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 画尽苍生未了情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刘禹 标题书法/夏薇

17世纪,清代作家蒲松龄将他构建的爱情世界写成了一本文言短篇小说集,书中不仅展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而且“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给世界文学留下了一部奇书

经典好莱坞影片《人鬼情未了》中,生死隔不断恋人情丝的爱情故事在近30年来感动了不知多少男男女女。人们不想做鬼,但若能拥有这般缱绻的情,做鬼也乐意。

早在17世纪,中国作家蒲松龄将他构建的爱情世界写成了一本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在千姿百态的爱情故事里,他最擅长写的爱情也是人鬼情恋。

《聊斋志异》远比人们想象的还要精彩,它不仅是一部写鬼狐神怪的小说,更承载了落魄书生在情场和官场的梦,讽刺了黑暗现实社会,连塑造的女性形象也因生动另类,令人念念不忘。

在光怪陆离的文字世界里,蒲松龄写得游刃有余。郭沫若先生为蒲氏故居题联,赞蒲氏著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老舍先生也评价蒲氏“鬼狐

有性格,笑骂成文章”。蒲松龄在当时做出的一个不识时务的选择,给世界文学留下了一部奇书。

新奇事 男人梦

蒲松龄(1640年~1715年)是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人,淄川离齐国故都临淄不过数十里,是齐文化的发祥地。在文化滋润下,蒲松龄从小喜欢天马行空的作品,尤爱小说。蒲松龄青少年时正值明清易代,新奇事层出不穷,所见所闻也被他当做写小说的素材,供养了创作热情。

有个传得很广的说法,说蒲松龄在柳泉摆茶摊,请人喝茶换故事听,回到家便将其加工成小说,最终写成《聊斋志异》。“聊斋”是聊天之斋的意思。但这个说法有疑点,为了养活一家人,蒲松龄一直在富贵人家坐馆,又要备战科考,哪里有时间分身去摆茶摊?写小说在蒲松龄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屡屡落榜之时,“聊”有“姑且”之意,姑且写书,姑且用这些故事作为生活出口,精神寄托。

蒲松龄写过一篇《聊斋自志》叙述创作过程,原来书中许多故事是蒲松龄经历过的,是朋友告诉的,也有对前人作品的再创造。他一直有意识地向身边人收集小说素材,“雅爱搜神”“喜人谈鬼”“闻则命笔,遂以成编”。蒲松龄在毕家写过《狐梦》一篇,主人公姓名凿凿,是毕怡庵做了个跟狐女相恋的美梦,他的情人狐女请毕怡庵求蒲松龄把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写下来。但毕家世谱上哪里有这位毕怡庵?这一切都是蒲松龄造的。

蒲松龄的妻子刘氏是位贤妻良母,肩负养老育小的工作。蒲松龄不被家庭所累,白天教完学生,夜晚待在书斋,心思就飘到妻子追不到的地方。窗外风吹藏着异响,蒲松龄笔下才华横溢却尚未得志的书生,也独坐荒斋月光下。花妖狐魅变做妙龄女子不请自来,红袖添香,又巧施妙计助书生达成所愿,这番善解人意,令人 将一切传统礼数抛在脑后。小说中书生做的梦,就是蒲松龄的梦,蒲松龄为众多穷书生做的白日梦。

书中也有拆古成新的文章。《莲花公主》与唐传奇《南柯太守传》的师承关系显而易见。蒲松龄摒除《南柯太守传》中消极出世的思想,再借梦构篇,为旧故事添进了新意境。

康熙十八年(1679年)春天,蒲松龄40岁,《聊斋志异》初步成书,从《聊斋志异》传下的半部手稿可以看出他是如何精益求精的。百余字的《妾击贼》,题目就修改四次。如此花费毕生精力创作、修订的一部短篇小说集,在中国古代文学史甚至世界文学史上都是罕见的。

人生路 块垒愁

《聊斋志异》是一册集志怪、神话、寓言于一体的小说宝典。胆小的人不敢 看,觉得神鬼狐妖阴气太重。等到游走过这书中世界,才惊觉书页背后描摹的正是人间百态图。

“新闻总入鬼狐史,斗酒难消块垒愁。”中国小说常以鬼狐写人生,寄托块垒愁。蒲松龄的俗世生活、情感世界,就成了他写作时取之不尽的素材库。平民蒲松龄和下层百姓一样,对吏治黑暗痛恨不已。蒲松龄最后功名是岁贡,儒学训导衔,还要等到有空位时才能上任。年过七旬的蒲松龄一直没机会赴任。他利用写小说的便利,创作了一篇《饿鬼》。文章中有一位儒学训导贪婪无赖,为乡里不齿,被称为“饿鬼”,借写他,蒲松龄对封建官吏进行了入骨三分的鞭挞。

