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雕塑建筑垃圾有新生

Beijing (Chinese) - - AROUND BEIJING 身边北京 - 文/田喃 摄影/马柯

北京北,昌平区马池口镇,有个小村子,名叫奤夿屯。金秋十月,在这个不大的村子,一桩“小事”却引得了世人的关注—“北京首届低碳雕塑营”。

“低碳雕塑营是一次关于文化创新和低碳环保的全新尝试。我们主要以废弃的建筑垃圾为骨料,以水泥为胶凝材料,经过雕塑家的创作,塑造成环保主题的雕塑作品,倡导环保低碳的理念。”此次雕塑营的发起者、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公共艺术委员会会长张宝贵如是说。

这来头不小的“新鲜事儿”低碳雕塑营到底指的是什么?废弃的建筑垃圾真的能够“变废为宝”吗?《北京》周刊的记者迫不及待地想要前去探寻一番。

走进奤夿屯村的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只见宽敞整洁的院子里,摆放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雕塑作品。进得办公楼,墙上挂的,地上摆的,大理石、青铜、汉白玉、铸铜……各式雕塑更是令人目不暇接。正仔细瞧着,就听得门口声如洪钟般的“先声夺人”,原来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宝贵正和几位艺术家边讨论着什么,边进得门来。“你们放开手脚去做,大胆创造出新的风格……”

神秘的“低碳雕塑”

小事不小,宝贵可贵。在一座城市中,建筑垃圾大概要占到垃圾总量的30%~40%,它们一般会被倾倒和掩埋在固定的建筑垃圾堆放场所,等待处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建筑垃圾的数量也在不断快速增长。人们在享受城市文明发展的同时,也在经受着建筑垃圾所带来的困扰,因此如何处理和利用建筑垃圾也成为政府部门和建筑垃圾处理单位所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可以通过暴露废弃物的骨料表现特殊质感,‘变废为宝’。”刚在办公室坐定,张宝贵这位低碳材料专家便直奔主题。

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在建筑领域研发并运用低碳材料的张宝贵,如今将这种低碳环保的理念运用到了雕塑中,大胆创新并努力尝试,和朱尚熹老师一起策划了北京首届低碳雕塑营。应低碳雕塑营的需要,张宝贵在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西院平整出了一块20亩的土地,种上了草。这里将成为“北京低碳雕塑园”。

绿草茵茵,秋风送爽。在雕塑园宽广的绿色草坪上,12位雕塑家的24件精美的雕塑艺术品一一呈现。而区别于其他的雕塑作品,它们最大的特点要算是全部都是采用低碳环保的材料制作而成的。

这种神秘的“低碳材料”,其实主要就是用最传统的水泥来作为黏合材料,起到“胶”的作用。而固体的建筑垃圾,比如石渣、石粉、砖瓦废弃物等在经过粉碎之后则可以作为骨料。添加了大量石粉、石渣等建筑垃圾粉碎物,不但可以模仿石材效果,而且可以限制水泥收缩应力,使得这种“水泥制品”不容易开裂。

“世间本无废物,废与不废,不在物,在于人。”“幕后操手”张宝贵这样颇具思辨的思考,让人理解了一个材料商展示出的艺术家的创造力。

但,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

“脱胎换骨”施魔法

好大的一片白色,立体的凹凸,伴随着内在的肌理,起伏着。外在的白色部分像是石头,“这是我还没完成的作品,现在正在翻模阶段”,记者正在疑惑,旁边一位年轻的艺术家便揭开了谜底。赵勇,参与此次低碳雕塑营的12位雕塑艺术家之一。

一只形态温和的白猫,肚子上面开了一扇窗,窗子里则是两只麻雀。来源于本真生活的猫叼麻雀的场景,让赵勇深受触动。生死的轮回,在美好的想象与残酷的现实间,上演着一出悲喜剧。“低碳、生态、生命与爱”,这次低碳雕塑营的主题或许可以更好地诠释赵勇立意构思的这件作品。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的他,对于这次颇具先锋意味的低碳雕塑营也有着自己的体会:“这种低碳材料的特性是它可以做大,我想看看我的猫做大体量后,放在绿地上是个什么样子。这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件很‘爽’的事情。”自由雕塑家赵勇的作品高2.7米,他个人不需要有什么资金上的投入,就可以实现自己的艺术表达,这或许是很多艺术家愿意来参与并尝试的原因。

