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亚非 东方青年的历险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张健标题书法/夏薇

早在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前,元代的汪大渊就从中国的泉州出发,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周游亚非各地。汪大渊的名字和他的著作《岛夷志略》将永远与世界航海史共存

公元1291年的一天,一条元代商船满载商旅和货物,徐徐驶进福建泉州港。船靠岸后,在蜂拥下船的人群中,有几个从三屿国(今菲律宾北部)来的商人走出船坞,一面兜售他们带来的商品,一面向人们打听哪里可以纹身。

不久,他们就坐在了泉州城内最有名的一家纹身店。这几位三屿商人对店主边比划边用生硬的汉语说着,同时又把他们随身带来的全部金钱放在柜台上,示意店主只管取。店主见是几位外国商人,便客气地让了坐,并向他们介绍纹身的种类……大约过了两个小

时,这几位三屿商人满意地走出店门,他们一边向同伴炫耀着自己的独特纹身,一边跟店主人拱手告别。

不错,这是一幅根据史书记载而模拟的真实历史场景。这样一则妙趣横生的故事被记载在《岛夷志略》一书中,而发生在几百年前的这个真实的历史场景中的三屿男子之所以“罄其资囊以文(纹)身”,是因为作为中国的标记,等他们回国以后,当地人对他们就会“以尊长之礼待之”。

除了这个故事之外,《岛夷志略》还记载了许多发生在海上丝绸之路沿岸地区和国家的趣事,而这些趣事正是它的作者,有着“东方马可·波罗”美誉的汪大渊亲身所经历。

南游泉州一次机缘游海外

元代,中国同菲律宾并没有使节往来,但两国一直保持着很密切的通商友好关系,两国之间的民间往来也非常活跃。

元帝国与东南亚地区国家这样友好的民间往来对当时许多中国城市,尤其是一些通商港口城市带来了巨变。而这股巨变,在三十多年后的一天,不仅深深地震 撼到了一位赶到此处做生意的年轻人,也改变了他的生命轨迹。

公元1330年,也就是中国元朝的至顺元年冬季的一天,在中国东南沿海的福建泉州港码头上,十几艘巨大的商船一字排开,停靠在岸边。水手们正在把一箱箱的货物运到船上,他们即将沿着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前往非洲进行商贸活动。货物的主人,是个年仅20岁的年轻人,他衣冠楚楚,眉宇间绽放着一股英豪之气。他叫汪大渊,来自中国江西南昌。

20岁的这一年,家境殷实的汪大渊受父亲的委托,来到有着“东方第一大港”美誉的泉州港(当时中国南方最大的商业港口)做生意。在泉州,汪大渊不仅看到各种肤色的人们摩肩接踵,也看到琳琅满目的中西货物堆积如山,以及港湾里停泊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小船只,而中外商人和水手讲述的外国风情故事,更是深深地打动了他。泉州城内,中西贸易的盛况让初到此地的汪大渊非常震惊。具有灵活商业头脑的汪大渊认为,与其把自己手中的货物卖给当地的货主,不如直接把货物卖到海外去,这样他可以赚取更多的利润,而且还不受中间商的盘剥。主意已定,他立即找到一支即将出海的当地船队谈妥价钱,随后便开始了紧张的货物装船工作。准备工作完成后,趁着强劲的东北季风,汪大渊和他的船队出发了。

这艘从中国出发的船只一共有四层,第一层供餐饮娱乐,第二、三层是旅客住宿的地方,第四层是观光层。汪大渊走进了一层。里边不仅有中国人,还有各种肤色的外国人,有的在进餐,有的在和中国船员下棋。对于首次出航的汪大渊而言,发生在船舱里的一切事情都能引起他巨大的好奇。

天黑以后,汪大渊就来到了甲板上,这时的甲板上已经坐了很多人,但是这些人都不像船上的旅客,而像过夜的难民。汪大渊决定混淆在他们里边,将就着过一 夜。坐在他身旁的一位外国青年,这个青年精通汉语,他告诉汪大渊他很喜欢中国,并花了很多的时间来学习汉语。他还说,甲板上会有一位老人讲故事。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甲板上来了一位老人。围坐的人都很兴奋,他们纷纷鼓起掌来。在汪大渊听的这次故事中,老人讲的是有关琉球(今台湾)的事情,只见他缓缓地叙述着:琉球岛上有很多森林,这些树木环抱着琉球岛,岛上有很多山,这些山都特别险峻,站在山顶上,可以看到岛上的一切。琉球土壤肥沃,可以种很多的蔬菜和可口的水果。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也很有意思,无论男女都是卷发,而且喜欢穿花布衣服……

