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家的美 自家的香

Beijing (Chinese) - - CLOSE-UP - 文/张天宇 摄影/李晓尹

早起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无论是锦衣玉食的大富之家,还是粗茶淡饭的平民小户,过日子的头等大事便是“吃”。中华人民共和国从计划经济时代走入市场经济时代,历经几十年的沧桑变迁,城市建设一日千里,百姓生活质量有了质的飞跃。物质丰富了,钱包变鼓了,私家车变得寻常了,大酒店小饭馆林立,街巷胡同里的副食店被大型连锁超市取代了……生活在皇城根儿下的北京人尽享改革开放成果的同时,也固守着他们的传统口味儿。套用老北京人的话说,“就好这一口儿”!

位于北京丰台的北京二商展览馆,装修得极具年代感。一张张老照片,一件件老物件,无不展示着北京二商食品产业所拥有的悠远历史和众多老字号辉煌的历史积淀。展览馆中还原的老北京副食店,让人们的思绪一下子“穿越”到过去的时光:白漆底儿已经斑驳的木制匾额、具有时代特色的商品宣传油画、散装的酱油米醋、1988年的居民购货证,还有柜台上的算盘和约分量的台秤……满目的怀旧,瞬间打开“70后”张先生回忆的闸门,他饶有兴致地讲起了难忘的童年时光:“小时候,胡同口儿的副食店是小孩儿们活动的‘据点’,跳皮筋儿、踢锅儿、拍烟盒都在副食店门口的大空场儿。等到家长下班回家,就央求着去副食店买根冰棍或者几袋萝卜丝打牙祭,这是那时最好的零食。”如今,时隔多年在展览馆中看到前门月盛斋老店的照片时,张先生不禁触景生情,“耳边仿佛又回荡起‘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你爹、你妈,给你买了烧羊肉’的童谣。我是从小唱着它长大的,年幼时梦见月盛斋的烧羊肉,做梦都会流口水。”

六必居的酱菜、王致和的腐乳、月 盛斋的酱烧牛羊肉、京华茶业的茶叶、白玉的豆腐、金狮酱油、龙门食醋……这些百姓餐桌上常见的副食品、调料都来自北京二商集团。提起“二商”,人们就会想起那熟悉的味道,耳畔响起熟悉的歌谣。作为中国美食文化的传承者、社会责任的担当者、健康食品的提供者,目前,“二商”拥有各类产品和服务品牌81个,其中包括17个中华老字号,3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项目,源源不断地满足着首都人民的需求,是京城百姓的“菜篮子”“肉案子”和“米袋子”。同时, “二商”正在实施“走出去,引进来”品牌拓展战略,不断从区域性企业向全国知名企业转型并向国际化经营发展,打造“北京二商服务新品牌”,将国内外最具地域特色的产品汇聚于“二商”平台,服务百姓餐桌。

传“酱心” 恋恋乡情

上午9点半,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前门大栅栏的六必居老店便迎来了客流高峰。刚迈进老店,一股浓郁的酱香味扑鼻而来。货架上琳琅满目的酱菜和墙根下整齐排列的酱缸相映成趣。柜台一角三个黄色的散装铺淋酱油桶格外醒目,产量稀少的铺淋酱油经常供不应求。液晶大屏幕滚动播放着六必居的宣传片。来自天南海北的客人扎堆在柜台前,听着服务员耐心的介绍,手指着各式酱菜与同行伙伴评头论足。客人的议论声混合着服务员卖力的吆喝声,把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上午渲染得热闹而生动。

在民间流传着“炒菜丰泽园,酱菜六必居,烤鸭全聚德,吃药同仁堂”的说法,反映了老百姓对于六必居的认可。清代人撰写的《燕京杂记》专门提到了六必居,“市上专门名家者,指不胜数:如外

城日俭居之熟肉、六必居之豉油、都一处之酒、同仁堂之药、李自实之笔;内城长安斋之靴、启盛之金顶,皆致巨富。”这段话阐明了六必居受欢迎的程度。

清代光绪年间,六必居的酱菜已经享誉京城。稀黄酱、铺淋酱油、甜酱萝卜、甜酱黄瓜、甜酱甘露、甜酱黑菜、甜酱包瓜、甜酱姜芽、甜酱八宝菜、甜酱什香菜、甜酱瓜和白糖蒜等“十二金钗”成为六必居的传统名菜。

