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避暑游走行宫觅清凉

Beijing (Chinese) - - ENJOY • TRAVEL - 文/杨艳艳 摄影/佩德罗·阿巴斯卡尔(古巴)

盛夏时节的北京,酷暑难耐。而有水有树的秀美郊外,就是大自然造就的避暑胜地,令人神往。曾经居住于紫禁城内的皇帝们也被暑热困扰,即使在宫殿里挂堂帘、设冰桶、拉风扇,仍不解暑意,于是在北京郊区及周边修建避暑之地。今夏不妨就前往昔日郊外行宫,在自然山水中远离暑热吧。

北京颐和园最完整的昔日夏宫

位于山水清幽、景色秀丽的北京西北郊的颐和园,原名清漪园,在圆明园被毁 后,因盛夏时节清朝皇帝常来此避暑、听政,处理军政事务,也被称为“夏宫”。颐和园以昆明湖、万寿山为基址,以杭州西湖风景为蓝本,成为集中国南北园林艺术之大成的皇家御园,被誉为皇家园林博物馆。全园占地300.8公顷,其中湖水面积约占3/4,园中有点景建筑物百余座、大小院落 20 余处,3000余间古建筑,面积70000多平方米,是现在中国保存最完整的皇家园林。

万寿山是北京西山由山地进入平原的一座山脉。山下湖泊由周围山中的玉泉、龙泉等汇集而成。山、水起初没有名称,因辽金时期在这一带建有金山行宫,于是被称为 “金山”和“金海”。元代时传说有一老人在山下挖出石瓮,就改称为“瓮山”和“翁山泊”。翁山泊在元大都之西,且景色妖娆,在文人笔下又衍生出“西湖”的美称。明弘治七年(1494年),弘治皇帝的乳母助圣夫人罗氏在瓮山修建了一座圆静寺。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万历皇帝慕名来西湖观赏湖山之胜时,已出现了“西湖十景”的自然景观和“西湖十寺”的人文景观。明代才子文征明曾这样描述:“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百鸟似江南。满山松柏成林,林下缀以繁花,堤岸间种桃柳,湖中一片荷香。”

乾隆九年(1744年)清高宗弘历曾写过一篇《圆明园后记》,文中夸耀圆明园规模宏伟,园景绮丽,并暗示自己不再建园。然而,时隔不久清漪园就在圆明园的西面破土动工了。乾隆为何甘冒自食其言的非议而兴建清漪园?

原因有二:首先作为建园基地的西湖和瓮山具备着西北郊先已建成的皇家诸园所没有的优越地貌条件。当时西湖是西北郊最大的天然湖,与瓮山所形成的北山南湖的地貌结构,不仅有良好的朝向,还十分开阔,如果加以适当改造则可以成为天然山水园的理想建园基址。

其次,圆明、畅春、静宜、静明诸园都是在上代的基础上扩建而成,而瓮山西湖的原始地貌则可以完全按照乾隆帝的意图加以改造,园林的规划建设也能够按照他的想法自始至终一气呵成。

于是在乾隆十五年,一向标榜“孝治天下”的乾隆皇帝为祝贺其母孝圣皇太后钮祜禄氏60贺辰,在瓮山圆静寺旧址兴建大型佛寺“大报恩延寿寺”,并将瓮山改名为“万寿山”。之后将西湖改名为“昆明湖”,湖山正名之后便开始大规模兴建清漪园。在1860年,遭受英法联军的焚毁,清漪园中只有个别砖、石、铜结构的建筑侥幸逃过劫难。后在光绪十二年(1886),慈禧太后以培养海军的名义在清漪园耕织图废墟上创办昆明湖水师学堂,用海军经费重建清漪园。两年后,光绪皇帝发布上谕,将清漪园作为太后“颐养冲和”之地改名为“颐和园”。

颐和园作为清朝皇室的夏宫,真实记录了清朝末年的动荡不安。仁寿殿外的铜龙、铜凤,本应按龙居中、凤居外的礼制摆放,而这里却是凤居中、龙居外,就是受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影响。铜龙、铜凤的铜座上“光绪年制”和“天地一家春”的印记,也印证了这一点。另外,慈禧垂帘听政之后铸造 的陈设上全都铸有“天地一家春”的字样。

玉澜堂本是光绪皇帝来颐和园时居住和日常处理政务的地方。“戊戌变法”失败后,又成了光绪皇帝在颐和园内被囚禁的地方。如今封闭玉澜堂的砖墙大都拆除,但东、西配殿霞芬室和藕香榭内的砖墙还保持原样,似乎在述说着光绪帝的无奈。

