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乐知者谁

Beijing (Chinese) - - CHERISHED POEMS -

二十四节气是中国先民与大自然四时寒暑消磨出的智慧。从古走来,历代文人又用纤巧的笔触赋予了二十四节气诗意的情怀。入夏迎来小满,小满节气其实更像是一种期许,希望雨水能如期而至,愿春蚕结茧都能顺遂天时。在流传于世的描写小满时节农家生活情状的古诗中,宋代欧阳修作于公元1073年小满节气的《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其二》是最著名的一首。

“南风原头吹百草,草木丛深茅舍小。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野棠梨密啼晚莺,海石榴红啭山鸟。田家此乐知者谁?我独知之归不早。乞身当及强健时,顾我蹉跎已衰老。”这幅惬意、淳朴的农家生活画是欧阳修被贬官安徽亳州时所作,彼时他已经63岁了,回顾自己仕宦生涯的得与失,此刻他反而流露出对农家生活的羡慕与向往之情。

夏季的南风吹动了原上的各种野草,就在那草木丛深之处可见到小小的茅舍。近处麦田那嫩绿的麦穗已经抽齐,在微风中摆动时像小孩子那样摇头晃脑娇憨可爱;而桑树上的叶子正长得肥壮可供蚕吃饱。对于农家来说,他们盼望的是当年的收成如何,为能有个丰收年而高兴,至于田园美景和时节的美好他们是无暇顾及的。此情此景让欧阳修生发了历尽沧桑的感慨:归隐田园虽让他心驰神往,但想一想还是当自己身体强健之时就应该隐退的,眼前的自己早已在岁月蹉跎中衰老不已。

欧阳修是宋代文学史上开创一代文风的领袖,他知道怎样的文字才能打动人的心,更何况《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其二》还是在他满怀深情的刹那间所造就的。因此当这首诗一出,便立即引起了诗人的热议,后世也纷纷传阅。经典正是在传诵者口中造就的,在一代代人的诵读中,《归田园四时乐春夏二首·其二》不仅成为了二十四节气诗歌中最动人的一首,更是小满节气的一幅肖像素描。

古书称,“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所以叫“小满”。农谚有“小满小满,麦粒渐 满”的说法。在中国北方大地,小满节气到来之际,正是小麦刚刚灌浆,青青的麦穗初露,还没到一片金黄的成熟的时候。麦穗在初夏的风中羞涩地轻轻摇曳,和清风说着似是而非的缠绵情话,远非在酷烈的热风中沉甸甸垂下金碧辉煌的头,摆出一副曾经沧海看穿一切,万事俱备只待开镰收割的骄傲样子。

而在江南水乡,小满前后,正是蚕开始结茧,养蚕人家忙着摇动丝车缫丝的时候。据清代苏州人顾禄的《清嘉录》记载:“小满乍来,蚕妇煮茧,治车缫丝,昼夜操作。”可见,古时小满节气时新丝已行将上市,丝市转旺在即,蚕农丝商无不满怀期望,等待着收获的日子快快到来。

蚕很娇贵,很难养活。气温、湿度,桑叶的冷、熟、干、湿等均影响蚕的生长。由于蚕难养,古代把蚕视作“天物”。为了祈求天物的宽恕和养蚕有个好的收成,因此人们在农历四月放蚕时节举行祈蚕节,祭祀蚕神。栽桑养蚕是中国南方的传统副业,家蚕全身都是宝,是乡民的家食之源,人们对它充满期待和感激。于是这个节日便洋溢着浓郁的丝绸民俗风情。

中国古代文化的主流是农耕文化,尤以“男耕女织”为典型,每当小满节气到来之际,这种“男耕女织”的农耕文化总是能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麦穗初齐稚子娇,桑叶正肥蚕食饱。老翁但喜岁年熟,饷妇安知时节好。野棠梨密啼晚莺,海石榴红啭山鸟”,无数文人用他们手中的笔将这一天如实地写成一首如歌美诗,呈现在后人眼前。

此外,小满时节,万物生长初见饱满,正是品尝野生果蔬的好机会,同时也是进行身心调节的最佳时机,现代人也会选择在此时一品这个节日的生机活力,他们往往会选择走进田野和乡村感受地道的农家风情。“田家此乐知者谁”,欧阳修在花甲之年方能顿悟到的人生哲理,今人却早已领会。在日复匆忙的步履中,人们总能给心保留一份浪漫的期待。他们在遍山涉水,眼观“南风原头吹百草,草木丛深茅舍小”之际,也会在日积点滴的品读中提醒自己用心留意这一年的寒暑四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