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前行 信仰之光 照亮新航向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抗日战争胜利后,饱受战争苦难的中国人民迫切需要一个和平安定的环境,休养生息,重建家园。中国共产党从人民的根本愿望出发,主张团结一切爱国民主力量,把中国建设成和平、民主、团结、统一、富强的新国家。而国民党蒋介石却不顾中国人民的利益,在抗日战争尚未完全结束的时候即匆匆调兵遣将,企图占据华北、华中和东北战略要点,完成对解放区的包围,准备随时向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在新旧中国两种命运、两个前途大决战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于1945年8月25日发表《对目前时局的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阐明中国共产党关于“在和平民主团结的基础上,实现全国的统一,建立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中国”的主张。

此后,蒋介石先后三次电邀毛泽东主席赴重庆谈判。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在张治中、赫尔利陪同下乘专机抵达重庆,与国民党当局进行谈 判。毛泽东不顾个人安危亲赴重庆这一行动有力地宣告:中国共产党是真诚地谋求和平的,是真正代表全国人民的利益和愿望的。

重庆谈判期间,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同国民党政府主席蒋介石就国共两党关系等重大问题进行多次商谈。10月10日,国共双方代表签定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国民党政府接受了中共提出的和平建国基本方针。《双十协定》签订后,共产党领导的人民

军队主动由长江南岸地区后撤,以促成和平局面的实现。但是,国民党仍不肯放弃取消解放区和人民军队的立场,并未遵守和平诺言。

1946年6月,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和平愿望,凭借其军事力量的优势和美国政府的支持,以进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相继向解放区展开了大规模的进攻,全面内战爆发。

人民军队从弱到强 星星烈火渐燎原

此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已经普遍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而它的发展、壮大有一个逐步过程。中国人民解放军诞生于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1945年8月15日,八路军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罗荣桓等提出部队番号改称“人民解放军”,山东军区机关称山东解放军总部。

1945年8月26日,在《中共中央关于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的通知》中,又一次正式出现“解放军”的提法。

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解放区各部队由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民主联军等陆续改称人民解放军。

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军委于1948年11月1日作出《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指出:人民解放军分为野战部队、地方部队和游击部队三类。野战部队的“野战军现时分为四个,以地名区分,即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第一野战军)、中原野战军(第二野战军)、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东北野战军(第四野战军)”;各步兵兵团、军、师、团,各骑兵师、团,各炮兵师、团等,一律冠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称谓;作为地方部队建制的军区,其“第一级军区(即大军区),现有五个,以地名区分,即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区,中原军区,华东军 区,东北军区,华北军区”“第二级军区,现有三个,亦以地名区分,即中国人民解放军晋绥军区,豫皖苏军区,冀热辽军区”;游击部队,则依情况需要和可能由各地军事机关自行组织。

随后,全军进行了统一整编。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称谓一直沿用至今。

坚守阵地屡败劲敌 优势兵力显神威

全面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倚恃其军队在数量和武器装备方面的优势,采取全面进攻解放区的方针,企图速战速决,消灭人民武装力量。从1946年6月下旬开始,蒋介石以8个整编师又2个旅约22万人,首先围攻中原解放区。当时中原解放军(1946年解放战争爆发,解放区各部队由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民主联军等陆续改称人民解放军)只有2个纵队、3个独立旅等部,共6万余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中原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关于“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的指示,除以一部武装分散坚持游击战争,牵制敌人外,主力部队在中原军区司令员李先念等率领下突出重围,完成了战略转移的任务。中原解放军这一行动,在战略上有力地配合了其他战场的作战,受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

在华东战场,国民党军队采取由南向北、由西向东逐步压缩的方针,分多路向华东解放区大举进犯,企图首先消灭华东解放军或迫使其退至山东,然后在山东地区同华中和山东解放军决战,以达到占领整个华东解放区的目的。华东解放军在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等指挥下,从1946年7月至1947年2月,先后进行了苏中、宿北、鲁南、莱芜等战役,基本上粉碎了国民党军对华东解放区的进攻。

在苏中战役中,华中野战军贯彻毛泽东主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在宣(家堡)泰(兴)、如(皋)南、海安等地,连续作战7次,歼灭国民党军5万余人,取得苏中七战七捷的重大胜利。

为配合苏皖解放军作战,并吸引围追中原解放军的国民党军,晋冀鲁豫解放军采取避实击虚,在大步进退中调动敌人,各个击破的战法,先后举行了陇海路、定陶、钜(野)金(乡)鱼(台)等战役,歼灭了大量敌人,打退了敌军对晋冀鲁豫解放区的进攻。

