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乡音大鼓书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在京津冀广袤的乡间,听大鼓书是人们最喜爱的消闲活动,那些走街串巷的大鼓艺人是老百姓心目中的明星,他们用九腔十八调演绎着千古兴替、冷暖人生

在中国广大的农村,曲艺表演是最平常、热络的民间娱乐活动。广袤的原野就是舞台,一块看不见边的黄土地上,云集几百摊来自四面八方的民间曲艺艺人。观众就是方圆百里以内“以牛为伴,耕作为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老百姓,一来就是十几万人。三弦书、大调曲子、大鼓书、西河大鼓、道情戏等等,一应俱全。但闻琴声此起披伏,喝彩接连不断,伴着艺人的说唱、表演,声腔余韵在蓝天白云之间回荡。

鼓书属民间艺术,是一种以说唱为主的曲艺表演形式,最早是一鼓一板一梆子,以说为主,没有音乐伴奏。后来加上了老胡、二胡、板胡、三弦等器乐伴奏,又将地方戏曲、民间小调和秧歌等曲调融合在一起,演变为以唱为主。鼓书艺人多是单枪匹马,一个人一架鼓,一张嘴就是千军万马,多少角色全凭一张嘴,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在没有电视、网络和手机的

悠远年代,这些活跃在民间的鼓书艺人丰富着农村的日常生活,成为最活跃的民间艺术形式。

鼓书的最大特点就是能把故事情节通俗化,把当地的生活习俗、思想情感与剧本中的人物故事巧妙地融合到一起,再用方言土语将剧中不同人物的喜怒哀乐惟妙惟肖地表达出来,让沉浸故事情节中的听众不能自拔。在京津冀地区,鼓书艺术依然有着十分丰厚的遗存。京韵大鼓、梅花大鼓、京东大鼓、西河大鼓、乐亭大鼓等多种形式的鼓书,经过了几百年的传承发展,形成了各自独特的演唱风格,在当地不仅有着极为深厚的群众基础,也是中国深厚历史文化遗存的见证。

京韵大鼓 京腔京韵

京韵大鼓是中国北方的重要曲种,最早叫木板大鼓,也叫“怯大鼓”,于清末民初形成,主要流行于京津、华北及东北地区。在中国北方流行的各种大鼓中,京韵大鼓大概是流派最多、节目最丰、老百姓最喜闻乐见的一种形式。

京韵大鼓的雏形木板大鼓是一种古朴的乡音大鼓,是农民在农闲的时候聚在一处说说唱唱的一种娱乐形式,且伴奏很简单,只有鼓板而已。后来有些艺人到北京谋生献艺,因为唱念不离河北乡音,北京人听不大习惯,所以便叫之“怯大鼓”。为了适应城市的生活节奏和欣赏口味,鼓书艺人胡十、宋五、霍明亮及后来的刘宝全等人对“怯大鼓”进行改革,在原有的伴奏乐器三弦外,增加了四胡和琵琶,将河北方言改为北京话,吸收了京剧的发音吐字与部分唱腔,采用了大量清代流传于八旗子弟间的清音子弟书曲本,形成了京韵大鼓。

中华民国初期是京韵大鼓发展的鼎盛时期,形成了以刘宝全、白云鹏、张小轩为代表的三大流派。其中刘宝全的造诣最高,有“鼓王”之称。刘宝全生于 1868年,是河北深州人,从小跟着父亲学木板大鼓,后来到天津一家京剧科班习老生,后改唱大鼓书。他根据多年学习京剧的特长,又受时代风尚的影响,对京韵大鼓进行了多种改进,包括:把过去的长篇唱词改短,并创造新的短篇唱词;按照北京语音说京白、唱京韵,讲究字正腔圆;吸收梆子、西皮、二簧以及马头调等民间曲调,丰富了唱腔,还增添了伴奏乐器琵琶和四胡,此外摹仿京剧的表演手法,在手、眼、步上形成了一套表演技巧,等等,均成为其后京韵大鼓演员所遵从的楷模。

刘宝全天生一副好嗓,又从戏曲舞台移植许多表演身段,创造了高亢、华丽的刘派唱腔,曲目以金戈铁马的题材见长,代表作包括《单刀会》《长坂坡》《古城会》等。在刘宝全名声最胜的时期,他的演出独占鳌头,有“鼓界大王”之美称,深受戏曲梨园界之敬重。据说一向以挑剔著称的名票张伯驹曾说,平生看戏够无数,所有演员中够的上“神韵”的只有京剧的武净钱金福、小生程继先、武生杨小楼、老生余叔岩和京韵大鼓的刘宝全,可见其水平之高。

骆玉笙(艺名小彩舞)是刘宝全之后最为著名的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自20世纪30年代起,她在继承刘派艺术基础上,博采广收,熔“白(云鹏)派”、“少白(凤鸣)派”京韵于一炉,并从京剧、评弹等姐妹艺术中广泛汲取营养,结合自身嗓音条件,创立了华丽而委婉、优美而含蓄、抒情色彩浓郁的“骆派”京韵大鼓。特别是在低音方面吐字真切,声腔清楚,为一般女艺人所不及。20世纪80年代她为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演唱的主题歌《重整河山待后生》广为传唱,家喻户晓。一曲“千里刀光影……”震惊了电视机前的千家万户,其演唱深沉、悲壮、凝重、高亢,透出大家风度,也让更多人领略了京韵大鼓的艺术魅力。

