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关漫道 凯歌四奏 志气愈轩昂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高举革命旗帜,在全国许多地方建立了红军和革命根据地,逐步探索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中国工农红军的发展和革命根据地的扩大,引起了反动派的恐慌。1930年10月,国民党新军阀内部的蒋(介石)、阎(锡山)、冯(玉祥)中原大战结束后,国民党即在三届四中全会上制定了“剿共”计划,扬言要在6个月内肃清红军。由于中央根据地的红一方面军是当时全国红军的一支主力,因此国民党将它作为“围剿”的重点,连续发动进攻。面对国民党军的进攻,中央根据地红军毫不畏惧,在毛泽东、朱德等人的领导下,成功地粉碎了敌人的四次“围剿”,保卫了中央根据地。

国民党蒋介石对红军的四次“围剿”失败后,仍继续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于1933年夏开始,又准备对红军发动更大规模的第五次“围剿”。为了这次“围剿”,蒋介石向美、英、德、意等帝国主义国家大量借款,购买飞机、大炮,并聘请外国军事顾问和专家;在庐山举办军官训练团,编印《剿匪手册》,制定“围剿”计划。9月,蒋介石调集约100万军队,开始向红军“围剿”。中央根据地仍然是国民党军“围剿”的重点,国民党军投人的兵力多达50万人。

当时,中央根据地红军共有8万余人, 敌我力量对比虽然仍很悬殊,但红军士气高涨,并已取得丰富的反“围剿”斗争经验,打退国民党的第五次“围剿”是完全可能的。不幸的是,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开始时,红军的指挥权已经掌握在执行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人手中,特别是共产国际派来担任红军军事顾问的李德,不顾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用教条主义的方式指挥红军作战,很快就使红军陷于被动地位。

至1934年9月下旬,中央根据地仅剩瑞金、兴国等县之间的狭小地区,红军已经没有可能打退国民党军的“围剿”。 10月,中共中央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决定,除少数红军留守根据地坚持斗争外,主力红军实行战略转移,二万五千里长征正式拉开序幕。

血战湘江破敌“围剿”红军不怕远征难

主力红军走后,占领革命根据地的国民党军队叫嚣“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石头要过刀”,疯狂地烧杀“清剿”。留在南方8省15个地区的红军和游击队,以“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种遍革命花”的

英雄气概,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在这场战斗中,红军战士们没有丝毫的畏惧。党的创始人之一何叔衡,在敌人追击中英勇跳崖;中共中央原负责人瞿秋白面对敌人枪口,高唱国际歌,从容就义;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刘伯坚被俘牺牲前,留下了“带镣长街行,志气愈轩昂。拼作阶下囚,工农齐解放”的壮丽诗篇……

烈士们的鲜血没有白流。南方红军和游击队的斗争,使根据地“红旗不倒”,有力地配合了主力红军的长征。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与中共中央机关,从福建的长汀、宁化和江西瑞金等地出发,向湘西方向转移。中央红军在转移时,连续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于1934年11月下旬抵达湘江。蒋介石力图全歼红军于湘江以东,调兵30万构筑第四道封锁线。中革军委则明确指出:这一战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

中央红军血战五昼夜,终于突破封锁,渡过湘江。红5军团34师和红3军团18团为完成掩护任务,大部战死。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余人。在这 危急关头,毛泽东果断提出,改变原来北上计划,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甩开敌人,争取主动,打几个胜仗,为部队创造休整的机会。党中央接受了毛泽东的正确意见,红军占领通道后转兵进入贵州东部的黎平。12月18日,中共中央在黎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

遵义会议生死转折 拨开云雾见光明

1935年1月7日,红一方面军占领了黔北重镇遵义。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遵义召开。会议总结了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教训,肯定了毛泽东为红军制定的一系列正确的战略战术原则;撤销了李德等人的军事指挥权,决定由周恩来、朱德指挥军事。会后不久,又成立了以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统一指挥红军的行动。

遵义会议受到全党全军的热烈拥护。会议精神传达到部队,“全军振奋,好像拨开重雾,看见了阳光”。红军由“护卫队”变成了真正的机动作战部队,“获得了新的生命”。

遵义会议成为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从此,中国共产党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领导下,克服重重困难,一步步引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中国革命的前途出现了光明。

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红一方面军于1月19日离开遵义,分三路北上,准备入四川西北创建新的根据地。蒋介石为了阻止红军北上,调集了川、黔、湘、滇四省国民党军及广西国民党军一部,气势汹汹地向遵义地区扑来。此时,红军在毛泽东等人的指挥下,恢复了机动灵活的运动战方针,很快在军事上取得了主动。

四渡赤水以少胜多 光辉典范载史册

红军攻占遵义后,蒋介石调集40万兵力进逼遵义地区,对红军形成铁桶般的重重包围。毛泽东等指挥中央红军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开始了著名的四渡赤水之战。