门市部经理张凤琴对于店内人头攒动的场面早就习以为常,她站在柜台前热情地引导着客人,介绍着店内热销的酱菜品种。“去年9月重新装修后的老店销售的产品有五六百种之多,光是酱菜就有300种。每天上午这个时候都会迎来客流高峰。”张凤琴做过一个统计,附近居民要占到消费人群的45%,其他还有来自北京各个区的百姓以及全国的旅客。店铺装修后,不仅改善了店面形象,开展了多种促销活动,还丰富了很多产品,如增加了散装的铺淋酱油和高档产品黑蒜,销售额增加了58%。“今年新上的铺淋酱油是咱们的老工艺,用酱铺在床子上滴下来的纯酱 油,纯天然不加防腐剂,今年得以恢复,老百姓可以直接用瓶子打酱油。”

在柜台和货架上,六必居自制的酱菜多达60种,传统的甜酱包瓜、银苗,甜酱八宝菜、麻仁金丝、北京辣菜、桂花糖蒜等是老北京人的最爱。一对从平谷远道而来的老夫妇拎着几大包刚买好的酱菜在店中慢慢踱步,他们还想买一些六必居特制的熟食。在老人们看来,别看酱菜小,却是老百姓餐桌上不能没有的小菜,特能调剂人的口味。“大鱼大肉吃腻了,炒点儿酱瓜就着粥吃,特别有味道。这才是北京人的饮食习惯。”

毫不起眼儿的酱菜,既能解馋又可调剂口味,既是北京人日常的调味小菜,又是一种家的味道,让人念念不忘。2008年,六必居公司接到一位来自台湾的秦老先生的长途电话,秦老先生说他离开大陆近60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家乡越来越思念,尤其是念念不忘六必居的酱菜那独特的滋味。接到老先生的电话后,六必居的员工都非常感动,小小的酱菜竟牵系着海峡对岸的丝丝乡愁。从2008年直到2013年,通过酱菜的传递,老先生的思乡之情得以慰藉。

六必居陪伴着一代代北京人成长,存在的意义早已超出食品的范畴。如今,为了更加符合市场需求,六必居增加了小瓷坛子、编制小篓等怀旧样式的包装。产品新增了易保存易携带的蒜蓉辣酱“自立袋”。业务上增加了打包快递的服务。张凤琴感慨道:“这得益于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虽然酱菜的成本很高,但是老祖宗留下的金字招牌和传统工艺我们还要发扬光大,这是我们传承的工匠精神。”

靠着一缸缸微利销售的酱腌菜,厚德务实的“六必居”成为全国酱腌菜行业中的领军企业。这些色香味俱全,安全又美 味的小酱菜,正在成为“在世界代表中国,在中国代表北京,在行业代表安全,在酱菜领域代表美味”的舌尖传奇。

而这舌尖传奇的背后,是一代代老工匠精益求精的制作和辛苦的坚守。北京南苑槐房六必居厂房,是传统工艺酱菜的生产基地。大院里的一千口酱缸,在夏日阳光的炙烤下,散发着浓郁的酱香。经过将近半年的酿制,酱缸里的甜面酱被晒得红亮。与现代工艺制作的酱菜相比,传统酱菜所用的甜面酱、黄豆酱必须经过半年的发酵,才能保证传统酱菜的醇厚酱香。尽管六必居酱菜早已实现了现代化生产,但散装的酱菜都是出自这个纯手工制造车间。60岁的杨银喜和他的徒弟一起在这里传承着六必居原汁原味的技艺。

“受传统工艺产量的限制,这里手工酱制的酱菜只够供给公司的自营门店。酱菜品种有二十多个,每天供应老店两千公斤的酱菜。”杨银喜边指导着徒弟给酱缸打耙边介绍着,“天越热越要打酱,把底下的兜上来,把上面的翻下去,来回来去地倒,让酱晒制得均匀。酱制是一斤菜一斤酱的比例。坚持传统的工艺,保证了独特的口味。如此费事费力又高成本的事,只有六必居能做到,这是几百年传承下来的工艺。”

