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吴哥 千载文明迎转折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张健标题书法/夏薇

元代的周达观是中国历史上最早访问柬埔寨吴哥王都的使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位正式介绍吴哥的作者。他撰写的《真腊风土记》为人们揭开了吴哥文明的神秘面纱,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

公元1295年6月,元朝政府派遣使团前往真腊(今柬埔寨)。元朝政府此次派出使团出行真腊的目的是为元成宗征服真腊打前站。温州人周达观是这次前往真腊的使团成员之一,当时他的身份被后人称为钦使随员。谁也没有想到,今天柬埔寨的文明竟然在这位默默无闻的随员的笔下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当然,后来,这场计划中的战争并没有发生。在吴哥住了整整一年,回国之后,周达观把在吴哥的种种见闻记录下来,写成了《真腊风土记》。这本书几乎是唯一一本对强盛时代的吴哥王朝忠实记录的史料。

2000年历史的“吴哥古城”坐落在广袤的原始森林中,古树参天、非常幽静;古建筑群长24公里,宽8公里,为古高棉王朝盛极一时的伟大建筑,在王朝殒落后,曾消失在时光的荒烟中长达数百年。直到19世纪,一位法国探险家,正是根据600年前中国元代“特使”周达观出游真腊(吴哥)时,以游记形式详述的《真腊风土记》,按图索骥,深入蛮荒,披荆斩棘,锲而不舍努力下,终使人类的古文明重见天日,散发熠熠光芒。

文明的影响往往长久而深远。700多年前撰写《真腊风土记》的周达观,大概无法想象,他的一本杂记,影响可以如此深远,竟然影响到欧洲人,影响到今天人们重新了解吴哥窟的文明。

千载机遇难逢 多年梦想成真

13世纪末期,元朝在中原崛起。元朝统治者在政权稳固之后,就采取了对外扩张的政策。这样的举动,引起了真腊国(今柬埔寨)的不安。公元1281年,元朝派遣两位官员出使真腊。这次的出使,元朝名义上慰问真腊,实际上想借此说服真腊,使其归顺。结果,事情不是元世祖想 象的样子。

当时真腊国势力强盛,真腊国国王都耶跋摩八世不但没有以国礼招待元朝的使者,反而将他们全部扣留。元世祖忽必烈并没有因都耶跋摩八世的狂妄行为而被激怒,相反,他希望能和平解决这次的人质事件。都耶跋摩八世看到元朝没有任何进攻的举动,他也不敢再轻取妄动,并开始考虑让步。人质扣留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年,都耶跋摩八世派遣使者与中国通好。前往中国的使者,只是表达了真腊国对元朝的慰问,但是人质事件没有任何进展,就这样拖了下来。没过多长时间,都耶跋摩八世去世,他的后继者陀罗跋摩三世对待元朝的态度不是很强硬,在归顺的问题上,他更倾向于主动。

公元1295年,元成宗准备派遣使者前往真腊国,解决人质事件。当时中国人去东南亚,都是从江浙一带出发,沿着东南海岸南下,到了广东之后,继续南下,才能到达目的地。所以,为了出行的方便,元朝政府就在江浙一带招募人员。

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活动空前繁盛。元朝政府极为重视海外贸易,在泉州、温州等地设置市舶司,在温州港建有专供商舶使用的码头,自幼就跟来往 于温州的船员商贾学会了一些柬埔寨语的周达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征的,彼时的他身份只是元朝的一个学者。

周达观从小就喜欢读书,尤其喜欢宋人的《诸蕃志》。所以,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常梦想有一天可以行走海外,目睹享誉海外的东南亚名胜古迹。在《诸蕃志》这本书中,周达观最喜欢关于真腊国首都吴哥的精彩描写。

吴哥王朝势力强盛的时候,统治着中南半岛南端及越南和孟加拉湾之间的大片土地,其范围远远超出了今天柬埔寨的领土。也就是吴哥王朝这一时期,柬埔寨人民创造了柬埔寨历史上最辉煌的吴哥文明。今天的人们能够看到的吴哥城、吴哥窟和女王宫等印度教和佛教建筑风格的寺塔,都属于吴哥文明。

