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横扫9 站台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哈利·波特》系列不仅创造了出版界的奇迹,也创下了大银幕上的影史纪录,持续热销的周边产品、惊险刺激的主题公园、纷繁复杂的外传故事更是吸引着人们的持续关注

近日,一部由粉丝众筹自制的非盈利电影《伏地魔:传人起源》的上线热播,让全世界的《哈利·波特》粉丝们再次迎来了一场狂欢。“伏地魔”汤姆·里德尔是哈利·波特系列中人气最高的角色之一,这个讲述他如何一步步成为大魔王的故事由一家英国独立工作室制作,灵感源自《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一个片段,并得到了华纳兄弟娱乐公司的授权。据说如果影片取得成功,华纳公司或将推出“正版”以满足粉丝的期待。这种“同人拿到官方授权”的神奇故事,令人不得不感慨“哈粉”们的强大。

1997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出版,无数人跟随哈利·波特跨越了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坐上开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从2001年开始,这个额头有闪电疤痕小男孩的成长故事走进了更多“麻瓜”的电影记忆,七部曲分为八部电影跨越整整十年,观众看着他们长大,他们也陪伴着观众成长。《哈利·波特》系列不仅创造了出版界的发售奇迹,也创下了大银幕上的影史纪录,持续热销的周边产品、惊险刺激的主题公园、纷繁复杂的外传故事更是吸引着人们的持续关注。如同在J.K.罗琳笔下的巫师一般,“哈利·波特”用自己的魔法力量,“征服”了现实世界。

出版奇迹

与世界上许多伟大的事物类似,《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诞生并非一帆风顺。英国作家在奇幻文学史上有着难以撼动的地位,J.R.R.托尔金的《魔戒》被封为奇幻文学的鼻祖,C.S.刘易斯的《纳尼亚传奇》也影响巨大,而在这两部大名鼎鼎的小说之后的相当长时间里,奇幻文学领域都少有优秀作者与畅销之作。

毕业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乔安·罗琳自幼便喜欢写奇幻故事,早在6岁时就写过一篇《兔子》,让人眼前一亮。不过 在父母看来,乔安·罗琳的这些过于活跃的想象力只不过是个人的怪癖,他们希望她能够在大学期间取得一个职业技能学位。但是乔安·罗琳最终还是选择了古典文学专业。在回忆起这个选择时她戏称, “当涉及到找工作的时候,在地球上所有的学科当中,我估计他们很难想到比希腊神话更没用的学科了”。

现实似乎也在佐证着这一观点。毕业后7年的时间里,乔安·罗琳的人生几乎跌入谷底,短暂的婚姻破裂,她成为一个失业的单身母亲,依靠政府救济,成为了“英国除了流浪汉之外最穷的人之一”。这段堪称悲惨的人生经历既是苦难,也是财富。由于没人照顾女儿,罗琳便每天推着婴儿车到咖啡馆,点一杯咖啡,一写就是一整天,将自己对人生信念的坚持和对孩子的爱写入这个构思了很多年的故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从构思到成稿,乔安·罗琳用了近5年的时间。然而当她将这部书寄给著名的企鹅出版社时,却遭到了毫不留情的拒绝。他们告诉罗琳,这样的作品不会有太多读者,毕竟在英语世界的奇幻小 说领域,人们只认《魔戒》和《纳尼亚传奇》。在之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罗琳先后被12家出版社拒绝,就连罗琳自己也开始怀疑,这部作品是否真的毫无价值。

在这期间,她在图书馆翻阅一本名为《作家和艺术家年鉴》的书时,一个充满童趣的可爱的姓氏“里特”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决定把一部分稿子寄给当时英国一位知名的书商—克里斯多夫·里特。不过,里特初读罗琳的书稿时同样并不感兴趣,但是罗琳在一次饭局中的意外迟到,却让里特鬼使神差地又一次翻开了罗琳的书稿。这一次,他被书稿中所描述的魔法世界给迷住了。他意识到《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可能不仅仅是一本儿童书,也十分期待罗琳能够将完整的作品交付于他,让他可以寻找更合适的出版社。后来,布鲁姆斯伯利出版社的牛顿社长拿到了这本书稿,他的女儿则成为了让这本书面世的最后一个推手。当时只有8岁的爱丽丝·牛顿在看过《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第一章后,便迫不及待地找到父亲要来全部书稿,着魔一样地读完了。这让

