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德尔 回归重塑的艺术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刘禹 图片提供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

法国著名雕塑家、画家和教育家安托万·布德尔作品展“回归·重塑:布德尔与他的雕塑艺术”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行,其独具个人风格的艺术之路,得以被更多人了解欣赏

法国著名雕塑家、画家和教育家安托万·布德尔不甘走别人走过的路。作为罗丹的得力助手和亲密无间的挚友,他的雕塑受罗丹美学思想的影响,但最终开拓出一条艺术道路。2017年11月21 日至2018年4月30日,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一层展厅,“回归·重塑:布德尔与他的雕塑艺术”开展,这条独具个人风格的艺术道路,得以被更多人了解欣赏。

展览聚焦布德尔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杰作,重新审视布德尔回归古希腊罗马神话题材而创作的作品,包括38件青铜雕塑作品,2件油画作品,8件水彩作品,它们当属艺术家个人艺术风格日臻成熟完善时期的代表作,还有素描及珍贵历史图片等,所有展品均来自法国布德尔博物馆的馆藏。

这次展览是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继“对话达·芬奇:第四届艺术与科学国际作品展”“从酒神赞歌到阿卡迪亚:马库 斯·吕佩尔茨作品展”“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后,举办的又一国际艺术特展。在巴黎博物馆联盟、布德尔博物馆的协办下,展览兼具学术性与视觉性,每一单元都力图对艺术家创作的形象进行延伸与关联性发掘,诸多的文字阐释为研究布德尔的艺术提供了多重视角和珍贵资料。宏大的场景布置与创新的数字系统进一步提升了观众的观展体验。

师从罗丹终成雕塑大师

安托万·布德尔1861年生于法国蒙托邦的木工家庭,15岁获得奖学金进入图卢兹美术学校学习,8年后进入巴黎美术学院。然而,布德尔富有创造力的性格与该院墨守成规的学院教学产生冲突而退学,后经推荐进入罗丹工作室,成为罗丹的学生和助手,在罗丹工作室工作长达15年。

作为世纪之交承前启后的雕塑家,布德尔的雕塑虽然深受他的导师奥古斯特·罗丹的影响,但他在影响之外,又有新开拓。布德尔的雕塑,内部造型结构与雄伟的建筑性和力量感和谐并存,同时带着理性冷峻的思考,在古典写实风格中浸润着现代主义气质。法国评论家阿纳托尔·法郎士认为罗丹“缺少综合的科学性,而布德尔非常懂得这些”。

布德尔勤劳创作,每天早晨四点开始工作,晚上九十点钟结束,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珍贵的艺术作品。他也培养了大批优秀的艺术家,瑞士雕塑家贾科梅蒂和法国雕塑家里希埃均出自他的门下,他们从布德尔风格化的表现写实艺术中都颇有领悟。中国

观众熟悉的艺术大家刘海粟、庞薰琴、潘玉良等人也曾受教于他。

展古希腊罗马题材之美

“布德尔的创作之源”是这次展览的开端,缓步走进展厅,犹如踏进布德尔曾经进行雕塑训练和观摩学习的场所,艺术家由学习到掌握雕塑技巧期间用作参考和汲取灵感的考古文物,点缀其间。细看图片中的古希腊罗马雕塑,不知哪一尊就曾触发了艺术家创作古希腊、古罗马神话题材雕塑作品的灵感。

古希腊雕塑是布德尔从艺以来一直模仿学习的对象,他不断从这些雕塑的古典理想美中汲取灵感。德国著名艺术史学家温克尔曼曾用“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来评价古希腊艺术,他说道:“正如海 水表面波涛汹涌,但深处总是静止一样,希腊艺术家所塑造的形象,在一切剧烈情感中表现出一种伟大和平衡的心灵。”这种“单纯”和“伟大”也深入到布德尔雕塑形象的内在肌理之中。此次展览中的作品,无论从《帕拉斯》《阿波罗》《果实》《珀涅罗珀》,或是香榭丽舍剧院的浮雕及《垂死的人马》,都可窥见古希腊雕塑和建筑的影子。

那件著名的《垂死的人马》是布德尔受委托,为巴黎香榭丽舍剧院设计的装饰雕塑。他设计了与雅典帕特农神庙墙面类似的带状雕塑装饰,装饰上的人物多以美国舞蹈家伊莎多拉·邓肯为原型,而这位舞者也曾从古希腊艺术汲取灵感。

在布德尔的艺术生涯中,从未停止对神话之力的信仰。自1910年开始至1929年逝世前,布德尔以“人马”为题材共创作出一系列雕塑及上百幅绘画作品。

布德尔另一件引起轰动的作品是《珀涅罗珀》,被放置于展览的第六单元“珀涅罗珀(1905-1912)”,与布德尔其他相似结构的雕塑同台展出。这件雕塑曾引发了一场革命,雕塑宽大的臀部和壮实的大腿,推翻了均衡比例的“理想美”的传统。据说,布德尔的这件作品融合了他第一任妻子的特征和第二任妻子的体态。

融古典与现代雕塑风格

布德尔在追求古典美的同时,也尝试打破理想美的古典艺术观念。他的雕塑洋溢着一种鲜明的现代视觉性。

经过“帕拉斯”和“阿波罗”等系列雕塑的创作探索,布德尔最终于1909年创作出举世闻名的“弓箭手”。展览中展示的作品《弓箭手赫拉克勒斯》(1906-1909)就是布德尔在离开罗丹工作室之后创作的经典之作,它融合了古希腊艺术的传统和现代艺术的特质,突破 古典空间观念,使得整个雕塑在人物形式和空间张力之间巧妙地达到平衡。它在问世之初便跻身大师杰作之列,并鼓舞了一大批后世的雕塑家们。在展览的第四单元,人们可以欣赏到这一系列雕塑不同尺寸的版本及其摄影作品。

正如布德尔所言,“所有综合的东西都是在仿古主义上的创新……仿古不是幼稚的表现,不是简单粗糙的模仿,也不是艺术的倒退。仿古是在传统艺术基础上的发展和创新,它旨在创造出一种较之过去更深刻、更透彻、更清新、更完善的艺术”。古典艺术与现代艺术,在布德尔的雕塑中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人们仍能从布德尔的作品中深切感受到他现代眼光的重塑与升华。

《弓箭手赫拉克勒斯》

《垂死的人马》

《珀涅罗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