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勇士 时刻准备着

Beijing (Chinese) - - AROUND BEIJING - 文/高媛 摄影/李晓尹

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城市上空弥漫着饭菜的香味。丰台区花乡六圈村的一处居民楼内,冒出一股浓烈的白烟,现场停着两辆消防车,警灯闪烁不停,几名全副武装的消防队员有序地从车上跳下,飞奔进院子。院内的住户和群众为他们散开了一条通道。

一看到消防员来了,房主的焦虑瞬间全部消散。“我出门倒垃圾,忘带钥匙,进不了门了。”厨房里满是烟,房主给119 打电话,想知道该怎么办。“我刚和接电话的人说家里有小孩儿,就听到从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还好没起火。消防员黄伟说,入夏后,天气炎热,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虽然可能是白跑一趟,但他们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直至确认危险消除。

任务结束,返回消防站的用时要比来的时候长。消防车不紧不慢地开着,显得更加庄严了。

全市首家小型消防站

北京市西南四环外一座不大但崭新的灰色二层小楼,就是黄伟和他的24名同事所在的消防站。消防站门口挂着“丰台花乡小型消防站”的牌子,车库大门上面,悬挂着消防徽和中英文的“消防”牌匾。这是北京市首个标准化小型消防站,今年5月1日刚刚揭牌成立。

黄伟是花乡小型消防站的指导员,也是位实战经验丰富的消防老兵。据他介

绍,小型消防站是介于消防中队和微型消防站之间的一种灭火力量。与消防中队比,小型消防站并不参与武警序列,人员车辆装备及伙食保障完全实现社会化,由地方政府财政支出,行政上隶属于公安消防支队,由所在公安消防大队负责消防站日常管理和业务指导。

2015年,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专门出台了《社会单位内部微型消防站建设指导意见(试行)》,积极推进全市微型消防站建设工作。目前,全市已经建成了超过7000家微型消防站,一定程度缓解了北京市消防力量不足的现状。在此基础上,北京市今年又推出《关于加强多种形式消防队伍建设发展的意见》,提出推动小型消防站标准化建设,制定了《小型消防站建 设规范》地方标准,不断完善推动多种形式消防队伍持续健康发展的工作机制。

“小型消防站填补了微型消防站和消防中队之间的灭火空白。”黄伟说,与完全由社区和单位社会人员组成的微型消防站相比,小型消防站在人员、设备方面的灭火能力更专业。在人员配备上,微型站的队员更多是由单位内部的工作人员组成,因为有其他工作,训练时间一般是“挤”出来的,配备的器材装备也是以最基本的灭火防护装备为主,只能满足初期灭火救援需要,他们担负的任务大多是日常的防火和宣传工作。“而小型站则不同,它是一个可以形成独立作战单元的消防队,配置的车辆器材也要比微型站强很多,人员的战斗素质和配合能力也是微型站无法比拟的。”可以说,小型站的灭火救援战斗素质要更高、更专业。

但是,微型站、小型站、消防中队又是一个紧密相连、协同配合、互助提高的关系,这也是小型站建立的主要目的之一,在大型城市消防队站建设基础环节中,补齐微型站和消防中队之间的环节。因此说,小型消防站的成立,在填补微型消防站和消防中队之间的空白之余,更与二者紧密协作,形成了一个有机战斗整体。

独立作战单元

花乡小型消防站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周围有4条主要道路,便于快速出警。消防站一楼是消防车库,里面停着三辆巨大的红色消防车,旁边则是通讯室和备勤室。今年,小型消防站配备了最新的“消防水鹤”,通过消防站地下400立方米的水库自动供水,只需要两三分钟就能加满一辆8吨的消防水罐车,比原来的消防栓时间缩短了一半。

二楼是供消防员休息和娱乐的地方,有浴室、更衣室、洗衣间、会议室,还有厨房和一个不大的餐厅。二楼楼梯口的左边有一列杆子,电影里面常有这样的场景,消防员接到报警后会帅气地顺着杆子从楼上滑下来。“这得经过训练才行。”黄伟笑着说道,“像这么粗的杆儿,不经过训练,握都握不住。”

