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 又将书剑朝天阙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余闯 标题书法 / 夏薇

唐代大诗人李白一生坎坷,怀才不遇,晚景更是凄凉。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历史话剧《李白》,描述了李白晚年在“仕而不能,隐又不甘”之间徘徊的悲剧命运,堪称一部荡气回肠、动人心魄的情感大戏

唐代诗人李白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他一生坎坷,怀才不遇,晚景更是凄凉。然而,他却给人们留下了一首首传唱千古的名篇佳作,有些诗篇还写出了他晚年那段鲜为人知的悲怆故事。1991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演了历史话剧《李白》,讲述他晚年在“仕而不能,隐又不甘”之间徘徊的悲剧命运,是一部荡气回肠、动人心魄的情感大戏。经过了二十 多年的演绎,如今这部剧已成为北京人艺的当家大戏之一,在辉煌和沉寂的起落中沉淀为舞台上的经典。2007年,《李白》与《茶馆》等三十二部话剧成功入选中国百年经典话剧之列。

“何处觅诗魂,向涂山、采石、青莲、碎叶,提什么脱靴捧砚好飘然,只怕是出仕归隐终难抉……”听着话剧《李白》的开场曲,不妨看看这个半百学士是如何在巴山蜀道和当涂吟唱着来自大唐的声音。

一代谪仙 半世坎坷

李白是唐代最为有名的浪漫主义诗人,被时人誉为“谪仙”,诗圣杜甫的那句“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写尽了李白的超逸和洒脱,给人一种不意仕途而只是一心饮酒的诗人形象。然而,李白一生都有出仕之心,但总是难展报复,蹉跎半生,只留下了九百多首脍炙人口的诗篇。

唐开元十三年(725年),25岁的李白怀着“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的抱负离开了他自幼生活的蜀中地区。这一去,便要开始他漫长的漫游生涯。他来到了长安,留下了“玉手调羹,力士脱靴”的佳话。然而,他始终不受重用,最后被玄宗“赐金放还”。李白的一生都在渴望建功立业与蔑视荣华富贵两种情绪中纠葛,即便被赐金放还,他也依然留下了“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诗句。

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后,李白和妻子宗氏一起南下避祸。两年后,李白出任永王李璘的幕僚,为他出谋划策。李璘是唐玄宗的第十六个儿子,唐肃宗李亨的弟弟,由李亨抚养长大。在安史之乱时,李璘获唐玄宗册命成为山南、江西、岭南、黔中四道节度使,随即征辟李白为江淮兵马都督从事。李白认为从此就能实现他的政治抱负,可以“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然而,玄宗逃到 四川后,太子李亨即位,遥遵玄宗为太上皇。唐肃宗至德元年(756年),李璘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擅自率水师东巡,李白为此写了一首《永王东巡歌》:“永王正月东出师,天子遥分龙虎旗。楼船一举风波静,江汉翻为雁鹜池……”随后,肃宗派兵镇压,永王最终被杀,而李白也因为跟随永王受到了牵连,获罪当诛,但在郭子仪的斡旋之下改为流放夜郎。

唐乾元二年(759年),半生坎坷的李白被肃宗流放到了夜郎。此一去,前途茫茫,生死难料,李白极为担忧。当他坐船行驶到了白帝城时,忽然收到了自己被赦免的消息,这时,李白悲喜交加,立即乘船向江陵方向行驶。这一路上,李白心情十分舒畅,于是写下了一首《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被赦免的李白早上从白帝城出发,听着两岸阵阵猿鸣,不知不觉,一日之间便到了江陵,而这正是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所说的“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只不过李白的诗中流露出一种劫后余生的轻松愉快之感。上元二年(761年),61岁的李白因病返回金陵。在金陵,他的生活相当窘迫,不得已只好投奔了在当涂做县令的族叔李阳冰。一年后,李白病重,在病榻上把手稿交给了李阳冰,赋《临终歌》后与世长辞。

李白的传奇故事流传极广,感人至深,被一代又一代的作家写进了文学作品中。明朝末年,通俗小说大家冯梦龙在短篇小说《警世通言》中写了一篇《李谪仙醉草吓蛮书》,被人们传为经典之作。1991年,剧作家郭启宏截取了安史之乱后,李白入永王府,后被判流放夜郎直至去世这一段坎坷的人生历程创作了话剧《李白》,并在首都剧场成功上演,成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经典话剧。

话剧《李白》讲述李白晚年的故事。安史之乱后,唐王朝的巍巍大厦在安史乱

军的马蹄声中坍塌了,李白满怀爱国热忱,走进了永王府,他壮志凌云却没能发现永王图谋不轨。不久,永王谋败身亡,李白获罪被执,诏判长流夜郎。一路上冷月凄风,来到了白帝城。因天下兵马大元帅郭子仪作保,李白遇赦,回到了当涂县。当涂的山水虽然淡薄了李白出世的热望,而平乱最后一战的召唤却又鼓荡起他报国的激情,他做出了骇人听闻的惊世壮举,以垂暮之年请缨从军……