昔日的夏宫已退出历史舞台,但十七孔桥、石舫等建筑依旧矗立,展示着中国造园艺术的精华,也带给人启迪:历经了二百多年的沧桑后,又开始了新篇章。

天津盘山京东第一山

天津盘山风景名胜区,位于天津市蓟州城西12公里,南距天津市区110公里,东临唐山市100公里,西至北京60公里,似一条巨龙,盘桓于京东津北。盘山古时又被称为“盘龙山”“四正山”“无终山”。因它盘薄蜿蜒,形无定向势如龙,故名盘龙山;因它一峰突起,特立无以,蜂巢莲瓣,四面如 一,故名四正山;因春秋时,盘山在无终子国范围之内,山因国名为无终山。关于“盘山”之名有两种说法,一为元朝道士姬志贞说,古有田盘先生自齐而来栖居。一为清诗僧智朴说,东汉末年,无终名士田畴曾在这里隐居,故名田盘山,后称盘山。

盘山是燕山山脉南缘的一段,东西长20公里,南北宽10公里,雄伟多姿,景色幽古,久负盛名。盘山始记于汉,兴于唐,盛于清,是自然山水与名胜古迹并著、佛教文化与皇家文化相融的旅游休闲胜地,拥有众多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历史上建有寺庙72座宝塔13座,一座皇家园林─静寄山庄(由乾隆皇帝“法皇祖避暑山庄之例”敕令兴建,位于天津蓟县盘山南麓,是清代北京以外规模仅次于避暑山庄的第二大皇家行宫园林,堪称避暑山庄的“姊妹篇”,现留遗址)。早在唐代就以“东五台山”著称佛界,清康熙年间以“京东第一山”驰名中外,中华民国初年盘山同泰山、西湖、故宫等并列为中国十五大名胜之一。

“蓟北多山,山之胜,盘为最”。津门十景之一的“三盘暮雨”即指盘山。“三盘”说的是盘山的“三盘胜境”,即“上盘松树奇”“中盘岩石怪”“下盘流泉冷,十里闻澎湃”。

“上盘松树奇”,盘山松多生长于岩石缝隙之中,“黄山松著名天下,然唯生于悬崖绝壁者乃神奇变化之态,不若盘山之松。”“中盘岩石怪”,漫山遍野不可言状之奇石,星罗棋布,更以天井石、摇动石、悬空石等八大怪石海内称奇;“下盘流泉冷,十里闻澎湃”,每当夏秋之季,雨水充沛,百泉奔涌,瀑布腾空,流泉响涧,谓为壮观。“暮雨”指傍晚的云气。黄昏暮霭、烟雾朦胧之时盘山的“三盘”皆被云气笼罩,身处山中,可见“似晴非晴、不雨是雨”之象,故称“三盘暮雨”。

据《盘山志》载,从魏武帝曹操开始,唐太宗、辽太宗以及清代的康熙、乾隆等历代帝王都曾游览过盘山,并大兴土木,开山建寺,留有300多处摩崖石刻。据《蓟县志》记载,北少林寺原名“法兴寺”,后叫北少林禅寺,地处盘山东南麓“中盘”的开阔 山坡上,始建于魏晋,至今已有1500年左右的历史,是《蓟县志》记载的当地最早的佛教寺院(除香林寺之外),也是天津最早的寺院。而盘山72座寺庙中规模最大的为万松寺。唐初名将李靖曾在此舞剑修屋,即“李靖庵”,后清初诗人巡抚副都御史宋荦认为“前贤不宜斥呼其名”,改称卫公庵。直至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春,康熙皇帝“驾复巡幸,恩赐敕改万松寺”,后改称为万松寺。

唐代时期佛教在盘山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盘山以“东五台山”的名号享誉佛界。五台即指盘山五峰,紫盖峰为中台,自来峰为北台,九华峰为东台,舞剑峰为西台,先师台为南台。与山西佛教圣地“五台山”东西对应,称“东五台山”,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手书的“东五台山”就刻于翠屏峰上。

盘山以其绝世美景吸引了帝王、文人的游历歌咏。初唐时,唐太宗李世民东征凯旋途中到此游赏,曾赞口不绝,吟诗“兹焉可游赏,何必襄城外”,高度赞美盘山的绚丽景色。康熙、乾隆皇帝在盘山留下的 诗篇、楹联、题匾更多。清朝乾隆皇帝第一次巡幸盘山时,就发出了“早知有盘山 何必下江南”的感叹,自乾隆四年(1739年)始,一生中有28年共32次登临盘山。炎热暑季不妨前往深受昔日帝王文人青睐的盘山,感受其秀美多姿的自然之美、源远流长的佛教文化,还可观看以清乾隆皇帝32次游历盘山的民间传说为素材的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天下盘山》。该演出以真山真水为舞台和背景,通过歌舞、音乐、杂技、魔术、幻景等艺术手段,融合声、光、电等高科技元素为一体,汇聚了350余名演职员的强大阵容,演绎了一场帝王一生钟情盘山的爱情故事。