蒲松龄二十几岁开始写小说时,维持全家生活的本职工作是当私塾教师,自19岁中秀才后,他还要拿出精力准备科举考试。此后曾连续四次参加举人考试而全部

落榜,直到72岁赴青州补为贡考。清朝,科举制度是下层知识分子改变人生命运的惟一出路。出身没落地主家庭的蒲松龄本可以也通过这条路改变生活轨迹,然而他总分心写小说,精力上难以顾全两者。蒲松龄既然选择了继续在拮据生活中坚持写作,大概心中也接受了这种结果。心藏的“举人”心结只能放置在字句间。

《聊斋志异》中有蒲松龄做过的举人梦。《王子安》中,蒲松龄对秀才考举人加了七个比喻:“初入时,白足提篮,似丐。唱名时,官呵隶骂,似囚。其归号舍也,孔孔伸头,房房露脚,似秋末之冷蜂。其出闱场也,神情惝怳,天地异色,似出笼之病鸟。迨望报也,草木皆惊,梦想亦幻。时作一得志想,则顷刻而楼阁俱成;作一失志想,则瞬息而骸骨已朽。此际行坐难安,则似被絷之猱。忽然而飞骑传人,报条无我,此时神色猝变,嗒然若死,则似饵毒之蝇,弄之亦不觉也。初失志,心灰意败,大骂司衡无目,笔墨无灵,势必举案头物而尽炬之;炬之不已,而碎踏之;踏之不已,而投之浊流。从此披发入山,面向石壁,再有以‘且夫’、‘尝谓’之文进我者,定当操戈逐之。无何,日渐远,气渐平,技又渐痒;遂似破卵之鸠,只得衔木营巢,从新另抱矣。如此情况,当局者痛哭欲死;而自旁观者视之,其可笑孰甚焉?”

“七似”对秀才入闱的精彩概括,非切身体会,绝对写不出来如此细致。蒲松龄用几十年时间科考,深刻认识科举制度,他已然想明白,“仕途黑暗,公道不彰,非袖金输璧,不能自达于圣明”。 也靠着这份思索,蒲松龄写出了中国小说史上如《王子安》《叶生》《司文郎》《贾奉雉》等多篇精彩小说,集中揭露科举制度弊端和危害,疏解心中愤懑。

鬼狐史 世间情

翻阅中国古籍,妖出现在《山海经》中。到晋代的《博物志》《搜神记》、南 朝宋的《幽明录》,妖们屡见不鲜。《聊斋志异》中提到的妖更是五花八门。蒲松龄写得最多、最精彩的妖精当属狐妖。

在他的精笔妙墨下,狐妖皆有独特个性:婴宁爱笑爽朗,青凤温婉可人,娇娜聪慧,辛十四娘沉着,还有成就夫君的凤仙,勇敢救情人的红玉、舜华……妖和人的交往是《聊斋志异》的重头戏,妖们懂感情,与人相恋,爱得柔情蜜意、义无反顾,恨人时绝然干脆,也同样义无反顾。故事中,他们有好事多磨的经历,遭遇意料之外的巧合,会突如其来地亮相,也会出人意料地离开。左右她们行动的是皮囊之下的头脑,绝不是中国千百年来男尊女卑的传统。

妖如此,鬼也如此。《聊斋志异》里一则名为《聂小倩》的短篇故事很简单,说的是浙江人宁采臣暂居一所寺院,夜里偶遇被妖怪指使要谋害他的女鬼聂小倩,二人就此产生感情,最终聂小倩受宁采臣感化,弃暗投明,跟宁采臣回家,逐渐转 化成常人。几年后,宁采臣考中进士,小倩也生下一子,痴情突破障碍。