京韵大鼓是北京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要到了北京,涉及到曲艺就没有不听京韵大鼓的。由于京韵大鼓的演唱风格独树一帜,曲调优美昂扬,深受国人的喜爱。如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马连良和谭小培、谭富英父子都十分喜欢京韵大鼓,经常光顾曲艺茶园聆听京韵大鼓。1901年生人的马连良与刘宝全是莫逆之交,两人年纪相差了30多岁,却有过20多年的交往。他在《忆刘宝全先生》一文中回忆,1923年,他在前门外一家杂耍园子观摩刘宝全演出《闹江州》,虽然那一年刘宝全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红光满面,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他谈笑自若表白了几句“垫话”,接着拿起鼓楗,轻敲几下,本来相当混乱的剧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可想而知当年刘宝全在台上有多气派。

刘宝全与很多京剧名伶互为“粉丝”,在艺术中相互切磋借鉴,留下了很多曲坛佳话。杨小楼为京剧武生的一代宗师,《长坂坡》是他拿手的长靠戏。他与刘宝全互为知音,而《长坂坡》也是刘宝全的得意曲目。

有一次,刘宝全看了杨小楼的《长坂坡》之后,觉得杨小楼扮演的赵云慷慨陈词时,有一个用右手猛拍腰部的动作,砰然有声,很有气势,他想把这个动作用在京韵大鼓的表演中。可是杨小楼扮演赵云时身扎硬靠,拍起来砰然作响。而刘宝全上场时穿的是大褂,所以显得没劲儿。

在闲谈中,刘宝全向杨小楼提出了这个问题。杨小楼沉吟片刻,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建议刘宝全在大褂里系上一条硬腰带,这样拍起来就有劲儿了。刘宝全欣然采纳。此后每当他演唱《长坂坡》时,都要系上硬腰带上场。在唱到“凭为臣满腔热血、一点愚忠”时,便将鼓楗子递到左手,腾出右手完成这个动作,使人感到神定气足,恰到好处,有力刻划了赵云临危不惧、义薄云天的大将气度。于此可见“鼓王”对待艺术刻意求精的态度。久而久之,刘宝全觉得系上硬腰带对于提丹田气很有帮助。到了晚年时,逢上场必系硬腰带。至今一些说唱演员仍保留了这个习惯,据说就是从他开始的。

梅花大鼓 清音雅韵

梅花大鼓是北方鼓曲的代表曲种,也是京津地区特有的地方性的大鼓曲种。其大约产生于清代中叶,由八旗子弟所创的梅花调演变而来。由于伴奏乐器为三弦、四胡、琵琶、扬琴及鼓板,有人便以“梅花五瓣”喻之,故称“梅花大鼓”。

鼓书艺人金万昌在梅花大鼓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对梅花大鼓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使唱腔有了“一字九转”之韵,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唱腔特点。后来,金万昌应邀到天津演出,天津也开始流行梅花大鼓。金万昌嗓音宽厚洪亮,行腔曲折婉转,吐字有力,韵味醇厚,首次亮相津门便震动了天津的观众,深得他们的欢迎。此后他又多次到津演出,极享盛名。至20世纪20年代中期, 在天津正式杂耍园演唱梅花大鼓的艺人中,金万昌最为著名,世称“金派”。他与京韵大鼓名家刘保全、铁皮大鼓演员王佩臣一起被观众誉为“鼓界三绝”。

曾为金万昌伴奏的天津著名弦师卢成科,深知梅花大鼓三味,对梅花大鼓进行艺术改革,特别是丰富了段落之间的过门音乐。他的第一个梅花调弟子是花四宝。师徒二人在演出实践中,根据花四宝嗓音高亮、音色纯美的特点,扬女声之所长,开辟了梅花大鼓的高腔音域,变金派的苍劲为华丽,形成了“悲、媚、脆”的演唱风格,在天津形成梅花大鼓的新流派—卢(花)派。这是继金派梅花大鼓之后的近一步发展,发挥了女演员的特长,演唱多用高腔,唱腔多装饰,繁音成串,清新流畅、委婉动听,成为当今梅花大鼓的主要流派。

梅花大鼓的演唱形式与京韵大鼓基本相同,过去演员鲜少表演,现在已有所改 变,增加了身段表演。“五音联弹”是梅花大鼓独具一格的演出形式,即演员司鼓击板,乐队四人相互协作,操五种乐器。从左起,第一人右手打扬琴,左手按第二人手中的三弦;第二人右手弹三弦,左手按第三人手中的四胡:第三人右手拉四胡,左手按第四人怀中的琵琶;第四人右手弹琵琶,左手打第二架扬琴。演员演唱短段,如《指日高升》。每落之间乐队分别演奏《柳青娘》《万年欢》《夜深沉》等曲牌。