牛顿社长意识到这本书对孩子的吸引力,于是下定决心出版。出版社的编辑们在校对时,对她的原稿几乎没有做出修改,只是建议罗琳把署名从“乔安·凯瑟琳·罗琳”改成一个更中性化的名字“J.K.罗琳”,以迎合喜欢看魔幻小说的男孩子。

1997年6月,《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英国出版,首印1000册,其中500册被送到了各个图书馆,真正在市面上销售的只有那剩下的500册。这五百册图书,成为投入平静水面的一颗石子。在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购买该书版权的几个月后,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寻找这本书,来自各地出版商的也开始打听这本书与其作者J.K.罗琳究竟是何许人也,媒体也纷纷盯上了这本书—毕竟在英语世界,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如此精彩且有潜力的奇幻文学作品了。

后来发生的故事已经人尽皆知。继《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之后,J.K.罗琳几乎以每年一本的速度写着《哈利·波特》丛书,《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等作品每次面世,立刻便成为畅销书。数亿册的销量、超过70种语言出版,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不断刷新着世界小说发行史的记录,J.K.罗琳也已成为全球最富有的作家之一。英国《泰晤士报》将J.K.罗琳评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儿童文学作家”“继莎士比亚之后最有名的文学人物”。

电影魔法

2001年,由克里斯·哥伦布执导,丹尼尔·雷德克里夫、艾玛·沃特森、理查德·哈里斯和伊安·哈特等联袂出演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在克里斯·哥伦布的坚持下,送来霍格沃茨录取通知书的猫头鹰、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热闹非凡的魁地奇球赛、能够看到人内心深处渴望的厄里斯魔镜等魔 法世界的精彩内容得以保留,原著幽默有趣的语言风格也得到了有效沿袭,大量暖色调让整部电影温馨感人。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电影一经上映便吸引了大量粉丝,人们知道,这部电影只是一个开头,更神奇的魔法之旅将在未来几年逐渐展开。在此之后的十年,《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分为上下两部)等7部电影相继与观众见面。这个讲述哈利·波特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学习生活、冒险以及他在第二次巫界大战中寻找魂器并消灭伏地魔的故事,让更多没有看过原著的大众了解到一个精彩的魔法世界,成就了一个老少皆宜的经典系列。

“由小说改编而成的电影,永远不可能超越读者脑中的世界。”这句话几乎成为人们的共识,毕竟要将抽象的文字具现化以满足各种读者的口味,实在需要太多的天时地利人和。而对于《哈利·波特》这种系列电影来说,普通观众或许只关注其中一部电影即可,但八部出自克里斯·哥伦布、阿方索·卡隆、迈克·尼维尔和大卫·叶茨四位导演之手、风格截然不同的电影作品更难取悦所有原著粉丝。

如果说克里斯·哥伦布执导的《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与密室》是两部满足童年幻想、坚持还原原著的“原著向”电影,那么阿方索·卡隆手中的《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则用开场不久便出现的那个样貌可怖的摄魂怪,让这一系列影片开始逐渐走出了“儿童影片”的范畴,大量的冷色调画面更显冷峻与残酷,展示了更多的成人世界。可以说,与之前的两部作品相比,虽然《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的魔幻色彩更强,对原著的改编更多,但它却很好地平衡了原著与改编之间的复杂关 系,更具前瞻性的世界观展示与大量的细节甚至还“启发”了J.K.罗琳,成为这一系列改编影片中的佼佼者。

随后诞生的五部电影,迈克·尼维尔执导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尽管颇具英伦魅力,却因删除了大量细节与线索而被诟病;大卫·叶茨执导的《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与《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上、下部),同样存在着原创剧情游离于主题之外、人物性格的多面性被削弱等问题。这其中固然与前几部电影拍摄时原著尚未完结有关,担任编剧的斯蒂芬·科洛弗和迈克尔·戈登伯格自然也不能完全掌控,但《哈利·波特》系列影片的口碑几乎在每部续集出现时都会缓慢滑落却是事实。

虽然无法满足原著粉丝,但《哈利·波特》系列在满足大众需求和实现商

业价值方面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截止2011年最后一部《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整个《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票房成绩已经超过77亿美元,成为史上票房成绩最高的电影系列,随之衍生的周边产品、主题公园等,更是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影迷为之买单。