在二楼楼道,墙上贴着消防员作息时间表和当周业务训练安排表。黄伟介绍,花乡小型消防站分为三个战斗班,包括了5名现役官兵和20名合同制消防队员。早上6点,队员们就得起床,起床之后第一个任务先是出操。鉴于场地所限,队员们跑操的路线也比较独特,沿着丰台总部基地外

围道路跑,外环西路、六圈西路、丰台科技大道、内环西路,一圈下来有5公里。跑操结束,回房洗漱,吃早饭。稍作休息之后,8点到11点是操练时间。根据计划表,队员们每天操练的内容都不一样。周一技能训练,周二体能训练,周三队列训练,周四班平地进攻操,周五技能训练。

下午两点半到5点,队员们还有体能训练、百米负重折返跑、俯卧撑、仰卧起坐1分钟测试,结束后再加练一会儿单双杠、抓抓杠铃。“我们每天都要锻炼,因为有个好体魄,关键时刻才能顶上去。战斗服、头盔穿戴在身上,进火场时还要背空气呼吸器,加起来四十多斤,体能差了真的扛不住。”黄伟说。

花乡小型消防站负责辖区4.68平方公里的消防安全,这里集中了丰台区最高建筑北京诺德中心、万达广场、世界公园、永旺超市等人员密集类场所,以及众多居民小区、学校、医院等单位,消防安保任务异常艰巨,还覆盖了1.2万家社会单位, 77家重点单位,人口约10万人。

此前,这片区域处于丰台区北大地消防中队和玉泉营消防中队辖区的交叉地带,附近没有消防站,“我们小型站能够分担辖区消防中队的管辖范围,缓解主管中队任务重 的压力,从而实现救早、灭小和‘五分钟到场’扑救初期火灾的目标。”

小型站成立后,丰台科技发展重点功能区丰台科技园成为他们的主要管辖区域,这里商业写字楼比较集中,“北京诺德中心高200米,一旦着火,扑救起来非常困难。”黄伟说,如何应对高层建筑火灾是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

他介绍,在面对高层建筑火灾时,小型消防站主要的任务是前期堵截,队员通过消防电梯、逃生通道到达火层后,利用墙壁消火栓,借助建筑自带的消防喷淋系统以及大楼内部的消防泵,堵截、控制火势,为消防中队赢得更多的扑救时间。

养兵千日 用兵千日

“和其他部队的官兵们相比,消防员是一支特殊的队伍。消防部队养兵千日、用兵千日,24小时执勤备战,时刻面临急难险重任务的考验,时刻面临流血牺牲的危险,唯有贴近实战,强化训练,才能有效应对考验,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花乡小型消防站站长助理徐坤介绍说。

不出警的时候,操课是消防队员日常生活的重点。小型消防站与一般的消防中 队在平时工作上的区别并不是很大,基本是按照学习、生活、战备和训练“四个秩序”展开,尤其是在训练环节,小型站更偏重于初、中期火灾扑救、火场救援、火场供水和火场警戒。

下午两点半,队员们在操场集合,开始下午的操课训练。第一个训练项目就是快速穿戴消防装备。一套消防装备包括上衣、腰带、消防靴、裤子、头盔、阻燃面罩、手套。不一会功夫,汗水便沿着队员的额头流淌下来。这还没完,另一个队员又提来两盘水带和一把水枪。原来,还要加上这两样东西,才算是完成一名消防队员的出警装备。而在火场,消防队员便是穿着这套厚重的消防衣,背着十多斤重的空气呼吸器,奔跑、爬楼、搬东西、救人……

