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艺术之门 开启绚丽之夏

Beijing (Chinese) - - APPRECIATION • PERFORMANCE 乐享北京 ໥ᓧ - 文/刘超

每年暑假,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的“打开艺术之门”暑期夏季艺术节,都会成为小朋友观赏艺术、学习艺术、感受艺术的乐园。2017年7月2日, “八喜·打开艺术之门”正式拉开帷幕,在61天时间里,70场演出9场夏令营和10场名家讲堂将令孩子有机会走进艺术殿堂,开启一个绚丽之夏。

大提琴的往事往事琴缘—大提琴与电影音乐视听音乐会演出日期:7月10日

经典电影和动画配乐的音乐会并不少见,但由大提琴来领衔,取代弦乐四重奏 或交响乐团的形式,对不少观众来说还是颇为新颖。此次艺术节中,一场“往事琴缘——大提琴与电影音乐视听音乐会”,将让观众在熟悉的音乐中重新拾起《辛德勒的名单》《雨中曲》《教父》《闻香识女人》《天使爱美丽》等经典影片的难忘回忆,也让孩子们亲身体会到大提琴如泣如诉的无限魅力。

音乐会的大提琴演奏者为旅美大提琴演奏家张莹莹,她同时也是本场音乐会的策划者之一。据张莹莹介绍,此次音乐会中的大多数曲目都经过了精心改编,专门为大提琴量身定做,就连部分小提琴曲都被改编成了由大提琴演奏,如《闻香识女人》中的《一步之遥》等。

巾帼英雄传河北梆子《大刀王怀女》演出日期:7月20日

中国民间历来流传着各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故事,王怀女的故事便是其中之一。辽保宁十一年,宋太宗被辽军击败,王怀女与其父王廉为了救宋太宗而被擒。王廉投降,怀女几经周折,重返故国。贤王赵德芳怀疑怀女是奸细,欲治其罪,幸得佘太君洞察秋毫,使真相大白。赵德芳命怀女出战迎敌,辽军大败。辽军迫怀女母亲劝阻其休战,怀女母不屈而死,怀女父亦自刎而亡。最终,怀女打败辽兵,与杨六郎完婚。

此次来到艺术节的《大刀王怀女》是一出河北梆子剧目。河北梆子是河北省汉

族地方戏曲剧种之一,2006年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大刀王怀女》虽以武戏见长,但文戏同样生动,观众无不为故事中的悲欢离合而动容。由于《大刀王怀女》讲述的是真实的历史故事,相信很多家长都愿意通过这样一部作品让孩子在获悉历史的同时,感受中华戏剧的魅力。

民乐共潮生春江花月夜—中国民乐金曲音乐会演出日期:7月22日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室内乐团由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各声部首席与业务骨干组建而成,团员均为民族器乐界的优秀演奏家。室内乐团擅长演奏中小型民族器乐合奏、重奏和独奏等曲目,演奏风格细腻典雅,具有独特的舞台艺术魅力。室内乐团曾多次代表国家出访欧洲、美洲、亚洲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其精湛技艺赢得了高度赞誉和广泛好评。

在本次艺术节上,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室内乐团将会给观众带来一场精彩的“春江花月夜——中国民乐金曲音乐会”。在这场演出中,《春江花月夜》《金蛇狂舞》《可爱的玫瑰花》《花好月圆》等知名曲目都将与观众见面,因此这场音乐会也成为许多喜欢民族音乐的观众重点关注的演出之一。

哪吒玩杂技儿童神话剧《哪吒》演出日期:8月19日

儿童杂技剧《哪吒》是中国杂技团“东方神话”系列杂技剧的开篇剧目,取材于著名神话“哪吒闹海”。这部作品在保持杂技本身特色的同时,强化了剧目在叙事方面的完整度和流畅性,以《快乐成长》《学堂》《惩恶》《涅槃》《闹海》再现了哪吒闹海的故事,又对传统的故事结局进行了改编:在尾声《风调雨顺》中,有意安排再世的哪吒和战败的龙子握手言和,用当代的视角对矛盾进行了化解。