原著、电影一年年更新,演员、粉丝同步成长,在J.K.罗琳写出《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之后,人们意识到,告别的时间迟早都会到来。2011年《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上映后,长达10年的《哈利·波特》电影旅程宣告结束, “哈迷们”享受了一场期待已久的精彩大餐,却难掩遗憾与神伤。不过,关于哈利·波特的电影记忆却不会停止。结尾大战后19年,已与金妮结婚的哈利带着儿子詹姆、阿不思及未满上学年龄的女儿莉莉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送两个儿子上火车。考虑到“大战”发生的现实时间是1998年,因此人们推算出2017年9月1日正是哈利·波特故事最后一幕发生的日子。于是在这天,数以千计的“哈粉”特地前往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号站台,以见证这个真实存在的传奇一刻,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饰演弗利维教授的瓦维克戴维斯现身站台的手推车前、与粉丝欢度火车驶出一刻时,更是让无数人兴奋不已。饰演斯内普教授的艾伦·瑞克曼、以及饰演魔法部部长康奈利·褔吉等多位已故演员未能完成这个“19年之约”,十分遗憾。

神奇动物

《哈利·波特》的成功,催生了大量同一类型的魔法电影出现。这些影片中大多都有《哈利·波特》的影子,学习魔法,遇到挚友,展开冒险,打败魔王。这些影视作品中,既有《魔法师的学徒》《第七子:降魔之战》《波西·杰克逊》系列、《黄金罗盘》等改编自同类小说作 品,也有《纳尼亚传奇》这类已经在文学领域取得一定成就的“大IP”。不过,尽管这些影片在导演、演员阵容方面颇为强大,不乏尼古拉斯·凯奇、丹尼尔·克雷格、妮可·基德曼等众多实力演员加盟,但几乎无一例外地未能取得成功。

没有了好作品,魔幻热潮自然也会逐渐冷却。然而,2016年,一个名叫《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奇幻题材影片却横空出世,在全球范围内尽揽超过8亿美元的票房,进入2016年全球最卖座的电影前十行列,还赢得了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服装设计奖。取得如此耀眼成绩自然与埃迪·雷德梅尼、凯瑟琳·沃特斯顿、丹·福格勒、科林·法雷尔、约翰尼·德普等一众演员的精彩表演有关,更重要的是,这部作品由J.K.罗琳编剧、大卫·叶茨执导,拥有《哈利·波特》系列电影衍生“前传”的重要身份。

与《哈利·波特》不同,《神奇动物在哪里》在诞生之前并无真正的“原著”。

《神奇动物在哪里》是《哈利·波特》系列中的霍格沃茨学校《奇兽饲育学》的课本,其中介绍了各种各样的魔法生物。2001年,J.K.罗琳出版及售卖了“课本”为一个英国的慈善团体筹款,这本不存在的“教材”才首次进入了现实世界。在制片人莱诺·威格拉姆的推动下,J.K.罗琳担任了这部影片的编剧,大卫·海曼和斯蒂芬·科洛弗回归担任制片人,影片的时间设定在《哈利·波特》正传的70年前,纽特·斯卡曼德受身为“骏鹰饲养员”的母亲鼓励,成为了一名神奇生物学家,并为完成一本记录八眼巨蛛、挪威脊背龙、匈牙利树蜂等75种神奇生物的形态和习性及在哪里可以找到它们的著作,他开始了一趟全球奇幻冒险旅行。

《神奇动物在哪里》既成功“讨好”了《哈利·波特》影迷,也给那些路人观众提供了不少有趣的东西,虽然故事简单,但诚意十足,不断出现的各种线索更 为未来系列故事发展做足了铺垫。J.K.罗琳表示,《神奇动物在哪里》将制作成五部曲,预计以两年一部的速度与观众见面。过去的十年已经谢幕,相信当年和哈利·波特一起长大的粉丝,绝不会错过这个新十年的开始。

《哈利·波特》就像是一个“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不管是打开书还是走进影院,人们似乎都能通过“站台”,进入那个希望陌生又熟悉的魔法世界,愿意在霍格沃茨中认识朋友,感受生活中的黑暗与美好,了解爱、友谊、勇气以及正义的价值,读懂死亡,珍惜当下。相信那个魔法世界的人,即便寄送录取通知的猫头鹰永远不会出现,他们在那里留下的青春记忆和体验到的人生感悟,也将会影响他们一生。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剧照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海报

《神奇动物在哪里》海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