穿戴装备仅仅是技能训练的第一步,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黄伟介绍,消防训练中最基础的项目是一人两盘水带连接,就是一个人在跑动中把两盘水带甩开,接在一起。只见一名队员站定,脚下是两盘65毫米口径的水带,听到“开始”口令后,迅速向前,手持水带,先甩开第一盘水带,接上分水器接口,一边跑动一边甩开第二盘水带,连接上水带、水枪接口,冲过终点线,做好射水姿势,喊“好”。

这个训练的目的是让消防员掌握铺带和连接接口的要领,连接消防水带是在火场中保证水源源不断供应的关键,因此每个消防队员都要熟练掌握这项技能。

由于花乡小型消防站属于混合编制,包括5名现役官兵和20名合同制消防队员,每个人的火灾扑救经验、对装备器材和辖区环境的熟悉程度以及心理素质等都不同。黄伟说:“其实每个人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灭火打仗。这方面我们靠训练、演习和实战都可以让队员快速提升战斗力。”通过日常持续地训练,目前队员原地佩戴空气呼吸器操的最好成绩是11秒63,一人两盘水带连接操的最好成绩为7秒58,百米负重折返跑的最好成绩达到15秒23,队员器材操作与业务技能水平有了显著提高。

而在实战中,基层指挥员指挥能力和临机处置能力强不强、战术运用是否得当,直接关系着每一次战斗的成败。参与了去年北京丰台区新宫二街建材市场火灾扑救的黄伟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有一点你必须清楚:与你并肩作战的这些人,他们不仅是你的同事,更是你的兄弟。作为指挥员,你有义务带着他们冲上去,也有责任把他们带回来。”

无所不在的身影

据统计,2015年,北京市共发生3721起火灾,其中住宅宿舍火灾一共1238起,占了三分之一还多,凸显出人们的消防安全意识还有待增强。

几个月前,丰台区永合庄10号院一家住户因为电线老化,引发大火,烧毁了五六间房,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当时,黄伟就在救火现场。他回忆说,接到报警后,丰台北大地中队和花乡小型消防站一共出动了6台消防车,赶到现场的时候,火势已经非常猛烈了。“要是早点报警,其实火势不会发展到那么大。火势刚起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很容易就能灭掉,但往往控制不住,结果越烧越大,这时候再打电话报警已经晚了。”

此外,黄伟说,打电话报警时对火情描述得是否准确,也特别重要。有一次有人报警,说有一辆电动自行车着火了。结果等黄伟和队友赶到现场,“根本不是一辆车,而是着了一片”。那是一处停车场,一辆车着火后,火势蔓延,结果殃及半个停车场都烧起来了。而那个时候,一辆消防车已经根本不够用了。

消防火警接警率最高的是每年的冬春季,人们回家忙团聚的春节期间,也是消 防员们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除夕夜,当城里的万家灯火点亮着浓浓的亲情时,消防员们却是时刻保持着待命状态,随时准备投入战斗。”徐坤缓缓说道。

除了灭火救援之外,消防队员还要承担很多社会救援抢险工作,像建筑物倒塌救人、交通事故救人、摘除蜂窝、营救复杂环境下的被困者等等,这些难于处理的危急现场都能看到消防员们的身影。

2015年,北京市119热线共接到23852次报警电话,其中只有18%的报警是实际火灾,40%左右是请求抢险援助,另外42%是社会救助。“除了看不了病,基本上没有我们不承担的救援任务。”黄伟笑呵呵地说。他记得有一年,他所在的消防中队来了一个小伙子,戒指卡住了手指,到医院,医生说看不了,建议他找消防员。黄伟招呼队友拿来钳子,又找来几跟牙签,把小伙子的中指和戒指稍微分离,大钳子一使劲,直接就夹断了。

对于消防队员来说,剪戒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但是在受到帮助的人眼中,消防队员就是他们的英雄。正是有了这些烈火中的勇士,危难中的救星,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才感到更加幸福。

消防车整装待发

单兵消防装备

消防车上的消防炮

消防员进行铺设水带训练 样本DNA被装入冻存盒中,送往种质资源库储存

新型消防水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