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 遇见伦勃朗

Beijing (Chinese) - - APPRECIATION • EXHIBITIONS 乐享北京 展览 - 文/高媛 摄影/张宗芸

伦勃朗的名字,是和他的杰作连在一起的:《蒂尔普教授的解剖课》《先知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的毁灭》《犹太新娘》《木匠家庭》,还有数量几乎超过所有画家的自画像。而他最为著名的作品,是那幅使他生前声名蹉跌、身后声名大振的《夜巡》。

此次来京展出的“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是荷兰黄金时代画作在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展示。展出的70余件展品来自全球拥有十七世纪荷兰艺术画作数量最多、最重要 的私人收藏之一美国莱顿收藏馆,分为肖像画、历史画及风俗画三大主题,其中包含伦勃朗的11幅画作,以及天才艺术家维米尔首幅在北京展示的作品《坐在维金纳琴旁的年轻女子》。这些藏品展示了伦勃朗艺术生涯初期在莱顿和阿姆斯特丹的经历,以及以他为中心的许多艺术家和艺术观念。展览将持续到9月3日。

莱顿城的天才少年

1606年7月15日,伦勃朗出生于距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25公里的小城莱顿,随 后开始了一场传奇人生:出生于富裕家庭的少年,14岁就进入莱顿大学学习法律,凭着对绘画的热爱,果断弃学从画,在莱顿本土艺术家雅各布·凡·斯瓦宁堡的画室中当学徒三年。斯瓦宁堡在意大利生活过15年,彼时,卡拉瓦乔风头正劲,受此影响,斯瓦宁堡的作品也以强烈的明暗对比为特色。因此,伦勃朗绘画中类似卡拉瓦乔的暗绘风格,在这三年的学画生涯中埋下伏笔。1623年,17岁的伦勃朗跟从阿姆斯特丹历史画家彼得·拉斯曼当学徒,到了20岁,已经基本掌握油画、素描和蚀刻画的技巧,

并发展了自己的风格。1626年,伦勃朗回到家乡,自己开画室招徒作画,期间画了许多自画像。

本次展览展出了伦勃朗最早创作的三幅作品,皆创作于1624年至1625年之间。这三幅作品是其以“五种感官”为主题的系列作品中的三幅,分别为《结石手术》(又名《触觉的寓言》)、《三个音乐家》(又名《听觉的寓言》)以及《失去知觉的病人》(又名《嗅觉的寓言》)。在最后一件作品中,第一次出现了伦勃朗的亲笔签名“RHF”。这幅画描绘了在治疗过程中晕倒的一位年轻人。年轻人处于前景非常醒目的位置,他瘫坐在靠背椅上,布满彩色条纹的居家长袍从胸口处敞开。一位老妇人试图用嗅盐让他苏醒过来,而医生却在一旁无助地观望。

对五种感官进行描绘,是当时荷兰非常流行的创作主题,然而伦勃朗的表现方式绝不流俗。他通过治愈“灵魂哀伤症”的音乐来表现听觉,通过刺激性的挥发盐救助晕厥者来表现嗅觉,通过“结石手术”—一种用来治疗精神病的颅骨穿孔术来表现触觉(当时人们认为,精神病的出现是因为头脑中长出了“疯狂的石头”,需要开颅取出来)。在这一系列中,伦勃朗将感官进行了具体化和事件化,并与当时复杂而模棱两可的医患关系联系起来——画家描绘的内容都确有其事,尽管治疗效果总是令人怀疑。在当时的荷兰,人们对医生既尊敬又惧怕,而刚满18岁的伦勃朗对这种复杂的感受作了细致的描绘。

黄金时代的阿姆斯特丹

伦勃朗于1631年离开莱顿,前往经济繁荣的文化中心阿姆斯特丹。他加入了艺术商亨德里克·凡·乌伦博格的工作室,并依靠为阿姆斯特丹市的名人画肖像而挣 得了第一笔酬金。例如,《红衣男子像》(1633年)描绘了一位精英阶层并具有国际化特征的人物,这幅作品在栩栩如生地刻画人像的同时,体现出人物的庄重感和直接性。这一时期伦勃朗的另外一些作品主要是头像画,即通过观察人物头像来体现人物情感、表情和心理冲突。

