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雄安 一路风光

Beijing (Chinese) - - ENJOY • TRAVEL 乐享北京•畅游 - 文/王阳 摄影/马文晓

今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雄安新区,这令围绕雄县、容城、安新三县的话题成了热门。很多热心群众在第一时间就驱车奔赴雄安新区,为的就是看看雄安究竟魅力如何。今年7月7日,首列从北京直达雄安新区的动车从北京南站发车,到雄安新区只用80分钟。不如这个夏天坐上高铁游雄安,从北京到雄安、到保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北京向南百公里,冀中平原一马平 川。雄安新区,一项承载着“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历史性战略部署,降临在这片土地上。在人们对雄安新区充满了期待,充满关注的同时,也对雄县、容城以及安新三县的历史产生了兴趣。在坐上动车出发之前,不妨先简单了解一下这三个县悠久的历史,这会让旅途变得更有意思:雄县曾是军事要地—宋辽对峙的边关要塞,有着杨六郎的传说;清代的康熙皇帝为了围猎和监视治理白洋淀的工程进 度,在白洋淀建了四座行宫;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定曾两度成为河北省省会,文物古迹众多……

胜芳古镇游水乡何必下江南

当从北京南站开往雄安新区的动车缓缓停靠在霸州站时,仅行驶了54分钟。在出发之前查阅霸州的旅游资料时,被胜芳古镇民居临水而建的图片深深吸引,这

景象不是与江南水乡十分相似吗?原来,古镇始建于春秋末期,在唐代称为“渭城”,到了宋代才开始叫“胜芳”,取“胜水荷香,万古流芳”之意。由于这里自古就是湿地洼淀,于是南方的水稻、莲藕的种植技术传入胜芳,便出现了芦稻相映,荷菱飘香,鱼虾蟹藕,丰美迷人的江南水乡景象。在经历了明初的大移民之后,作为水旱码头的胜芳就成了商贾云集、店铺林立的大镇子。胜芳古镇曾是多地往来天津的必经水路,而天津又有大运河流经,地理位置优越性造就了胜芳古镇的繁荣。六次下江南的乾隆皇帝曾三次专程绕道来胜芳,他还为这里留下了“南游苏杭,北游胜芳”的赞誉。

如今的胜芳镇人口密集,繁华不减。老城区的街巷以穿心河为中心四向伸延, 河道曲折幽深且密如蛛网,依水而建的古老民居给人带来时空倒流的错觉。胜芳古镇的“古”是最值得去发现和欣赏的,被称为三宗宝的戏楼、牌坊、文昌阁自然不容错过。居三宝之首的戏楼又称“九成楼”,初建于清代乾隆年间,坐南朝北,正面有两根明柱支撑,檐板绘以花纹图案,栩栩如生,戏台周围镶有汉白玉条石,中间以木制屏风分隔前后,木屏两侧设“出将”“入相”二门。不用怕找不到戏楼,戏楼的正中悬着匾,上书楷体大字“九成楼”,看到它就不会错了。

胜芳的古牌坊是一座独具特色的四柱飞檐木结构建筑,牌坊上方柱芯有一横匾额,北面为“人伦之至”,南面为“护国庇民”,顶部的两层飞檐为凹槽式斗拱咬合,无钉无榫,前后左右伸出四尺有余,犹如一 个大帽子。值得一提的是,现牌坊是根据英国传教士纪满老先生的儿子寄来的照片而重建的,和明末清初时初建的牌坊几乎一样。文昌阁是一种传统祭祀建筑,为祭祀传说中掌管文运功名之神,保一方文风昌盛而建。在中国古代,凡是文昌阁建立的地方,都汇聚了当时大量的饱学之士。胜芳的文昌阁高三层,有匾额两块,竖匾“魁星楼”,横匾“文昌阁”,主体建筑高达三丈三尺,暗喻33层天。由于这座文昌阁的宝顶有4米多高,曾一度成为昔日胜芳的行船航标—文昌阁南面的水域就是白洋淀的东淀。

人文风情富甲一方的豪宅大院

胜芳作为曾经富甲一方的古镇,自然少不了殷实富足人家的大院。始建于清光

绪六年(1880年)的王家大院雅号“师竹堂”,是“胜芳八大家”之一的王家所建的豪宅,主人姓王名子坚,王子坚弟兄两个,其弟王子端,一生喜爱收藏。以至于当地流传着“王子坚好盖房,王子端好收藏”的顺口溜。