中央红军从遵义地区北上,拟夺取土城、赤水县城,北渡长江,受到国民党军队重兵堵截,在土城战斗中陷于被动。毛泽东果断决定,红军主力分三路于1月29日西渡赤水河,改向云南扎西地区前进。这时蒋介石判断红军仍将北渡长江,企图围歼红军于云南扎西地区。毛泽东指挥红军避实击虚,挥戈东进,于2月18日至21日二渡赤水,向国民党军队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区进攻,奇袭娄山关,再占遵义城,歼灭和击溃国民党军两个师又8个团,毙伤俘敌5400余人,取得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毛泽东为此战写下了著名词作《忆秦娥·娄山关》:“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中央红军遵义大捷后,蒋介石急忙从武汉飞到重庆,亲自部署新的围攻,企图用堡垒推进和重点进攻相结合的战术,东西封堵,南北夹击,围歼红军于遵义、鸭溪地区。毛泽东当机立断,指挥红军主力再度西进,于3月16日至17日第三次渡过赤水河,再次向四川南部的古蔺、叙永前进。红军的行动,迫使蒋介石调整部署,令各路国民党军急进川南,防堵红军北渡长江,欲聚歼红军于古蔺地区。正当各路国民党军纷纷扑向川南地区时,毛泽东毅然决定“秘密、迅速、坚决、出敌不备折而向东”,于3月21日晚至3月22日第四次渡过赤水河。随即,红军从北上的敌重兵集团之间分路向南急进。蒋介石判断红军又将进攻遵义,便策划在这一地区将红军“一网打尽”,他由重庆飞抵贵阳督战。毛泽东以红9军团佯动,吸引敌军向北,率

红军主力继续南进,渡过乌江,跳出国民党军的合围圈,把敌人的重兵集团甩在了乌江以北。

四渡赤水之战是中央红军长征中最精彩的军事行动,是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典范。

巧渡金沙一路向北 军民情谊深似海

中央红军南渡乌江后,于1935年4月逼近贵阳。在此督战的蒋介石急令各纵队火速增援贵阳“保驾”。当国民党军主力特别是滇军被红军引向贵阳以东后,毛泽东抓住云南境内敌兵力空虚的有利时机,指挥中央红军以每天60公里的速度向云南急进,直逼昆明,迫使云南军阀急调滇军和各县民团防守省城,从而进一步削弱了滇北各地和金沙江南岸的防御力量。红军趁机直扑金沙江,先头部队化装成国民党中央军智取禄劝、武定、元谋三县,迅速控制了皎平渡等渡口。5月3日至9日,红军渡过金沙江,粉碎了敌人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至此,中央红军摆脱了优势敌军的追堵拦截,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红9军团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牵制敌军、掩护主力红军的“特殊任务”,渡过金沙江,与主力会合,被毛泽东誉之为“牵牛鼻子的能手”,周恩来称之为“战略骑兵”。

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在北进的道路上,既要通过大凉山彝族区,又要闯过天险大渡河。蒋介石企图利用彝族人民对红军不了解所产生的隔阂和大渡河天险挡住红军,以重兵南攻北堵,围歼红军主力于大渡河以南,声称一定要使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

5月15日,红一方面军开始沿会理至西昌大道北进。北进途经沪沽、越西、冕宁彝 族聚居区。红军严格执行民族团结政策,刘伯承与彝族沽基家族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结为兄弟,使广大彝族同胞了解红军为全国各族人民谋解放的宗旨,在彝族人民支援下,红军顺利地通过了彝族区。

不朽功勋大渡桥横 勇士巧夺泸定桥

1935年5月24日,红一军团1师1团冒着大雨急行军70公里,抢占大渡河渡口安顺场,夺取一条渡船。5月25日,17勇士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强行渡河,在敌人认为红军插翅也难以飞越的大渡河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安顺场河段水深流急,难以架桥。为赶在敌援军到达之前渡河,中革军委决定夺取上游的泸定桥。红军兵分两路,夹河而上。红一军团2师4团在“与敌人抢时间,和敌人赛跑,坚决完成任务,拿下泸定桥”的口号下,冒着大雨,忍着饥饿,沿着羊肠小道,翻山越岭,边走边打,一昼夜强行军120公里,抢占了泸定桥西桥头。在红军到达前,敌人已将桥上的木板拆除,只剩下13根铁索飞悬在激流翻滚的大渡河上空。东桥头与泸定城相连,有敌军一个团把守,另有两个旅急速向泸定城增援。

5月29日下午4时,红4团发起夺桥战斗。全团司号员集中一起吹响冲锋号,轻重火器一齐开火,2连22名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组成突击队,冒着弹雨,攀着铁索,冲向对岸。勇士们冲过东桥头敌人点燃的大火,攻入城内。后续部队紧跟入城,歼灭守敌,占领泸定城。飞夺泸定桥打开了中央红军北上道路,粉碎了敌人的围堵,为中国革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翻越雪山三过草地 革命理想定胜天

