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鸣呦呦 与君共舞

Beijing (Chinese) - - CLOSE-UP 近看北京 - 文/刘超 摄影/白加德 钟震宇 图片提供/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博物馆

如何让孩子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假期?在北京,很多家长都会选择带孩子去参观各种各样的科普基地,以喜闻乐见的方式,激发孩子的科学兴趣。为了提高科普教育质量,给孩子和家长提供更多的选择,近年来,北京市通过“科普教育、 科普研发、科普培训、科普传媒”四类科普基地的命名,大力推进科普基地建设,为服务社会开展各类科普活动奠定了基础。截至2017年7月,北京市已命名科普基地371家,场馆(厅)建筑面积、场馆(厅)使用面积分别达到243万平方米和 158万平方米,年参观人数达8000万人次,形成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互为补充,综合性与行业性协调发展,门类齐全、布局合理的科普基地发展体系。

位于北京市大兴区南海子的麋鹿苑,便是北京市科普基地建设发展的一个范

例。建成三十多年来,麋鹿苑不仅获得了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北京市中小学社会大课堂资源单位、全国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北京市科普教育基地、北京市环境教育基地、北京市生态文明宣传教育基地等诸多称号,同时还是北京市首座户外类型的生态博物馆,也是中国第一座以散养方式为主的麋鹿自然保护区,实现了麋鹿保护从国外向国内、从人工向自然的回归。麋鹿苑不仅为“重返家园”的濒危动物麋鹿提供了一处优良的栖息繁衍之所,还为广大市民提供 了一个能够接近野生动物、感受自然的户外课堂,承担起动物保护、环保知识科学普及的社会责任。

麋鹿还乡

对于中国人来说,麋鹿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动物。武王伐纣时,姜子牙的坐骑“四不像”便是麋鹿,楚大夫屈原有“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之辞,汉代出土的瓦当上,人们发现了形似麋鹿的花纹,唐诗中有关麋鹿的诗句近百,明代李时珍对麋鹿进行过记述,清乾隆皇帝更有“麋角解说”之文刻于麋角……麋鹿的身影,几乎贯穿了整个中国古代史。

即便是这样一个“国民动物”,也经历过“灭绝”之灾。麋鹿为中国特有,性格相对温顺,没有什么攻击性;而其生活范围又与人类的活动范围重合度极高。自汉朝以后,野生麋鹿数量日益减少;到了元朝,善骑射的皇族把野生麋鹿从黄海滩涂捕运到大都(今北京),供皇族子孙围猎;清朝初年,中国只剩最后一群的麋鹿,圈养在210 平方公里的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

1865年,法国神父阿芒·大卫在北京南部考察动植物,当走到卫兵严加把守的皇家猎苑——南苑的时候,大卫发现这里生活着一种奇异的动物。这种动物角似鹿非鹿,蹄似牛非牛,脸似马非马,尾似驴非驴,即便身为博物学家的大卫也是前未所闻。大卫十分好奇地打听这种动物的名字,然而卫兵哪里说得清楚,只将其称为“四不像”。大卫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一个新的发现,于是买通了皇家猎苑的官员,偷运出两张鹿皮及骨角标本,从海路将其运到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

经鉴定,这不仅是从未发现的新物种,而且是鹿科动物中的一个独立种属。两年后,大卫关于发现新物种的论文轰动世界动物研究界。按照惯例,麋鹿在英文世界中被命名为“大卫鹿”。在1874年离华之前,大卫陆续将活的麋鹿运至欧洲的一些动物园,既丰富了这些动物园的展览内容,也为后来的麋鹿种群延续起到重要的作用。1894年,永定河水泛滥,冲垮了

麋鹿苑博物馆展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