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独运

Beijing (Chinese) - - EXQUISITE BEIJING 探北京 -

中国明清两代,朝廷设立少府监和造办处,康熙时在养心殿内设立了专门掌管宫中器物制造、修理和贮存的机构—养心殿造办处,在此监制的御用品体现了皇帝、宫廷所独有的审美情趣和顶级的工艺水准。令人称许的燕京八绝,正是在这样丰沃土壤的滋养中诞生的。

错彩烁金 锦上添花

历史上景泰蓝的起源说法有很多,现在多认为是元代由国外传来技术,中国工匠将其融入了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之后所形成的工艺美术史上的一朵奇葩。制胎、掐丝、点蓝、烧蓝……在工匠们的手中,这种铜与火的艺术如同凤凰涅槃,一次次燃烧,一次次脱胎换骨,景泰蓝也从器物的代称,升华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

景泰蓝的美观与否,首先决定于“制胎”工艺。制胎是将合格的紫铜片按图下料,裁剪成不同的扇面形或切成不同的圆形,并用铁锤敲打成各种形状的铜胎。景泰蓝一般选择使用紫铜做胎,看中的是紫铜的“纯”。其熔点也高,能够与釉料同步相融相合,且延展性好,因此成为最主要的胎坯材料之一。除了铜胎之外,金、银等金属同样可以用于做胎,清代乾隆时期宫廷造办处的珐琅作坊内,便生产过许多艺术水平极高的作品,胎坯所采用的材料也分上、中、下三等,所谓“上等者金胎金丝,中等者银胎银丝,下等者铜胎铜丝”。

良好的器形源自制胎,精美的花纹源于掐丝。掐丝工序是先用猪皮鳔将一根根细扁铜丝粘在一起,以便于掰花,称为鳔丝。否则一次只能掰一根丝,而鳔丝之后一次能掰6根、8根甚至10根完全相同的花 丝纹样,以供成双配对的产品使用。按图案设计稿,工匠需要用镊子将这些柔软、扁细具有韧性的紫铜丝,掐(掰)成各种纹样,将其粘在铜胎上即成。一旦固定,掐丝的图案几乎就不可改变,因此整个掐丝工艺最难的部分便是无论人物还是花鸟图案,都需要将其举手投足,一举一动, 甚至表情刻画得惟妙惟肖,这是非常困难并且考验技术的环节。

点蓝是景泰蓝制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操作时要将粉状珐琅釉料掺入适量的水调和,然后按照景泰蓝已经掐好丝的轮廓,用蓝枪或吸管等专业用具,将调制好的釉色填充入丝间的空隙中,再烧蓝。景

泰蓝有60多种标准的釉色,需要技师根据设计需求调配釉色。2009年北京珐琅厂研制出64种无铅环保釉,改变了珐琅釉含铅的历史。最后,还要经过磨光、冲洗、干燥处理后,一件色彩斑斓、金碧辉煌的景泰蓝作品便脱颖而出。

如今,景泰蓝应用的领域越来越宽,藻井、顶饰、门把手、走廊腰线、大小喷水池……随处可见景泰蓝的影子。600多年来,景泰蓝的雍容华贵不因岁月而磨灭,这个将黝黝铜胎变为鲜艳宝器的魔幻技艺,不知令古往今来的多少人为之折服。

捉刀代笔 俨然若画

中国发现和使用天然生漆可追溯到公元前七千多年前,从新石器时代起人们就认识了天然生漆的性能并应用。对美的原始追求让人们开始尝试着在漆层表面刻上一些装饰花纹。慢慢地,花鸟鱼虫、树木山石、亭台楼阁、英雄美人都成了艺人们雕漆工艺中的一部分,他们的技术越来越纯熟,手法越来越丰富,审美水准也越来越高。雕漆在不断丰富中慢慢发展演变,逐渐成长为一门美轮美奂的工艺形式,一代又一代雕漆艺人也随着手艺的逐渐发展完善,开始在各个时期大放异彩。

制造雕漆漆器的主要原料是大漆,也叫“生漆”,是从漆树上割取下来的浅灰白色液体树汁。手艺纯熟的老艺人将过滤后的生漆用熬熟的桐油、朱砂、水等各种配料对进行调配,使原本乳白色的生漆变得通红透亮。

雕漆中无论何种胎骨,在髹涂罩漆之前,都必须对胎子表面进行特殊的加工处理,这个过程俗称“漆地子”。脱胎的胎骨在制作时已自然完成,若是铜胎则需要经过彻底的清洗、刷漆灰、放入窨房中干燥、再入烤箱烘烤等流程。木胎则首先要进行烘烤,再用涂料涂饰封闭整个木胎,并每髹涂一次漆就进入窨房一次,待 生漆、生桐油干燥后,艺人将陈年砖瓦磨成细密粉末,和大漆搅拌成泥,调制成漆灰,均匀涂刷木胎通体,然后糊布,自然干燥后在布面刮刷漆灰。

