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苍穹

Beijing (Chinese) - - MIRACULOUS BEIJING 赏北京 -

古人把茫茫宇宙称作天,视其为世界万物的创造者。几千年来,无论帝王将相或是平民百姓,无不信天、敬天与拜天。作为集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宇宙观、科学技术、传统文化、建筑技艺于一体的建筑群、历代帝王祭天活动的场所,天坛自建筑伊始,一砖一柱,一鳞一爪,处处蕴含着天地沟通的神圣寓意,体现着皇权至上、神权至尊的地位。

历朝要事 终成大典

农耕时代,民众的生存与发展要靠自然赐予,他们对皇帝举行祭天仪式、祈雨仪 式、祈谷仪式从而达到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行为寄予深切希望。皇帝作为与天对话的人,承载着把百姓的愿望告诉上天的责任。

按照典制规定,从永乐年间天地合祀开始,明清两代帝王在祭天典礼前要在斋宫例行斋宿,表达“天子”对天的崇敬,达到神人合一的境界。以乾隆会典斋戒禁令为例,皇帝需要“不理刑名、不宴会、不听乐、不入内寝、不问疾吊丧、不饮酒、不茹荤、不祭神、不扫墓,前期一日沐浴”。同时,陪祀百官身穿朝服,心胸之间悬挂斋戒牌,在无梁殿配间、稍间内陪同皇帝一同斋戒候驾。

到冬至凌晨3点,皇帝及随行人员进入由百盏灯笼照得微亮的圜丘,逐渐登上坛顶。遥想皇帝站在其上,怀揣芸芸众生期盼诵读祝词,一发声,“通天”神力似笼罩周身,亿兆生灵发出瓮鸣声,得四面八方回音,仿佛追随皇帝一同祈求上天庇佑。皇帝祭天后,便在皇穹宇向神位叩头致谢。随后的一系列程序,仍旧表达着天子对天的至真至诚。

建筑明志 天子诚心

历经明清两代,天坛终于形成了宏大的格局,规制严谨的盛朗风貌。宝地之上,天坛

坛域辽阔,占地273公顷,比故宫还要大四倍,北圆,南方,象征“天圆地方”。四周环绕两重坛墙,呈“回”字形。中心为内坛,两层坛墙间为环状外坛。主要祭坛建筑祈谷坛和圜丘坛均设在内坛,两坛之间以东西一道墙相隔,各自独立。两坛构成一条建筑轴线,轴线上一条360米长的丹陛桥连通两坛,并与供皇帝祭祀之前斋戒沐浴之用的斋宫,以及专司明清两代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的神乐署和饲养祭祀牲畜的牺牲所构成五大建筑组群。

其中最重要的建筑莫过于圜丘坛,其有神坛、祭天台、拜天台之称,以远古露天郊祭为原型,正符合“郊天须柴燎告天露天而祭”的老规矩。圜丘坛无形的“顶”只能是浩淼的九重苍天。立于圜丘坛中心的天心石上,极目远眺,碧空无垠,视野辽阔,仿佛这是上天对人间的庇护。

天坛建筑群中还包括陈设列神牌位以 及皇室先祖的皇穹宇,享誉海外的声学建筑回音壁,有着“人间偶语,天闻若雷”之说的三音石,以及充满了传奇故事的七星石等名胜古迹。建筑群周边古柏森森,浑然一派神圣雄伟、庄严肃穆景象。

德音雅乐 千古流芳

今日的天坛也是人们感受中国祭祀礼仪深厚文化底蕴的免费课堂。

20世纪80年代,神乐署的修复和保护工作引起各方关注,中和韶乐逐渐复苏,并成立了专门机构负责神乐署的管理和保护。2005年元旦,修缮一新的天坛神乐署以中国古代皇家音乐展馆的新身份与公众见面,中国古代祭祀用的各种乐器、乐谱、服装以及中国历史上著名礼乐师的塑像齐齐亮相,图文并茂,动静结合,百年前的古老建筑化身为了解中国古代音乐的 辉煌发展历程的鲜活课堂。

天坛神乐署的工作人员们从有关明清帝王祭天乐舞的古籍、资料中整理出中和韶乐乐谱,配以清代编磬等乐器,录制了二十余首祭天乐曲。2005年初的天坛文化周期间,包括《燔柴迎帝神》《海宇生平日》《合欢曲》在内的9首祭天古乐正式公演。从祭天仪式开始时的演奏曲,到祭天结束为庆贺祭典圆满完成而演奏的乐曲,上百名演员手执干戚羽龠,伴着古老的乐曲起舞。中和韶乐再次震动天穹。

在经历了近600年的风雨岁月后,天坛依旧散发着古老东方的神秘之韵,并以涉及历史、政治、哲学、天文、气象、历法、建筑、园林、伦理、绘画、音乐等诸多领域的深厚文化内涵,宏伟的古典建筑景观,古朴神圣的祭坛实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中外游客前来游览。

天坛圜丘

天坛祈年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