从1980年子承父业来到六必居,杨银喜酱了37年的菜,对各道工序了如指掌。与酱菜打了半辈子交道,杨银喜坦言无怨无悔。2008年6月,文化部公布了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六必居酱菜制作技艺”位列其中,杨银喜是这个项目的传承人。作为“非遗传人”,他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传承手艺的心情愈发迫切。“工匠要有一颗匠心,做酱菜也需要一颗‘酱心’,这是我们坚持的工匠精神。我希望年轻人能早日将‘非遗’传承拿起来。”

寻史迹 底蕴深厚

在六必居前门老店的后身儿,一座六必居博物馆正在兴建,分为地下一层和地上两层。在地下一层的西北角,有一口直径达1.5米的老井,典型的山西双辘轳水井,全部由青砖搭砌,每块砖净重8公斤。在民间,一直有着六必居有口“老井”的说法。老井的发现不仅为博物馆的建立增加了浓厚的重彩,也为进一步研究六必居开业年代提供了重要依据。

六必居的开业年代久远,要上溯至明朝。在二商展览馆中,陈列着一张拍摄于中华民国25年(1936年)的老照片。合影中的24人都是六必居的员工,穿长衫的是伙计,穿马褂短衫的分别是大掌柜张夺标,二掌柜和三掌柜以及账房先生。照片上的一行字迹“本号五百年纪念”,让所有六必居人感到振奋,因为这无疑将六必居的开业历史推前到明朝正统年间。

“近些年,我们通过北京档案馆找到了官方依据。1936年,国民政府警察局对商户有一个登记,对六必居写得很清楚:‘经理张夺标,经营油、酒、酱、醋、米面、杂粮。 居住年代500年。’店庆老照片和商户登记都证明了开业的年代。”陈杰激动地说。

笑称自己为“酱菜科班出身”的陈杰,已经在这个行业坚守了42年,2012年进入六必居博物馆项目组。从2003年至今的14年时间里,他一直致力于挖掘六必居的历史文化。

说起挖掘老历史的意义,陈杰直言,六必居的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一个做小菜的买卖能延续将近六百年,一定有 它的道理和秘诀,经营理念和文化肯定有其独到之处。

说起六必居的三个店规,就是放在今天也是先进的。第一条“内不长支外不欠”:为了六必居字号的长久发展,无论是掌柜还是伙计,任何人都没有超支或长支店内资金的特权,对外经营也不欠债,有效地控制了资金和经营风险;第二条“不用三爷”:六必居很早就实行“股份制”管理,东家出钱,聘经理经营,为

中国较早的商业经营的成功典范。不用“三”爷,即不用舅爷、不用姑爷、不用少爷。不任人唯亲,使管理更加规范;第三条“喝栏柜酒”:由于店铺经营的性质,长期以来,六必居的铺长和伙计基本上全都住在店里,几乎每天晚上,他们都会有个小聚会。东家炒几个菜,把酒热上,掌柜的请上市的(即采购人员)、跑外的、管账的等人一起喝栏柜酒。在酒桌上,掌柜的不喝酒,只问这些人当天经营的情况。如果答不上来,就是失职。这种小型聚会类似于现代企业的团建,既可摸清企业的经营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又便于把企业的骨干力量凝聚在一起。正是将这些老规矩、老理儿代代相传,六必居凭借深厚的底蕴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新形势下,永立潮头,基业长青,不断壮大。

陈杰介绍,建成后的六必居博物馆,将成为国内第一座酱腌菜博物馆,老字号进军文化创意产业的号角已经吹响。六必居前门老店铺届时将打造成前门地区集文物博览、现场观摩、体验消费、休闲购物为一体的特色店铺,为传承北京商业文化、饮食文化,特别是历史悠久的酱腌菜文化做出新的贡献。

引潮流 历久弥新

中国美食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北京二商集团是中国美食文化的优秀传承者。“六必居”,始建于1436年,据今已有近600年的历史,是中国最悠久最负盛名的老字号之一;以豆制品发酵技艺闻名世界的“王致和”,品牌始创于清康熙八年(1669年),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以牛羊肉制作为主业的“月盛斋”,始建于1775年,比美国成立还早一年。

