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鬓花颜 尚之以琼华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高媛 摄影/李晓尹

近日,故宫博物院携手尚美巴黎品牌,举办了“尚之以琼华—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艺术展”。展出300余件18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古董珍宝、绘画及艺术杰作,将追溯两百年来欧洲的历史文化

一个是见证并延续了中国宫廷历史文化的恢宏博物院,一个是与法国历史密切相连的顶级珠宝设计世家,2017年4月10日至7月2日,故宫博物院携手尚美巴黎,举办“尚之以琼华——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艺术展”,展出300余件18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古董珍宝、绘画及艺术杰作,将两百年来的法国历史娓娓道来。

故宫午门展厅内光线昏暗,但静静躺在展柜中的珍宝却散发着璀璨炫目的光芒。这场精心准备的豪华大展,陈列着300余件来自法国的宫廷古典珠宝艺术品,它们见证了法兰西历史上最盛大的皇帝加冕典礼,以及拿破仑迎娶皇后的婚礼。 策展人为展览取了个极具浪漫色彩的名字“尚之以琼华”,意思是“以美玉点缀”,这句诗取自《诗经》,描述了两千五百余年前的一场婚礼中,新娘聚精会神看着盛装的如意郎君进门来迎娶自己的情景,欣喜期盼之情溢于言表。如今,光芒依旧的珍宝静静置于展柜中,等待人们品味其“琼华”。典雅的古诗,为这些远道而来的西方珠宝做了很好的东方文化诠释。

法国皇室御用珠宝商

谁曾想,一个商业品牌的百年历程竟会与法国的几代显赫皇族紧密关联。能做 到这一点并非巧合,这要归功于尚美巴黎的创始人马利·艾虔·尼铎,他凭借精湛的珠宝制作技艺,不仅得到为“绝代艳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制作珠宝的机会,还受到拿破仑的赏识,成为皇室御用珠宝匠。

最初作为珠宝匠学徒的尼铎,一直跟随当时的法国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御用珠宝匠学艺,不过在学徒训练完成后,他并没有循规蹈矩地充当一名工匠,而是开设了自己的第一间珠宝店。这家店的营业正逢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夕社会富足时期,很快便拥有了大量贵族客人。此时的尼铎遵循着华丽高贵的时代风格,为巴黎的贵族和上流社会创作更为瑰丽的珠宝。

拿破仑与两任妻子约瑟芬皇后和玛丽·露易丝皇后的两次婚礼,为尼铎的珠宝工坊带来了可观的珠宝订单。从此,尼铎成为了全欧洲最知名的珠宝商,也同时赢得了许多忠实顶级珠宝客户的青睐。1802年,尼铎被拿破仑任命为皇室御用珠宝匠,从此名利双收。他受命创作了一系列拿破仑在1804年加冕典礼仪式上使用的皇权象征物,包括皇冠、赠与教皇的冠冕以及此次展出的加冕之剑等,这对于御用珠宝匠而言,无疑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此次展览中最为醒目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件珍品,便是尼铎打造的拿破仑一世加冕之剑,这也是这件国宝首次离开法国外出展示。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正是佩戴着这把象征皇权的宝剑出现在巴黎圣母院皇帝加冕大典上。

这把布满了43颗宝石的“宝剑”,是专门为拿破仑定制的。当时拿破仑要求使用璀璨炫目的法国皇冠珠宝,尤其是美轮美奂的“摄政王”钻石。这颗重140克拉的传奇美钻,在1698年开采于印度著名的戈尔康达矿山。它曾点缀在法国国王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的加冕皇冠上。应拿破仑的要求,尼铎将其镶嵌在拿破仑佩剑的剑柄上,宝剑还另镶嵌了42颗同样来自于法国国库的宝石。拿破仑希望借此赋予这柄宝剑更深层的政治意义,也就是承袭前朝帝制更加名正言顺地执掌法国大权。

不过,真正的“摄政王”钻石目前保存在卢浮宫,不能离开法国,这把剑上的大钻石是尼铎制作的复制品,不过工艺同样精湛。在光线合适的时候,从上而下照耀在钻石上,顺着剑身就会出现一道炫彩的光束,极为炫目。

1806年,法国画家弗朗索瓦·热拉尔受命创作了《身着加冕礼服的拿破仑一世画像》,这幅画延续了法国绘制国王盛 装像的古老传统。拿破仑身着加冕长袍,所有皇权象征物一览无余,包括仿罗马帝王桂冠、荣誉军团勋章项链、皇帝权杖、挂在腰间的加冕之剑,以及放在天鹅绒垫上的“正义之手”,这些无价之宝都出自尼铎之手。这幅画此次千里迢迢也来到了中国,与拿破仑的“加冕之剑”一同亮相故宫。欣赏画作之余,观众可以亲眼看到画中之物,不失为一次有趣的体验。

