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石成金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印钮雕刻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古老艺术。在方寸之间,依形造势,依色设形,将拙朴的石材雕刻成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所呈现的笔意、刀法、结构、学养,蕴含了丰富的美学

周六一早,韩宝玉走进潘家园古玩市场。虽然已经来过无数次,对每家印石摊位和店铺几乎都了如指掌,但每次来到这里,韩宝玉仍然和多年前头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带着好奇穿梭在各个摊位之间,搜寻印钮雕刻的可用石材。

“现在找一块好石头越来越难了。好石料价钱太贵,便宜的石头全是砂眼,没有雕刻的价值。”所以每次到潘家园,韩宝玉都是睁大双眼,仔细寻觅,希望能在琳琅满目的市场中找到一方心仪之物。

已过古稀之年的韩宝玉是北派雕钮的传承人,做了大半辈子的印钮雕刻。如今,由于好石材的价格不断攀升,他已经很难遇见可雕之材了,而他过去收集来的一些不错的石料,也愈发显得珍稀了。

中国的印钮艺术源远流长,早在东汉

已有史籍记载。许慎所著的《说文解字》中说,印,执政所持信也;钮,印鼻也。而人们使用印的历史则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那时的贵族用刻有字迹的印章在器物上戳压记号,以证明物归谁主,那时的印章就像现代的名片一样。到了秦汉时期,人们为了将印章随身携带,就在印章的顶部钻个小孔,穿绳而过系在腰间,这就是最早的印钮。

印钮雕刻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古老艺术,对雕刻师有着极高的要求。印钮所使用的材料是中国特有的印石,这种石头质地细腻坚硬,略带透明感,色彩美丽,光泽晶莹,形态各异,而雕刻印钮必须因材施艺,根据印石的质地、形状、色彩、光泽等特点,进行创作设计。雕刻师只有依据印石特点,掌握其独特的设计规律,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和智慧,才能设计制作出不可多得的巧夺天工之作。

韩宝玉说,印钮的雕刻过程并非像一般的雕刻,有不少局限性影响着雕刻师的发挥。“印章为了携带方便,多是由体积不大的石块雕刻而成,因此雕刻的功夫就表现在方寸之间。”

一块石头,特别是质地上好的田黄、巴林等名石,在开凿出土之后,大小、形状皆有待雕琢。天然裂痕砂格,难求纯洁无疵。为此,需要雕刻师依靠技巧,利用瑕疵,补救石中之病,变劣为优,变缺憾为完美。所以,在韩宝玉看来,印章雕钮实际上是一门修复石头的艺术。

在雕刻过程中,相石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步骤。对于雕刻师来说,动刀之先必静心沉气,对印石反复揣摩,印石原料种类繁多,质地、性质、色彩、光泽都不同,即使同一类石头,也是千差万别。所以,在设计前,雕刻师要先对印石做周密细致的鉴别,这是创作构思之前必不可少而且非常重要的步骤,所以有“一相抵九工”之说。

初拿到一块石料,先要查看印石中有无“绺”(裂纹)、“线”(石线)、“棉”(呈松软的纤维性物质),以及沙心、沙包、结晶状的沙地等。它们往往夹杂在印石中,有软有硬,有粗有细,有的隐藏在里层,有的外露在表皮。从这些弊病的部位、大小、深浅等情况,来分析是否可以保留或去除。对于裂纹,凡是可以去掉的一般都去掉。有的小裂纹不易去掉,也要避开明显部位,或加以遮蔽处理。

接下来,雕刻师要研究是否需要挖“脏”。“脏”其实就是印石不洁净,含有杂质或不好的杂色。对于印石上质地松软、色彩杂芜以及不适合利用的“脏”,雕刻之前韩宝玉都会一一去净,这样才能得到纯净无瑕的石坯。但是,他说这个过程也不是绝对的,不是所有的“脏”都一无是处,如果用得巧,也可变“脏”为俏色。

除了查看印石是否有杂质或杂色之外,还要查看印石的“性”,也就是石头的纹理结构,它们如同木材纹理一样,是石头 的天然特性。有些印石纹理清晰可见,有的就不明显。雕刻师在设计制作时就要“顺性”,顺着印石的纹理方向,特别在细致、玲珑处,更要避免和纹理垂直,这样既便于雕刻,也不易使印石折断。

相石的过程,也是雕刻师了解石材质地、形状、色彩、光泽等各种特性的过程。只有在吃透印石的基础之上,他们才会进入设计创作阶段。

相比其他雕刻艺术,雕钮最大的特点是要在方寸之间,依形造势,依色设形,表现气象万千、缤纷绚丽的题材,将拙朴的石材雕刻成让人百看不厌、把玩欣赏的艺术品。这就要求作者具有丰富的创作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