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彩结花

Beijing (Chinese) - - INTANGIBLE HERITAGE 北京绝艺 - 文/高媛 摄影/李晓尹

北京通州区于家务乡一所普普通通的农家院里,每到喜庆节日,总是热闹异常。从院门口经过,常常能看到小院里竖着一根根竹竿,纵横交错,像是盖房子搭的脚手架,又像农田里的篱笆。

仔细再看,却又不像。院里不见一砖一瓦,却有很多彩绳、彩绸、彩花和绣球,红的,绿的,粉的,黄的,鲜艳夺目。竹竿上还裹着各色绸布,看起来就是一根高大的彩柱。

更令人惊奇的是,只见院主人用绳子把几根彩柱拼接在一起,一座巍峨壮观、五彩缤纷的牌楼便赫然而立。

牌楼是中国传统建筑,一般建在宫苑、寺观和街道路口,怎会出现在这小小的农家院?

其实,此牌楼非彼牌楼,这是老北京民俗八大行业之一的扎彩,俗称“彩子”。小院的主人便是北京扎彩世家—— “彩子李”的第五代传人李连贵。

在《北京话词语》中,“彩子”一词的解释是这样的:“旧时办红白事时,用红白彩绸布扎成的花饰。”彩子业已经在北京流传了上百年,人称“京彩”,这个行当里的人被称为“彩子匠”。

时代变迁,彩子业从过去“无事不彩”的极致辉煌,到现如今被大多数城里人慢慢遗忘,这门行当正面临着消失的危险。使用彩子的场所越来越少,能做彩活儿的人寥寥无几。2009年,扎彩子入选北京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作为这个项目唯一的传承人,李连贵用他精湛的手艺,通过父子相传、师徒相授,坚持着这门古老技艺的传承。

扎彩子全凭多年的经验和心灵手巧,而所用工具和材料都非常简单。工具有镊子、剪子、钳子等,材料主要是麻绳、竹竿、各色绸布和绸纹纸。由于五彩缤纷的彩活儿颇能渲染气氛,烘托典礼的场面,所以过去的国家大典,比如国庆、迎宾、凯旋、阅兵、国葬和民间的红白喜事、店铺开业重张、佛道两教的法事以及节年各大山坛庙会,都用扎彩子点缀景观,以示隆重,既庄严又壮观。

据李连贵介绍,悬灯结彩,历史上是崇佛的产物,唐代开始出现,到宋代,彩子制作技艺应用到人们的生活中。北京的扎彩是从天津慢慢传入,并逐渐在京城兴盛起来的。而李家前后5代人,也见证了扎彩技艺的发展。

“溥仪大婚是我曾祖李文瑞,带着我祖父李宝山,经人介绍在皇宫里做的彩子活儿;慈禧去世后,抬棺材的人歇脚用的 路祭台是我们家做的;吴佩孚死后办丧事是我们家扎的彩子;孙中山从碧云寺往南京移灵也是我们家给扎的路祭台……”说起自家祖上接过的彩活儿,李连贵如数家珍。这些辉煌的家族手艺,通过他的曾祖父、祖父、父亲的口口相传,传到了李连贵这一辈。

李连贵的父亲李增喜可以说全面传承了李家扎彩子的精髓,而且还发扬光大。“北京市东西南北城,过去都有彩子,叫作彩局。听我父亲说,我们家是在南城,崇文区‘将擦门’,就是现在的左安门,做彩子挺出名的。”

1983年,不到30岁的李连贵跟着父亲为朝阳春季商品展销会扎制了一座五门过街牌楼,从那以后,他逐渐掌握了扎彩的各道工序以及多种彩牌楼的制作方法。

扎彩对于材料和工具的要求并不高,主要靠艺人的手上功夫,无论是打绳、拉串儿、绷地儿,还是码花、翻绣球,每一道工序都是依靠手的灵活与技巧,再加上经验完成的。其中,有些复杂的工序还需要多人辅助。

第一步先要打绳。捆绑竹竿、搭建架子离不开绳子,打绳这道工序就是将一股股细绳通过工具慢慢拧成一股粗绳。相较单股绳来说,几股绳子拧成一股,不仅更加结实有劲,捆好后的架子也会更稳固,不管怎么搬动都不会松散。

李连贵说,过去捆竹竿用的都是“子儿绳”,就是麻绳。打麻绳是一项民间技艺,在中国很多地区至今依然流行,特别是在一些农村地区,有些农活儿需要用到 麻绳,比如牲畜拉犁、拉车、拉磨、拉碾的套绳,拴牲口的缰绳等等。而在靠海的地方,渔民出海打鱼、拉帆需要用麻绳,盐场上也需要各种绳索,还有农村冬暖式大棚上拉草帘子也需要用麻绳。

因此,20世纪八九十年代,市面上各种规格的麻绳随处可见,有两股、三股、四股或六股。彩子匠人根据竹竿的粗细,挑选不同规格的麻绳来捆扎竹竿。使用之前,还要蘸水晾干,这样绳子会更结实有劲,不易损坏。

后来,随着结实耐用的尼龙绳、塑料绳的出现,麻绳逐渐从市场上消失,李连贵便用塑料捆扎绳代替了麻绳。这种绳子的特点是强韧、耐潮湿,色彩绚丽,但有一点,“时间长了,太阳一晒,容易糟,一扥就断。”所以,李连贵说,扎彩其实就是“打快勺子(北京话,形容动作迅速),用几天,不像古建里砖木结构的老牌楼,多久都不坏。彩子不同,彩子都是现用现做,用完就拆。”

手工打绳的匠人所使用的工具五花八门,有的用架子,有的用带孔的木条,李连贵打绳的工具非常简单,就是一根普通的木棍,比一般家里用的擀面杖稍粗, 60厘米长,直径大约6厘米。木棍的中间有一根垂直的铁钉,钉子头垂下。李连贵拿出一卷塑料绳,手腕轻轻一绕,把绳子系在铁钉上,一手提起木棰,另一手把木棍使劲一拨,木棍在空中飞快地旋转,带动绳子越转越紧。等到木棍快转不动的时候,把绳子取下来对折。由于力的作用,本来两股分开的绳子一下子紧紧抱在一起,拧成了一股。“这样绳子就结实了,无论你怎么扥都扥不断了。”李连贵一边拽了拽绳子一边说。

绳子打好,下一步就要挑竿儿了。竹竿需要仔细刷选,粗细要求均匀一致,而且竹竿要直,这样才能保持成品形态、线条的完美。李连贵说,过去彩子都用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