《李白》作为编剧郭启宏的“文人三部曲”之一,戏中的李白一反往日人们心目中浪漫洒脱的诗仙形象,该剧选取了李白人生的后期阶段,讲述他一腔报国的热情却深陷政治权谋后的无奈和“出世”与“入世”的两难抉择。郭启宏认为,他笔下的《李白》是一个大树的结构,出世和入世分别是这个大树的两个枝杈。话剧《李白》打破了人们心中“飘然太白”的固有形象,将李白的积极入世和爱国情怀展现给人们,是一部能给观众带来人生启发的大戏。

勤于王事 抱月而终

郭启宏是广东人,当代著名的剧作家,戏剧界称他为中国当代戏剧创作的“三驾马车”之一,被誉为“剧坛奇才、潮汕骄子”,代表作有《知己》《天之骄子》和《李白》等。郭启宏曾三获文华剧作奖、四获曹禺戏剧文学奖及话剧个人成就最高奖—中国话剧金狮奖等。郭启宏写出《李白》后,表演艺术家于是之曾亲自对剧本进行删改,随之搬上舞台,成为话剧的经典之作。

该据由濮存昕的父亲苏民执导,唐烨也是导演之一。1991年,38岁的濮存昕出演李白,凭借该剧一举奠定了他在舞台上实力派演员的地位,他更是因为《李白》而获得文华表演奖、梅花奖、白玉兰奖等多个个人表演奖项。该剧的成功奠定了濮存昕在中国话剧史上的地位,被北京 人艺纳为经典保留剧目之一。龚丽君饰演李白的妻子宗琰,米铁增饰惠仲明,邹建饰吴筠,李士龙饰宋康祥,王刚饰郭子仪,由苏民朗诵和吟诵诗句。徐帆在剧中表演古典舞蹈,擅长演唱的胡军负责幕间吟咏和剧终的那首歌,陈小艺和何冰则是出演了配角。在剧中,郭启宏虚构了一个道姑腾空子,她是李白最仇视的奸臣李林甫之女。永王府的司马惠仲明,是个仰慕李白才华却口蜜腹剑的伪君子。

故事从永王李璘三请太白,李白跃跃出山开始。暮年的李白想起了唐玄宗,想起了他和群臣一同开创的“开元盛世”。李白渴望自己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也希望被贤主重用,所以当永王亲自给他写信的时候,他不顾吴筠道长和宗夫人的劝阻,毅然出山。李白的内心世界正如吴筠道长所说的一句话:“屈原走到头就是庄子,庄子走到头就是屈原。”剧中的李白和吴 筠道长、腾空道姑交好,日常过的是道家清静无为的生活,一旦天下有变,他就迫不及待地抛弃了这种安逸愉快的生活。李白下山赴任携带两本书,一本是《庄子》,一本是《离骚》,正是应了剧中吴筠所说:“用庄子洒脱的胸襟去完成屈原悲壮的事业,岂非南辕而北辙?”

李白心忧国家,终于来到了永王府。他向永王进言,要他举兵讨伐安史乱军,尽快恢复天下,并迎接太上皇回朝以光复大唐。然而,李白的这两个愿望都与永王的目的背道而驰,永王为了名正言顺地谋反, 便蒙骗李白为他写下了讨逆檄文,李白在明白永王的真实意图后,也丝毫不再流连。终于,永王赐了李白毒酒,所幸李白并没有饮下毒酒。其后,永王落败,李白匆忙南逃,不久锒铛入狱。狱中的李白对于玄宗刚逃到巴蜀,肃宗就急忙灵武登基,大敌当前,两兄弟就开始争位的评

论,凸显了李白的直率性情。他在诗句里把叛军李璘的队伍叫做“王师”,把肃宗的平叛队伍做“北寇”。李白入狱后,腾空子出手相救,可当李白得知腾空子就是李腾空,是李林甫这一奸相之女后,便陡然翻脸,赶走了她。之后,宗氏道出真相,原来腾空子想借亡父的旧势力来帮李白脱狱。此后行辕大堂的戏剧情节十分精当巧妙,从公堂蒙冤到宋康祥搭救,再到圣旨大赦,最后钦点李白长流夜郎,还一定要取道巴蜀让他重游故地。被判流放夜郎后,吴筠与之随行。可没想到,本已被所有人厌恶的惠仲明带来了“中原大旱,恩赦天下,死改为流,流以下赦”的圣旨。李白重获自由,回到了当涂。