为观众带来这场演出的是中国杂技团有限公司,其前身为成立于1950年的中国杂技团。近年来,中国杂技团推出了一系列享有美誉的名牌剧目,如在海内外市场巡演的杂技晚会《杂技魅影》、国内首 儿童神话剧《哪吒》剧照 部杂技音乐剧《再见,飞碟》、北京著名旅游演出剧目《天地宝藏》以及“东方神话”系列杂技剧等,受到了国内外观众的广泛好评。这次来到艺术节进行演出,相信绝对会让观众不虚此行。

朗诵的力量《聆响·行歌》音乐朗诵会—长不大的幻想曲演出日期:8月30日

《见字如面》和《朗读者》两档文化综艺节目的热播,让“朗读”这一艺术形式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事实上,在这两档节目之前,《聆响·行歌》音乐朗诵会已经举办了数年之久。《聆响·行歌》音乐朗诵会的发起人为朗诵表演艺术家徐涛,他表示,《聆响·行歌》的意思就是“聆听历史的回响,且行且歌”“在演出阵容和篇目选择上,我可能更注重的是选择一些具有历史代表性的作者的具有历史代表性的文学作品。”

数年来,《聆响·行歌》音乐朗诵会已经为观众奉献了许多场精彩的朗诵表演。此次艺术节上,众多艺术家将带来一场“长不大的幻想曲”主题朗诵,届时《渔夫和金鱼的故事》《老人与海》《卖火柴的小女孩》《一片叶子落下来》等作品将与观众见面。这些文字简单、寓意深刻的作品尽管早已被人熟知,但能够听到这样一场现场朗诵,相信无论对于孩子还是家长,都是一次难得的经历。

《食猪肉诗》云:‘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他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虽然苏轼发明东坡肉只是民间传说,但十分合乎其性情。

《徐州市饮食行业志》写道:“‘东坡肉’创制于徐州,完善于黄州,名扬于杭州。”寻着东坡肉的闻名脉络,就能寻到苏轼遭贬的路线。

相传,1080年苏轼谪居黄冈,因当地猪多肉贱,想出制作东坡肉的方法。1085年苏东坡从黄州复出,经常州、登州任上返回都城汴梁(开封),在朝廷里任职,没过多久,受排挤,1089年被调往杭州任太守,这才将黄州烧肉的经验发展成东坡肉这道菜肴。作为汉族佳肴,后流行于江浙。

纵观苏轼的一生,他在文学、诗词、书画方面的成就颇丰,是历代公认的大家之一,而在政治斗争的漩涡中却屡屡受挫,一再被贬。但是,他很达观,很潇洒,始终坚持对文学艺术和饮食文化的研究、创作,因此说,他既是古代文学艺术的大家,又是很有特色的美食家。

东坡肉、东坡鱼、东坡酒、东坡笋……自11世纪以来,苏轼在中国美食界声誉卓著。他在江浙、中州、南粤各地任过官吏,尝遍了各地的肴馔,写下了《菜羹赋》《食猪肉诗》《豆粥》《鲸鱼行》以及著名的《老馋赋》等文章诗词。在自己的诗作中他以老馋嘴自居,这生动地反映了他对饮食烹调的浓厚兴趣和品尝佳肴美味的丰富经验。除了善于品尝外,苏轼还经常自己动手烹饪佳肴。正因为与饮食有如此的缘分,所以相传与他有关的名馔不少,用他名字命名的菜肴更多,如“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东坡玉糁”“东坡腿”“东坡芽脍”“东坡墨鲤”“东坡饼”“东坡酥”“东坡豆花”等等。这些菜点或多或少都对杭帮菜产生了影响。