参与低碳雕塑营的立意构思,还仅仅是创作的第一步。雕塑营将艺术家提供的

入选作品的数据逐一扫描,然后统一进行3D打印。接下来,艺术家们就要在制作现场和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沟通,并商定作品所要呈现的效果以及制作方式。“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多听取宝贵老师的意见了,因为在这种‘低碳材料’上,他是专家,有丰富的经验。比如我想呈现出白色大理石的效果,就要征求他的意见,看看怎么实现出来,加入什么样的石渣,怎么配比,然后再让工人具体去操作。”

在这之后,进入放大模型的阶段,采用数字化的方式,用三维雕刻方法将泡沫雕塑成一比一的比例进行造型。然后,艺术家们再参与进来,对已有的造型进行修正。

耗时最长的,算是用低碳材料制作雕塑了,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显然具有这一阶段的“实力担当”,工人们用专业的设备和配料,变梦想为可能,帮助艺术家们实现他们的构思,传达出艺术家们最初关于“低碳、生态、生命与爱”的创作理念。

了解清楚艺术家们所需要的材料的颜色、肌理和质感,工人们真操实干起来。翻模、浇浆、灌注,然后再砸碎模具……一道道加工,进行着表面的工艺处理。

以假乱真,还真不是天方夜谭。见得越多,越叹为观止。因为这种“低碳材料”所能呈现的形态实在是太多样了!青石、红砂岩、汉白玉、铸铜、青铜……单是在这些车间里走上一走,你就可以看到非常多的雕塑材质。“这种材料所表现的可能性有很多”,艺术家们纷纷说道。然而它们却并非“真材实料”,而都是来自于建筑垃圾的新型混合材料,它们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产生很多奇特的材质效果,真是神奇呐!

除了这千差万别的材质表现,雕塑材料的颜色和肌理也是各不相同,丰富多彩,有着极强的表现力。

深红、青色、绛紫、古铜、白玉……通过表面裸露的石渣、石粉等建筑废弃物的粉碎物,让雕塑表现出不同的肌理和质感,不但看上去是那么真实、朴素、自然,而且出乎意料地有着一种独特的美。最重要的是,这种方法不仅可以使雕塑作品减少对于真材实料的依赖,而且还可以使废料展示出独特的效果,这在以前是没有的。这实在是对绿色北京、低碳环保的生态文明建设的矢志践行。

“吃螃蟹”的艺术家

进行表面的工艺处理,也就意味着雕塑创作进入到了后期艺术处理阶段。

“我们对这种材料并不是很熟悉,也不太了解它的特性,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和工人们沟通。”艺术家们需要深入到车间,去了解创作的各个流程,熟悉各个生产环节。“这种新型材料要根据设计需要去发挥。”接触到新的材料,艺术家们自然少不了亲自上手,特别是后期的艺术处理,很多细节需要去雕琢,去加工,去把关,在这样的过程中艺术家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

来自四川传媒学院的周鉴鸿,是低碳雕塑营的另一位策划人、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教授朱尚熹的研究生,他刚刚参加完俄罗斯的雕塑创作营,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低碳雕塑园。他的雕塑作品《轻音乐》已经完成了翻模,进入到了表面的工艺处理阶段。《北京》周刊记者走出一间厂房的大门,恰好看到周鉴鸿正站在一片空地上其3.8米高的作品上,手握工具细心地处理。每一条直线,每一弯弧度,每一处棱角,在艺术家的手下都近乎完美地被完成了。

面对这种新型的材料,北京市人文空间雕塑研究所的杨金环则有些犯难。他入选此次低碳雕塑营的作品《化蝶》是爱情坚贞的象征。在这件作品里既有情爱的诠释也有活力的升华,雕塑中的一男一女各拥有一只翅膀,两人依偎在一起,在空中合力翱翔,尽显关于形,关于线,关于光影的诗性。而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作品,却因为雕塑整体近6米的高度,在支点的问题上犯了难。“这种材料虽然轻,但是脆,没有太大的延展性,如果风大点儿,就可能把它刮倒了。”看来这本身高3.5米的主体雕塑,要想立得起来,立得牢靠,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呢。“加支点,里面加钢棒,都可以。安全问题不能马虎,这可不能出一丁点儿的问题。”事必

