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风范

Beijing (Chinese) - - ANCIENT BEIJING 逛北京 -

欣赏北京的古韵古味,最佳的出发点是经过现代修复的永定门城楼,那里是北京城市中轴线的南起点。沿着中轴线一路向北,经过正阳门、天安门,穿过皇城,一直到达北端的钟鼓楼,一幅瑰丽雄伟的城池画卷便在眼前徐徐展开。

都城形制 恢宏井然

贞元元年(1153年)三月,金代海陵王完颜亮正式下诏迁都,改辽南京为中都。金朝定都中都,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件划时代的大事。从此,北京开始成为封建王朝的北方都城,并向全国性质的都城迈进。

1264年开始大规模建设的元大都,遵循了中国古代城市营造经典《周礼·考工记》提 出的“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径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原则,大胆地将琼华岛(今北海公园琼华岛)作为新都的中心,设立中轴线与其相切,确定了整个城市的布局。《周礼》是儒家政治理想的蓝图,元大都都城的设计与营建,完全经过周密的设计规划,在郊野平地建起,不受原有建筑及人为限制。因此,都城的设计能充分将以上指导思想体现出来,北京的城市形制也因而确定了下来。历史推进到明朝,北京再度成为一国都城。伴随着紫禁城的兴建,北京的中轴线与元代大不相同,形成了新的格局。

自明朝开始,在建筑布局上,从永定门起,经前门、天安门、端门、午门、太和殿、景山、地安门、鼓楼、钟楼,北京的整座城 市和皇家建筑形成一条长约7. 8公里的中轴线。紫禁城在这条中轴线的中部,其中最重要的外朝三殿和内廷三殿建筑都沿南北向的中轴线纵深展开,其余建筑则左右对称分布,层层推进、步步深入。紫禁城内大部分房屋以庭院为组合形制,在方圆72万平方米的空间内,通过严谨的布局和严格的建筑等级设置,组成规模庞大的建筑群,体现着“面朝后世,左祖右社”的严谨规制。明代的皇宫,也就是今天的故宫,外朝的中心为三大殿,分别指的是奉天殿、华盖殿和谨身殿,清代时分别名为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殿,与内廷的中心乾清宫、交泰殿和坤宁宫这后三宫共同组成了雄伟的建筑群,看上去金碧辉煌,显示了皇家至高无上的气派。南

面的承天门,即清代的天安门,与北面玄武门(现神武门)外的万岁山(今景山)构成了一条纵贯南北的中轴线。这些宫殿正处于北京城的中心地带,更加突出了皇家的无上权威。

中国著名建筑大师梁思成曾说:“北京的独有的壮美秩序之美就由这条中轴线的建立而产生。”随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北京城市中轴线也在继续延伸。现在,中轴线已向北延长至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该公园中间的仰山、奥海均位于中轴线上,而体现着天圆地方思想的国家体育场(鸟巢)和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恰恰分布在中轴线北端的两侧。

河衢大道 通济四方

在北京,众多地方都只为皇家御用。今天,它们神秘的面纱已被揭开,只等有心人去一探究竟。

京西古道 进煤也进香的御道

京西之山,统称西山。群山之中,遍 藏乌金。元、明朝以来,京城百万人家,皆以石炭为薪。加之出产石材,琉璃的烧制也闻名京城。于是,拉煤运货的驼马成群结队,日复一日地在山路石道上来来回回,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京城到西部山区,再远至内蒙古、山西的商旅道路。

京西古道中的许多古道是当地村民出入的必经之路,主干道由官方或商家集资修筑,用山石铺砌路面,一般宽2米左右,主要供驮队运输方便。当时山区产煤之地煤炭外运,主要靠驴螺等大牲畜驮运。古道之上驮队日夜不断,千百年来,在坚硬的石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蹄窝,现今这些蹄窝在许多地方都有遗存,反映出当时煤炭运输的繁忙景象。

皇宫内外在冬季都用产自西山的煤来取暖。当时的阜成门是北京内城的西门,俗称煤门,运煤的车马均从此门进城,过去城门洞上还镶嵌着一块刻有梅花的汉白玉石,利用谐音作为标记。明、清朝以后,京城用煤量越来越大,仅靠阜成门进煤已难供所需, 所以在清康熙年间,作为“水门”的西直门也开始大量进煤了。