2014年,天津梅花大鼓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代表性传承人为天津曲艺团著名演员籍薇。1987年籍薇拜梅花大鼓名家花五宝为师,她扮相秀丽、台风雍容华贵,她的演唱含蓄深沉、嗓音圆润甜美、柔中带刚、醇厚而舒展、富于感染力。

籍薇一直秉持“梅花大鼓要生存,就要立足于改革创新”的理念,不断在继承

传统的基础上求新求变,为梅花大鼓在当代的传承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籍薇本人喜欢西方古典音乐,尤爱贝多芬的钢琴曲《致爱丽丝》,极想把它移植到梅花大鼓的音乐中,于是与伴奏琴师认真研究,将《致爱丽丝》的节奏与梅花大鼓合拍,用《致爱丽丝》的主旋律来融通整段曲目的前奏与间奏,使之前后呼应贯穿主题。其后又加进了舒曼的《梦幻曲》旋律为念白配乐,创作出别具一格的梅花大鼓《睡美人》。其鼓词讲述了一个融合了东西方文化的凄美故事,在“长治杯”全国鼓曲大赛上获得了一等奖。随即她又推出了《千里共婵娟》《一杯水》《小燕还巢》以及尝试电声管弦乐队伴奏的《峡江图》等等一批新节目,在创作每段演唱的艺术实践中渐渐形成了一套唱腔模式与艺术风格。在为梅花大鼓《诗翁赏歌》的唱腔设计过程中,籍薇借鉴了湖北小曲中的旋律,谱写了一段古琴曲,并在演唱古琴曲时她亲自在舞台上抓筝为自己伴奏,带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视听感受。

乐亭大鼓 乡土之韵

乐亭位于河北省唐山市东南部,地处滦河冲积平原,东南两面濒临渤海,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故乡。乐亭大鼓起源于滦州、乐亭民间,历经几代艺人的反复实践,博采各种传统说唱艺术的长处,吸收当地民歌、戏曲的某些腔调,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唱腔、板式,用乡音说唱,以三弦、铁板、鼓伴奏,是一种能说长篇大书,也能唱集锦小段,叙事抒情兼佳,深为群众喜欢的曲艺品种。

据《中国书词概论》记载:“清初年,乐亭城内凡自娱好乐之人,最爱唱‘清平歌’……后来,有位弦子李,先以三弦配奏了‘清平歌’,遂而加以改正,使其韵调悦耳动听,较之旧曲大有不同,于是齐呼之为‘乐亭腔’。”

乐亭大鼓的得名源自一个流传在民间 艺人中的故事。清末时期,乐亭著名艺人温荣进京入恭亲王府献艺,温荣的技艺深得王爷欢欣,当即封了顶子赐了座,并赐名“乐亭大鼓”。

乐亭大鼓是中国北方较有代表性的曲艺鼓书,流行于冀东广大城乡及京津、东北的部分地区,曾与评戏、唐山皮影并称“冀东民间艺术的三朵花”。它说唱结合,韵散相间,板腔完备、句式简练,既有源于对中国历代说唱音乐的继承,也有对当地民歌、俚曲、叫卖调、劳动号子等的广泛吸收,又有从当地其他姊妹艺术借鉴而形成的曲调多源性和浓郁的地域性特征。其巧妙利用板眼、速度的变化技巧,使板腔转换灵活自由,多种调式调性相互交替转换,形成了多种丰富多彩、情趣各异的唱腔,既相对独立又互相兼容。

乐亭大鼓的传统曲(书)目多达300多个,长、中、短篇均有,《东汉》《隋唐》《三侠五义》《古城会》《玉堂春》《长生殿》等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乐亭大鼓演出时由一人自击鼓板站立说唱,另有人分持三弦等乐器伴奏。

自形成以来,乐亭大鼓名人辈出,其中尤以中华民国时期的韩香圃和靳文然最为著名,他们各自的艺术被分别尊为“韩派”和“靳派”。韩派唱腔讲究字正腔圆,韵满味足,靳派唱腔则以旋律流畅、易于上口著称。

作为乐亭的乡土艺术,乐亭大鼓引领着文化的潮流,乐亭人民的痴爱也赋予了她传奇般的神韵,乐亭大鼓艺人有宗谱,鼓词有专著,在乐亭民间至今流传着诸如“恭王府温铁板献艺受封”“炊妇为追听说书把饼子帖在门上就跑”等轶文传说,及“吃饺子吃馅儿,听书听段儿”“说书要嗓子,拉弓要膀子”等谚语,乐亭大鼓还充当着摇篮曲、劳动号子、叫卖调等多种角色,人人会唱,处处可闻。每年的新春文化活动、消夏彩色周末文化活动、文化下乡活动等各种活动中,乐亭大鼓除参与节目外,都以比赛的形式或演唱会的形式设有专场。2003年,乐亭县被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6年,乐亭大鼓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京韵大鼓曲调优美昂扬,风格独树一帜

梅花大鼓是北方鼓曲的代表曲种,其表演有一种展示独特绝技的形式,称为“含灯大鼓”

鼓书的基本伴奏乐器大鼓和三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