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椒夜语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余闯 标题书法/夏薇

萧观音是辽代有名的女诗人,贵为皇后,却被权臣构陷,含冤而死。辽人王鼎撰写、明代刻书大家毛晋刻印的《焚椒录》向人们讲述了那个令人扼腕的宫廷悲剧

萧观音是辽代有名的女诗人,她才貌双全,被誉为辽代第一才女,曾经深得辽道宗的宠爱,贵为皇后。然而,她却因抄写了《十香词》而被权臣构陷,身陷囹圄,最终香消玉殒,终年仅有36岁,这便是辽史上著名的“十香词冤案”。

萧观音含冤去世后,同时代的观书殿学士王鼎将她含冤之事写成一书,这便是辽代罕见的笔记小说《焚椒录》,也被学者认为是一部信史。到了明崇祯年间,江苏常熟的刻书大家毛晋将此书编进了大型丛书《津逮秘书》之中,从而使萧观音的故事广为流传。翻开这部令人心酸的《焚椒录》,似乎看到了萧观音瘦弱的身影和辽宫那一轮孤寂而凄凉的冷月。

红颜薄命 凄凉辽宫月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辽朝的萧太后与儿子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以收复瓦桥关为名深入宋境,兵锋直指澶州(今河南濮阳市)。此时,宋朝的许多大臣主张迁都南方,以避其锋芒,宋真宗也有此意。这时,宰相寇准力劝真宗前往澶州督战,真宗便准其奏,来到澶州。宋军见到皇帝亲临澶州,于是各个以一当十,作战十分勇敢,在澶州城下射死了辽将萧挞览。经过几个月的进攻,辽军始终没能攻下澶州,于是便在第二年的年初和宋朝签订和约,规定宋朝每年送给辽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因澶州也称“澶渊”,历史上就称这次和约为“澶渊之盟”。从此,辽和宋两国在百余年间未发生过大的战争,两朝和平共处,礼尚往来。而在辽朝,萧太后掌管军政大权,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令辽朝达到了最为辉煌的时期。因此,辽圣宗和群臣商议,将萧太后尊为“承天太后”。当时,萧太后身边有一个宫女,平日里服侍萧太后。萧太后不会想到,就在“澶渊之盟”签订二十八年后,这个宫女竟然也会成为辽朝的太后,她便是辽兴宗的母亲“法天太后”萧耨(nòu)斤。

辽兴宗重熙九年(1040年),萧耨斤的侄女出生,取名观音,从此萧观音这个 名字便在辽朝广为流传,而她那千古奇冤也令后人嗟叹不已。萧观音的父亲萧惠身为国舅,被封为魏王,家境优裕,因此她从小就接受汉文化教育,“幼能诵诗,旁及经子”,一时被人称道。在她4岁时,就被许配给了辽兴宗的长子耶律洪基,而此时,年仅12岁的耶律洪基已被辽兴宗封为燕赵国王。渐渐地,萧观音长大成人,变得越来越美丽,“姿容冠绝,工诗,善谈论,自制歌词,尤善琵琶”,耶律洪基十分宠爱她。在她15岁时,辽兴宗病逝, 23岁的耶律洪基继承大统,是为辽道宗。辽道宗即位之初,就封萧观音为皇后,三年后萧观音生了儿子耶律濬,道宗极为高兴,她一度备受恩宠。辽朝有一个“捺钵”的风俗,即皇帝每年都要带领皇室成员外出打猎,于是,辽道宗在打猎的时候就经常带上萧观音。有一次,辽道宗在一个叫作伏虎林的地方打猎完毕后,宴饮之间便令萧观音作一首诗,萧观音不假思 索,即席赋诗道:“威风万里压南邦,东去能翻鸭绿江。灵怪大千俱破胆,哪叫猛虎不投降。”此诗一出,满座皆惊,无不叹服,没想到年轻的皇后竟能作出这么气势雄浑、大气磅礴的诗作,道宗听后更是大喜,称赞说“皇后可谓女中才子”。由于辽道宗年轻气盛,经常外出渔猎,不问朝政,因此朝政便被赵王耶律乙辛把持。有一次,萧观音给辽道宗写了一篇劝谏文章,称“妾闻穆王远驾,周德用衰;太康伏豫,夏社几危。此游佃之往戒,帝王之龟鉴也”,希望道宗不要再沉溺于游猎。道宗看后,心生不悦,渐渐就对她疏远起来。萧观音幽怨惆怅,于是便作了十首《回心院》诗,希望道宗能够回心转意,可等待她的却是道宗所赐的一条白绫。