自然与浪漫主义之风

1815年,拿破仑帝国瓦解,此时,年岁渐长的尼铎逐渐隐退,将尚美巴黎交给工坊首席工匠让·巴提斯特·弗森及其子于勒经营。这一时期,浪漫主义在欧洲风头正劲,作为一种全新的艺术流派,浪漫主义注重自然,认为大自然是一面镜子,可以折射出人类的七情六欲以及灵魂的苦痛煎熬。弗森父子从中汲取艺术灵感,尝试着让珠宝融入自然主义的观点,进而形成自然主义风格的作品,创作出栩栩如生的花朵、果实和枝叶等自然景物的珠宝珍品。

此次展览也带来了充分展现这种创作风格的多件作品,主办方独具匠心在展柜里设计了动画风格的投影,仿佛有蝴蝶、蜂鸟在展柜内飞舞,展柜中的胸针有芦苇、蜜蜂、蝴蝶、马头、海豚等各种形状,雕刻均十分精美。

二十世纪初,巴黎珠宝商与印度君主建立联系,后者拿出他们美不胜收的珍宝藏品,让巴黎珠宝商加以重新切割、改造,糅合欧洲技艺与印度丰富多姿的色彩与造型,创作出风格迥异的新式珠宝饰物。1910年底,尚美巴黎派出一支商队前往印度。在这以后的二十几年中,印度风格的精致造型与图案对欧洲的装饰艺术流派产生了深远影响,尚美巴黎也从印度传统艺术与文化中源源不断地汲取创作灵感。

尚美巴黎创作的印度风长项链是这一影响的最佳诠释,尤其是这次展出的一款精美的舞姬长项链。之所以称之为“舞姬”,是因为其造型让人联想到传统印度舞中常见的铃铛链。在20世纪30年代,用微小珍珠串成的多排长项链频繁出现在尚美巴黎的珠宝作品中。珍珠串会被编织

在一起并微卷成螺旋形, 或是像这款舞姬项链一样悬挂铃铛式吊坠,以自然垂落的珍珠流苏制成,顶部饰以铂金、蓝宝石和钻石,末端还坠有蓝宝石。

冠冕长廊

这次展览中特别设置了一道“冠冕长廊”,这些冠冕可谓此次展览之精髓。它们展示了冠冕伴随历史变迁在西方女性生活中的演变,从曾经地位权势的象征发展至今日女性的时尚配饰。

200多年前的欧洲皇室,只有男性成员才有权利佩戴皇冠,而一代君主拿破仑为表达对约瑟芬皇后的挚爱,打破传统,请御用珠宝匠尚美巴黎创始人尼铎为其打造更趋柔美更具女性特征的皇冠,尼铎将皇冠闭合的圆圈造型创造性地改为开口造型,首创女性钻冕的先河。

而在“冠冕长廊”中展示的数十顶璀璨耀眼的钻冕中,最为经典的是为玛丽·露易丝皇后设计的麦穗钻冕以及英式下午茶的创始人贝德福公爵夫人的“野蔷薇与 茉莉花”冠冕。

麦穗是约瑟芬皇后十分挚爱的一个珠宝元素,尚美巴黎从麦穗中汲取灵感,在不同时代创造出了风采各异的麦穗形象。作为丰收女神的标志,麦穗象征着肥沃的土壤和富足的物产。1811年,尼铎为玛丽·露易丝皇后创作了150件珠宝,麦穗钻冕就是其中一件。它填补了玛丽·露易丝皇后皇冠珠宝收藏中钻石珠宝套系的空缺,其大胆的律动感表现出帝国时期富有创造力的现代设计。

另一件钻冕同样大有来头。1830年前后,英国罗素家族第七代贝德福公爵为爱妻安娜·玛丽亚订购了一件钻冕。这位公爵夫人在历史上也是赫赫有名,据说,英国传统的下午茶习俗便是由她引领的。弗森创作的钻冕名为“野蔷薇与茉莉花”,钻冕通过逼真再现鲜活灵动的自然场景,充分展现了弗森的自然主义风格特质。野蔷薇和茉莉枝繁叶茂,花团锦簇,俨然一顶用鲜花编织的花冠,花叶上还沾满晶莹剔透的钻石露珠。更为

