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荡起双桨

丰富的水资源成为造景建园的依托。从辽金时代起遗留的众多园林,也为今日的北京提供了泛舟湖上的秀美之地

Beijing (Chinese) - - REDISCOVERING BEIJING 读城 -

暑降至,何处觅清凉?不如在寻山访水间邂逅那份清凉惬意。山明水秀的北京城从不缺少消暑纳凉的清幽之地。历史中的北京,水资源丰沛,河道纵横交错,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座水城。从众多地名中也可窥见一斑,如积水潭、亮马河、清河、北新桥、酒仙桥等等,都与水有关,都是对当时情况的真实反映。

丰富的水资源成为造景建园的依托。从辽金时代起遗留的众多园林,也为今日的北京提供了泛舟湖上的秀美之地。这个夏天就 漫步于那些风景宜人的名园中,体会“一棹湖心天不暑,万荷风裹满身香”的夏日浪漫吧。

莲花池公园 北京城的发祥地

闻名京城的荷花主题公园——莲花池公园,地处丰台、海淀、西城三区交界处,紧邻京门——西客站。公园占地面积44.6万平方米,约占园内一半面积的湖水区内种植红莲、太空莲等300余个品种荷花。湖中有小岛,湖堤有小桥,两岸的油松、丁香、海棠、石榴、洋槐、银杏、玉 兰等郁郁葱葱,景色宜人,不失为夏季泛舟纳凉的好去处。

泛舟于碧波荡漾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姿近在眼前,微风拂面,充满了“柳影渗渗水底天,荷气微风香暗通”的夏日情趣。暑意也就在“绿萍涨断莲舟路”的欢愉中消散不见。

莲花池古称西湖、太湖、南河泊,水量充沛,因广种莲花故称莲花池。《水经注》曾这样描述:“湖东西二里,南北三里,盖燕之旧池也。绿水澄澹,川亭远望,亦为游瞩之胜所

也。”它的古老历史可上溯数千年,与北京城的发展史相辅相成。从北京城之始的蓟城一直到辽金的都城,都依托莲花池水而生存发展。3000多年前的蓟城就是以此处泉水为供水水源而建的城池。可以说莲花池是北京城的发祥地,故素有“先有莲花池,后有北京城”之说。

20世纪80年代,以明朝瑞王朱常浩王府后花园遗址为基,重新修建莲花池公园,使之成为集原始风光与水趣于一身的游览之地。

玉渊潭公园 重拾自然野趣

炎炎夏日,玉渊潭公园里荷香满园。公园西湖西南角的“万平荷香”景区里荷花竞相开放,以红莲为主的8000平方米荷花区向世人再现了“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迷人景致,是消夏避暑的理想去处。乘船行于湖中,水阔山长,山上杨槐林立、水岸垂柳依依、湖边水草茂盛,充满了自然野趣,不失为盛暑纳凉、划船的首选地之一。

其实早在金代,这里就已成为金中都 城西北郊的风景游览胜地。辽金时代,这里河水弯弯,呈现一片水乡景色。封建士大夫们追求隐逸雅趣的“养尊林泉”“钓鱼河曲”等风景名胜散布其间。《明一统志》中有如下记载:“玉渊潭在府西,元时郡人丁氏故池,柳堤环抱,景气萧爽,沙禽水鸟多翔集其间,为游赏佳丽之所。”

除了夏季泛舟,玉渊潭公园也是京城最大的赏樱地,2400余株樱花陆续绽放枝头,纯白、浅粉、淡绿、深红等不同色系的樱花将春季的京城装扮得分外妖娆。目前园内的

主要景区有西部樱花园、北部引水湖景区、南部中山岛、东面的留春园等。

紫竹院公园 篁映碧波

位于北京首都体育馆西侧的紫竹院公园,交通便利;园内桥廊亭榭掩映于竹林之中,风景宜人;南长河、双紫渠穿园而过,形成15.89万平方米水域,使之成为消暑划船的好去处。乘船畅游其间,篁映碧波,荷花飘香,松篁成韵,仿若置身世外桃源。尤其是湖上那艘竹篷、竹窗的大竹船,也向游人证明,紫竹院公园确实是“竹子王国”。