辽道宗大康元年(1075年),太子耶律濬开始参与朝政,处理政务时“法度修明”,这就令耶律乙辛极为不安,害怕太子登基后对他不利,于是就想除掉太子。此时,萧观音的宫中正好有一位精通音律的伶人,名叫赵惟一,经常演奏萧观音的《回心院》,而另一位叫作单登的宫女也精通音律,但不受萧观音的重视,因此她便怀恨在心,想要伺机报复。单登经常向自己的妹妹诉说对萧观音的不满,而她的妹妹正好就是耶律乙辛的宠妾。得知情况后,耶律乙辛便令大臣张孝杰等人写了十首低俗的艳诗《十香词》,交给了单登。单登拿着这十首艳诗来到宫中,对萧观音说这是宋朝皇后所作的诗,请求擅长书法的萧观音给她抄一份。萧观音不知是计,就抄写了这份令她面红耳赤的《十香词》,并在诗后写下了自己的感受:“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惟有痴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写完这首诗后,萧观音感慨万千,可她不曾想到,就是这首诗让她断送了年轻的生命。

学士著书 毛刻遍天下

耶律乙辛是辽道宗时权倾朝野的重臣,曾因平叛有功,被封为北院枢密使,备受道宗信任。为了除去太子,他绞尽脑汁,终于从单登的妹妹口中得知皇后萧观音与伶人私相唱和的事情,于是他将萧观音抄录的《十香词》呈给了道宗。道宗看后十分生气,尤其看到“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这首诗后,更是怒不可遏。这时,耶律乙辛又说皇后与赵惟一私通,《十香词》后面那首诗就是皇后为赵惟一所写,那首诗中就隐含着“赵惟一”三字。盛怒之下的道宗就下令让耶律乙辛和张孝杰审理此事,张孝杰为了达到目的,对赵惟一用尽酷刑,赵惟一承受不住,被屈打成招,承认了与皇后私通。于是,道宗下旨,赐死皇后,年仅36岁的萧观音便用道宗赐给她的白绫结束了生命。不久,耶律乙辛构陷太子谋反,将太子害死在狱中。这便是辽代历史上有名的“十香词冤案”。从此,辽朝走向衰落,在辽道宗去世二十四年后,辽朝被曾经的属国金朝所灭,而萧观音的这段冤案也被尘封了许久。

就在耶律乙辛构陷皇后和太子时,他的一位名叫蒙哥的婢女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而蒙哥的母亲便是观书殿学士王鼎的乳母。王鼎是河北涿州人,自幼好学,博通经史,辽道宗清宁五年(1059年)被擢为进士,曾任涞水县令,之后升为翰林学士。他文笔极好,以致“当代典章多出其手”。在他任涞水县令时,还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有一天,他在院中的卧榻上休息,忽然刮了一阵暴风,将他的卧榻举到了空中,顿时就觉得“枕榻俱高”,但他并无惧色,从容地说:“吾中朝端士,邪无干正,可徐置之。”说完不久,枕榻回到了原位,暴风也停止了。王鼎为 人“正直不阿,人有过,必面诋之”。当他从蒙哥口中得知皇后被陷害一事的详情后,不禁扼腕叹息,并对耶律乙辛这样的奸臣极为不满。之后,曾任北院枢密副使的萧惟信也将皇后被陷害一事告诉了王鼎,萧惟信曾力保太子耶律濬,知道许多详情,二人“相与执手,叹其冤诬,至于涕淫淫下也”。至此,王鼎已经掌握了皇后被害的来龙去脉,于是就想将此千古冤案诉于笔端,以此来让后人了解皇后的不白之冤。而此时,刚刚升为观书殿学士的王鼎参加了一个宴会,在宴会上他因醉酒便说了一些“怨上不知己”的醉话,辽道宗知道后十分愤怒,于是将他罢官,发配到了镇州(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哈达桑 东北古回鹘城)。几年后,道宗大赦天下,但是王鼎不在其列,于是他满含幽怨,写下了“谁知天雨露,独不到孤寒”的诗句。此时,他想起了皇后萧观音之事,就将此事写成书,“乃直书其事,用竣后之良史”,希望以后的修史者能够秉笔直书,而这部书就是辽代著名的笔记小说《焚椒录》。

不久,辽道宗看到了“独不到孤寒”的诗句,顿生怜悯之心,于是将他召回,而这部《焚椒录》的书稿也随之带回了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此后,这部书在很长时间里湮没无闻,直到明万历年间,浙江海盐人姚士粦才将此书校刻印行。到了明崇祯年间,常熟刻书大家毛晋大力搜