苏轼的诗词名篇佳作众多,细细读来 除了那股子豪爽劲儿,还能品出浓浓的人情味儿。“东坡”的菜肴名馔不少,虽不能一一品尝,但在那美味之中,总透着市井的烟火味儿,醇厚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其实,苏轼出身于书香门第,从小聪明绝顶,少年得志,20多岁步入仕途。他性格直率,极易冲动,往往从国家的实际情况出发,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出发,针砭时弊,建言献策。统治者容忍不了苏轼这样的人,因此他屡遭贬谪。但苏轼不屈不挠,超然物外。流放地惠州十分荒凉,生活相当艰苦,但他还是非常乐观:“罗浮山下四十春,卢橘黄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苏轼的意思是说,我虽然被流放到岭南,但是我的心理承爱能力很强,我照样生活得很快乐。不久,苏轼又写了一首诗,描绘自己惬意的生活:“白发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这哪里是罪人的生活,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朝廷绝不允许苏轼这样下去。结果,他又被流放到儋州,在海南岛这个不毛之地生活了3年。在周围邻居的帮助下,苏轼盖了几间草房,开荒种地,勉强度日。但是,苏轼还是不肯屈服:“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仕途起点高,人生道路却屡遭挫折, “有肥有瘦”的人生在苏轼看来精彩至极。东坡肉肥瘦间隔,入口肥而不腻,正如其人生旅程一般,虽大起大落,但始终保持乐观态度笑看风云变幻。有了数次遭贬的经历,苏轼与下层百姓的距离拉近,造就了他的诗与食都饱含醇厚的人情味儿和烟火味儿—平易近人,真实不虚。

“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素有“食神”美称的蔡澜,在谈到喜爱的杭州美食时曾说“酱鸭舌、马兰头、蟹粉、虾仁、鸭子汤、糖醋鱼、烟熏黄鱼……最好的还是东坡肉!”“国内很多城市的本地菜越来 越不行了,杭州菜也要多回头看看,寻访一些真正的民间美食。最重要的就是那一份人情味……”

在一次做客香港凤凰卫视的电视谈话性节目《鲁豫有约》时,蔡澜和鲁豫一起体验香港美食。结果,他早上8点就把主持人带到自己常去的菜市场逛了一圈,买回了许多猪头肉,鲁豫惊呼大早上吃猪头肉还是头一次。大概只有真正的美食家,才愿意去一个烟气十足的市井街头,因为,那里满是人情味。蔡澜是这样,苏轼也是这样,离生活如此之近,早已看透波诡云谲的官场与世事无常的人生。

一切是命运使然,也是性格使然。用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林语堂的话说,苏轼是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在做密州知州时,他曾经建过一个超然台,并作《超然台记》:“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哺糟啜醴,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饱。推此类也,吾安往而不乐?”大意是任何东西都值得欣赏,因此也就令人高兴。酒糟甘醴,可以醉人;果蔬草木,可以饱肚。由此看来,人生没有理由不快乐。

一件凡品,在“超然”之人眼中,必定能化腐朽为神奇。比如西湖,在凡人眼里,这就是一大池湖水。而在苏轼眼里,西湖是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一块普通的五花肉,如果不经过细心的调养,而只是粗粗的制作出来,食物到后面也变了味道。东坡肉的烹调技术体现了苏轼的处事之道,在于慢火出细活,不能用快火,快则咀嚼不烂,使人无法体味到其中的那种蕴含的酥软与香味。这种气派正是苏轼将他的大气魄溶入到菜品之中,把烹调技术和人生之道结合在一起。东坡肉的色泽永远是那么晶莹透亮,那口感、那味道,无不让人痴醉,如西湖水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这一日,天刚蒙蒙亮,北京天桥东的刑场上,一个人镇定地向监刑官拱手道别,然后用冷静而略带嘲弄的语气向送行的人群喊道:“诸位免送”,便昂首对着未白的东方,仰天大笑起来……随着一声低沉的枪声,笑声戛然而止,这一刻永久地定格在了1926年4月26日的清晨。一个年仅40岁的生命陨落在20世纪的中华大地上。

被友出卖,求情无果,刑场枪决,视死如归,这戏剧化的情节,以最快的速度上演着—仅仅在两天前,看上去似乎还有转机,尽管渺茫,却还有着一线生机。

4月24日,情势急转而下。被军阀张作霖以造币厂厂长这一职务和两万块大洋收买的邵飘萍旧交、《大陆报》社长张翰举,在个人利益的驱使下,轻而易举地就将正在北京东交民巷六国饭店避难的邵飘萍骗出。张翰举谎称军阀张作霖惧怕国际上的干涉,不敢杀邵飘萍。见利忘义,卖友求荣的他,还说自己已经和张学良将军疏通好,《京报》可以照常刊出。就是在这样卑劣的谎言下,邵飘萍回到了心系的报馆,短短一个小时后就被逮捕!他牵挂的《京报》也同时被封。

