本和录音。当年黄蜚秋先生把这出戏传授给了在中国戏曲学校的李开屏等人,只有李开屏在毕业汇报中演出过一次,后再没演过。

接下来的《武家坡》以其情节起伏、情感浓烈而著名,这出戏讲的是王宝钏和薛平贵分别十八年后再相见的情景。他们从互相试探到夫妻相认,剧情层层推进,引人入胜;男女演员配合默契,节奏紧凑,堪称生旦对戏的典范之作。十八年未见,两人都已容颜大变,“少年弟子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薛平贵为试探王宝钏,冒充他人,谎称薛已将王宝钏卖于自己。王宝钏初时没有认出他,闻听此言大惊,“啊!狠心的强盗……”一字追一字唱,节奏伸缩自如,缠绵悱恻,如泣如诉,将孤苦女性因被丈夫辜负,感觉多年的苦守都不值得,悲苦绝望的内心活动渲染到了极致。随后,薛、王二人的对唱,王宝钏“提起了别人奴不晓……”为1/4拍节奏,紧凑激烈,完美地演绎了王宝钏既因丈夫抛弃自己而痛心,又为自己被陌 生男子戏弄而感到悲愤的情绪,将一个坚贞、机智的女子形象塑造得生动感人。

如今,也有人将《银空山》称作《回龙阁》,《回龙阁》大抵是《回笼鸽》的谐音。“回笼鸽”即是“金翎鸽儿”(信鸽)。因《赶三关》中代战赠金翎鸽与薛平贵,并驻兵国境,以备接应。后在《算军粮》一场剧末王允派高嗣继追杀薛平贵,危急之时,薛平贵放金翎鸽回笼,有了《银空山》(银空山为代战打猎之处)这场戏,代战遂引兵接应薛平贵,一起返回长安,才有《大登殿》的圆满结局。

盛演何时

《红鬃烈马》的故事源于何处?《京剧剧目初探》及一批剧学书均称该剧来源于鼓词、弹词《龙凤金钗传》。但鼓词已佚,弹词仅见谭正壁、谭寻编《弹词叙录》:“薛平贵为薛穷,无平贵之称,王宝为王三女儿,亦无宝钏名。”薛、王的爱情故事在清乾隆年间就已广泛流传,四川省自贡市始建于乾隆十七年(1752年)的西秦会馆戏楼的戏曲木雕中已有秦腔《算粮》的演出场景。山西省晋城市青莲寺舞台题记记载,清嘉庆四年(1799年)九月上演的剧目中亦有《别窑》。而皮黄剧,在清代道光、咸丰年间已有名伶演唱王宝钏的折子戏了。

史学家顾颉刚、钱伯城认为薛、王故事由薛仁贵、柳迎春的故事演变而来,京剧《汾河湾》与《武家坡》的情节确有相似之处,其中也有岳父嫌薛仁贵贫穷,赶走夫妻二人,薛仁贵投军,显贵后回家探亲及戏妻的情节。另外,元代杂剧《破窑记》、明代传奇《彩楼记》均演绎了相府千金彩楼抛球打中穷书生,并在破窑中夫妻相守的故事,也为薛、王故事提供了极好的素材,《红鬃烈马》中彩楼配、三击掌的情节由此而来。

那么,如今盛演的《武家坡》等数折戏 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呢?据《中国京剧编年史》以及《清代伶官传》所载,1860年昇平署所选民籍学生所演之戏,便有《三击掌》《探寒窑》《武家坡》等剧目了。到1864年,《都门纪略》“词场”中,记载有当时最能创造新腔的著名青衣程宝云演出《彩楼配》的王宝钏,很有影响的青衣常子和也以演《彩楼配》著称。在老生方面,早在清道光末年,已成前“三鼎甲”的张二奎就以演《大登殿》这一折而驰名剧坛,并成为他创造之奎派的拿手剧目。宗奎派的著名老生,如张子玫、周春奎、周凤山等,也莫不以此剧享名。尤其二奎的弟子杨月楼在同光年间以演唱《大登殿》为绝,颇受赞誉,而其子杨小楼虽被人称为武生泰斗,但仍对这出奎派《大登殿》情有独钟,有机会便串演一次,留下佳话。清光绪中叶后,名旦陈德霖以王宝钏系列剧中的《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等最为拿手。他唱腔错综起伏、感情细腻,与谭鑫培及余叔岩合作演出的《武家坡》声情并茂,成为生旦戏经典。1913年梅兰芳首次赴沪演出,也是以《彩楼配》《武家坡》打开局面的。