集秘本,将此书收录在丛书《津逮秘书》中,刻印流传,而此毛晋汲古阁刻本也成为明清之间《焚椒录》最为流行的版本。毛晋原名毛凤苞,字子晋,是常熟的一个大地主。他广有田产,凭借家中丰厚的田租收入,终生从事刻书事业,成为明末的刻书大家。他的刻书室名为汲古阁,坐落在常熟昆承湖七星桥东湖的南侧,风景优美,清静宜人,他所聘请的学者们就在此校对图书。毛晋十分看重刻书、印书,“凡人有未见书,百方购访”,得到书后就令人抄写,这便是有名的“毛抄本”。遇到有破损的书时则“一一整顿之,雕版流通,附以小跋”。由于毛晋有大量的田产,因此在购书时不惜高价买进,他曾在家门口贴出告示,声称如果有人带宋版书过来,他会按页计酬,以致“湖州书舶云集于门”。当时,东南一带还流传着“三百六十行生意,不如鬻书于毛氏”的说法。毛晋曾师从大学者钱谦益,深知书籍对治学的作用,所以他终身不仕,一心刻书,而他所刻的书多达六百种,名动士林,世称毛刻本或汲古阁刻本,因此有“毛氏锓本走天下”的美誉。

焚椒寻梦 泪洒十香词

清代学者朱彝尊曾说:“汲古主人毛子晋性好储藏秘册,中年自《五经》《十七史》以及诗词曲本、唐宋金元别集、稗官小说,靡不发雕,公诸海内,其有功于艺苑甚巨。”而毛晋在搜集秘本上更是用心,他认为“味不贵多而贵奇,书不贵广而贵秘”,于是广为搜集天下秘本,终于编成了《津逮秘书》一百四十一种,“聊以此为问津云尔”。《津逮秘书》是毛晋精心校刻的大型丛书,以所得明胡震亨《秘册汇函》的残版,加上家藏宋元旧籍,合刻而成。该丛书所收以宋元著述为主,毛晋一改明末汇刻丛书随意 删削节取之风,千方百计求取善本并全本刻入,因此后人曾称此书“乃荟萃四部中人间罕见者”。在这部皇皇巨著中,就包括王鼎所著的《焚椒录》一卷。

《焚椒录》为竹纸印本,纸色略黄,书名下题“大辽观书殿学士臣王鼎谨述”,卷前有王鼎的序文,版心下镌“汲古阁”三字。全书字体采用明万历以来形成的方体字,这种新出现的字体不同于嘉靖以来的方板整齐的欧体字,而是转变为横平竖直、横细竖粗的新字体,被称为“方体字”。这种字体以前从未有过,有人称为“宋体字”。清康熙年间,薛熙在编刻《明文在》的凡例中说:“古本均系能书之士各随字体书之,无有所谓‘宋字’也。明季始有书工专写肤廓字样,谓之‘宋体’。”这种方体字也就成为清代、中华民国以来印书字体的主流,也成为今天印刷上最为通用的宋体字。在这部书中,王鼎认为,皇后萧观音之所以含冤受辱,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始于伶官进入宫帐,叛家婢女得近左右,尤其是伶人赵惟一能演奏萧观音所作的十首《回心院》词,而其他伶人无一能者,因此萧观音经常请赵惟一演奏。二是耶律乙辛凶残无比,张孝杰与之沆瀣一气。三是萧观音好音乐并且能诗善书,写下了许多诗词。四是“天实为之”,萧观音完全没有想到,她写的一首七言诗竟然会隐藏着“赵惟一”三字,如果她稍微留心,就不会授人以柄了。王鼎将萧观音受冤一事记载得颇为详尽,分析得更是头头是道,更兼是辽人记辽事,因此《焚椒录》一书被学者誉为信史。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待君宴。”凄凉悲苦的萧观音作了十首《回心院》,希望辽道宗能够不计前嫌,然 而,扫却深殿却未能“待君宴”,那种期盼和挂念都变成了一个个令人泪下的文字。“张鸣筝,恰恰语娇莺。一从弹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风雨声。张鸣筝,待君听。”萧观音从第一首“扫深殿”写到第十首“张鸣筝”,始终没有等来道宗,万千思念,终为幻影。

到了清朝初年,朱彝尊有感于萧观音之事,写下了一首《咏萧观音》:“细草含茸,圆荷倚盖,犹与舞衫相似。回心院子,问殿脚香泥,可留萧字?怀古情深,焚椒寻梦纸。”朱彝尊感慨唏嘘,他对萧观音的遭遇无比同情。而同时代的大词人纳兰性德也为萧观音写下了“看胭脂亭西,几堆尘土,只有花铃,绾风深夜语”的词句。

九百多年过去了,萧观音的故事已被人们渐渐淡忘,可她那感人至深的《回心院》词却永远地流传了下来,而刻书大家毛晋刻印的《焚椒录》依然向人们讲述着那个令人扼腕的辽宫悲剧。

《焚椒录》是一篇罕见的辽代笔记小说,具有重要的文学价值和史学价值。上文称萧观音“幼能诵诗”“姿容端丽”

《津逮秘书》是明代刻书家毛晋编辑的一部很有特色的丛书。此书收录了许多罕见的笔记杂录,其中《焚椒录》(一卷)被编在《津逮秘书》的第十集中,因此萧观音的故事广为流传

收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萧观音墓志铭(哀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