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Chinese) - - CHERISHED POEMS 经典诗篇 -

在诗人的世界里,秋天是悲愁的。也因此,中国历代诗词家写秋言愁叹忧的佳句数不胜数。李后主说:“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相见欢》),杜甫说:“万里悲秋常做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登高》),白居易凄凉一语:“枫叶荻花秋瑟瑟”(《琵琶行》),刘禹锡感伤道:“自古逢秋悲寂寥”(《秋词》),柳永更是悲叹道:“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雨霖铃》)。逢秋必点愁露悲,在他们一声声喃喃自语之中,秋天终披上了一层哀怨的外衣,被后人推崇备至。

然而,“怨、悲、愁、哀”却不是辛弃疾心目中的秋天。公元1190年,隐居在江西上饶带湖一带的南宋爱国将领、杰出词人辛弃疾就曾在自己的传世佳作《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一词中,用神来一笔“却道天凉好个秋”将秋天“清凉、飒爽”的形象留在了人间。在辛弃疾眼中,他看到的是凉爽的秋天,在世人心中,他们清楚辛弃疾在喊出“却道天凉好个秋”时内心的悲情和愁苦!

在中原沦陷区长大的辛弃疾不仅亲历了人民的苦难,亲见了金人的凶残,同时也深受北方人民英勇抗金斗争精神的鼓舞。他的祖父辛赞也常常带着年幼的辛弃疾“登高望远,指画河山”。因此,辛弃疾早早就立下了恢复中原的雄心壮志。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完颜亮大举南侵,中原人民由于不堪忍受金朝统治者的严苛压榨,奋起反抗。在国难当头、民族危急之时,时年22岁的辛弃疾,对哀鸿遍野、满目疮痍的社会现实深感痛心,他迅速聚集了2000多人参加了耿京的起义军,并担任掌书记。参加起义队伍的第二年,奉耿京之命,辛弃疾南下与南宋朝廷联络,在他完成使命归来的途中,得到耿京被叛徒张安国所杀、义军溃散的消息。辛弃疾率领五十余骑袭击金兵大营,将张安国生擒回建康(今江苏南京)。

辛弃疾惊人的胆量与果断使他名重一时, “壮声英慨,懦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年轻气盛而不识世事艰险,怀愁不深,正所谓“早岁哪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初来南 方,辛弃疾对南宋小朝廷的怯懦和畏缩并不了解,加上宋高宗曾赞许过他的英勇行为,不久后即位的宋孝宗也一度表现出想要收复失地、报仇雪耻的锐气,所以在他初入仕途时曾经热情洋溢地写了不少有关抗金的建议。但朝廷的反应很冷淡,“剩水残山无态度”。他的豪迈倔强和执着北伐的热情,也使他难以在嫉贤妒能的官场上立足。

因此,在南渡的40余年中,辛弃疾被迫闲居上饶、铅山达20年之久。在另外的20余年中,他虽然出任过一些大小官职,但能够畅行其志的时间很少,而遭受打击的时候却很多。可以说,他的一生基本上是在无所遇合、无所作为的环境中度过的。

自己有心报国,却英雄无用武之地,宝剑空悬,无机一试其锋。他最苦闷的是“举世昏昏,无人知我”,不但“沙场点兵”徒托梦想,就连楼头北望时泪洒衣襟的痛苦心情也无人领会。

公元1190年,辛弃疾和几位好友到博山(位于今江西广丰西南约三十余里处)游览。回想起少年时代的自己,涉世不深,乐观自信,对于长辈们常常言说的“愁”还缺乏真切的体验。彼时的自己喜欢登上高楼,凭栏远眺。随着年岁的增长,处世阅历渐深,对于这个“愁”字有了真切的体验。再看看眼前国事日非,自己却无能为力,“一腔忠愤,无处发泄”,遂从眼前的路上拾起一颗石子在博山道中一壁上刻下了让后人传颂不已的词章《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数百年来,辛弃疾是史学家笔下和大众眼中的爱国志士,后人传诵着他的故事,听他在自创的绝佳好词中娓娓道来的心事。他们读懂的只是辛弃疾外露的悲壮,却从未意识到,作为一个词人和生活在南宋朝廷中普通的一员,他的内心也满是苦楚。辛弃疾是众人眼中的英雄,他无从向外人诉说自己真实的内心,只能留下一句“却道天凉好个秋”,让世人在飒爽的秋天中,品味他那似瑟瑟秋风吹过一般愁苦的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