王家大院最大看点就是其中西合璧,汇集了西方的拜占庭、中国的歇山坡顶以及非洲的建筑风格。大院从设计到施工均由天津的工程技术人员完成,耗资三万两白银,置身其中可感受一代地方豪富的不凡生活情趣。王家大院三道门风格迥异,其中大门楼上额“三方”砖雕刻工精细,分别饰以北京白塔寺、上海百老汇、天津墙子河,在游览时值得细细观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王家大院作为胜芳宾馆曾先后接待过陈毅、贺龙、刘伯承、徐向 前、叶剑英、彭德怀、聂荣臻、邓小平、杨尚昆、彭真、刘澜涛、荣高棠、安子文、郭沫若、周扬、李德全及朝鲜和苏联等15个国家的领导人和专家学者。

除了王家大院,胜芳的张家大院也不能错过。建于清道光十年(1830年)的张家大院雅号“聚兴堂”,张家也是当年“胜芳八大家”之一。田字格局的张家大院,西侧两院以中式传统建筑为主,砖雕、彩绘尽显主人追求吉祥、富贵、康寿的心理。东侧两院吸收了西洋风格,形成中西合璧的效果,体现了当时院主人已具有的开放意识。与王家大院一样,张家大院也铭记了胜芳不朽的革命历史传统。1947年,孙毅将军曾经在这里指挥过胜芳保卫战。平津战役结束前夕,黄克诚和黄敬在张家大院培训了7500名接管天津的干部。此外,天津人民 广播电台、天津日报、新华社天津分社都是在张家大院成立的。

边关地道杨六郎的地下长城

与胜芳古镇相去不远的雄县古称雄州,在历史上曾是宋、辽两国交界,乃兵家必争之地。宋、辽之间长达25年的激战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宋、辽边关地道就是其中的突出代表,这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古代军事建筑被誉为“地下长城”。行走在雄州新城,俨然是一座现代化小镇,想寻找点古迹很难。但提起“杨六郎把守三关口”的民歌,当地人大都会哼上一两句。相传宋、辽边关地道是宋代名将杨延昭所修,当年他镇守雄县的瓦乔关、霸州的益津关和信安的淤口关,与辽

军形成对峙局面。为了收复失地,杨延昭便秘密修筑了地下古战道。

在宋、辽边关地道最初被发现之时,其修建年代与用途一直是谜,有人认为这是通向墓穴的甬道,也有人认为这是抗战时期修建的地道。直至考古人员在地道内发现了北宋年间的瓷器及铜钱,才确认这是当时宋、辽边界的军事工程。宋、辽边关地道分布范围很大,位于保定雄县、廊坊永清县、霸州市境内的平原地带,为宋、辽边界附近的军事设施。在雄县县城将台路与文昌大街路口南的一段古战道已发掘修复200余米,并建了古战道公园对外开放。漫步地下宋、辽边关地道,不禁令人感叹这座军事工程的设计巧妙,顶部 是券顶、墙壁宽厚,顶部压力就由墙体传入地下,而且通道每隔几米就有一小券门支撑顶部,所以历经千年仍未坍塌。青砖铺就的古战道内错综复杂,地道不仅高低错落,曲转迂回,还设有休息室、兵器室、迷魂洞、翻板等。如果把河北省的邯郸、永清和雄州、霸州一带的古战道都开发出来,那将是一条蜿蜒于地下、神秘而宏伟的“地下长城”。

令人意外的是,宋、辽边关地道这项当年规模浩大的军事工程却没有出现在《宋史》之中。专家推测可能由于它担负着重要而隐蔽的军事职能,例如运粮运兵、掩藏军队等属于军事机密,所以便成了保密工程,以至于元代史书也没有这条 古战道的记载。不过,专家在明朝史书《霸州志》发现了对它的记录,据《霸州志》记载:“引马洞杨延昭所治,始于州城中通雄州。”另外,《雄县新志》记载:“雄城中圆通阁山门前一井,故老相传霸州城内亦有井与此地穴相通,宋初两城守将计军事于穴中往返外人不知也。”细细想来,或许北宋军队当年能够突然在平原上消失,又突然出现在辽军面前的传奇故事,都与这条古战道有关。

白洋淀康熙帝的钟爱之地

在动车开通之后,从北京南站到白洋淀只需要短短的几十分钟。在雄安新区规

划公布后,“华北之肾”白洋淀也随之火热了起来。从安新县城通往白洋淀旅游码头的公路上,来自北京、天津、山东、内蒙古、河北等地的车辆排起了长龙,水面上有上百艘大小游船往来穿梭,岸边的游人则是摩肩接踵。可见大家都想看看白洋淀的风貌,看看雄安新区的面貌。