和“刑人于市,与众弃之”不同的是,4月25日,“京报馆被封”的消息传出之后,各界有识之士奔走相告,马上组织营救。然而大局似乎已定。“逮捕飘萍一事,老帅(张作霖)与子玉(即吴佩孚)及各将领早已有此种决定,并一经捕到,即时就地枪决。此时飘萍是否尚在人世,且不可知。”和邵飘萍私交不浅的张学良,在接见新闻界前来营救的13名代表时,也毫不避讳,“惟此次,碍难挽回”“飘萍虽死,已可扬名”“此事实无挽回余地”。如此看来,军阀必杀之心坚决,挽回也好似无计可施。

“勾结赤俄,宣传赤化”,被扣上这 “罪大恶极”罪名的邵飘萍在严刑讯问之下,此刻早已胫骨为断。枪决之后,遭受到重重威胁的京剧演员马连良等友人,也无奈将其尸骨草草地安葬在广安门外的天宁寺旁,甚为凄凉。邵飘萍年幼的子女也迫于压力,未能到场。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独立掀风云

让邵飘萍不顾生命安危,还一心牵挂的《京报》,曾经叱咤风云,文人志士争相阅读。

来到位于北京西城的魏染胡同,北起南柳巷,南到骡马市大街,据说明朝时大宦官魏忠贤曾在此居住,原名“魏阉胡同”,清末才改为现在这个名字。魏染胡同30号,就是京报馆的旧址了,这座灰色两层小楼的门口两侧,矗立着欧式的石柱。小楼正门上方还留有当年邵飘萍亲笔题写的“京报馆”三个大字。字的上方,也就是二层楼的正中,一座不大的西式阳台,独特而醒目,建筑可谓是中西合璧。以报馆为家,这话一点儿不假。邵飘萍的故居就在这小楼的二层。南边居住,北边办公,倒也方便。只是如今,这闹中取静的小楼已然残破,只能从斑驳的石柱和古旧的窗棂上,遥想当年的辉煌。“我们父子三代都生在这个小院里”,清明时节,如今已入古稀之年的长子长孙还会回到这里,晾晒老房。

一个报人,一座报馆。也正是在这里,邵飘萍立下了“必使政府听命于正当民意之前”的誓言。

“不依附于任何权贵,将真实传达给民众,独立发声,反映民众呼声”,如此理想的独立办报理念,邵飘萍竟然真的做到了,是信念支撑着他。1918年10月,一份独立的报纸——《京报》在32岁的邵飘 萍手中创办起来,他也由此踏上了独立出资办报的艰辛道路。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不,是“辣手”!在《京报》创立当天,邵飘萍在编辑部热血挥毫,大书“铁肩辣手”四个大字,勉励同仁。他将出自明代谏官杨椒山的这诗句改写,足可见他不畏强权的壮志和坚决。然而,一字之改的词句,似乎自明代而来,预示着和后来被奸臣严嵩所杀害的杨椒山如出一辙,为邵飘萍最终的悲惨结局埋下了伏笔。

不同于当时京城的多家报纸,《京报》无党无派,更无政治后台,它不受军阀操纵,也不受国外通讯社的左右,坚持主张言论自由,很快就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声名鹊起。《京报》尤为尊重客观事实,以“探求事实不欺阅者”为第一信条,以事实为依据,用事实说话,力求还原事实真相。

“良家子女,累累伺振青之声音颜色以行”,这“振青”正是邵飘萍的名, “飘萍”是他的字。从章士钊对他的这句讽刺和攻击,可见《京报》言论的影响之大。出版不过数月,《京报》这份“每顺世界进步之潮流,为和平中正之指导”的报纸,就获得内外各界的赞许。短短半年多,《京报》就异军突起,在山东、河南、浙江、东三省等全国各地设立了代派处,已然成为一张全国性的大报。

新闻涌桃李

同样是1918年,同样是金秋10月,邵飘萍还做了另外一件“大事”。他促成了北大新闻研究会的成立。看看一年后的那份结业名单,大概就能对它多出几分了解。高君宇、陈公博、杨晦、谭植棠、区声白……这可都是日后响当当的人物,有的人终身都从事着热爱的新闻事业,成为中坚力量。里面还有不少

河北梆子《大刀王怀女》剧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