紫竹院在很久以前曾是一片低洼的湿地,元代郭守敬在高梁河上游开挖长河时,形成蓄水湖,使之成为北京重要的水源之一。明代,为使帝后龙舟不受广源闸所阻直驶西郊,就在南长河的南岸开凿一条河汊子,以利大船往来,紫竹院园址就是当时绕行御舟的河汊子“别港”。明万 历五年(1577年),曾在湖北岸兴建紫竹院庙宇,为万寿寺的下院。清代这一带设有行宫和码头,皇室人员乘船去颐和园经过这里。清乾隆年间在此仿修具有江南水乡风光的芦花渡,俗名“小苏州芦花荡”,乾隆皇帝还将南岸明代所修万寿寺下院赐名为“紫竹禅院”,紫竹院便由此得名。

虽得名于清朝,但紫竹院似乎与元朝更有渊源。至元八年(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元”,并于次年改中都为大都,定为国都,从此北京成为中国这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政治中心。北京城市的发展,从最初的燕都蓟城到金中都城,始终是在一个原始聚落的基点上,依托莲花池水系逐渐壮大。而到元大都时代,莲花池水系已远远供不应求,元统治者便决定从莲花池水系迁移到水源充足的高梁河水系,在金中都城的东北郊外另择新址,营建大都城。而古高梁河东段的具体位置正是今天的紫竹院处。

后海 北方水乡

夏日的后海波平如镜,垂柳依依,荷花盛开。搭乘古色古意的橹船,从水路穿过银锭桥,曾经的王府、故居林立两岸,钟鼓楼矗立在远处,老北京的韵味就随着船儿的摇摆荡漾开来。

今天的后海是指包括前海、后海、西海三块水域的什刹海。其中水域面积为34公顷,曾是北京城内元大都时期古老水域的一部分。

元世祖忽必烈时期,郭守敬主持新河工程,引白浮泉、玉泉诸水注于积水潭。元代的积水潭不仅涵盖今日的后三海,且水深面广,东与太液池(今北海和中海,当时尚无南海)相连,呈现“汪洋如海”“水天一色”的景象。那时京杭大运河南来的粮船,可经北运河、通惠河驶进元大都的积水潭。所以积水潭成为漕运终点码头,呈现出一派航运繁忙、“舳舻蔽水”的兴旺景象。

什刹海景区风光秀丽,被誉为“北方的水乡”。号称“燕京小八景”之一的“银锭观山”就坐落于此。著名的《帝京景物略》中则以“西湖春,秦淮夏,洞庭秋”来赞美什刹海的神韵。元朝曾依托这一片水域在东岸确定了都城建设的中轴线,什刹海始成为元、明、清三代城市规划和水系的核心。经过数百年的发展,什刹海积淀了上至皇亲国戚下至普通百姓的深厚的各阶层文化。历史上本地区曾建有王府、寺观、庵庙等多达30余座,现仍尚存十几处。最为著名的有恭王府及花园、宋庆龄故居及醇王府、郭沫若纪念馆、钟鼓楼、德胜门箭楼、会贤堂等。

沿着什刹海迤逦的河沿四周,分布着不规则但密如织网的网状胡同,这些胡同依势而建,自然天成。巷称胡同始于元代,历明、清、中华民国以至今日,构成了北京的一大地方特色。明人沈榜在《宛署杂记》中曾说:“胡同本元人语”,说 明“胡同”源自蒙古语,其意为井。由于胡同是北京街巷的主体,因而习惯把“街”“巷”之类归于胡同。到1949年末,北京城区共有胡同1330条,有名的街巷3074条,正是老北京俗语“有名胡同三千六,无名胡同赛牛毛”的真实写照。不妨坐上三轮车,或是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大大小小的胡同中,尝尝百年老店“烤肉季”“爆肚张”“孔乙己”,体味地道的北京文化。

