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Chinese) - - CHERISHED POEMS -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轻轻诵读着眼前这首新作的《积雨辋川庄作》,王维的面庞上终于有了久违的笑容。世人皆知,大唐诗人王维作诗如画,他眼中的景色总是能透过笔尖重现人间,让读者心旷神怡。然而,为人所不了解的是,王维开始拥有作诗如画的魔力,正是始自这首《积雨辋川庄作》。

回想半世仕途生涯,王维总是郁郁不乐。纵使新居所辋川庄盛夏美景如画,他也无心欣赏。王维的心中牵挂着自己宦场的失意,对眼前农家生活的怡然之乐并不能用心体味。一个满是阴云的下午,隐居终南山下已半年有余的王维,终于走出了家门。彼时,他仍活在人生挫折连连的回忆中,心情也如同这漫天的乌云。

王维于武则天长安元年(701年)出生在蒲州(今山西运城),他才华早显,与其弟弟王缙幼年时均聪明过人。15岁时去京城应试,由于能写一手好诗,工于书画,而且还有音乐天赋,少年王维一到唐帝国的都城洛阳便立即成为京城王公贵族的宠儿。唐玄宗开元十九年(731年),王维状元及第,任太乐丞,然而,这份荣耀和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第二年他便因伶人舞黄狮子而受累,被贬为济州司仓参军。仕途遭受如此重大挫折,王维的心情可想而知。

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王维早年就信奉佛教,贬官济州时已经有了隐居思想的萌芽。再加上提携他的大唐宰相张九龄罢相和佞臣李林甫上台的政局变化,他渐渐觉得仕途生活压抑、黑暗,理想也随之破灭。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他既不愿意同流合污,又感到自己无能为力。出仕后,朝局的混乱和奸人当道,让他感到苦不堪言,他虽有心于仕 宦,可对眼前的局势却颇感无奈。很快,他就开始利用官僚生活的空余时间,在京城长安东南的蓝田县辋川营造了别墅,以修养身心。该别墅原为初唐诗人宋之问所有,那是一座很宽阔的去处,有山有湖,有树林也有溪谷,其间散布着若干馆舍。

盛夏,山野美景如画。走进山野中的王维,不经意间就发现了身边的这些美好事物。久雨的林野间几缕炊烟缓慢升起,农妇把饭菜准备好了送到东边地里。广阔平坦的水田上白鹭翩然飞舞,繁茂幽暗的大树上黄鹂婉转轻啼。空山中修持宁静看木槿晨开晚谢,松林下为供素食采摘些经霜绿葵。在那一瞬间,王维有了新的人生领悟,他不禁扪心自问,“既然我已是从名利官场中退出来的人,鸥鸟还会凭什么事再来对我猜疑?”回想起刚从重要职位上隐退时,总有种种不适的日子,王维笑了,阴郁的心情也一扫而光,他开始认真观察着眼前种种普通却幸福的农人生活。回到家中,他拿起手中的笔,一边回忆着他看到的如画美景,一边在眼前的纸上笔走龙蛇。一盏茶的功夫,这首流传千古的《积雨辋川庄作》便写成,王维的精神面貌也从此焕然一新!

王维不再纠结。他经常踏出家门,细细品味着田园美景和农人生活的美好场景。此外,王维与他的知心好友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并吃斋念佛,“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对于“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的王维来说,置身于这世外桃源般的辋川山庄,真可谓得其所哉了,这不能不使他感到无穷的乐趣。

宋代文豪苏轼曾评价王维的诗是“诗中有画”,然而若不是那天有“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这样质朴而又美好的景色在他眼前流动,想来中国的诗人群像中便会少了最耀眼的那一抹亮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