躬亲的张宝贵,对这件造型独特的作品寄予着厚望,也更在意使用低碳材料作品的安全性和持久的坚固性,而这些对于藏家来说,更是至关重要。艺术家杨金环也直言,以后会根据这种新型材料的特性来创作构思出更多适宜的作品。

“我们可以通过作品本身的肌理和颜色,来规避它出现的接缝。”伴随着新生事物的出现,总会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不可避免。将建筑垃圾运用于雕塑的制作,艺术家们也在和新材料频频过招的过程中,见招拆招,收获良多。

或宁静,或激越,或悠扬,或宏伟,或神圣,或深情,或萌动,或怀旧,或思辨,或动情……这一件件精美的雕塑作品,有着颇高的艺术水准和独特而唯美的意境。参与本次低碳雕塑营的雕塑艺术家都是由两位策展人张宝贵和朱尚熹先生精心挑选而邀请入营的。12位应邀雕塑家围绕着“低碳、生态、生命与爱”的主题,精心创作了《对话》《垕》《生命之环》《生命与空》《云的印象》《坎卦—水形》《生命的轨迹》等24件雕塑作品。水泥与低碳材料制作的雕塑作品高度被限定在3至6米之间,横向则不能超过6米,形式上需要以团块、线性、组合为主,可以呈现出抽象、具象等不同的风格,充满了创意而又多样化。整个低碳雕塑营的作品可谓是在多样中求得统一。

“寅吃卯粮”敢为先

眼见也不一定为实。见识了用“低碳材料”创作雕塑作品的过程,记者这才恍然大悟,早先看到的那些大理石、青铜、汉白玉、铸铜的雕塑,原来可真是“以假乱真”呐。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假变幻之间,恰好是这种低碳材料的魔力所在。

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建筑垃圾,如此看来并非只是“废物”、一无是处,在艺术家们的雕塑创作中,它们摇身一变,独 特的优势尽显,竟然焕发出如此神奇的多姿光彩。“将建筑垃圾变成低碳材料,可以减少雕塑作品对于真材实料的依赖,这也是雕塑家们以雕塑艺术为载体,践行低碳理念的实践。”

1950年生于北京,后去山西插队的张宝贵,于1987年回到北京后就潜心从事造石艺术的研究与创作工作。30年,弹指一挥间,艺术家们眼中这位有着浪漫情怀和艺术梦想的张宝贵,一路走来,真可谓成效卓著。低碳材料是张宝贵多年以来的研究成果,拥有多项国家专利,并在建筑领域广泛使用。张宝贵和他的团队为中国历史博物馆、钓鱼台国宾馆、首都机场T3航站楼、奥运场馆、国家大剧院等几百项著名工程,创作了近千件作品,硕果累累。

这样的建筑工程项目经常使得张宝贵“寅吃卯粮”,面对一种文化的认可,他总能兴奋起来,“这次低碳雕塑营,是艺术家以低碳的理念去创作、为丰富雕塑语言做的积极尝试,这只是一个开始,会在 过程中逐渐完善,这次活动的价值在于引发思考。”张宝贵这样说,“首届低碳雕塑营还将进行低碳材料雕塑学术研讨会和雕塑研习班,艺术家在彰显雕塑形态的同时,也探索低碳材料的特点。由此所取得的经验和成果,将启迪雕塑语言的‘低碳新时代’。”

“低碳是一种生活方式,同时也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责任。对于艺术家,这是一种态度。”朱尚熹先生这样说道。的确,首届低碳雕塑营将开启低碳材料在雕塑领域的先河,其意义足够重大。

“金秋十月,低碳雕塑营的24件作品与北京以及全国的公众见面。我们从这里出发,之后我们还要继续把它办下去,走向全国,走出国门。”张宝贵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信心满满。

顺应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低碳生活,大势所趋。2017年,中国北京,在一个小村子里,12个雕塑家用建筑废料、低碳材料做雕塑,这颗“启明星”为我们预示更多的美好。

形态各异的雕塑作品

艺术家精心创作自己的雕塑作品

采用“低碳材料”制作的雕塑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