北海公园 湖光塔影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传唱已久的歌谣让北海泛舟成了北京夏天最美的画面。

北海公园水面开阔,岸边楼台殿亭与画阁曲廊遥相呼应,荡舟穿梭于湖光塔影中,藏式白塔在红墙绿树的掩映下更显高大,皇城古韵也透过湖光山色慢慢弥散。

巍峨的白塔耸立在琼华岛的最高处,已成为北海的标志。藏式白塔是由崇信佛教的清世祖福临于1651年,根据西藏喇嘛诺门汗的建议,在广寒殿的废址上建造的。这座覆钵式白塔高35.9米,由塔基、塔身、相轮、宝顶四部分组成。曾在清康熙和雍正年间两次因地震而损毁,后又重修。据说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人们还在塔身南面的眼光门内发现了顺治皇帝的袈裟和佛珠。

白塔南面山坡建有白塔寺,即现在的永安寺。关于永安寺,老北京流传着这样一句歇后语“永安寺的狮子——头朝里”,以讥讽那些自私自利的人。永安桥建于元代,当时桥两端各建“堆云”“积翠”牌楼,两牌楼下各有一对石狮。之后清代又在此处新建永安寺,桥寺相对,于是寺前就出现了一对头朝里的石狮,因而也就有了这句歇后语。

泛舟北海,人们不禁对琼华岛的美

景心生赞叹。著名的“燕京八景”之一的“琼岛春阴”描绘的正是春回大地时琼华岛的醉人景色。早在金中都时期,这里修建了大宁离宫。当时大宁宫的太液池两岸宫殿林立,琼华岛最高处建有宏丽的“广寒殿”等建筑,周围遍植花木,金章宗美其名为“琼岛春阴”。后至清朝,乾隆皇帝便在琼华岛东侧题字立碑,即“琼岛春阴”碑。除此碑外,北海东岸的静心斋、画舫斋、濠濮间等“园中之园”也都是在清乾隆年间修建的。乾隆皇帝曾对北海进行了长达38年的扩建,新增各式建筑和景观100多处。他自谓“园林之乐,不能忘怀”,于是把江南园林的精华—文人写意山水园林引进皇家宫苑,形成了今日的规模、布局、苑界,也使北海的发展达到顶峰。

乘船登临琼华岛,漫步其间,能看到犹如仙境的亭台楼阁,而且还能看到仙人庵、吕公洞以及铜仙承露盘等幻想中的仙岛景物,这都和皇家园林的建制有关。传说,浩瀚的东海上有蓬莱、瀛洲、方丈三座仙山; 山上住着神仙,藏有长生不老之药。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派方士徐福前往东海寻找不死药,可一无所获。到了汉朝,汉武帝也做起了长生不死之梦,可寻找未果,于是下令在长安建章宫后挖一大水池,取名“太液池”,并用挖出的泥土在池中堆起三座假山,分别以蓬莱、瀛洲、方丈三仙山命名,首开“一池三山”的造园模式。此后,历代皇帝都效仿该模式来建造皇家宫苑。北海采取的正是这种形式——北海象征“太液池”,“琼华岛”是蓬莱,原在水中的“团城”和“犀山台”则象征瀛洲和方丈。

陶然亭公园 一醉一陶然

陶然亭公园内林木葱茏,楼阁参差,景色宜人,拥有17公顷的水域,非常适合夏日划船消暑。乘船绕湖游览,沿岸花草繁茂,闻名遐迩的陶然亭、慈悲庵矗立于湖中央岛,待到夕阳西下时,更可体会到“落日余晖,湖光美景”的那份惬意。

位于南二环路陶然桥西北侧的陶然亭 公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京最早兴建的一座现代化园林。它以燕京名胜陶然亭为中心规划设计,于1952年建成。陶然亭是中国四大名亭之一,公园便因此得名。其地为燕京名胜,素有“都门胜地”之誉,年代久远,史迹斑驳。