在晋察冀、晋绥战场,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李井泉指挥的晋绥部队和聂荣臻指挥的晋察冀部队于7月至9月,先后进行了晋北战役和大同、集宁等战役,攻取朔县、宁武、繁峙等地,给国民党军以沉重打击。

在东北战场,东北民主联军为打破国民党军“先南后北”进而占领全东北的战略意图,于1946年10月至11月在辽南地区进行了新开岭战役,歼敌8000余人。新开岭战役后,国民党军又集结重兵,连续向南满解放区发动了4次进攻。东北民主联军采取“南打北拉、北打南拉”的方针,实行南北配合作战,进行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歼敌5万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对南满解放区的进攻,并迫使东北国民党军全面转为守势。

与敌周旋稳定陕北 粉碎敌军的进攻

人民解放军经过八个月英勇作战,共歼敌41万余人。从1947年3月起,蒋介石终因进攻兵力不足,被迫将其全面进攻解放区的计划,改为对陕北和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

1947年3月,蒋介石纠集34个旅约25

万人的兵力向陕甘宁边区实施重点进攻。当时西北人民解放军只有2.6万余人。在敌我兵力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决定暂时放弃延安,依靠陕北优越的群众条件和有利地形采取“蘑菇战术”,与敌周旋,寻机歼敌。西北人民解放军撤出延安后,按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与胡宗南部在陕北高原盘旋打转,积极寻找战机,40多天内,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连续打了三次歼灭战,共歼灭胡宗南部1.4万余人,基本稳定了陕北的局面。

1947年4月,蒋介石调集了60个旅约45万人的兵力向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企图迫使华东解放军在沂蒙山区与之决战,进而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指挥下,于4月下旬在泰安歼敌2万余人。接着,于5月中旬在孟良崮地区一举围歼号称国民党军队“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等部3万余人,击毙敌中将师长张灵甫,给国民党军队以沉重打击。

在抗击国民党军队向陕北、山东实施重点进攻的同时,其他解放区的军民也实施了战略性的反攻,有力地配合了西北、山东解放军的作战。

解放战争进行一年后,战争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队的总兵力已由战争开始时的430万人减少到373万人,其中正规军由200万人减少到150万人。由于其重兵深陷在山东、陕北战场,国民党军队在这两个战场之间的鲁西南、豫皖苏直至大别山的兵力十分空虚,形成两头强、中间弱的哑铃状布局。而同国民党军相反,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由战争初期的127万人增加到195万人,其中野战军由61万人发展到100万人以上。

中共中央紧紧抓住整个战局有利于我的形势,于1947年7月至9月,指挥人民解放军由内线转向外线,相继展开了全国规模的进攻,迫使国民党军由战略进攻转入

战略防御,从而结束了长期以来人民解放军在战争中所处的战略防御地位。这标志着解放战争形势的根本改变,标志着中国革命战争已经达到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

1947年9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了《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规定人民解放军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在外线大量歼敌……,10月10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表宣言,其中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同日,人民解放军总部又重新颁布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从而保证了人民解放战争的顺利进行。

遵照中央军委指示,转入战略进攻的人民解放军将进攻的主要方向指向中原地区。

1947年6月30日夜,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万余人,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乘敌中原兵力薄弱之际,于山东省临濮集至张秋镇150公里的地段上,一举突破黄河天险,挺进鲁西南,发起鲁西南战役,歼敌6万余人,迫使国民党军从

西北、山东和中原等地抽调兵力驰援鲁西南,从而打乱了敌人的部署,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鲁西南战役后,刘、邓大军跨越陇海路、涉过黄泛区,强渡汝河、淮河,千里跃进大别山,迅速分兵实施战略展开,先后在安徽六安东南的张家店和湖北广济西北的高山铺战役中取得了歼敌一个整编师师部又三个半旅的胜利。人民解放军挺进大别山,像一把利刃插入敌人的心脏,严重地威胁着国民党统治的心腹地区——南京、武汉。

为协同刘、邓大军挺进中原,陈赓、谢富治指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8万余人,在西北野战军的策应下,于8月下旬,在晋南、豫北交界处南渡黄河,挺进豫西,在豫鄂陕连续歼敌,创建根据地,孤立了敌人豫西重镇——洛阳、郑州,并威逼潼关,有力地配合了刘、邓大军和西北野战军的作战。