在老人讲述的故事声中,汪大渊渐渐沉入梦乡。一轮明月之下,只见这只航船在一波碧清中渐行渐远。而昏睡在甲板上的汪大渊没有想到他这次随波航行,竟然用了整整五年时间。

岛夷志略成就东方航海家

汪大渊从泉州经海南岛首先到达了中南半岛的占城国(今越南),略作休整之后,前往东南亚的爪哇岛、苏门答腊岛等地,然后经马六甲海峡,到达缅甸、印度。

离开印度后,船队航行到了波斯湾和阿拉伯半岛,之后到达了埃及。一路上,汪大渊与当地居民进行了各种贸易,收获颇丰。在销售完所带的货物后,船队又在埃及采购了各种特产。随后,他们沿着红海到索马里,再折向南直到莫桑比克,横渡印度洋回到斯里兰卡、苏门答腊和爪哇岛,并向西一直航行到澳大利亚,然后经过加里曼丹岛和菲律宾群岛,最终返回中国泉州。

在这五年时间里,汪大渊的船队到达了很多国家和大大小小无数的港口。他对这些异国风情充满好奇,即使没有翻译,他也常常会手舞足蹈地与当地人用手势进行简单的沟通,然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丝不差地记录下来。

一天,船只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其他船员纷纷走出船舱,汪大渊也跟着走下了船。原来,他们到了戎国(今马来半岛克拉地峡附近的春蓬),船上的商人要和这个国家的商人进行贸易了。汪大渊本来是跟着这群人下来看热闹的,结果他却留在了这个国家。

戎国人的脑袋都是方形的,这让汪大渊感到非常吃惊,他很想知道这里边的原因,于是他就在当地租下房子,想通过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以便解答他心中的疑惑。

在戎国生活的那段时间中,汪大渊结识了一对做青白花碗生意的年轻夫妇。戎国的饮食习惯与中国有着很大的不同。汪大渊品尝了这对年轻夫妇所酿制的酒,一种用椰汁和米酿造而成,味道苦辣,另一种是海榴酝酿的,味道较酸。年轻夫妇还为汪大渊用翡翠鸟的羽毛做了一个毛毡。

后来,年轻人的妻子生了小孩,汪大渊才弄清楚了那个在他心中一直不解的问题。原来,在戎国,婴儿刚出生就要用几块木板夹住头颅,这样头颅就慢慢形成方形,所以戎国人都是方头。而当地人认为只有这样他们的孩子才能健康地成长。汪大渊对当地人的这个风俗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在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汪大渊选择继续远行,因为他的梦想是游历更多的国家,见识更多的奇风异俗。于是,当另一支在戎国进行完贸易的商船抛锚出海 时,汪大渊毫不犹豫地登上了这艘远行的船只……

这次长达五年的海外航行,大大丰富了汪大渊对各国和各地区人民风俗人情的认知。在第一次跟随船队航海归来后,仅仅过了三年,汪大渊再次进行远航。此时,商业交换和货物运贩已经不是他出海远行的主要动力。这次海外远航,汪大渊又用了三年时间游历南洋群岛以及阿拉伯海、波斯湾、红海、地中海的沿岸国家,补充和完善了自己的旅行记录。

两次远航之后,汪大渊编写了《岛夷志》一书,把自己看到的海外奇风异俗介绍给读者。书中详细描述了他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旅行见闻。例如,书中记载的沙特阿拉伯圣城麦加“风景融合,四时之春也,田沃稻饶,居民乐业”,而在渤泥,也就是今天的文莱一带,他发现当地人,尤敬爱唐人,对来自中国的客商非常友善。

汪大渊最远航行到了非洲,在“麻”那里,也就是现在的非洲肯尼亚,汪大渊见到了一种灰毛、红嘴、身高六尺的大鸟,“闻

人拍掌,则耸翼而舞,其仪容可观,亦异物也”。汪大渊在书中把这种鸟称为“仙鹤”,很可能就是鸵鸟。汪大渊的《岛夷志》一写成便在中国引起了轰动,甚至引起了政府的关注,恰巧当时的泉州地方政府正在编修郡志,便将《岛夷志》收入《泉州路清源续志》中作为附录。后来,汪大渊又将《岛夷志》节录成《岛夷志略》,精简后的《岛夷志略》内容更加精彩,并一直流传到今天,有人把这本书评价为影响中国的100本书之一,汪大渊也因此被誉为“东方的马可·波罗”。