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工部郎中江藻奉命监理黑窑厂,他在慈悲庵西部构筑了一座小亭,并取白居易诗“更待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一陶然”句中的“陶然”二字为亭命名。当时这一带土质较好,所以开有很多窑厂,长期挖土后留下许多大坑,形成高低错落的地形,之后就演变为今天所看到的山峦湖水。这里自然景色优美,被誉为“周侯藉卉之所,右军修禊之地”,更被全国各地来京的文人视为必游之地。清代两百余年间,此亭享誉经久,长盛不衰,成为都中一胜。

陶然亭公园内有胜春山房景区、华夏名亭景区、陶然佳境景区、潭影流金景区等各具特色的景区。著名的陶然亭就位于湖中央岛的陶然佳境景区,其周围有许多著名的历史胜迹,如始创于元代的慈悲庵。

颐和园 无边风月数昆明

颐和园原名清漪园,位于北京西北郊,以昆明湖、万寿山为基址,以杭州西湖风景为蓝本,成为集中国南北园林艺术之大成的皇家御苑,更是清朝皇室消夏避暑的胜地,因此也被称为“夏宫”。“何处燕山最畅情,无边风月数昆明。”乾隆皇帝就曾用这样的诗句形容昆明湖如诗似画的景色。今天的颐和园仍是北京避暑泛舟的绝佳去处。

泛舟昆明湖上,开阔水域令人心旷神怡,气势磅礴的佛香阁在苍松翠柏的映衬下尽显皇家恢宏大气,岸边垂柳摇曳生姿,远处十七孔桥如长虹卧波,处处充满诗情画意,

正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

其实昆明湖原本名为“西湖”,直到清乾隆皇帝修建颐和园才改为“昆明湖”。早在辽金时期,这一带建有金山行宫,所以万寿山和昆明湖在当时被称为“金山”和“金海”。元代时,传说有一老人在山下挖出石瓮,就改称为“瓮山”和“瓮山泊”。又因瓮山泊在元大都之西,且景色妖娆,便在文人笔下衍生出“西湖”的美称。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万历皇帝慕名来西湖观赏湖山之胜时,已出现了“西湖十景”的自然景观和“西湖十寺”的人文景观。明代才子文征明就曾这样描述:“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百鸟似江南。满山松柏成林,林下缀以繁花,堤岸间种桃柳,湖中一片荷香”。可 见昆明湖的美景由来已久。

为何改名为昆明湖呢?这出于一个典故。汉武帝曾派使团前往身毒(今印度一带),在昆明国的滇池被阻,于是决定兴兵讨伐。为一举征服昆明国,就在京城长安西南挖掘了巨大的昆明湖,以象征滇池,练习水战。乾隆皇帝借用此典故,将西湖改名为昆明湖,并也曾在昆明湖中操练水师,以标榜自己如同汉武帝一样,是治理国家的明君、开疆扩土的英主。

“瓮山”改称“万寿山”也与乾隆有关。乾隆十五年,乾隆皇帝为祝贺其母孝圣皇太后钮祜禄氏六十贺辰,将瓮山改名为“万寿山”,希望母亲健康长寿。湖山正名之后便开始大规模兴建清漪园。根据园林总体布局的需要,将昆明湖向东扩展,把西山一带的泉水全部汇入昆明湖 中,又将湖水一分为三,营造出三座岛屿,其中藻鉴堂(一说南湖岛)喻蓬莱,治镜阁喻方丈,凤凰墩喻瀛洲。清代魏源在其《海淀杂诗》中曾用“昆明湖水与天连,汇尽西山万道泉。解释蓬莱仙岛近,何需海上遣楼船”来赞美这一意境。

朝代更迭,时过境迁。出于或自然或人为的原因,北京的水系日益减少,有的甚至消失。如果说大地山川是城市的筋骨,那河流湖泊就是城市的灵魂。幸而依托水系而建的园林尚存,我们才有机会游走其中,造访昔日的亭台楼阁,那一刻山水木石仿佛都有了生命,变得鲜活起来。荡舟湖上,阵阵飘过的荷花香,船头激起的层层涟漪仿佛开启了时空之门,让那些历史的见证者将北京的前生今世娓娓道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