为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的战略展开,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18万人,于9月初挺进鲁西南,举行沙土集战役,全

歼国民党军一个整编师。随后,进军豫皖苏,实行分散作战,切断了陇海路和津浦路,扩大了豫皖苏解放区,直接威胁着徐州的国民党守军。

至此,三路大军以“品”字阵势展开于广大的中原战场,纵横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经过4个月作战,共歼敌19.5万余人,对改变整个战争形势起了决定性的战略作用。在三路大军挺进中原的同时,内线战场的解放军也逐渐转入反攻,在掩护三路大军实施战略展开的同时,积极为最后收复全部失地,歼灭内线之敌创造条件。

激发斗志新式整军 收获人民的支持

1947年冬至1948年夏,人民解放军利用战斗间隙,在全军普遍开展了以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给予劳动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三整” (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通过这一运动,提高了广大干部战士的思想觉悟,激发了他们的革命斗志,教育改造了大约80万从国民党军队中俘虏过来的士兵。

在这一运动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发扬政治、军事、经济民主,从而进一步密切了官兵关系、军民关系,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从政治上、组织上为夺取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作了准备。毛泽东在《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一文中指出:“人民解放军用诉苦和三查方法进行了新式整军运动,将使自己无敌于天下。”

新式整军运动后,部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杀敌立功运动。

随着战争的发展,解放军不断加强炮兵、工兵、通信兵的建设,并成立了装甲兵、铁道兵等兵种。进入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以抗日军政大学为基础,组建了多所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培养了大批军政干 部和专业技术人才。

为迎接中国革命全面胜利的到来, 1948年5月,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扩大会议上提出“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的全党全军行动方针,对夺取全国胜利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全军指战员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新区和城市政策,严格遵守各项规定,受到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

在三大战役期间,解放区人民和广大民兵,在“一切为了前线的胜利”的口号下,努力发展生产、巩固后方;赶制军鞋、运送弹药、修桥补路;救护伤员,看押俘虏,随军参战,用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来支援这场空前规模的大决战。据统计,在三大战役中动员民工累计达880余万人次,人民群众出动支前的大小车辆141万辆,担架36万副,牲畜260余万头、粮食4.25亿公斤。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曾深情地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有力地保证了战略决战的胜利,充分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

此外,为了适应新形势的要求,人民解放军在淮海、平津战役结束后的休整期间,遵照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指示,于1949年2月至6月先后进行了整编。通过整编,全军统一了编制,充实了各级军政干部,补充了大量兵员,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已达400万人,使人民解放军向正规化建设迈进了一大步。

三大战役团团围战 向全国胜利进军

1948年秋,全国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国共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国民党政府统治危机加剧,经济日趋崩溃。国民党军总兵力由战争之初的430万人下降到365万人,能用于第一线的机动兵力仅有 170万人,且被分割在西北、中原、华北、东北、华东5个战场,战略上处于完全被动地位。

与国民党情况相反,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力量空前加强,统一战线更加巩固,解放区空前扩大。人民解放军已由战争之初的127万人发展到280万人,其中正规军(野战军)149万人,装备明显改善,并稳操战略主动权。

辽沈战役是全国解放战争战略决战阶段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的第一个大战役。1948年秋,东北战场国共力量对比发生根本性变化。东北解放区已拥有该地区97%以上的土地和86%以上的人口,并控制95%的铁路线。东北人民解放军已有约70万人,装备精良,另有地方部队33万人,并有一支颇具威力的炮兵部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抓住战机,因势利导,将东北野战军发动的对国民党军的秋季攻势引入就地歼灭国民党重兵集团的战略决战,指示东北野战军确立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

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东北野战军主力于9月上旬迅速向北宁线开进,9月12日发起辽沈战役。辽沈战役历时52天,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精锐部队47.2万余人,解放东北全境,并获得了进行大规模歼灭战的经验和战略上巩固的具有一定工业基础的后方,加速了夺取全国胜利的进程。

淮海战役是全国解放战争战略决战阶段的第二个大战役。1948年11月6日,人民解放军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和军区部队奉命向国民党军发起了规模巨大的淮海战役。11月16日,党中央决定由刘伯承、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中共淮海前线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筹淮海战役作战及地方支前工作。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在中原野战军配合下,向被围的杜聿明集团军发起总攻,至1月10日全歼杜聿明集团军20万人,

