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千年礼乐之音

Beijing (Chinese) - - 乐享北京•展览 APPRECIATION • EXHIBITIONS - 文/高媛 图片提供/中国国家大剧院

夏,一场闪烁着古老文明光辉的“唯寄歌舞寓长安——陕西古代乐舞文物特展”在国家大剧院东展览厅拉开帷幕。

作为国家大剧院“中国古代音乐文物系列”的重量级展览之一,由国家大剧院与陕西省文物局合力推出的此次展览,集萃了周、秦、汉、唐四朝300余件稀世乐舞珍宝,其中近一半是国家一级文物,很多不仅是首次亮相京城,还是首次公开展出。

这个夏季,来国家大剧院,不仅可以欣赏精彩的当代艺术表演,还可亲身感受中国千年礼乐文明的繁荣与辉煌。

入三秦瑰宝 聚首京都

陕西古称“三秦”,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之一,是中国历史上十四个王朝的都城所在地。古都长安更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闻名世界的东方国际大都会。国运昌而乐舞盛,作为乐舞文化的主要发源地,陕西见证了太平盛世下民众的安居乐业。史前先民埙鸣悠扬,两周钟磬振播礼乐,秦汉乐府歌舞升平,魏晋南北朝羌笛嘹亮,隋唐两代奏响“胡部新声”,宋元明清秦腔激昂,汇聚成一条浩荡奔涌的乐舞长河。

陕西出土的音乐舞蹈文物种类多样, 诸如象征礼制的编钟、编磬,栩栩如生的乐舞俑,精妙绝伦的珍贵壁画,以及或华美瑰丽,或古朴雅致的反映乐舞场面的金银器、陶瓷器……她们千姿百态、内涵丰富,并极具科学、历史与艺术价值,映照出中国乃至世界古代文明的艺术精神,勾勒出中外乐舞交流、文化融合的发展历程。

此次展览云集了陕西出土、收藏于26家文博单位的300余件乐舞文物,除包括西周芮公墓出土的成组乐器石编磬、青铜编钟、 于、钲、秦代错金银乐府钟、汉阳陵出土的塑衣彩绘伎乐俑、姿态灵动的汉代玉舞人、唐代陶羯鼓、黄釉乐

舞俑等珍贵文物之外,还有很多珍贵文物承载了“丝绸之路”背景下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使命:如汉代鎏金铜蚕、北朝时期的载乐驼俑、唐墓壁画《客使图》《胡腾舞》、三彩胡旋舞纹凤首壶等,都是盛世盛景中由中西方乐舞文化交流、碰撞与融合出的全新火花。千年之外,这些欢歌与乐舞共同交织了一条璀璨的“丝绸之路”,将当时最耀眼的文明串联起来,开启了改变世界的文明交流史。

为了丰富观众的互动体验,展览期间国家大剧院还将举办多样化的专题讲座、儿童工作坊和高校课堂等社教活动。展览持续至7月10日,只需持一张参观票,就可循着历史的脚步,步入“丝绸之路”上的曼妙乐舞世界,聆听萃聚中西文化精华于一身的古老乐舞珍宝的千年诉说。

乐舞珍品 传世国宝

丰富的文化遗存,深厚的文化积淀,形成了陕西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为三秦大地留下了众多文物古迹。展览共包含300余件文物,集合了陕西全省26家文博单位的文物优势和特色,很多传世珍品都是首次走出博物馆与公众见面。对于观众来说,即使走遍陕西的博物馆,也未必能一次看到这么多镇馆之宝,机会实在不容错过。

青铜编钟、石编磬西周(公元前11世纪~前771年) 2004年陕西省韩城市梁带村西周墓出土韩城市梁带村文管所藏

作为2005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陕西韩城周代古墓群,是陕西30多年来发现的少见的周代高等级贵族墓葬。墓中陪葬品极其奢华,出土了大批罕见的金、玉、铜、漆、石、铁器。其中27号墓中发现了象征墓主身份的随葬青铜礼器七鼎六簋。

按周代礼制,陪葬器物有着极为严格的等级制度: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大 夫五鼎,士为三鼎或一鼎。据此,专家们推定,此墓应是周代诸侯国之一芮国桓公墓。墓中出土了成套乐器,有青铜编钟8件、石编磬10件、漆木建鼓1件、小鼓1件、青铜钲1件、青铜 于1件,共22件,对认识两周之际的礼乐器组合以及钟磬之间的音乐关系有着重要价值。其中,于、建鼓为迄今所见时代最早的,编钟、编磬是迄今所见组合最为完整的乐器。研究人员经过测音发现,8件编钟属于完整无缺且音质极佳的实用乐器,与石编磬宫音高度一致,两者可以合奏,说明周代的 音乐和歌舞艺术已具有相当发达的水平。