长征途中,红军不仅要突破敌人重 兵围追堵截,还要战胜大自然中无数艰难险阻,经受饥寒伤病种种磨难。红军官兵团结一致、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以坚韧不拔的钢铁意志,翻过空气稀薄的冰山雪岭,穿越渺无人烟的沼泽草滩,表现出“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坚定信念和不畏艰难困苦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红军渡过大渡河后继续北进,消灭了国民党军6个旅,于1935年6月到达雪山脚下。三路大军陆续开始了征服人类生存极限的斗争。红军先后翻越的夹金山、梦笔山、打鼓山、长板山、雅哈雪山、鹧鸪山等二十余座雪山,大部分位于川西北一带,多在海拔4000米以上。山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时常有狂风暴雪,冰雹雪崩,被红军形容为“天空鸟飞绝,群山兽迹灭”。

经过长途跋涉和一路作战,已经疲惫不堪的红军指战员,草鞋单衣,食不果腹,要翻越酷寒缺氧的雪山,确实是一场严峻的生死考验。指战员们用辣椒面、棕背心、麻布片等物品御寒,以“寒风透骨凉,风凉血不凉”的豪迈气概,踏着积雪,互相拉着、拽着,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前行。就这样,一座又一座雪山被他们踩在脚下。许多人累倒、冻僵,长眠在雪山上。圣洁的雪山,铭刻着烈士的英名;英雄的身躯,铸成了巍峨的雪峰。

“雪山低头迎远客,草毯泥毡扎营盘。”1935年8月中旬,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北上进入草地。

红军进入海拔3500米以上的川西北水草地。草地纵横数百里,荒芜人烟,河沟交错,无路可行。被藏民称为“死沼”“鬼谷”的泥潭和沼气带密布,稍有不慎人马就会被吞没、熏倒。草地气候变化无常,狂风暴雨随时袭来,不时有冰雹从天而降,夏天昼夜温差达30多度,白天紫外线灼伤皮肤,晚上冻得浑身发抖。衣衫褴褛的红军战士夜晚宿营时,只能背靠

背互相取暖。

饥饿成为草地行军中最大的威胁。饥肠辘辘的红军官兵,不得不以野菜、草根、皮带充饥。许多红军官兵牺牲在草地中。他们有的是病饿而死,有的是吃野菜中毒身亡,还有的是陷入泥潭、遭遇冰雹而丧生。

自古政令不达的偏僻草地,因红军通过而闻名;红军因征服草地而更加坚强。红军官兵以顽强的毅力,冒着风雨严寒,忍着饥渴,经过数日艰苦跋涉,终于走出了草地。8月29日,红军右路军走出草地后首次与国民党军作战,歼敌5000人,为全军北上打开了通道。

胜利会师钢铁骨干 从此成抗战主力

1935年6月中旬,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县会合,为开创新局面创造了有利条件。会合后,中央红军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1935年6月26日,中央政治局在四川懋功县两河口召开扩大会议,确定会合后红军应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创建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方针。

陕甘革命根据地包括陕甘边和陕北两个地区,是谢子长、刘志丹领导的红26军和红27军经过多年艰苦战斗创建的。1935年夏,陕甘根据地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

胜利,红军和根据地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为长征的红军提供了落脚点。

1935年9月17日,红一方面军主力向长征途中最后一道天险腊子口发起攻击。经过激战,红军歼灭国民党军两个营,打开了腊子口天险。9月18日,红军翻越岷山到达甘南的哈达铺。这时,国民党为防止红军进占天水,威胁西安,急调重兵集中于天水,并在渭河附近的武山、漳县布置防线。

红军陕甘支队乘国民党调兵之际,急速北上,渡过渭河,占领了榜罗镇和通渭城。在榜罗镇,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考虑到陕北仍有相当数量的红军及较大的根据地,正式决定在陕北建立新的革命大本营。会后,红军陕甘支队连续突破国民党军在会宁至静宁之间、平凉至固原之间的两道封锁线,打退了国民党军骑兵的追击,翻越六盘山,于10月19日到达陕甘根据地边缘的保安县吴起镇。至此,红一方面军胜利完成了历时一年、纵横11个省、行程两万五千里的长征。

长征途中,英勇的红军艰苦转战,历尽险阻,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最终以红军的胜利,国民党军的失败而告终。它宣告了红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不可战胜的武装力量,在人民军队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36年5月18日,中革军委决定组织西方野战军进行西征。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三军大会师,发展西北抗日新局面,做了积极的准备。7月2日,红二、红六军团到达四川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随后,红二、红六军团与红32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中共中央致电热烈欢迎红二、四方面军北上,红二、四方面军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共同北上。

1936年10月9日,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10月22日,红一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在将台堡会师。三大红军主力的会师,标志历时两年的红军长征全部结束。长征中,各路红军在战略上密切配合、互相支援、共同北上。红军所到之处,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严守群众纪律,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得到各族人民的拥护和支持。长征的胜利,为党保存和锻炼了大批革命骨干,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奠定了坚实基础。

主力红军会师,实现了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红军主力转移到抗日的前沿阵地,对于增强中国革命力量,推动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促成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并在即将开始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中建立中国人民抗战的基地,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由黄其华、郝孝飞、朱国栋、周颢、彭震中根据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题材创作的国画《血战湘江》

由中央美术学院王颖生、董卓创作的国画《翻越雪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