京西古道最为金贵的就是芦潭古道了,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用途—进香。当年乾隆帝到戒台寺、潭柘寺进香就是走这条古道,当地人称御道,古道至今保存基本完好,途中有一精美石制牌坊,雕刻精细,成为昔日御道鼎盛之景的见证。

大运河 纵贯南北的交通命脉

全长1797公里的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最长的人工开凿的河道。这条始自秦、汉朝的古河道,经隋、唐、元、明、清历代挖掘疏浚,最终成为一条纵贯南北的运输大动脉。大运河共分7个运河段,最北一段自北京市区至通州,称北运河。历史上的北运河走向多变,直到元代第三次大规模整修疏浚时才奠定了今天北运河的位置和走向。

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南粮北调”的通畅与否成了元朝政权能否巩固与维持的首要问题。元代著名科学家郭守敬被委

以重任,主持了北京以西引泉济运的水源和输水工程,开凿出一条北京至通州的运河,忽必烈赐名为“通惠河”。为控制这条运河的航深和流速,郭守敬沿途修闸24座,使运粮船轻而易举“逆流而上”,实现了“节水行舟”。这一技术成为沿用至今的水利技术。会通河和通惠河建成后,南起杭州、北至大都的京杭运河全线贯通,它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等五大水系,从而成为此后500多年间中国的水路交通命脉,开创了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新时代。

北运河作为漕运河道,是连接京津的黄金水道。南运河在历史上也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南方的粮食、丝绸等物资都由南运河运到天津;北方土特产在此集散,再沿运河南下苏杭。从此,由南方驶来的货船络绎不绝地从北运河直驶入大都城内,一路风帆一路歌,通州到京城之间繁忙、热闹起来。这种热闹景象一直延续到明初。

慈禧水道 皇家专享的御河

“高粱河水碧弯环,半入春城半绕山。风柳易斜摇酒幔,岸花不断接禅关。”这首诗描绘的是北京长河的美景。长河是北京 最重要的水系之一,最早可追溯到金代的闸河,往后又历经明、清两朝。

清乾隆年间,这条河道经过整治被改为皇家专用,成为乾隆帝去往万寿寺为母亲祈福祝寿以及皇室去往颐和园的专用水道。清光绪年间,长河又成为慈禧太后从故宫去颐和园避暑的必经之路,两岸愈发繁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重修颐和园。为了方便她去颐和园,这条水道再经疏浚。从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至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慈禧太后去世,其间100多年,共有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6位清朝皇帝及慈禧太后走过长河水路,为这里积淀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

如今,古老的长河已成为贯穿京城三湖、四河、六海,萦带南北,横亘东西的“黄金水道”。长河旅游段从北京展览馆后湖码头开始,至颐和园码头结束,全长9公里,途径北京动物园、海洋馆、五塔寺、国家图书馆、紫竹院公园、万寿寺和麦钟桥等地。今天的游客可重走乾隆帝的天子路、坐慈禧太后的长寿船,饱览长河两岸风光。

除去这些,历史上的北京还分布着 其他较大的自然水系,其中,永定河是北京最老也是最大的河流。千百年来,它浇灌了古老的北京大地,荣冠“母亲河”之称。北京旧城核心区还并卧着南北横贯全城、结伴而行的两条“巨龙”,其中一条就是银白色的“水龙”。水龙由京城六海构成,除了有皇家御苑之称的北海、中海和南海外(即前三海),还有就是深为人们喜爱的什刹海水域(由前海、后海和西海组成,即后三海)。为了经常赏“海”,南下定都的统治者围绕这片水域建造了宫殿。宫殿与水域美妙结合,成了北京城又一处风景。

满目琳琅 文脉传承

北京的历史文化源远流长,从70万年前周口店的人类活动遗迹,到3000多年前燕国建城的遗址,再到金代后历经明、清代至今,文化脉络传承不绝。中华民族的历史发展轨迹在北京留下了极为丰厚的朝扩建中都城、元朝创建大都城,此文化遗产,诸多历史遗迹都是文脉传承不可或缺的印记。