他的里程碑式的作品《书房中的女神密涅瓦》是这一艺术题材的最佳例证。在这幅极其重要的作品中,伦勃朗展现了女神的庄严形象:明亮的房间里,女神密 涅瓦正端坐在桌旁。一本巨大的书在她面前摊开,她暂停了阅读—手仍旧放在打开的书页上—然后望向了画外。她身穿点缀金色刺绣的蓝色衣服,肩上披着一件华美的斗篷。她金色的长发垂到了双肩,头上戴着一个桂冠。密涅瓦的坐姿是男性学者在书房里的经典姿势,但伦勃朗却把它用到这位司掌战争、智慧、艺术、医药和纺织技艺的圣洁女神身上,还用多种标志性物品展现她的特点,包括精美挂毯、厚重书籍、地球仪以及带着戈尔贡头像的

盾牌。伦勃朗为密涅瓦精心绘制出光辉灿烂的服装,这也展现出他对荷马史诗的熟悉,密涅瓦在古希腊的对应者是雅典娜,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的雅典娜就为自己缝制了一件“华丽的外衣”。

伦勃朗在17世纪30年代中创作了一系列密切相关的历史油画,描绘了古代的女性英雄,这幅伟大的杰作便是该系列的巅峰之作。该系列的其他作品有: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贝罗娜》、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的《阿尔泰米西娅》以及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福罗拉》。这个系列的创作动机究竟是什么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猜测,也许是伦勃朗希望成为历史画家的想法,促使他创作了这个系列。包括伦勃朗在内,那个时代的人们认为历史画家代表艺术成就的最高水平。然 而在17世纪中叶,真正让伦勃朗享誉画坛的是他所描绘的人物以及他的描绘方式,正如此处的密涅瓦,这个超凡伟大的形象充满了视觉张力,伦勃朗笔下的她既是一位奥林匹斯神明,又好似一位现实生活中的妇女。

伦勃朗的作品大多关注肖像与历史题材,他对此类题材的浓厚兴趣也被他在阿姆斯特丹的学生们所继承,包括费迪南德·波尔、科瓦特·富林克和卡尔·法布里蒂乌斯等。这些艺术家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对伦勃朗的绘画技巧予以回应,包括光与影的强烈对比,丰富的颜色组合,同时他们也接受了伦勃朗将历史题材转化为普通人日常经历的技法。

自拍狂人

虽然伦勃朗的绘画生涯跌宕起伏,但是他对自画像的迷恋恒久不变。在40多年时间中,他用油画、素描和版画等不同介质作画,转换不同的流派与风格,画了近百幅自画像。在那个没有相机的年代,他的自画像数量之多好比当今的“自拍狂人”。据估算,在伦勃朗的所有作品中,自画像的比例高达20%。因此,即使在今天,很多参观者依旧可以识别他普通但鲜明的面部特征。

伦勃朗如此钟爱自画像,有学者认为,刚开始他只是为了研究人物表情和提升绘画技巧,渐渐地他开始意识到,想洞察人的内心世界就必须要先认识自己。学术界普遍将伦勃朗的自画像分为三个阶段。作为一位雄心勃勃的青年艺术家,伦勃朗早期尝试创作了形象鲜明活泼的探索性的画作。在这些画像中他探索光影交织的效果以及奇特的面部表情、异国服饰。那时伦勃朗经常以一头蓬乱头发的模样出现在画作中。

第二阶段是他在17世纪30年代和 40年代的画作。伦勃朗时值中年,穿着毛皮镶边的昂贵丝绒大衣出现在自画像中。这个时期的自画像,比起早期和晚期作品少了一些开拓性。这些作品呈现出伦勃朗的尊严,同时也炫耀了其所创造的物质财富。

伦勃朗自画像的最后一个阶段从1652年开始。这一时期的画作,展现了伦勃朗的晚年。对许多人来说,这些自画像堪称伦勃朗创作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品。这一时期画作中难见金链或是刺绣繁复的衬衫。相反,艺术家用粗犷、简洁的笔触和诚实的态度来描绘自己,却反而让这些画作彰显出与众不同、引人注目的现代性和自省意识。