公元1296年,周达观一行从温州出发,沿着福建,到达广东,绕过海南岛西南海面后,就到了占城(今越南中部)。3个多月后,他们才到达航行的终点—真腊的都城吴哥。

周达观对吴哥充满了好奇,所以,当他踏上吴哥土地的时候,就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周达观发现,真腊人不但个头矮小,皮肤也很黑。他们的相貌和中国人没

有什么区别,但是肤色差别很大,中国人的肤色都是黄色的,而他们的肤色,不是偏暗的那种,而是很黑的那种,仿佛是被晒伤了。这里的人们,无论男女老少,都是腰间裹一条布,胸脯裸露着。因为常年这样着装,他们的肩膀也被晒黑了。真腊人很干练,他们都把自己的头发盘起来,人们也都不穿鞋子。真腊人民还制作出一种加入了香料的药物,制作时人会祈神保佑。当地人认为经常涂抹这种药物,神灵会保佑人的平安。后来,他还发现,真腊妇女只喜欢佩戴一点点饰品。她们的饰品都集中在手上,她们手指上有金戒指,手腕上有金镯子。

经行异域一记 看尽别样风采

当然,观察当地人的生活只是闲暇之余的一种乐趣,周达观并没有忘记此行的主要目的。来到真腊不久,他就随着元朝的使团去觐见真腊国王。真腊国王的宫殿非常华丽和气派不凡。周达观看到,真腊皇宫金窗的两侧都立有方柱,方柱面向 金窗的那边,有四五十面镜子。那些透明的镜子,更显示了宫殿的辉煌和国王的威仪。陀罗跋摩三世请他们在此尽情游览。

在真腊期间,周达观总共见到国王五次。陀罗跋摩三世每天举行两次接见以处理朝政,没有固定的议程。想见国王的官员和普通人民坐在广场上等候他的出现。这在周达观看来非常的不可思议。

在真腊,周达观还有幸一观真腊国王出行时的盛大场面。他曾对家人说起过这个盛大的场景:每次出巡的时候,所有的军马都在队伍最前面,旗帜鼓乐都跟在他的后面。有三五百个宫女,打着花布梳着花髻,手举着巨烛,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就是白天她们也点着蜡烛。又有很多宫女拿着金银器皿和文房用具,但和中国的样式不一样,也不明白它们的用处。还有一些宫女拿着标枪藤牌打扮成卫兵,也排成长长的队伍。又有羊车、马车,都用黄金装饰。王公大臣们都骑着大象走在队伍的前面。从远处望去只见不计其数的红色的凉伞。接着就是国主的王妃和媵妾, 她们或坐着轿子或坐着车子,或骑着马或骑象,有黄金装饰的凉伞不下数百。在她们的后面,就是国主,站在象背上,手持着宝剑。他的大象的牙上也戴上金制的牙套,打着二十几把黄金装饰的凉伞,伞柄都镶了黄金。四周簇拥了许多大象,又有骑兵步兵护卫着。

参见国王后,周达观独自一人来到了城外,吴哥通王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通王城城墙周围大约12公里,什么建筑都没有。城墙是用石头垒成的,有7米多高。通王城开了5个门,东面城墙上有两个门,其余城墙上都是一个门。周达观还看到,工艺技术高超的真腊人,把城墙处理得很坚固,而且打磨得很光滑。之后,周达观进入了城墙里边,城的中心就是有名的巴扬庙。巴扬庙不是普通的寺庙,它是金光闪闪的一座金塔。围着巴扬庙这座金塔的,是20多座石塔。另外,还有100多间石屋。屋子的东边有一座金桥,桥的一头有两个金狮子各自一边守护着金桥。周达观还看到,石屋的下面还有8座金佛。过了巴扬庙,在巴

扬庙的北面就是王宫,王宫接近北门。王宫的瓦都是经过工匠处理的,能看到的仅是光滑的表面,却无法想象工匠复杂的工艺程序。王宫前面的柱子很高大,而且都雕刻着佛像。周达观惊奇地发现,从王宫的后面可以看见陀罗跋摩三世的金窗,还可以看见那些方柱。周达观很佩服真腊工匠的高超艺术,他们的设计,使皇宫内外宛若一体,浑然天成。