然而,平静的生活还没有过多久,郭子仪便来到了当涂探望李白,告诉他即将进行平乱最后一战的消息。李白精忠报国的雄心再次燃起,以60岁之身请缨入军。宗氏和李白饮酒谈诗,劝他不要去参军。李白的历史结局是病逝当涂,未能从军。最后,在采石矶头,李白发出“光阴最公正”的感慨。在前几场戏里,人们看到了和想象中不同的李白,可是结尾恰恰告诉人们,李白的骨子里是反世俗的,李白爱着的是山间清风,江上明月。所以,对于李白的死,剧本选择了最具浪漫色彩的水中捞月,最终“溶化在月色波光之中”。

剧坛佳作 百年经典

话剧《李白》的上演,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导演苏民曾用“盛唐哀音格亦壮,衰年本色气尤春”来表述这出戏的格调,并说:“这出戏用多彩隽永的韵味,包裹着李白坎坷而又明朗的一生。因此,雄壮、意气、空灵、明朗等就成为这出戏的基调。”

在这出剧中,李白从得意时醉酒骑驴入庙堂到遭奸人诬陷流放夜郎,再到最后白帝城遇赦的狂喜放歌,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于大悲大喜之间,道尽人生的复杂况 味,让置身于台下的观众也能在李白身上找到一个自己的影子。全剧结尾处,李白采石矶畔捞月而亡,在一轮满月中飘然而逝,观众无不潸然落泪,慨叹人生的凄美与悲凉。

除了曲折的故事情节以外,全剧还将古典诗文中的名篇名句自然巧妙地融入剧情,美感四溢,毫不生硬做作。从《老子》、庄子的《逍遥游》、屈原的《离骚》到李白的名篇《将进酒》《蜀道难》《早发白帝城》,每一首都诠释着李白当时真实的心境,也一步步让台下的观众融入国学经典的醇美之境,呈现诗人悲喜交加的晚年浮沉和暮年请缨的惊世壮举。其中,道姑腾空子这一人物的安排,让整部剧更是多了几分空灵、玄幻的意味。不少观众观看后认为,《李白》不仅是一部优秀的话剧精品,更是一次诗词歌赋的经典荟萃。更有人认为,《李白》不仅是一部演了二十多年的话剧作品,也是一部弘扬并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精髓的经典教材。

在这出剧开幕时,青白的棉布上写着遒劲有力的“李白”二字,成为全剧背景,而一轮明月投射下的清冷月光渐渐洒满整个舞台,月光与舞台深处平缓的斜坡构成这部戏贯穿始末的主要道具。伴随着李白境遇的变换,月亮的形状也在变换。从金黄色的满月到半月,再到凄清的月牙,月亮的形状活画出那个在官场上进退不能且身不由己,早已蜕去诗仙神话色彩、俨然在官场中沉浮挣扎的平凡人李白。对月亮,李白有一种别样的情愫,他笔下有着各种各样的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正是基于这种因素,《李白》的舞台突出了月的元素。

这出话剧深受观众喜爱,导演唐烨说:“《李白》之所以值得反复看,是因为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对这部戏有着不同的感悟,我们这部戏里有编剧、演员的阅历、功力在,所以观众也会带着自己的阅 历来鉴赏。”她还说:“郭启宏先生的本子,不止是在说历史,他的高明之处在于在历史中融合了很多现代的东西,看似在讲历史人物,实际也是讨论现代人的心理状态,让观众特别有共鸣。”

作为《李白》的主演,濮存昕和龚丽君合作演出超过了二十年,这也是使得这部作品大受欢迎的原因,俩人二十多年来总共演了二百多场。唐烨说,濮存昕和龚丽君这对黄金搭档也在不断擦出新的火花。“每次看他们俩演出,都会发现不一样的地方。演员和角色,角色和演员之间,是互相成就的。”从《雷雨》《北街南院》到《家》《洋麻将》,两人的合作早已被观众封为饰演夫妻的标配。无论是对角色的理解还是两人间的默契早已超越了任何表演技巧,在北京人艺和整个话剧舞台上都不多见,成为又一段剧坛佳话。如果说《李白》有极高的知名度,两位主演可谓功不可没。

经过二十多年的演出,唐烨称这出剧修改并不大,只是在宋康祥这个人物身上还原了戏剧矛盾冲突。而除了剧情,演员方面也有新的变化 ,她说,上演这么多年,《李白》还是没有停下脚步,每年都会尝试一点新的变化。在2009年演出时,青年演员邹健和吴珊珊加入剧组。如今,更为年轻的演员杨佳音等又进入了剧组。这部剧培养了许多年轻的话剧演员,而这些年轻演员又为《李白》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幸遇赦,布衣蔬食醉当涂,社鼓声声,偏唤起请缨心烈。一代诗仙兮来复归,江天惟见波底月。”诗仙归来了,在舞台上一直有着他的吟唱。话剧《李白》以独特的视角为观众展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诗人李白。当涂一醉,抱月而终,一代诗仙就这样在他笔下所描绘的月中找到了最终的归宿,留下了诗人与明月浪漫而又凄美的传说。

濮存昕(中)与龚丽君(右)在《李白》中的合作演出超过20年,被称为“黄金搭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