今天的白洋淀是国家AAAAA级景区,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泊,广袤的水域内有143个淀泊星罗棋布,3700条沟壕纵横交错,39个小岛点缀其中,10万亩荷花接天映日,12万亩芦苇密密匝匝。盛夏时节,白洋淀的荷花在波澜不惊的水面上随风摇曳,温婉妩媚,颇具看点。而在明代,白洋淀一带十年九涝,史籍上常见白洋淀灾情的记载:“明成化十四年四月,安州、新安大水,城几陷”“明万历二十七年秋,大水浸城,新安城门壅土为障,四境尺地无余”……当时白洋淀的水 灾给老百姓带来了灾难,所以明清两朝的皇帝都很重视白洋淀的治理。

到了清康熙五年(1666年),康熙皇帝开始兴修白洋淀地区的水利治理工程,庞大的水利工程一直持续到乾隆年间,乾隆时的直隶总督高斌协同中央派来的大员一起研究出了利用河道引导洪水的方案,既解决了泄水问题,又开辟了新的航道,对城乡贸易、物资交流、经济繁荣起到了很大作用。

当年,康熙皇帝在治理白洋淀时,先后围绕白洋淀兴建了四座行宫(郭里口行宫、端村行宫、圈头行宫和赵北口行宫),除了供查阅水利治理工程外,还为了皇帝在这里举行水上围猎(俗称“水围”)活动之用。康熙每次水围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天,甚至十数日。值得一提的是,康熙曾先后40次来白洋淀,其中水围就有29次。乾隆一朝仅举行四次水围, 比起康熙来是少多了。

如今,四座行宫已经荡然无存,不过昔日这四座在白洋淀旁兴建起的“水上行宫”还是颇有一番风景的。时至今日,白洋淀依旧是一处环境清幽、景色秀丽迷人的好地方,这里不仅是雄安新区的核心地带,还是京津冀地区旅游的热门景区。

京畿重地保定府的穿越之旅

当动车离开徐水站,再行15分钟,便到了保定,列车从北京南站到这已走完了全程,共110分钟。到了保定,就不得不提直隶。有人把直隶省简单定义为现在的河北省,其实有些狭义了。清王朝问鼎中原后承袭明制,在全国继续推行行省制度,地处京师附近的北直隶被改为“直隶省”。清初所设置的直隶省,至光绪年间,其辖区包括今河北、北京、天津

和山东、山西、河南、辽宁、内蒙古的一部分。清朝的直隶作为屏卫京师的京畿重地,因其地理位置的重要而受到清廷的特殊关注,直隶总督也名列全国八督之首。值得一提的是,保定的直隶总督署是中国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清代省级衙署。

保定历时240多年一直是直隶省的军政首府机关,李鸿章、袁世凯、曾国藩、琦善、荣禄等在晚清响当当的重臣都曾担任直隶总督。鸦片战争、洋务运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一百多年来,这里见证了中国近代史的沧桑与巨变。对清史感兴趣的人一定不要错过这座见证了半部清史的都督府,在这里可以从一砖一瓦中解读清代历史。

对于军事爱好者来说,来保定一定会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走一走——这是中国 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规陆军军校。提起中国的军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黄埔军校。其实,国民党的上层军政首脑人物多出自于保定军校,因此保定军校及其人物对近代中国的进程曾有过重要影响和起过重要作用。从保定军校走出来的军官,很多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比如蒋介石、陈诚、顾祝同、叶挺、张治中、傅作义等等。1912年至1923年期间,保定军校办过9期,毕业生有6000余人,若从保定军校的前身北洋武备学堂算起,保定军校共培训了近1万名军官,其中有1600多人获得将军头衔,这些人遍布当时的军界和政界,在中国近代史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对于考古爱好者来说,葬着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的满城汉墓是肯定要去的地方,耳熟能详的金缕玉衣、长信宫 灯、错金博山炉等著名文物都是从这里出土的。此外,还有埋葬着雍正、嘉庆、道光、光绪四位皇帝的清西陵。清西陵的四座陵墓各有亮点,雍正的泰陵有着三座石牌坊和大红门构成的四合院布局;道光的慕陵全是由金丝楠木构成,素雅至极;嘉庆昌陵的回音壁是中国古建筑中仅存的两处回音壁之一;而光绪的崇陵是清西陵中唯一开放地宫的陵墓,也是中国最后一座帝王陵墓。

如今,坐着动车游雄安已经变为现实,从北京出发,去白洋淀亲水,去白沟购物,去保定怀古或是看风景,只要规划好路线,区区几十分钟就能抵达心之所向之地。百里出游不再自驾,乘火车的旅行也同样便利、有趣。

位于胜芳镇的文昌阁

王家大院是胜芳镇有名的豪宅。前景为旧址翻建的门楼

雄县牌坊

鸟瞰白洋淀

保定的直隶总督府是中国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清代省级衙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