生俘杜聿明,淮海战役胜利结束。

淮海战役历时66天,人民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人。这一胜利,使长江以北的华东、中原地区基本上获得解放,使国民党政权统治中心南京已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为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平津战役是全国解放战争战略决战阶段的第三个大战役。1949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以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三人组成中共平津前线总前委,林彪为书记,统一领导平、津、张、塘地区的作战和接管等一切事宜。为了保护北平这座驰名世界的文化古城免遭战争破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力争以和平方式解放北平。傅作义将军在解放军的强大军事压力和多方争取下,于1949年1月21日与解放军签订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1月31日,北平原国民党守军撤离市区、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北平的和平解放,使这座历史名城的文物古

迹和文化遗产免遭破坏,使200万市民的生命财产免遭损失,在全国树立了一面以和平方式结束战争的光辉旗帜。

平津战役历时64天,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52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华北全境,并使华北、东北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

辽沈、淮海、平津战役共进行了4个多月,在战略决战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共歼灭国民党军200万人,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的广大地区,中国民主革命的最后胜利,已经指日可待。

乘胜追击风雨钟山 将革命进行到底

三大战役后,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已成定局。国民党统治集团在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的支持下,发动了一场“和平攻势”,企图利用和平谈判手段,达到“划江而治”的目的,以便争取时间,卷土重来。

针对这一情况,毛泽东主席于1948 年12月30日为新华社撰写了1949年新年献词,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号召。1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毛泽东起草的《目前形势和党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务》的决议,重申了中国共产党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要求继续揭露和打击国民党的和平阴谋,提出了向全国进军的计划。1月14日,毛泽东主席又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了中共中央的八项条件,作为与国民党政府及其他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进行谈判的基础。

为早日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从1949年4月1日开始,在八项条件的基础上,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与国民党政府代表团在北平举行和平谈判。4月15日,中共代表团尽可能地采纳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提出的意见之后,提出《国内和平协定》,但是却被国民党政府拒绝。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关于丝毫不能松懈战斗努力的指示,进行了充分的渡江作战和向全国进军的准备。

当国民党政府拒绝国内和平协定后,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遵照这个命令,1949年4月20日和21日,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百万雄师在总前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等指挥下,在500公里的战线上横渡长江,发起了渡江战役。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人民解放军制定了京沪杭作战计划。人民解放军乘数千只木船,冒着国民党军江防部队炮火的阻击,乘风破浪,扬帆疾进,迅速抵达南岸。

4月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宣告了国民党统治的结束。人民解放军渡江后向溃逃的国民党军展开追击作战。第二野战军一部直插浙赣线,断敌退路,同时以一部兵力向浙西、闽北、赣东地区发展。第三野战军一部在安徽郎溪、广德地区围歼南逃的国民党军5个多军,并以一部兵力解放杭州。6月2日,第三野战军一部解放崇明岛。至此,渡江战役胜利结束。

渡江战役是人民解放军战争史上一次巨大规模的渡江登陆作战。自4月21日至6 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渡江战役中,以伤亡6万余人的代价,共歼敌43万余人,解放了苏南、皖南、浙江、闽北、赣中等广大地区,占领了南京、上海、杭州、武汉、南昌等一批大城市。

国民党失去长江防线后,在中南、西南、西北及台湾等地组织残余部队,期待东山再起。解放军在全国范围向国民党残余势力发起了全面进攻。

为解放全部国土,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实行渡海作战,先后解放了长山列岛、舟山、万山群岛等岛屿。第四野战军一部于1950年3月上旬发起海南岛战役,至5月1日解放全岛。1951年5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根据协议,人民解放军于10月16日进驻拉萨,西藏和平解放。至此,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除台湾及沿海少数岛屿外的全部中国领土。

在人民解放军向全国胜利进军的凯歌 声中,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隆重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中国民主革命赖以成功的基本力量,它的诞生、成长、壮大,对中国革命的成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在多年的斗争实践中,人民军队从弱小到强大,从被敌人长期包围到最后战胜敌人,积累了丰富的历史经验。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提出:“在英勇的经过了考验的人民解放军的基础上,我们的人民武装力量必须保存和发展起来。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人民军队再次踏上新的征程。为了更好地履行历史使命,这支威武之师开始转入正规化、现代化建设。

1945年9月,以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代表团应国民党政府邀请到重庆谈判

攻打霸县的尖刀连突破城垣后,沿东大街直插城内制高点——鼓楼

辽沈战役

1948年12月的平津战役中,晋察冀第十九兵团围歼国民党主力第三十五军于新保安。图为人民解放军攻上新保安城头

海南岛战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