聂小倩知情达理,对宁母周到孝敬,对宁采臣体贴爱恋。宁母想续娶小倩又怕娶鬼妻对儿子不利,小倩觉察宁母心思,对宁母说,子女都是上天所赐,宁公子已被上天载入多福厚禄簿册,命中注定有三个光宗耀祖的好儿子,不会因为娶了鬼妻就受到影响。宁母相信了小倩的话。邻里乡亲有人要求见宁家新媳妇,小倩盛装出来见客,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让满堂宾客以为,聂小倩不是鬼而是天仙。蒲松龄将爱注入故事,让小倩有了从鬼到仙,从恶到善的改变。

《聂小倩》《小谢》《伍秋月》《连琐》《巧娘》《莲香》《水莽草》等等都是缠绵悱恻的人鬼恋故事,女鬼们美得各有风采,女鬼善心各有表现,她们改恶从善,从压迫中奋起抗争,构成聊斋鬼故事最有魅力的篇章。

蒲松龄还创造了一个个跟鬼狐们有对手戏的狂生形象。《小谢》里的陶生,《聂小倩》里的宁采臣,《伍秋月》里的王鼎,都是这类人物,他们不受世俗观念浸染,崇尚真性情,也才有机会与鬼狐们发生一些故事。蒲松龄也创造出诸多“鬼中之鬼”即聻的故事,讲述冤魂被摄、灵魂肉体分离的故事,诡奇之至。

浪漫书 美名传

王士祯是清初一代文宗,他曾提出“神韵说”,主张作诗以神韵为先。王士祯对《聊斋志异》很感兴趣,向蒲松龄借阅,读到心动处时忍不住称赞,写下36条评语,评《张诚》是“一本绝妙传奇”,评《连城》“雅是情种,不意《牡丹亭》后复有此人”。他还写下一首诗《戏题蒲生〈聊斋志异〉卷后》:“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时”,以诗来称赞《聊斋志异》的传奇与趣味。

《聊斋志异》中,在对正面理想人物的塑造上,特别是在表现由花妖狐魅变来 的女性形象上,浪漫主义精神无处不在。蒲松龄也将浪漫主义手法运用自如,常运用梦境和上天入地、虚无变幻等大量虚构情节,冲破现实束缚,表现心中理想,解决现实中无法解决的矛盾。

重复写梦时,蒲松龄力求篇篇耳目一新。《聊斋志异》中的梦有时融梦幻为一炉,有时是带着烟火气的生活中的浪漫。《狐梦》一篇写梦,大姊语:“压我胫骨酸痛!”二姊的罗袜被化为酒杯,她娇声道:“猾婢!何时盗人履子去,怪道足冰冷也!”这些日常话语让奇幻迭生的梦像现实一般真切。《绛妃》也是写梦,蒲松龄却一板一眼地写明时间、地点、人物,宛若记录昨日事……各种梦做得扑朔迷离,妙趣横生,浪漫至极。

在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文辞之下,蒲松龄在构架文章时格外注重层次的安排,结构模式的选择,角色间关系变化无穷,伏笔照应得幽幽曲曲。即使同是写狐仙,也会施展层见迭出、变化无穷的手段,制造同中之异。至于在短篇小说的篇幅中如何尽显其能,又是一种剪裁入妙了。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的一天,蒲松龄依窗离世。如此精心打造的《聊斋志异》,他却没有能力在自己生前推动刊刻,只以抄本形式流传。流传至今的版本有康熙抄本、雍正间抄本即《异史》本、乾隆间铸雪斋抄本、乾隆间黄炎熙抄本,乾隆问二十四卷抄本等。这些抄本收文多寡不一,分卷或分册情况迥异,都因各抄本所遵祖本不同所致。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初刻本即赵起杲、鲍廷博编刻的青柯亭刻本风行天下。比青柯亭本稍迟一年即有王金范刻本,与王金范本刊于同年的还有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李时宪刻本,这是翻刻的青柯亭本。乾隆六十年(1795年),又有步云阁刻本出现,这也是节选自青柯亭本。即使是青柯亭本,初刻、重刻不同,篇目及文字也略有差异。

300年过去,《聊斋志异》仍令人百读不厌,回味无穷。众多外文译本不计其数。没有靠入朝为官扬名的蒲松龄,凭着令他没时间专心读圣贤书、阻碍他走上仕途的《聊斋志异》,延续着艺术生命。

蒲松龄画像

《聊斋志异》初刻于乾隆三十一年,问世后又出现多个翻印本,形式、篇目及文字均大体相同

《聊斋志异》是艺术创作的宝库,衍生出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图为绘画作品《促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