天禄琳琅 天子珍藏的遗珍

清乾隆九年(1744年),乾隆帝命内臣检阅宫廷秘藏,选择善本进呈御览,列于昭仁殿,赐名“天禄琳琅”,并亲书匾额及对联。“天禄”一词取汉朝天禄阁藏书之意,“琳琅”为美玉之称,意谓内府藏书琳琅满目。此后,昭仁殿成为清廷收藏善本珍籍的专门书库,“天禄琳琅”成为清代皇室典藏珍籍的代称。

清乾隆四十年(1775年),大臣于敏中、王际华、彭元瑞等十人受命整理入藏昭仁殿的善本书籍,“详其年代、刊印、流传、藏弃、鉴赏家采择之由”,编成《天禄琳琅书目》,即《书目前编》。该书目共十卷,按经、史、子、集四部详记天禄琳琅藏书情况,每部又以宋、金、元、明本及影印本时间先后为序,计有宋

版71部、金版1部、影宋抄本20部、元版85部,明版252部,总共著录善本429部。清嘉庆二年(1797年),昭仁殿藏书更加丰富,彭元瑞受命仿前编体例编成《天禄琳琅书目续编》,其中集中了中国历代善本的精华。

皇史 集大成的皇家档案馆

在北京天安门以东一箭之遥的南池子大街南口路东,有一座被红墙围绕的雄伟古建筑,名叫皇史宬。作为一座皇家档案馆,这里曾存放着明清两朝的皇家档案,也是中国历史上仅存的一座典型皇家档案库。

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皇史宬历经两年建设竣工,正式投入使用。因为最初是为敬奉皇帝像而建,所以这座建筑得名“神御阁”。但在工程完工后,嘉靖帝改变了主意,决定在这座建筑里专门放置皇帝的各类实录和圣训,而皇帝画像则另修景神殿供奉,因此改“神御阁”为“皇史宬”。“宬”是古代用于藏书的屋子。据明崇祯朝进士孙承泽《春明梦余录》记载,“皇史宬”的名称是由 嘉靖帝钦定的。

据统计,明朝时存放档案的金匮(柜)有20箱,到了清雍正时期增至31箱,清同治时期激增到141箱,到了清光绪时增至153箱。明朝时的皇史宬重藏,不重用。藏于其中的文献只有参与编纂的人在编纂过程中看到过。文献一经收入皇史宬,即使是朝廷重臣也不能任意查阅。而在清朝编撰重要史书时,如确实需要到皇史宬查找史料,需向皇帝奏请才可查阅。如果说,明朝时的皇史宬相当于皇帝的私人档案馆,到了清朝,皇史宬已成为国家机构的组成部分。

孔庙与国子监 封建时代的最高学府

东起雍和宫大街,西至安定门内大街的国子监街,因孔庙和国子监在此而得名,有着700多年的悠久历史,保存着较好的旧京街巷的风貌。从元初的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元世祖忽必烈在大都城的崇仁门(今东直门)内的大街上修建了“国子学”。到元大德六年(1302 年)正式修建了孔庙,元大德十年(1306年)在孔庙西正式修建了国子监,体现了“左庙右学”的规制。国子监是封建时代的最高学府,又是管理全国教育的最高行政机构,是培养学子成为治国贤良之才的地方。

国子监整体建筑坐北朝南,中轴线上的琉璃牌坊是北京唯一一座不属于寺庙的琉璃牌坊,南面横额为乾隆御笔“圜桥教泽”,北面御笔“学海节观”。辟雍是历代皇帝“临雍讲学”之处,也是国子监的核心建筑,被建筑大师梁思成先生誉为北京“六大宫殿”之一。辟雍并非一般的学校,而是天子问道、行礼、宣传教化之处。清代自康熙帝起,每位皇帝即位都要赴国子监巡幸讲学一次,称为临雍视学。清乾隆帝初次临雍在彝伦堂讲学,对此甚为不满,认为此行只能算作“视学”,主张兴建辟雍,以完善礼制。直至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乾隆帝下谕,重新兴建辟雍。次年,在大臣刘墉与和珅的设计督造下竣工。

北京故宫太和门前广场

京杭大运河通州段

北京城内由六海组成的“水龙”

国子监的核心建筑—辟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