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苦修解足疾

王建生是清华池脚病治疗中心的首席专家,从1976年开始从事修脚工作,至今已有40多个年头。在平凡而光荣的岁月里,他一直坚守在脚病治疗岗位上,不断提高修脚治病技艺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张天宇 摄影/闫珅 图片提供/清华池脚病治疗中心

王建生是清华池脚病治疗中心的首席专家,从1976年开始从事修脚工作,至今已有40多个年头。在平凡而光荣的岁月里,他一直坚守在脚病治疗岗位上,不断提高修脚治病技艺

宣南虎坊桥百年老店清华池,有一位已到退休年龄,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脚病治疗专家,每天找他治脚病的客人络绎不绝。他叫王建生,顾客尊称他一声“王医生”,而同事都亲切地称他为“王专”。王建生是清华池脚病治疗中心的首席专家,从1976年开始从事修脚工作,至今已有40多个年头。在平凡而光荣的岁月里,他一直坚守在脚病治疗岗位上,勤奋努力地学习脚病治疗知识,精益求精地钻研各种脚病治疗技术,不断提高对各种脚病的诊断、治疗水平。通过全面掌握清华池修治脚病技艺,以及借鉴中西医特色,不断改进传统修脚工具,实行刀具医用消毒封包,一客一刀当面拆封,拖鞋、脚巾一次性使用,改进工作台等重大技术改革,使传统修治脚病工艺环境得到彻底改变,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使修脚术成为清华池发展的品牌和重要支柱。王建生也因此先后荣获北京市劳动技术能手、北京市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技师、北京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北京市商业服务业中华传统技艺技能大师、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技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等荣誉称号。

入行难 难入行

来到清华池二楼的首席专家工作室,房间宽敞明亮,被布置得整洁而温馨,不仅有打水的水房,沙发、座椅、电视等设施也一应俱全。

中午一点钟,王建生已经开始“忙活”了。他的“病人”是个年轻小伙子,却被甲沟炎折磨得不轻。小伙子在木盆中泡完脚后,坐在柔软的沙发中等待“手术”。小伙子说,见到刀子他有点紧张,闭上眼睛不敢看。王建生安慰他,甲沟炎并不严重,几分钟就好。

只见王建生取出刀具,当着小伙子的面儿拆开包装,先用口窄柄轻的轻刀“三 下五除二”劈断小伙子大脚趾上过长的趾甲,再用更窄的细长的条刀深入患处,将趾甲内的“污物”挖出来,一只脚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就修好了,刀法和力度拿捏得恰到好处,小伙子没有任何痛感,啧啧称奇。

说起修脚的技法,王建生如数家珍,像说绕口令一样流利:“修、挖、起、片、分、撕、刮、捏,这是修脚八法;支、捏、抠、卡、拢、攥、挣、推,这是持脚八法;还有个后来总结的,持刀要稳、青线看准、动作要轻、腕活灵敏。”在“修脚八法”中,王建生认为“撕术”是最难掌握的,就像扒树皮一样将脚垫撕下来,全靠指力和腕力,配合不好就容易撕“大发了”。修脚不光动刀,药物配制也是一项绝活儿,所以修脚师还必须掌握一定的药理知识。

别看如今的王建生修脚技术堪称精湛,在行业内是德高望重的权威专家,其实在入行前,他差点儿当了“逃兵”,全都是因为修脚是个苦差事。“1976年我随知青返城被分配到清华池浴池做修脚工,当时受旧传统观念影响,从心里接受不了这个工作,觉得这是伺候人的差事,低人一等,被人看不起。见到别的同学分到了大工厂,穿上了劳动布的工作服,心里真不是滋味。”王建生回忆,他当时过了46天都没有到单位报到,千方百计想换工作,最后在领导、师父和父母的开导教育下,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单位,走进了修脚室。

当王建生看到很多患者一瘸一拐,十分痛苦地蹒跚着进来,经过老师傅的一番精心治疗后,一个个面带笑容地健步走出来时,他被震惊到了,顿生羡慕之情,从此对修脚产生了兴趣,打消了去当工人的念想,默默地跟着师父学起了修脚术。

在师父刘振英严格而细致的指导下,王建生苦练基本功,从削竹片练起,锻炼手指手腕力量。为了让手腕更加灵活,他 还练习推手。王建生介绍,修脚这行当必须掌握好“指腕功”,讲究的是“手指有力灵活,下刀稳准轻快”,拇指和食指必须有力,不然在修脚的过程中容易“跑刀”,剌伤客人,力的作用就在毫厘之间。除此之外,还得学会研磨工具,修脚刀都是修脚师磨出来的,能够“吹毛断刃”才证明磨到了位。