河北承德避暑山庄一座行宫半部清史

承德避暑山庄始建于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直至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建成,共用了89年的时间。因承德原称热河,所以避暑山庄又称“热河行宫”,山庄规模宏大占地564万平方米,是颐和园的两倍、北海的七倍,比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还大,仅宫墙就长达10公里。这座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皇家园林集中国古代园林艺术、建筑艺术、宗教艺术之大成,巧妙利用自然地势,融人文自然景观于一体,兼具南方秀丽北方雄奇,生动诠释了“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中国美学最高境界。

山庄分为宫殿区、湖区、平原区、山区,以其西北山区、东南湖区、北平原区之形状地貌构成了中国版图的缩影。宫殿馆阁、亭台轩榭、寺庙庵观等120多组形式各异的建筑散落在洲岛湖渚之间、原野丛林之上、崇山峻岭之中,其中康熙以四字组成36景,乾隆以三字组成36景,组成山庄著名72景。这里有苏州狮子园、镇江金山寺、杭州六和塔、蓬莱仙境、蒙古草原……可谓集全国名胜于一身;这里有儒家的澹泊敬诚、道家的

濠濮间想、佛家的秘密胜境……可谓集儒、释、道之大成。

为何康熙会选址在承德修建避暑山庄呢?除了天然的地理优势外,更出于政治和军事的需要。避暑山庄地处燕山山脉,气候适宜,丛林茂密、风清夏爽,是皇帝王公大臣们避暑的好去处,康熙曾在穹览寺立碑感叹“朕避暑出塞,因土肥水甘,泉清峰秀,故驻跸于此。未尝不饮食倍加精力爽健……”。此处的清凉不仅能驱暑,还可免灾。当年,少数民族特别是蒙藏民族生长在高寒地带,畏惧内地炎热和怕出水痘(即天花,在当时是极严重的恶疾),几乎谈虎色变,“皆以进塞为惧,延颈举踵以望六御之临”,清朝两位年轻的皇帝也因出痘而早逝。为保护少数民族的健康,每年秋季清朝皇帝都前往避暑山庄召见未出过天花的少数民族王公,并随同围猎,称“围班”。

其次,这里位于东北平原、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中间,东距清盛京(沈阳)约500千米,以北是科尔沁等草原,南接华北平原,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经济贸易、文化交流十分活跃的地方,是自古以来的军事要冲。当时曾来过避暑山庄的朝鲜使者柳得恭在《滦阳录》说:“窃观热河形势,北压蒙古、右引回回、左通辽沈、南制天下,此康熙皇帝之苦心,而其曰避暑山庄者,特讳之也。”而且“道近神京往还无过两日”,朝中奏折可朝发夕至及时处理,京师有事,向南翻过古北口长城,能很快回京;京师有变,亦可退守这里避灾,军事意义尤为显著。

顺治和康熙初年,削平了南明的反抗和三蕃叛乱,收复了台湾,为了重新统一中国,减少民族间的隔离、对抗增进团结,康熙帝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设木兰围场,进行大规模的“围猎”,实际是一种声势浩大的军事演习,既使王公大臣保持勇猛又可威慑北方边境。康熙三十年,决定不再修长 城,废弃用长城作为防御蒙古的军事手段;康熙四十二年,继续对蒙古采取怀柔政策,并在京师与木兰围场之间兴建避暑山庄,为联络、维系少数民族提供了适合的场所。康熙通过联合而不是征服防御的方式,更好地解决边境问题,促进了民族融合,避免了战争,影响直至乾隆时期,增进了经济、文化发展,奠定了“康乾盛世”。

乾隆之后,清朝开始走下坡路,日趋衰落。1860年即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当英法联军逼近京师时,咸丰皇帝以御驾亲征 的名义逃亡热河,在避暑山庄批准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而后病死于此;慈禧在这里策划了历史上著名的“辛酉政变”,走上了政坛,“垂帘听政”四十八年。之后“清朝第二个政治中心”—避暑山庄,随着清朝的灭亡成为了历史遗迹。

如今游览避暑山庄,古朴淡雅的建筑, “天人合一”的风格仍让人心生赞叹。主殿朝门匾额上由康熙帝亲题的“避暑山庄”四字,仿佛在讲述清朝辉煌的历史和衰落的曾经,正可谓是“一座山庄半部清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