这些响当当的中华老字号是“二商”的发展基因,创新的动力,更是企业基业长青的源泉。老品牌、老字号,在新市场环境中生存和发展,需要更大的魄力与勇气。变与不变,始终是他们需要突破的思想界限与技术壁垒。“二商”旗下的众多品牌,近些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与他们摸着石头过河、大胆发展创新密不可分。凭借“不变”的传统,他们赢得百姓的认可;凭借“嬗变”的思维,他们获得了市场的口碑。新与旧的碰撞、融合,使得老品牌、老字号成为新时代下国企改革的领头羊,引领着市场的潮流,让老味道历久弥新。

吃饭时,配上一块腐乳,细软鲜香的 味道令人回味无穷。在四九城儿,市场上95%以上的腐乳都来自北京二商集团王致和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目前,“王致和”已经拥有百余种产品,覆盖国内30多个省市,远销22个国家。王致和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家槐道出了这个老字号企业老而不衰、历久弥新的原因所在—传承与创新。“老,不一定等于好,老字号不能倚老卖老,要学会用现代技术改造传统行业。”

经过300多年的传承发展,“王致和”始终保持着老字号的传统风味,但生产技艺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20世纪90年代初期,为革新腐乳生产工艺,“王致和”大胆提出运用“直装工艺”,在1992年研制出腐乳直装生产线,并借此获得了公司第一项发明专利,这一工艺在国内腐乳行业中属于首创;为了进一步实现腐乳工业化生产, “王致和”首次将现代发酵工程技术引入传统腐乳生产,减轻了菌种制作的劳动强度,提高了菌种的纯度,使“王致和”腐乳始终保持“细、软、鲜、香”的独特风味,成为企业获得的第二项发明专利;2008年,腐乳白坯生产实现了自动化,这是“王致和”的第三项发明专利;2013年初,“王致和”完成的“腐乳产品的生产方法”经审核后取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专利证书,这是“王致和”获得的第四项发明专利,在腐乳生产领域树立了标准,进一步提升了腐乳生产工艺技术。

为了迎合现代消费者追求健康、营养、安全产品的需求,“王致和”及时洞悉市场动态,经多次研究实验推出了淡口系列腐乳、木糖醇腐乳、白菜辣腐乳、蔬菜蘸酱系列以及清淡型火锅调料等新型产品。如今,“王致和”闻名海内外,成为与百姓生活密不可分的品牌,它以腐乳为拳头产品,已形成料酒、调料、花色酱、

香油麻酱、豆沙豆馅等多品类、不同规格产品近百种。凭着创新的产品理念和近乎苛刻的品质标准,“王致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2016年销售额已突破10亿元。

“王致和”是北京二商集团麾下众多老字号的一个缩影。六必居、天源、桂馨斋、月盛斋、宫颐府等中华老字号都在不断改革与创新中发展壮大。

清代《京师坊巷志》中,有“户部门羊肉肆,五香酱羊肉名天下”的记载,指的就是月盛斋,可见其名气之大。纵观月盛斋的传承历史不难看出,不断地改革创新是其发展的根本所在,七代传承的月盛斋,目前已经有150余种清真产品,研发了 烤鸭、各类香肠、牛肉三文治、肉干等新品。中式酱卤产品中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只靠生产过程中微生物的控制和杀菌,在最后的包装过程中,采用四层复合蒸煮袋,无菌无氧,能存放一年。

作为一家以生产传统满汉糕点闻名的企业,宫颐府在继承宫廷糕点文化方面,一直不断努力着。2016年底2017年初,宫颐府研制了100多个花色品种的糕点,目前上市试销的有50多种。宫颐府还进一步挖掘宫廷糕点文化,陆续推出了桂圆方脯、山药蜜饼、鹿筋酒饼、益寿饼等有宫廷特色的糕点。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 “京八件”的推出更是让更多人了解了北京的糕点文化。宫颐府的管理者说:“只 有跟着时代的脚步改革创新,进一步提升产品品质,参与市场竞争,才能让企业变得更好。”