此次展出的一幅伦勃朗自画像作于1634年。当时他刚刚离开故乡莱顿不久,来到阿姆斯特丹。画中,伦勃朗把自己描绘成自信的年轻人,他充满自信地直视观赏者。贝雷帽的波浪状帽檐给他的双眼蒙上了阴影,他似乎在看着观众,似乎又有所掩藏。处于椭圆画框之中的伦勃朗身着老式服饰—毛皮滚边外套和贝雷帽—这让他透出一股传统的学者风范。伦勃朗的多幅自画像都出现了类似的怀旧服装,他还经常通过明暗效果来触动人心,让观众觉得画中形象真实可感。

精细画与风俗画

格里特·德奥是伦勃朗在莱顿的第一位学徒,也是他最成功的学生。本次展览展出了德奥的9幅作品。

德奥在17世纪以绘画技巧和题材的创新而闻名。与他的老师伦勃朗不同的是,伦勃朗以一种广阔、流畅和具有强烈表现力的方法来作画,而德奥发明了一种名为“精细画”的技巧。这种绘画要求非常精细而准确的笔触来刻画近距离的场景。他在肖像画、对学者或做家务的人的描绘之

中,都蕴含着对于材料、表面质地和所在空间错觉的精准把握。

展品《伏在画家画室壁架上的猫》(1657年)印证了德奥使用错觉艺术手法的高超技艺。按照惯例,画面中部出现的一般是人物面部,而德奥在这个位置却画了一只褐色条纹的灰猫,它的后爪紧贴窗台蜷伏在上面,尾巴接近画框边缘,几乎要伸到外面去了。德奥描绘得非常细致,他突出了猫的特征,包括身上的条纹、柔滑的皮毛以及锐利的双眼。17世纪,猫在人们眼中有着特殊寓意,它象征着视觉,德奥遵循了这一传统,让画中猫 望向画框之外的物体。

本次展览的另一大亮点是伦勃朗同时代的荷兰天才画家维米尔的油画《坐在维金纳琴旁的年轻女子》,这幅与收藏于卢浮宫的《织花边的女工》创作于同一匹帆布上的非凡画作,是维米尔成熟风格作品中目前仅存的私人收藏。

17世纪的荷兰画坛群星璀璨,不仅诞生了伦勃朗这样的艺术大师,也涌现出艺术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荷兰小画派”,维米尔就是这个画派的佼佼者。所谓“小”画派,一来是因为这一派的作品尺幅都不大;二来则是因为这一派 的作品不见重大的社会题材,只见对舒适、安逸的家庭生活细节的描绘,表现当地女子梳妆打扮、弹琴唱歌、读书写信或做家务劳动,迎合的是市民阶层的审美趣味。而在当时,最为风行的艺术风潮可是巴洛克,气势恢宏,激情四射,主角多为诸神或贵族。

从荷兰小画派中脱颖而出,维米尔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把日常家庭生活画成了一首首隽永的诗,将平凡升华成永恒。例如他的名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用热情而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一个少女的动人神情。这幅画曾被作家杜撰成一部缠绵悱恻、意味幽远的小说,进而改编成电影,在世界各地上映。

不同于伦勃朗的多产,维米尔在短短43年的一生中,只留下34幅画作,散落在世界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此次展出的这幅《坐在维金纳琴旁的年轻女子》创作于1670年至1672年,画中女子坐在维金纳琴前,手指温柔地触摸着键盘,她望着观赏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她暂停演奏的动作带出了瞬间的私密感及可察觉的静谧感,营造出一种凝固的美。光线从上方的窗户进入,微微照亮了她的半边脸和颈上的珍珠项链。在被美国莱顿收藏馆收藏之前的几十年间,这幅画从未出现在公众眼前。而这次展览是维米尔作品在中国的首次亮相,借此机会,观众可以亲眼目睹这位荷兰黄金时代艺术大师的非凡画作。

17世纪的荷兰艺术创作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其绘画覆盖了各式各样的题材:个人肖像,描绘日常生活的风俗画,风景,静物以及历史题材绘画等等,也涌现出了很多名垂艺术史的大画家,而伦勃朗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则重现了以伦勃朗为代表的荷兰黄金时代的艺术创造力。

伦勃朗作品《书房中的女神密涅瓦》

伦勃朗自画像

荷兰画家维米尔创作的油画《坐在维金纳琴旁的年轻女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