锦上添花的是,花枝上装有迷你弹簧,会令花朵随着佳人的移动而微颤,仿佛在风中摇曳,平添一份自然风情。

长廊尽头,一顶名为“眩彩花园”的冠冕格外与众不同,其造型更为时尚现代,却又蕴含着古典艺术的风采。这是尚美巴黎为此次展览,特邀英国著名的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学生创作的一款二十一世纪冠冕。在尚美巴黎自然主义创作传统以及《法式花园》一书的启发下,英籍学生斯科特·阿姆斯特朗设计出一款现代法式花园造型冠冕,从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

这款冠冕的线条无论是曲线还是直线都简洁直接,宛如一幢具有立体感的建筑,整体的对称性不时在细节处被打破,成串的绿色碧玺与黄色石榴石点缀其间,错落有致。既展现出传统法式花园的恢宏气势,又充满奇思妙想,轻盈灵动,令人惊艳不已。其整体造型和表现手法都与尚美巴黎世家的艺术风格完美契合。

对话与共鸣

此次展览还专门设置一个单元,让欧洲宫廷古典珠宝艺术品与故宫同类型藏品形成对照与呼应。主办方表示,这一展览单元是经过特别挑选设计的,东西方工艺审美的差异与交流、想象与借鉴,在这里进行着超越时空的生动“对话”。

为此,故宫特别选择了代表东方皇室御用水准的珍贵藏品,展现了清朝皇室对西方钟表和饰品的青睐。与之相对应,尚美巴黎也遴选了在十九世纪创作的极具中国元素的艺术珍品,比如茶具、折扇和玉雕,反映了西方对东方生活方式的艺术偏爱。

其中,制作于1830年的“布洛克威尔侯爵夫人中国灵感折扇”,以水粉绘制,并有做工精细的嵌螺钿,展现的是古 代中国战场情景。同时展出的有故宫博物院藏品“竹股雕花边道光帝书画山水图面折扇”,制作于1835年,背面有泥金彩色仙猿桃树图,取猕猴献寿之寓意。两把同时期出品的折扇,由中法工匠“分头”制作,放置在一起有着相映成趣的效果。

“中国风格茶壶与奶油罐”集中展现了十九世纪法国对中国艺术的痴迷。茶壶盖和奶油罐上点缀以中国风格装饰的小型圆雕图案,壶盖把手为狻猊造型,连接提手与壶身的支杆模仿中式建筑元素。故宫博物院遴选出与之对应的展品是“乾隆款画珐琅八棱开光提梁壶”。这款提梁壶的制作集金属、珐琅和料器加工于一体,其造型仿西洋式样,而图案主题则是中国传统的山水花鸟画,用笔工致,是一件融合了东西方文化的画珐琅精品之作。

展览还展出了几件来自尚美巴黎的“中国风”首饰,包括嵌玉中式帆船胸针、中国风格藏珍匣、中国风格链坠等。另外还有几件清代女性的头饰,包括点翠瓜蝶纹钿子与头面和镶珍珠与宝石冠。

故宫藏清代点翠瓜蝶纹钿子与头面和 镶珍珠与宝石冠代表了中国清朝时期皇室女性头饰的艺术特色。点翠瓜蝶纹钿子与头面呈半圆形,佩戴于一种称为“钿子”的头饰顶部。蜜瓜和蝴蝶造型寓意繁荣兴旺的家庭生活。整件钿子都饰以颜色亮丽的翠鸟羽毛,造型非常独特。

另一件镶珍珠与宝石冠又称为“钿子”,是满族妇女吉庆时节穿戴吉服所佩戴的冠饰。钿子以黑色丝线缠绕铁丝编结为胎,形似簸箕。正面居中是一枚翡翠嵌珍珠火焰纹结子,装饰的花纹是传统“岁寒三友”松竹梅题材,以翡翠雕刻为竹叶,碧玺、珍珠为花瓣,红宝石点缀花蕊,设计构思精巧,工艺精致繁复。

此次展览得到了多家全球顶级博物馆的支持,包括卢浮宫博物馆、枫丹白露宫拿破仑一世博物馆、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等,外借享有盛誉的典藏。与此同时,展览还展出了一系列故宫博物馆有持有的珍贵藏品。参观者在观赏蕴藏中法卓越文化珠宝艺术的同时,也能感受两种文化的对话交流,惊艳于其中的共同灵感与相互影响。

蜂鸟翩飞夹式胸针

执壶 麦穗冠冕

清代乾隆时期玉如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