除青铜编钟和石编磬之外,墓中出土的青铜 于和青铜钲也出现在此次展览中。 于是中国古代青铜打击乐器,形如圆筒,上大下小,顶上有钮,与钟磬等合奏,主要用于誓盟、祭祀等重大礼仪活动。钲形似钟而狭长,有长柄可以手执,使用时口朝上,以槌敲击。成语“鸣金收兵”的“金”即为钲。古人作战时常将于与铜钲或铜鼓等配合使用,以调动部队或鼓舞士气。因此, 于和铜钲都是古代战争中的重要用具。

错金银乐府钟秦(公元前221年~前207年) 1976年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秦始皇陵园内出土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藏

1976年,正在秦始皇陵墓进行考古发掘的著名考古学家袁仲一在陵墓西北角巡山时,意外从地里刨出了一个明晃晃、金灿灿的铜钟,钟身上有铸有蟠螭纹和流云纹,花纹细密而清晰,豪华典雅。其在铸造上采用了“错金银”的工艺,也就是在铸造好的钟体上,用金银丝镶嵌成花纹,然后把器物外表磨光,使其花纹线条鲜明、清晰、艳丽。虽在地下埋藏了两千多年,出土后铜钟身上的金银花纹依然清晰完整,充分体现了当时冶金工艺发展的高度。

更为重要的是,在钟钮的一侧发现刻有小篆字体“乐府”两字。这两个字的发现,意义远远大于实物本身,它使后人透过欣赏其冶金工艺的表层,解开了千百年来史学家和音乐家争论不休的历史之谜。一直以来,作为宫廷音乐机构的乐府被认为始于汉代,而乐府钟的发现,以实物的 角度证明了至少在秦代,便已经有了专门管理音乐的官署—乐府。

然而,国宝现世之后,却经历了一番坎坷。1986年,秦乐府钟惨遭失窃。这件事惊动了整个西安地区,公安部门出动大量警力进行侦查,却都没有结果。1998年,失踪十多年的青铜钟竟然又有了线索—它被辗转卖到香港一个收藏家手中。袁仲一被通知立刻去香港鉴定青铜钟的真假,在仔细看了5个小时之后,他确定,这就是多年前被盗的乐府钟。国宝终于失而复得。如今,它作为国家一级文物被珍藏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这次是这件国宝首次来京,实属难得。

百戏俑秦(公元前221年~前207年) 2001年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秦始皇陵K9901号坑出土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藏

秦始皇陵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规模庞大,设计完善的帝王陵寝。其四周分布着大量形制不同、内涵各异的陪葬坑和墓葬,已探明的有400多个,其中包括举世闻名的“世界第八大奇迹”兵马俑坑,出土的兵马俑数以千计。

除了兵马俑坑之外,秦始皇陵还发掘出一座百戏俑坑,共出土30余件姿态各异的百戏俑。专家认为,这些百戏俑的原型应是秦宫廷娱乐活动中的百戏演员,即秦始皇御用的“娱乐杂技团”,其举止神态各异,活灵活现,从中可以想象出当时宫廷乐舞娱乐活动的盛况。

虽然陶俑出土时都已残破不堪,但考古工作者通过修复复原,发现这些百戏俑的服饰、装饰、风格等与兵马俑截然不同。比如此次展出的一件陶俑,头部缺失,俑为站立状,上身裸露,下着短裙,左脚前迈,左臂下垂,左手紧扣于腰带上,右臂上举,挺胸鼓肚,俨然是一副举起千斤鼎得胜后,接受掌声和欢呼的得意 姿态。另外,从同一个坑中还出土了一件大铜鼎,由此推测,扛鼎比赛是受到秦始皇喜爱的一种娱乐项目。百戏俑的出土让人们认识到了秦代陶俑新的类型,并首次将秦代丰富多彩的百戏艺术及神秘的宫廷娱乐文化展现在世人面前。

玉舞人汉(公元前206年~220年) 2001年陕西省西安市汉宣帝杜陵陵区出土西安博物院藏

汉代是中国古代历史发展的第一个高峰。繁荣昌盛的西汉,也是中国古代乐舞艺术蓬勃发展的时期。汉武帝时,张骞两次出

使西域,开通了“丝绸之路”,使得中外交流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汉代的丝绸、冶铁术、水利技术等传向西方,西域美食、乐舞等也传入中国。羌笛、箜篌、琵琶、胡角等外来乐器奏出的妙音,令汉人喜爱至极,鱼龙漫衍、吞刀吐火等百戏幻术则令人惊奇不已。开放的汉帝国,繁荣的“丝路”,使得中西方乐舞艺术汇聚长安,令其成为一座闻名遐迩的国际文化大都市。