茶为媒 茉莉飘香

“麻烦您包一斤小叶茉莉。” “好嘞,您稍等。”李莉打开茶叶桶的瞬间,茉莉花香顷刻溢出,柜台外的老主顾努力嗅着空气中弥漫的茶香,颇为陶醉。李莉熟练地将茶叶倒入铁盘里称重,一斤的量刚刚好。随后,她把茶叶倒进柜台上两张相叠的包装纸正中,起包、折纸、包装一气呵成。不过眨眼间,方方正正的茶包便已成型, “京华”的字样在中间,有棱有角,摸起

来结实不易散。最后,她在老主顾欣赏的目光下用纸绳麻利地将茶包捆好。

1984年,位于西城区马连道茶城的京华茶业旗舰店开业,李莉是当时店内的一名普通员工。从那时起,她就开始做茶叶销售的服务工作,打包茶叶的动作每天会重复几十上百次,这一包便是33年。如 今,李莉已经成长为这家老品牌旗舰店的店长、北京市级劳模。

33年前的马连道,只有“京华”一家茶叶店,周边都是库房,四里八乡的百姓都来这里买茶。在京华茶业的影响下,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里陆续形成茶城。作为马连道茶叶街的立市之源,京华茶业的竞争对手多了起来。但在李莉看来,竞争对于这家老品牌的冲击并不大。

“我们是国企,茶叶质量有保证,老顾客认可我们的品牌。”李莉介绍,现在年轻人也来店里买茶叶,花茶、绿茶、红茶销售得都很好。除了安装了电话,电扇变成了空调,店面三十多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称重、包茶的手艺一直传承至今。因为老顾客众多,近些年,小店铺始终保持着每年将近1000万元的销售额。

“脚下一双趿拉板儿,茉莉花茶来一碗儿。灯下残局还有缓儿,动动脑筋不偷懒儿。”这是老北京人喝花茶的场景,更是一幅老北京风韵无穷的市井生活画卷。京华茶业最有名的当属茉莉花茶,特色是袋 茶,也叫号茶。早年间,各家单位夏天发福利,防暑降温的袋装茉莉花茶是首选。

北京人爱喝茉莉花茶,尤其钟情于老北京小叶茉莉花茶,迷恋其鲜灵的香气,醇厚的滋味。但由于历史原因,小叶茉莉花茶曾出现断代。为了京城百姓能重新喝上这一口儿,京华茶业组织专家详细了解其外形、内质特点,寻找原料和探究制作工艺,同时派专业技术人员奔赴江苏考察窨制技术,深入浙江、江苏、安徽茶区进行考察,终于使其得以重现市场。如今,小叶茉莉花茶已是京华茶业的明星产品。

京华茶业在茶叶一条街屹立不倒,成为马连道的一面旗帜,靠的是过硬的质量和严格的把关。在京华茶业公司大楼三层,京华茶业有限公司技术质量部楼部长正在和工作人员一同进行茶叶感官审评,他们靠眼、嘴、鼻等感官对茶叶进行八个方面的综合评定。分辨茶的叶和梗,察汤色,闻香气,尝味道,经过一番品评后,将茶叶分级定价。

聊起小叶茉莉花茶,楼部长颇有兴

致,他解释:现在很多茉莉花茶的制作,用的是白兰花打底。而正宗的老北京小叶茉莉花茶讲究“珠兰打底,徽坯苏窨”, “制作成本很高”。老百姓都好喝这一口儿,我们经过六七年的反复试验,终于复原成功。

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京城百姓的饮食结构悄然发生着变化,同时,人口结构也在改变,北京人喝茶的品种和习惯也随之有了变化。绿茶、乌龙茶、普洱茶、白茶走进了人们的生活。以前用“把儿缸子”晾茶,大口喝茶的粗犷方式,也逐渐被各式各样精美小巧的茶具沏茶,小口儿品茶所代替。楼部长介绍,北京人过去90%消费的是茉莉花茶,现在绿茶消费将近30%,乌龙茶和普洱茶也占有一定份额。

如今,老顾客依旧保持着到实体店消费的习惯,但年轻消费者则更习惯网购。为了让年轻人群更加方便地买到好茶叶, 2014年,京华茶业陆续在天猫、京东等主要的网商平台铺货。网售茶叶主要销往东北、华北地区,受到年轻人的青睐。