光漆是在胎骨上包涂刷抹各种漆。光漆时,前三遍叫垫光漆。艺人将丝团蘸在漆桶里,待其吸满生漆后,五指轻推,控制丝团在漆胎表面滚过,称之为“搓”。大漆随着丝团的滚动粘在漆胎上,好像粘了一层红色的泥。只是此时漆面很粗糙,艺人会拿一把叫做“漆栓”的刷子,把不平整的漆面刮平,称之为“顺”。一搓一顺之间,一层薄薄的漆层均匀地涂在漆胎之上。之后,要等待大漆干燥。干燥后入烤箱中烘烤干透,然后打磨、擦净,再正式进入光漆阶段。同垫光漆揉搓一样,要求每层光漆不能过厚,且必须每层干透后再涂刷。一般4~5毫米的漆层,就需要光漆70至100层。待漆层厚度达到要求,漆胚表面已经有足够厚的漆层,且正好处于似干非干的状态,这才被拿出窨房进行雕刻。

需要雕刻的花纹,在制胎时已经设计 好。雕刻是全部雕漆工艺中最生动、最精彩、最复杂、最令人叫绝的工艺阶段,也是雕漆工艺品区别于其他工艺品的最重要的标志。按雕刻先后顺序,可以分为刺、起、片、铲、勾、锦纹及甲叶、龙鳞、房座、菊花瓣等过程。

雕刻完锦纹,雕漆作品已经由以前红彤彤的一团变成了一件美轮美奂的工艺品。至此,制作过程仍未结束。雕漆作品需经过几个月风吹日晒,艺人才会把它们拿回来做最后的打磨和修整。一些雕刻过程中出现的小瑕疵,也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慢慢修平,不留痕迹。之后,为达到漆质光泽润滑的效果,艺人还须对雕漆作品进行烘烤、磨砺、抛光、作里、擦拭、上光等一系列工序,将漆质本身的美感显现出来,使之成为一件完整、高贵的艺术珍品。

如今,绝美的雕漆作品殊为难得。2006年,雕漆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随着现代人们对传统艺术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这门神秘又奢华的手艺会一直延续下去,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经纬盘金 得心应手

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时,为不输金陵之制,要求凡宫廷内院,都要铺设地毯,凸显皇家气派。到清代,毯,成为宫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些用于宫中的御用毯,即大名鼎鼎的“宫毯”。“宫毯”用料工艺皆为上乘,而集宫毯技艺之 大成者,就是盘金毯。绵绵黄金、细细丝线,经纬穿梭,富丽堂皇。皇室贵族把它视为至高无上的象征,连皇帝都不舍得踩它,绕着走,以免磨损金线。为重续这一技艺,2003年北京地毯五厂成立的“盘金毯抢救小组”三进故宫,几经研究,历时两年,终于复原了当年能工巧匠的精妙成 品。从此,盘金毯的织造技艺起死回生,重现人间。

织造宫毯,首先要设计图案。无论山川、花鸟、虫鱼、走兽,皆可作为元素入毯, “北京式”图案是其代表图案之一。北京式图案俗称“四菜一汤”,即由“边、角、夔、插草”组成,“边”又分为大边、小边,大小边两边的直线称“线道”;角即“角云”,是图案角隅的纹样;“夔”即夔龙,是图案中心的纹样;“插草”是图案中三点的纹样,也称“折枝纹样”。设计之后便是组色。宫毯讲究主纹样要“漂”即突出,附属纹样要“明”即明快,陪衬花纹要“稳”即柔和协调,暗花纹要“虚”多用浅灰色。图案设计完成之后,需按地毯的实际尺寸在放样纸上绘成白描稿,这一工序即为“放样”。

设计组色完工,即可进入织造前的准备阶段。宫毯用毛以绵羊毛为主,以产于青海、甘肃、宁夏、四川、西藏等地,每年秋天只剪一季的“伏毛”作为上佳之选。待织造工具、机器等准备妥当,就可以上机织造了。

盘金毯所采用的双面盘法,是“盘金毯抢救小组”三进故宫复原技艺的重要成果。国家级宫毯技艺传承人康玉生当时已是织造宫毯的大师级人物,但盘金毯的织造技艺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新领域。

由于盘金毯过去主要由外省进贡,图案大多都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因此康玉生等人需要做的是,用传统的盘金工艺做出京式风味的盘金毯来。一行人研究完盘金毯的图案,再跟文史专家、图案设计专家、丝织专家等专家组进行研讨后,最终选择了最有京城皇家特色的夔龙图案。2005年,康玉生最小的徒弟王国英将一块“九龙聚福”盘金毯织造出来,中间夔龙,四边抱角,盘金纹路清晰可辨,大气华丽。

金毯之所以金光灿灿,源于所使用的金箔线。金箔线并非全由黄金制成,而是工匠将黄金打锻造成薄片,用薄金片粘贴在上了

景泰蓝华冠万年灯

雕漆人物瓶

故宫乾清宫御用宫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