周达观对当时吴哥情况作了丰富而详细的实录。他没有受所谓的文学不反映普通人生活的传统所束缚,相反,非常认真地记录了柬埔寨人民诸如沐浴、售物和列队行进的生活情景。

在真腊的时候,周达观和这里的普通人一同生活。所以,他每天都可以接触真腊普通人的真实生活。真腊人洗澡,是男人、女子一起在河里洗,这让周达观感到很诧异。周达观还目睹了真腊司法机构审理案件的过程。真腊这个国家,审理案件不讲究事实证据,他们相信因果报应一说。真腊法官不能定论的案件,就使用 “天狱”的方法。即把诉讼双方各自放入一个小的石塔中,让他们静坐一天或者两天,谁要是先咳嗽发热什么的,就意味着这个人证据不足,属于理亏的人。周达观看了看那些石塔,封闭的塔内,空气不畅通,一不小心就会生疮。高大的塔身,使塔内常年见不到阳光,进去的人很快就会因生病而死去。所以,周达观认为真腊法官审理案件的做法很不合理。

当时已经有很多中国人住在柬埔寨经营商业。在真腊的市场上,周达观不仅看到了很多中国商贩,也看到包括金银器、青铜器、丝绸、纸张、香料等在内的中国商品,在真腊十分畅销。

一书流传千载 至今为人称赞

公元1297年,周达观随元朝的使团一起回国。回国后不久,周达观就开始挑灯夜战,并很快写成了《真腊风土记》。周达观之所以急着写成这本书,就是想让中国人能够对真腊有一个深刻、客观的认识和了解。

《真腊风土记》共40则,约8500字,是世界上现存的最早全面介绍柬埔寨吴哥时期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社会、风俗等各方面情况的专著,据作者亲历其地的见闻而录,以其记载的翔实可信而在国内外享有盛誉,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这本书还较为详细地记载了当时居住在真腊的海外华人的状况,并真切地反映当时流寓柬埔寨的华人的婚姻、贸易、宗教信仰以及对当地的贡献等,因而成为了中柬两国人民友好的历史见证。

《真腊风土记》在元代时只有手抄本,到了明代,才有了木刻本刊印,但也多是杂在其他书中,没有单独的册子。明代的《历代小说》《古今逸史》《古今说海》《百川学海》等书中都有收录《真腊风土记》。

周达观之后,每年都有很多中国人南下,也有很多柬埔寨人来到中国,中柬之间 的交往更加频繁。周达观不仅播种了友谊的种子,最重要的是,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成了400多年后人们认识吴哥文明的金钥匙。是周达观和他的《真腊风土记》,让人们揭开了吴哥文明的神秘面纱。

真腊强盛了几百年,1431年被新崛起的暹罗族所灭,吴哥王朝就此灭亡。于是,整个吴哥城被遗弃在荒烟蔓草间长达400多年。1819年,法国人穆沙发现了周达观所著的《真腊风土记》一书,并将其翻译为法文本。1860年,法国生物学家穆奥凭借这本书,在东南亚的丛林中找到了沉埋了400年的吴哥王朝。

1902年,法国著名的汉学家保罗·伯希和依据较好的版本,重新翻译了《真腊风土记》。把这本中文史料加以当时的实地勘察资料,相互印证,作了很多详细的补注。这本新的《真腊风土记》为当时的欧洲社会提供了完善的吴哥窟文化资料,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31年,中国学者冯承钧把这本书由法文再翻译成中文,《真腊风土记》再一次在华文世界引起了轰动。

柬埔寨脱离法国殖民统治独立后,发现没有自己国家历史文献,《真腊风土记》便成为柬埔寨人民了解本国历史的重要窗口,不久,著名学者李添丁将该书从中文翻译成柬埔寨文。于是,高棉内战后,世界游客蜂拥而至这个世界顶级的历史旅游胜地。

周达观是中国历史上最早访问柬埔寨吴哥王都的使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位正式介绍吴哥的作者,从史料学角度弥补了元史和柬埔寨本国历史文献之缺。也因此,周达观在今天依然受到了中柬两国人民的尊敬与喜爱。

今天,在距吴哥寺东北60里处,有一座“中国荔枝山”,据说是周达观出访时赠送的荔枝种子繁殖而来的,为纪念这位中柬人民友好的使者,还在吴哥建立了周达观塑像并保存至今。

世界上最大的庙宇,最早的哥特式建筑,柬埔寨吴哥王朝时期的遗址—吴哥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