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光机

Beijing (Chinese) - - APPRECIATION • BOOKS 乐享北京 ৤ឳ - 文/刘禹

书的妙处在于记录,它像一个切口,一扇转换门,能够轻松带领人们闪回到某个时代,某个历史的关头,让读者有如亲临现场一般。

菲德尔·卡斯特罗被誉为“古巴国父”。玛尔塔·罗哈斯撰写长篇纪实报道,记录一代古巴领袖的传奇时刻,翻开书页,就能走进审讯室。

第一次世界大战华工的背影渐行渐远,但他们在历史上写就的浓重一笔应为世人永远铭记。徐国琦翻阅世界各地档案,向后人证实一战华工赴欧之旅是一次文明交流之旅,一战华工实乃“为文明出征”。

拍照越来越方便,每个人都掌握相机,人人都是艺术家。陈锦三十年如一日,将相机镜头对准家乡成都及川西平原城镇,拍摄照片10万张,留下了属于成都的《清明上河图》。

百年烟云,转瞬即逝。这些书让人们相信,只要有书在,就能回到从前。

《蒙卡达审判》重回宣判现场

古巴传奇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是古 中关系的缔造者、守护者和推动者,为中古关系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蒙卡达审判》是了解卡斯特罗的必读之书。

这本书的作者玛尔塔·罗哈斯是一位来自古巴的作家和记者,多年的写作经验,让她能仅靠一支笔就把读者带回到1953年7月26日。那一天,卡斯特罗率领起义队伍突袭蒙卡达军营,作者旁听了1953年10月16日在蒙卡达兵营附近的一家医院里对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审讯。当时年仅26岁的革命领导人卡斯特罗在巴蒂斯塔政权的法庭上以律师身份担任了自己的辩护律师,发表了长篇自我辩护词,即《历史将宣判我无罪》的历史性演说。在审判过程中,被告成为原告,控诉了当时的独裁政权和病态的社会。

玛尔塔·罗哈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见证人,她为这次审判做了详细记录,并据此经历撰写了长篇纪实报道,为审判现场之外的读者展现了攻打兵营之前、期间以及之后的古巴社会政治生态。同时,她以新闻记者勤奋钻研的探究精神,帮助读者理解一位领袖走过的革命生涯,去理解古 巴革命的必要性,使得这本书成为了解古巴革命历史和研究卡斯特罗最重要的读物之一。

这本书的译者徐世澄也值得一提,他是中国拉美研究领域的权威专家,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西班牙语系、古巴哈瓦那大学、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历史系,毕业后一直从事于此相关的工作,由他翻译此书,让此书的翻译质量得到保障。

《为文明出征》铭记不朽传奇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当时的中国政府若直接派兵参战并不现实,于是就有了后来派出华工支援协约国之举。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徐国琦教授的新著—《为文明出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西线战场华工的故事》讲述的就是这段百年前的历史。

根据徐国琦的研究,到“一战”结束之际,先后有14万华工远渡重洋来到法国。虽然这些大多目不识丁的中国农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赴法的主要动机是谋生,但《为文明出征》告诉读者,华工用自己的血与汗甚至宝贵的生命,参与保卫西方文明,并通过同西方文明的直接接触,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中国观,从而进一步为中华民族逐步走向国际社会、为中国寻求新的国家认同作出了极 其重要的贡献。他们是一群普通人,但他们创造了人类文明史上不朽的传奇。

为了完成这本书,徐国琦20多年来遍访世界各地档案,借助大量珍贵史料,以国际化的研究视野、从人类文明交流与进步的角度,为读者完整地还原了一战期间14万多华工背井离乡奔赴西线战场,为守护文明而奋不顾身的真实故事,剖析了华工参战对中华民族寻求新的国家认同和国际化的重要作用。《为文明出征》无疑将帮助中外读者对这一中西文明交流史上的重要事件有更加全面和深入的了解,也是对华工赴法100周年最好的纪念。

《市井中国》拍摄乡愁之书

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的成都摄影师陈锦的新作——摄影集《市井中国》终于与读者见面。这部摄影集就像一本老成都的备忘录,作者用10万文字以及几百幅现场感的黑白照片,风趣、朴实的讲述方式,以回忆为线索,让一段逝去的时光跃然纸上。

街巷人生百态不仅昭示出一种文化,而且述说了一段单纯、质朴、真诚的时光。随着城镇的发展改变着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高楼大厦取代了砖木穿斗结构的旧式瓦屋。街坊中的生活随着街坊的消失而成为记忆。用影像留住行将消失的记忆,成为每个中国人心中最柔软、难以割舍的心灵慰藉,也留下了属于这个伟大时代的、中华民族集体的乡愁。热情的街坊、家中的琐事、热闹的集市、攒动的茶铺,旧书店、字画摊、蜂窝煤、各家门前的腊肉腊肠,这些原汁原味的市井生活,不仅是作者笔下的往日时光,还是成都人童年的集体记忆。看 久了还会觉得,这些市井生活不仅仅是成都过往的一个缩影,其实还代表了中国人曾经的一个生活状态。

在陈锦的镜头中,茶馆出现的次数颇多。早在1992年,陈锦就出版了摄影集《四川茶铺》,这部摄影集被誉为“中国摄影新时期里程碑式的著作之一”,更有《茶铺》《川人茶事》等相关摄影集先后出版。在陈锦的镜头下,茶馆不仅是成都人的休闲场所,还是一个了解成都人生活状态的窗口。他拍下的不只是当地人怎么喝茶,而是人们如何生活。

“茶馆有着浓厚的地域文化色彩,正在改变消失,每个摄影师都会觉得有义务有责任去把它留下。但过多的构图和光影用在拍摄对象上时,往往会干扰和背离客观存在,造成某种假象。”老实面对对象,恰当真实记录,把那样一段成都人的生活和文化现象留下来,这是陈锦在拍摄茶馆时最明确的目的。这也许就是陈锦拍摄的摄影作品如此吸引人的原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