练了大半年基本功后,王建生开始实操做“平活”了,也就是从事修脚垫、趾甲这类最简单的活儿。师父特意找来他的老主顾给徒弟“练手”,可是第一次“实战”就出事了。“虽然平时削土豆、削苹果、削竹片已经非常熟练,但面对真人下刀时,就紧张了。”王建生说,当年的那些画面时至今日仍然历历在目,“客人还安慰我别害怕,我第一刀下去就直接给客人脚底开了个大口子,血当时就出来了,我的汗也冒出来了,师父赶紧过来补救。客人临走前的一席话让我记一辈子,他说:‘小伙子没事儿,学艺都有这个过程,好好练,下次还找你。’”

客人暖心窝的话语让王建生深受感动,从此下定决心勤学苦练,成为师父那样受顾客信赖的修脚师。功夫不负有心人,1980年,他在北京市的技术大练兵活动中,获得了北京市技术操作能手称号。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跨越式前进,对生活质量有了更高要求,服务业的优势慢慢凸显,修脚行业越来越受到重视。1987年,修脚行业恢复职称,王建生考了特二级。工资与职称挂钩,他每月工资涨到94元。

修脚是个苦行当,手艺复杂难学,还常常被人看不起。王建生28岁才结婚,与从事的行业多少有点关系。与他同届入行的人,绝大部分都中途改行了,如今能坚持下来的只有他一人。因为苦,入行前的王建生着实为难了一番。也是因为苦,入行后的他难上加难。说起坚守的信念,他说,看到客

人痛苦着进来,高高兴兴回去,一声真挚的感谢,让他感到温暖,这是他坚持的动力。“我们是干服务行业的,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国家领导人,都会接触到,无论是谁,顾客就是上帝。”

中西医 医中西

市场经济的步伐不可阻挡,旧的秩序和势力在新兴力量面前逐渐瓦解、坍塌。浴池业为了适应新时期要求进行改制,从财政补贴到自负盈亏,很多浴池都在变革中倒下。清华池也受到很大影响,但经过众人的同舟共济、上下一心、开拓创新,百年老店不仅生存了下来,还重塑辉煌。这其中,王建生也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他将中西医融入进修脚技艺中,并用这门特有的技艺医治中外病人,为修脚业开创了新天地。

2000年以来,王建生在单位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以改革的精神,大胆尝试和改进传统修脚操作程序,从以修脚为主转变为以治疗脚病为主。由过去在腿上修治脚病改进为设立操作台,统一手法,统一刀具消毒,使修治脚病逐步向医院治疗技术和环境标准靠近。逐步建立技师挂号制,诊疗记录建档制,彻底改变了几十年浴池修脚的传统工艺和方法。清华池也从1999年严重亏损到逐步扭亏为盈,平均每年以10%的速度递增发展,成为了北京市著名商标、品牌企业。2014年清华池传统修脚术入选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5年清华池荣获北京市模范集体荣誉称号。

在王建生看来,修脚行业的一只脚在医学门里,所以他在治疗各种脚病技艺方面,将传统技艺与中西医现代技术相结合,制定各种脚病治疗技术标准和工作流程,对治疗疑难病足跟炎、瘊子有独到之处,研制治疗灰指甲、甲沟炎、脚气等药品,收到较好治疗效果。他不断学习,掌握很多医学理论知识,自费购买、阅读了《外科学》《皮肤解剖学》《中医学》 《药物学》等中西医书籍,不断提高对各种脚病的诊断和治疗水平,先后累计为20多万名脚病患者治好了病。而他本人也逐步成长为一名高级技师、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华传统技艺技能大师, 2009年成为北京市第一位享受市政府特殊津贴的修脚师。

“修脚和针灸、按摩堪称中国三大国术。针灸、按摩都纳入了医学的范畴了,唯独修脚没有。但是修脚又是咱们中国特有的行业,外国没有。可以说这个行业本来有一只脚在医学门里,一只脚在门外,我们弥补了医学方面的某些不足。比如治疗鸡眼,西医用冷冻疗法,我们可以药物治疗、手术切除等;通过我们的治疗,灰指甲的治愈率达到86%~88%,相当不错。”王建生自豪地表示。他总结修脚的优势是,操作简便、效果立竿见影。

修脚术的神奇不仅让国人叹服,更让很多国际友人慕名而来。从业几十年来,王建生治疗过的外国人数不胜数。20世纪90年代,意大利和阿根廷驻中国大使馆的 官员,会定期找他修脚。因为国外没有修脚行业,有人回国后还特意邀请他到国外去;20年前,一位日本友人经中央电视台记者介绍来到清华池,从此和王建生成了异国的朋友;四年前,一位患有严重足疾的俄罗斯客人特意到北京来找他。见面了解情况后,这个外国小伙子对王建生很佩服,于是在俄罗斯和北京间来回五六次往返治疗。