戏曲作家翁偶虹先生记载过《红鬃烈马》演出较全的一次,是1928年1月北京梨园界的窝头会义演。当时也是从《彩楼配》开始,由王琴侬饰王宝钏,接《三击掌》由陈德霖、刘景然(一说是贯大元)二位老先生演出。然后是王幼卿、松介眉的《探寒窑》,李万春、王蕙芳(一说是程玉菁)的《投军别窑》,周瑞安、侯喜瑞的《误卯三打》,马连良、朱琴心的《赶三关》,程砚秋、余叔岩的《武家坡》,荀慧生、高庆奎的《算军粮》,王凤卿、筱翠花、朱素云的《银空山》,大轴是杨小楼、梅兰芳、尚小云合作的《大登殿》,杨小楼饰薛平贵,梅兰芳、尚小云分饰王宝钏和代战公主,共十折。演出当时,可谓流派荟萃、盛况空前,其中更以《武家坡》一折打开了余、程合作该剧的先河。

1945年4月,上海皇后大戏院夜戏,黄桂秋、纪玉良、姜妙香、李盛斌 、俞振飞等演出的《红鬃烈马》可谓最全,共十二折。黄桂秋饰王宝钏到底,纪玉良、李盛斌、俞振飞分饰薛平贵,姜妙香饰高思继 。之后, “四大名旦”中程砚秋、尚小云演出较多,老生中谭富英、杨宝森多次与张君秋合演该剧。程砚秋更是格外珍爱此剧,经过他苦心孤诣的修改创作,《三击掌》《投军别窑》成为程派的经典之作。旧时,《三击掌》常被排为开场,梅、余合作时期,这折戏当作压轴也一样叫座。1952年第一届全国戏剧汇演时,程砚秋献演《三击掌》,更提高了这折戏的地位。《武家坡》则是各种流派都演,异彩纷呈。《武家坡》前一半也叫 “跑坡”,后一半也叫“进窑”。演到“走进窑来把门掩”时,程砚秋边唱边做,身体下蹲,以一腿为轴,180度快速转身,插窑门,一气呵成,被称为“只此一个进窑的身段就值那票价”。1957年,程砚秋和杨宝森合作的《武家坡》,把这出名剧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1958年,就在两位大师离世前不久,还在电台留下了联袂合作的《武家坡》录音,成为近年来最珍贵的音像资料之一。

经典传承

两百多年来,由于该剧唱腔优美、行当齐全,又因其曲折跌宕的情节,京剧、秦腔、徽剧、越剧、河北梆子等各剧种、各流派争先上演,精彩各异,盛演不衰。

20世纪30年代,这出中国古典戏剧还曾跨越时空,以新的表演形式出现在西方的戏剧舞台上。当时,为适应西方观众的口味,旅居英国的文人熊式一先生剔除了京剧中所有的唱段和武打部分,将其改编为一部英文话剧,曾在伦敦连演近千场,极受欢迎。1935年10月,该剧应邀到美国演出,成为最早登上百老汇舞台的中国戏剧作品。

在中国现代戏曲舞台上,《红鬃烈马》的后半部演出率极高,几乎是老生和青衣必演的看家戏。1990年在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的演出中,当代京剧表演艺术家柯茵婴、于万增、于魁智曾演出过《红鬃烈马》五出折子戏《彩楼配》《三击掌》《投军别窑》《武家坡》《大登殿》。2009年5月,北京师范大学京剧社十周年曾演出九版本的《红鬃烈马》:《花园赠金》《彩楼配》《三击掌》《平贵别窑》《赶三关》《武家坡》《算粮》《银空山》《大登殿》。演员全部为北京师范大学的在校生及毕业生,是高校京剧票界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演出。2014年10月,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将经典传统大戏《红鬃烈马》搬上舞台,由程(砚秋)派青衣张火丁饰演王宝钏,“当代孟小冬”之称的余(叔岩)派坤生王珮瑜饰演薛平贵,为京城人民带来一场赏心悦目的京剧盛宴。张火丁委婉细腻、身段优美,王珮瑜唱腔大气、表演紧凑,二人配合默契,赢得各方盛誉。

在影视圈,薛平贵与王宝钏的故事也不鲜见。其中以2012版电视剧《薛平贵与王宝钏》最为观众熟悉,它取材《红鬃烈马》的故事框架,对《三击掌》《武家坡》等戏进行重点改编,使之具有更强的冲突性和观赏性,找到了经典故事与现代观众审美认同的最佳结合点,获得同时段剧目收视第一,萱萱和陈浩民的组合也吸引了大量粉丝。

京剧《红鬃烈马》中《银空山》一折的代战公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