迄今为止,陕西,尤其是西安地区出土了丰富的汉代乐舞文物,透露出汉代乐舞文化艺术的繁荣。例如这件出土于汉宣帝杜陵遗址的汉代玉器,是陕西迄今所发现的形体最大且唯一两件相连的汉代立体圆雕玉舞人。玉舞人采用圆雕技法,联袂并肩伫立,眉目清秀,细鼻梁,小嘴,身材修长,婀娜多姿。头上长发圆盘,发辫自然下垂,嘴角露出恬淡的微笑。内穿多层长袍并着长裤,外穿长袖曲裾深衣,腰系两条宽绢带,并接有很长的衣襟在身上缠绕数道,长摆曳地。下摆分别裁成大小不同的4个尖角,上广下狭,宛若燕尾。玉工精准地捕捉并生动表现了舞女跳舞时的瞬间姿态,以摆动的裙角表现出舞蹈时衣摆自然飘扬的状貌,充满了舞蹈的动感,引起观者无限的遐想。考古学家推测,这件玉雕出自杜陵,应是汉宣帝的御用之物。它是汉代宫廷最为流行的“翘袖折腰之舞”生动写照,也是研究汉代宫廷文化、妇女服饰以及舞蹈史极为珍贵的形象资料。

三彩骆驼载乐俑唐(618~907年) 1959年陕西省西安市中堡村唐墓出土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唐代是中国古代乐舞发展史上的黄金时代。受周边少数民族和西方国家的文化影响,唐代的乐舞艺术丰富多彩,百花盛开,长安城成为当时中国乃至世界乐舞艺术水平最高、最为繁荣之地。那时的长安 城中,很多异域外国的使节、客商、僧侣、留学生等定居在此,他们带来的新奇风尚,使得中原内地“胡风”劲吹,从上层贵族到普通百姓都热衷于欣赏、学习胡乐胡舞,使得长安乐舞面貌一新,极大地影响了唐人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而展品中这件三彩骆驼载乐俑便是展现唐代乐舞胡风劲吹、胡汉文化相融的一件代表作。

这件陶俑造型新颖浪漫,釉色鲜明亮丽,协调自然,堪称唐三彩中的精品。驼背上架着一个平台,错方格纹长毯,上有乐舞俑八个,七男一女。乐俑环坐平台四周,分别执笛、箜篌、琵琶、笙、箫、拍板、排箫七种乐器,载全神贯注地演奏。女舞俑亭亭玉立于中间,轻拂长袖,边歌边舞。这件俑是典型的盛唐时期的作品,舞乐者均穿着汉族衣冠,使用的却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乐器,表现的是流行于盛唐开元、天宝时期胡汉文化融合后的新舞乐。

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银壶唐(618~907年) 1970年陕西省西安市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唐代是中国艺术史上百花齐放的极盛 时期,乐舞兴盛的同时,百戏的发展也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唐代百戏不仅形式多样,而且技艺高超。不但在宫廷中表演,而且还普及到街市闾巷、庙会集市等民间场所,成为全民喜爱的一项娱乐活动。比如舞马戏、打马球、参军戏,以及各种杂技等等。

1970年10月,西安城南何家村唐窑藏出土了一件舞马衔杯纹银壶,壶的两侧用凸纹工艺各塑造出一匹奋首扬尾、跃然起舞的骏马。这就是唐代有名的舞马形象。据史载,唐玄宗时期乐舞隆盛,天宝年间,每逢皇帝的生日都会在兴庆宫勤政楼下举行盛大的宴会,接受文武百官、外国使臣和少数民族首领的朝贺,并以舞马助兴,成为唐代百戏中一个精彩非凡的表演节目。上百匹舞马披金戴银,伴随着乐曲的节拍,跃然起舞,奋首鼓尾,舞姿翩翩。高潮时,舞马跃上三层高的床板旋转如飞。而此时领头的舞马便会衔起地上盛满酒的酒杯到玄宗面前祝寿。当时的宰相张说还为此作诗《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腕足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踏千蹄。……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这件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银壶的舞马图正是舞马衔杯,跪拜敬酒,为皇帝祝寿的形象,堪称唐代宫廷乐舞活动的真实写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