在王建生的努力下,很多副作用大的传统药膏都进行了更新换代,他把那些对肝脏损伤大、腐蚀性强、见效慢的成分,置换为药效强但副作用极小的中药。王建生手里拿着一个装有自制乌梅膏的小盒,这是专治鸡眼的药物。他介绍,只需要将乌梅捣碎成泥,再加入适量的活血药,就具备了软化作用,效果好、不伤身。不仅如此,他还在交流中大胆引进西医新技术融入到修脚技艺中。在针对甲沟炎的矫正上,他采用德国的先进技术,将一片半透明的窄条塑料片贴在趾甲上,利用物理力学原理矫正,方法简单。用王建生的话说,“外国学习中国传统的修脚术,中国

学习外国先进的科技,二者相得益彰,中西合璧”。

如今,清华池60%的业务来自修脚,一楼设立修脚专区,二楼则是有26个房间的脚病治疗中心。此外,修脚技师也有严格的分级,包括脚病治疗专家、高级脚病治疗师、中级脚病治疗师以及修脚技师等多种类别,修脚业在保持传统优势和大胆创新中蓬勃发展。

传承人 人传承

20世纪50年代,王建生的师父一辈人,在钻研修脚术的时候,专门去医院学习解剖学、外科学,借鉴医生的刀法,并经过改良转变成修脚的技艺。在王建生成长起来后,把传统修脚术提升为国家级“非遗”,并以中医诊疗术的“身份”部分被纳入中医的范畴。不过,王建生仍不满足,他想在有生之年把修脚术还踏在医学门槛外的那只脚也抬进门内,终极目标是成立脚病专科医院。

说起这个宏伟的人生目标,王建生目 光炯炯,神态郑重而庄严。他表示,实现目标还需要经过一代人的努力,人才是发展的基础。从目前看,从业者的整体素质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他现在正积极培养年轻一辈的修脚师,让那些德才兼备的技艺传承人成为行业的未来支柱。这既是使命的召唤,是百姓的期盼,也是对国家领导人的承诺。

2013年9月24日,是王建生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北京调研服务工作会上亲切询问他: “建生,你提的建议我都看了,你现在还在一线干吗?”他回答:“在一线干。”王岐山语重心长地说:“建生,你一定要多培养几个大师。”王建生万分激动,他一直牢记国家领导人对他的殷切希望,暗下决心一定要精心培养修脚传承人,让修治脚病传统技艺代代相传,为更多百姓解除脚病痛苦。

在传承带徒的过程中,王建生无私传授技艺,彻底改变口传心授的方式, 2000年至今他先后为全国培训学员近千 人,培养大学生传承人6名。同时,为清华池培养了几十名修脚师,并多次在电视台讲解脚病预防治疗知识。在弘扬修脚国术,开创修治脚病大众足部健康领域做出了贡献。2008年,他参与了《劳动部修脚师国家标准》的制定工作,2013年参与编写《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修脚师系列》和《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考试指导—修脚师系列》,2014年将自己修治脚病工作中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图片资料整理后,编写了修脚行业的第一本专业书籍《修脚图谱》,在2016年首届全国修脚师技能大赛中,他负责理论考试出题和裁判工作,为全国修脚行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虽然王建生一直渴望着修脚师队伍的壮大,但他收徒的门槛从未因此而降低过。人品是他择徒的第一标准,不仅要孝顺,对同事和朋友也要友善。第二个标准是要有天赋,用王建生的话说,最难传授的刀法只能通过反复观摩去摸索和感悟,这要靠极好的悟性。

作为驰名中外的脚病修治专家,来王建生门下求教拜师的人络绎不绝,但他始终坚持自己收徒的两大标准。因为他心中非常清楚,将技艺传授于人很容易,但真正能带领整个行业走向辉煌的终究还要靠德才兼备的人才。如今,他的徒弟马玉龙在2017年获得了全国技能大赛第一名,同时还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另一名徒弟王建军,也是北京技能大赛的冠军。看着这些未来的中坚力量茁壮成长,王建生欣慰地说:“从业人员整体素质提升了,达成成立脚病医院的梦想就更近了。”

王建生说,每当他看到顾客带着满意的笑容、迈着轻松的步子离开时,都有一种幸福感;每当他看到年轻人手拿工具、走上服务车前往各社区为老人服务时,都有一种自豪感。顾客的每一声谢谢,每一个感激的眼神,都将激励着他继续向前。

王建生悉心指导年轻技师

谈起修脚技艺,王建生如数家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