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历尽 昔年风姿如旧

Beijing (Chinese) - - CULTURE AND GEOGRAPHY 京津冀 人文地理 - 文 / 张健

自晋以来,千余年间,正定一直是京津冀大地中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悠久的历史,给这座古城留下了文化积淀深厚的古代建筑。至今,在古城的东门里街仍坐落着一处布局规整、崇楼高阁,雄伟壮丽的古建筑群,它就是有着“京南第一名刹”之誉的隆兴寺。

踏着石板路,漫步其中,寺内古柏参天,老槐吐翠,清静幽雅,古朴深邃。夕阳之下,檐牙重重,座座大殿透着庄严。微风阵阵掠过,树叶声中传颂着“南无”声声。一切仿若世外桃源。

华美岁月 尘封千年

隆兴寺的前身是东晋十六国时期后燕的龙腾苑。隋文帝崇佛,开皇三年(583年)下诏修复所有周朝废寺,此后经年,又 敕令在各州建寺。在此背景下,恒州(治今正定县)刺史王孝仙于586年在龙腾苑内改建寺院,时称龙藏寺。唐中宗复位,景龙元年(707年)诏令各州道观、佛寺均改称“龙兴”,此后,龙藏寺便称为龙兴寺。

宋开宝二年(969年),宋太祖赵匡胤驻跸真州(正定),到城西大悲寺礼佛时,得知寺内原供的铜铸大悲菩萨毁于战乱,遂敕令于城东的龙兴寺重铸大悲菩萨金身,并增建大悲阁,扩建龙兴寺。6年后,龙兴寺工程完成,从而形成了一组采用中轴线布局、南北纵深、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建筑群。此后,历代帝王多次到此巡视驻跸,上香礼佛,题诗书匾,刻碑立石。元明清时期,正定府(路)作为畿辅重镇,“俨然一大都会”。由于统治者的优容,地方守吏的推崇,正定佛寺的兴建异常兴盛,其中隆 兴寺声名最著。据王坪《敕赐隆兴寺御书匾额经典纪恩碑》,乾隆年间,该寺被称作“海内名刹第一区”。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清皇室在寺院西侧增建帝王行宫,形成了东为僧徒起居之处、中为佛事活动场所、西为行宫的建筑格局。5年后,康熙皇帝赐额“隆兴寺”。清咸丰八年(1858年),咸丰皇帝将西路行宫赏赐给外国传教士,行宫遂被改建为天主教堂。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光绪帝与慈禧太后驻跸隆兴寺,题匾额“大慈大悲”以旌表佛法。

此后,伴随着国事动荡而来的战争频仍、经济凋敝,让隆兴寺也随之颓败。

风雨沧桑 雄伟依然

正定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丰赡的古建筑遗存,曾让梁思成“魂牵梦绕”;作为

研究宋代佛教寺院建筑布局的重要实例,隆兴寺因完整保存着宋代建筑的形制和风格,更让他不顾道途坎坷,多次造访。

1933年4月16日,梁思成第一次考察测绘正定古迹,于当天下午5时来到正定,借住在隆兴寺。当晚,他便开始考察,直到“天已墨黑,殿里阴深(森),对面几不见人,只听到上面蝙蝠唧唧叫唤”,才回方丈院晚斋。对于这次考察,梁思成说:“今春四月正定之游,虽在兵荒马乱之中,时间匆匆,但收获却意外的圆满。”第二次考察是1933年11月, “留定旬日,得详细检正旧时图稿,并从新测绘当日所割爱而未细量的诸建筑物”。这次考察测量“成图盈箧”,满载而归。1952年,时任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主任的梁思成教授,利用暑假,带着学生来到正定考察测绘正定的古建筑。他们冒着酷暑,仅隆兴寺的摩尼殿就绘图几大本。1963年,梁思成教授已是顶级建筑学家,桃李满天下,著作等身高,誉满全球。此次考察,他又提出很多权威性的宝贵意见,为正定的文物保护指明了方向。

梁思成的多次考察,除形成了《正 定古建筑调查纪略》这一非常具有科学价值的考察总结外,还绘制了大量的古建筑结构图,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建筑结构摄影图片,为后来大批文物的“修旧如旧”提供了翔实资料和科学依据。得益于梁思成的高度评价与记载描绘,隆兴寺受到了高度重视和科学保护,自1953年成立专门文物保管机构至今,国家屡拨巨款对寺院进行修葺,这座古刹最终恢复其盛世风貌。其华美的建筑存留至今,也得以让今人在流逝的岁月中一览古人智慧!

瑰丽珍宝 匠心独运

1000多年间,隆兴寺汇集了唐、宋、元、明、清历代风格的古建筑,且保存着隋唐以来大量的壁画、雕塑、碑碣等艺术珍品,被称为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而这座古建中保留的壁画、碑刻和文学书写所具有的独特的科学与艺术价值,又赋予了这座寺院建筑优雅的艺术与文学色彩。

被誉为“世界古建筑孤例”的摩尼殿,建于北宋皇佑四年(1052年),是隆兴寺内最大、最完整、最独特的建筑,为宋代《营造法式》之典范。摩尼殿面 阔、进深皆7间,重檐歇山顶。殿堂中央为一正方形内槽,这使得殿堂呈“回”字形。殿内东西扇墙及四面抱厦上绘有明代壁画,现存面积422平方米。因年代久远,风化严重,壁画已有脱落,但仍可以看出笔法细腻飘逸,人物生动传真。

摩尼殿内北面扇墙通壁为一座五彩悬山,悬山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明朝嘉靖年间重塑的一尊高3.4米的五彩悬塑观音,俗称倒坐观音。倒坐观音右腿屈起搁在左腿上,右手搭于左腕抱住右膝,头微右侧,身略前倾,左足踏莲。其悠然自若的样子,一反人们印象中手持净瓶、盘膝坐在莲花宝座上的观音塑像。而其闲逸自若的表情,注视着芸芸众生,恰好与观者形成视线上的互动,充分展现了古代匠师高超的雕塑技艺。

数十年前,梁思成曾说:“京外名刹当首推正定府隆兴寺。”今天,在距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15公里的正定城内东门里,隆兴寺伫立如昔。历经千百年风雨的洗刷与侵蚀,它不仅未失昔年“重档通霄汉,正殿俯星辰”的规模和雄姿,还愈发显示出因沧桑而被赋予的厚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