茶叶,对于中国人,品的是香味,聊的是文化,传承的是千年的文明。根据首都“四个中心”的定位,京华茶业也进行着相应的转型升级,主打茶文化的北京茶叶博物馆应运而建,宣传和普及了中国传统的茶文化,在马连道竖起了一面文化的大旗。

“茶叶是茶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做产品也是在传播文化,茶叶博物馆就是我们转型升级的代表;同时,我们还以茶为媒,促进文化交流。5月10日举办的春茶国际品鉴会,邀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外交使节来到马连道品鉴茶叶。会后,印度尼西亚驻华大使夫人又亲自来马连道购买茶叶和茶具,促进了国际间的文化交流。此外,深化产销对接,服务京城百 姓,产区的优质茶通过茶叶博物馆这个平台,打开了在北京市场的销售窗口。京华茶业像媒介一样,努力带动整个茶产业的发展。今年,我们推出的红盖国画系列包装,作为中国茶礼进入了‘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会场。马连道是西城区的一张名片,正在进行转型升级,作为国企,我们有义务也有责任去引领和推动。”京华茶业公司总经理任长青说。

守安全 舌尖美味

21世纪的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百姓对食品的要求已经从“饱腹”升级到“美味”,进而要求其营养、安全,这是生活质量的重要体现。60多年来,历代“二商”人只做一件事,就是始终以“提升民生品质,引领健康生活”为企业使命。北京二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孙杰认为,企业首先要知道老百姓健康生活的需求,并且建立食品源头溯源机制,保障食品的健康和安全。

当今社会,食品安全已经被消费者提升至与食品品质同等重要的地位。在消费过程中,他们不仅想亲眼见证操作过程,还有着强烈的追踪食品原料生产流程的意愿。孙杰对消费者的这般心态感同身受,她认为,食品企业要努力做到“源头可追溯,流向可追踪,过程可监控,产品可召回”,从源头上——种植基地和养殖基地这方面着力。同时,对于经销商要诚信管理,另外,在整个流程中,在每个企业或者每个环节上,都要有严格的食品安全保障标准和管理体系。“我们老说食品是一个良心工程,其实更多的还是体现在诚信经营、制度建设、规范管理、严格监督方面,这样才能够保证让老百姓吃上安全、放心、健康的食品。”

百姓餐桌上的猪肉,从生猪进厂到出 厂,要过上十几道检验关;鸡蛋新鲜度如何,是否有裂纹,药残、农残是否达标,各种先进仪器一项项检验……在食品生产的各个环节,“二商”严把质量关,让百姓吃得更放心。

为了保证食品源头的安全,北京二商集团在昌平、大兴、通州、怀柔以及河北、江苏、陕西等地建成了“二商”老字号和知名品牌的食品工业基地,用先进的技术和工艺方法改造传统的生产方式。

从田间到餐桌,“二商”在食品生产经营全过程建立起产品质量追溯体系。目前,“二商”已投资兴建27个生猪、蛋鸡、淡水鱼养殖与蔬菜种植基地,10个金枪鱼、鱿鱼等远洋鱼类捕捞基地,36个中央和北京市两级政府生猪、牛羊活体储备基地。同时,与300多个种植、养殖基地、近千家原料与食品供应商建立了长期供应合作关系。

孙杰介绍,“二商”有养殖企业,从种猪下崽开始,它就有耳标了,建立一个可追溯的生长记录。它是哪儿的品种,都给它打过什么预防针,吃过什么药,它的整个生产过程都有记录。到了屠宰企业,在屠宰的过程当中也有一个耳标的接续,每一头猪屠宰分割后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追溯到是从哪儿来的。

正是在如此的诚信经营下,2017年, “二商”第二次跻身中国企业500强。“二商”是中国美食文化的传承者,是社会责任的担当者,是健康食品的提供者,更是国际化的现代食品产业集团。近年来, “二商”抢抓中国实施三大战略机遇,坚持以品牌为旗帜和纽带,通过“产业、金融、互联网”融合,加快从区域性企业向全国知名企业转型并向国际化经营发展,从北京二商走向中国二商、世界二商的步伐在不断加快,大步走向世界舞台。

六必居印章

包装精美的王致和腐乳

北京二商集团出资兴建的北京茶叶博物馆是中国北方最大的茶叶博物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