留名青史海外之行谱人生

汪大渊生活的元代,是中国海外贸易非常繁盛的时期。元朝政府以轻于平常一半的八厘低息,发放贷款给从事对外贸易的海商,同时采用官办方式,由政府配备船只、资金,选拔人员出海经商,所得利润由政府与贸易商七三分成。中国东南沿海的居民纷纷驾舟出海,许多人到印度次大陆和阿拉伯各国侨居。从13世纪下半叶 以来,中国帆船已在印度马拉巴尔以东的海域中,跃居航运界的魁首;在印度洋西部海域,中国帆船也是阿拉伯和印度同行的强有力的竞争者。

进入14世纪之后,元朝政府更进一步放宽海禁,听任私商驾船自由出国贸易,中国的航海事业更得到了进一步的繁荣。作为这一时期航海状况的记录,汪大渊的《岛夷志略》可以说是14世纪最有价值的印度洋航行指南。他用精深的观察得来的关于亚非各国的政治、地理、商业和航海的知识,使《岛夷志略》足以跻身于同时代世界性的伟大游记之列而毫无愧色。

现存《岛夷志略》约2万字,共100条,除最后一条“异闻类聚”系抄撮前人之书而成外,其余99条每条大抵记述一个国家或地区,有些条还附带提到邻近的若干地方。《岛夷志略》包含了十分宝贵的历史资料,书中记载地理范围包括东南亚、南亚、西亚和东非的广大地区,记载的国名、地名多达220余个,有些国名、地名是初次见,有些甚至是仅见于该书。

学者们普遍认为,汪大渊所著《岛夷志略》是上承宋代周去非的《岭外代答》、赵汝适的《诸藩志》,下接明朝马欢的《瀛涯胜览》、费信的《星搓胜览》等的重要历史地理著作,而其重要性又大大超过这些著作。

汪大渊在《岛夷志略》中记载了台湾、澎湖是中国的神圣领土。琉球(今中国台湾岛,入明以后琉球则专指冲绳岛) “地势盘穹,林木合抱。山曰翠麓,曰重曼,曰斧头,曰大峙。其峙山极高峻,自澎湖望之甚近。”

汪大渊作为一个航海家和民间友好使者,在他的笔下洋溢着对于亚非各国人民友好的情谊。在柬埔寨,汪大渊看到的是农业发达,塔庙装金,始信“富贵真腊”名不虚传。而在埃及,由于尼罗河三角洲水利工程的建设,使地中海南岸的著名港口杜米亚特,成了名副其实的“乐土”。 汪大渊按照穆斯林习俗称麦加为“天堂”,这地方风景融合,四季皆春,出产西马,身高八尺,遐迩闻名。此外,摩洛哥的栀子花,印度东部奥里萨的女兵,南印度科泽特行者让路道不拾遗的风尚,都给他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作为一位精通商业的国际贸易家,汪大渊以他精审的观察力,对每个地方的特产、乐于成交的商品也作了细致的调查。从他的著作中,后人可以看到中国输出的丝绸、瓷器、铁器和各色烧珠在各国风行一时的情景,也让后人得到了当时各国间经济交流的宝贵的历史资料。青花瓷的大量外销是汪大渊最先留下了文献上的依据。

在汪大渊1336年访问了摩洛哥的十年之后,摩洛哥大旅行家伊本·贝图达也抵达了汪大渊启航的泉州,并到达了元朝的大都——北京。东西方两位大旅行家彼此互访对方的家乡,完成了当时居住在太平洋和大西洋滨的人们在航海史上所能达到的高峰,留下了脍炙人口的佳话。

与明朝的郑和下西洋相比,元朝的汪大渊更早地探索了世界,拜访的国家也更多。汪大渊的旅行完全是民间性质的,并没得到政府的支持,在他之后,郑和才开始奉明朝永乐皇帝朱棣的命令,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以官方身份对沿途各国进行拜访。

古老的海上丝绸之路成就了像汪大渊扬帆起航的梦想。在中国历史上,郑和下西洋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郑和曾率领着船队七次下西洋,先后到访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中国与世界经济文化的交往作出了重大贡献。但是人们也许并不知道,其实早在明朝之前,汪大渊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而选择从中国东南部福建沿海的泉州出发,沿着海上丝绸之路,见识到了更为广阔的世界和天地。汪大渊不但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航海家,也是世界史上屈指可数的杰出的航海家。汪大渊的名字和他的著作《岛夷志略》将永远与世界航海史共存。

《岛夷志略》是研究古代亚非等地区历史地理的重要著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