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葆台汉墓博物馆 风流犹在 汉家陵阙

北京大葆台汉墓博物馆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杨艳艳 摄影 / 陈硕

大葆台西汉墓是北京重要的古建遗存,对了解汉代帝王葬制有着举足轻重的价值,不仅是研究北京历史,同时也是研究中华汉文化的珍贵的实物资料

历史悠久的北京拥有众多历史古迹,举世闻名的故宫、长城、天坛、颐和园、十三陵、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等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其实在漫长的岁月中,北京城内还有不少非常有价值的古建遗存,它们的外表看起来或许很平常,但其本身却具有极高的价值,不仅是研究北京历史,同时也是研究中华汉文化的最珍贵的实物资料。譬如北京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该墓采用了“黄肠题凑”的葬式,是该葬式在中国的首次出土,填补了汉代墓葬研究中的一项空白,对于进一步了解汉代帝王墓葬形式有着举足轻重的价值。

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黄土岗郭公庄南的北京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毗邻北京世界公园、占地面积18000平方米。1974年,当地在进行建筑施工时发现了一些木炭、白膏泥和五铢钱,之后通过考古挖掘发现了这座西汉墓。正式发掘后,证实大葆台西汉墓为夫妻并穴合葬:一号墓为广阳顷王刘建墓,保存基本完好;二号墓为刘建王后墓,与一号墓东西并列,形制基本相同,但发掘时已被火烧毁。虽早年被盗,但该墓仍出土了千余件文物,其中许多具有较高的工艺水平,体现了2000多年前工匠的 高度创造才能,是研究西汉中晚期的政治、经济和物质文化发展的珍贵资料。1979年,北京市政府决定在该墓原址上修建独具特色的帝王陵遗址博物馆,并于1983年12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

黄肠题凑西汉皇家葬式的庐山真面目

关于“黄肠题凑”葬式的记载,在史书上屡见不鲜。“题凑”一词最早见于《吕氏春秋·孟冬纪·孟冬篇》,说春秋时楚怀王的女儿滕玉墓用“题凑”。“题”指的是木的根部为头,“凑”指头皆内向中心。这种葬

式似乎从春秋时就开始出现了,但以柏木心为原材料的“黄肠题凑”却是汉代皇帝的葬式。据《汉书·霍光传》颜师古注引苏林曰:“以柏木黄心致累棺外,故曰黄肠。木头皆向内,故曰题凑。”这是“黄肠题凑”葬式在文献中的最早记载。据此可知,黄肠题凑是设在棺椁外的一种木结构,它是由黄色的柏木心堆垒而成。根据汉代的礼制,黄肠题凑与梓宫、便房、外藏椁同属帝王陵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此前人们从未见过这种葬式的实物,直到大葆台西汉墓成功发掘后,“黄肠题凑”才首次显现出其庐山真面目,并被界定为重大考古发现。而大葆台汉墓的“黄肠题凑”,也着实壮观:用10厘米×10厘米×90厘米的一般大小的柏木,一根一根地码放,按现有高度推算,约14000块,整齐的把棺椁围起来;柏木堆成的木墙高3米,厚0.9米,总长42米多。排列方式上,南北两端为南北向纵垒,东西两侧为东西向横垒,每壁各30层,南壁正中设有门,与甬道相接;四角连接处,南、北壁黄肠木端头垂直顶靠在东、西壁黄肠木身上,这样从内侧看,则四壁均为木头,即题凑。据当时的发掘者称,墓中柏木在1974年被挖掘出来后,仍散发着淡淡的芳香。

汉代墓葬之所以大量选用柏木,其用意很明显:首先可以燥湿杀虫,这直接有利于保护棺椁;其次,柏木材质坚硬,不畏雪霜风寒,可引申为坚贞不屈与浩然正气的仁义之德。所以黄肠题凑这种一直是天子专用的葬式,也成为政治待遇、身份地位的体现,经特许后诸王、重臣也可使用。据考证,大葆台西汉墓的主人正是汉武帝刘彻的孙子,汉宣帝时受封的广阳顷王刘建。因在广阳王位上安守本分,其墓葬虽不及广陵王刘胥之墓奢华,但却是名副其实的“黄肠题凑”。大葆台一号墓是目前北京地区考古发掘规模最大的一座汉墓,迄今仍居已发现的“黄肠题凑”墓规模之首。

发掘成果揭开广阳王刘建的神秘面纱

关于刘建的记载并不多,《汉书》卷六十三《武五子传》载曰:“天子加恩,赦王太子建为庶人……后六年,宣帝即位……又立故太子建,是为广阳顷王,二十九年薨。” 简单介绍了刘建的政治经历、广阳国继嗣及其最终命运及广阳国行政区划和建制。至于更为详尽的内容,则无法从文献中获知。而大葆台西汉墓的发掘,则提供了更多、更直接的历史信息。

该墓葬出土的文物基本展现了刘建的饮食结构。在一号墓北面外回廊的大陶瓮里,就发现有带壳的小米,现已仅剩空壳;在内棺南端和西面内回廊中,都发现有栗子皮(果已无存),这种栗子为山毛榉科板栗属的板栗。此外,在一号墓北面外回廊大陶瓮、陶壶以及前室中,都发现一些兽骨。经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鉴定,其中有猪、鸡、雉、兔、鸿雁和鲤鱼等;另外在北回廊陶鼎内和大缸中还发现猫的骨骼,在北回廊中间大缸中出土山羊骨骼和鸟的骨骼,其他还出土豆雁、白颈鸦、牛等的骨骼。

另外,中国古代向来“视死如生”,尤其汉朝崇尚厚葬之风,墓葬力求复制和表现死者生前的生活样式。棺椁内外发掘的各种器物,诸如丝织物、各种饰件等等,都展现出当时墓主人刘建的奢华生活。特别是发掘的车马坑,车身涂黑漆,车轮加施红漆绘彩,车毂彩绘锯齿纹,车马饰件多为鎏金,非常华丽美观,反映了墓主人在出行和游玩方面的奢侈。此外六博棋的发现,也透露出刘建的喜好和生活乐趣,这些多多少少能体现当时墓主人生前的生活状况。

精美玉器高超的中国古代手工技艺

该墓葬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中还有渔阳铁斧,是汉武帝实行盐铁官营政策 的实物见证;鎏金兽面铺首、嵌玉鎏金龙头枕、龙凤玉璧、螭虎白玉佩、墨玉舞人、缠丝鸡血红玛瑙等为汉宫珍饰。尤其是那些主题各异、雕工精美的古玉器,充分显示出中国古代手工技艺的高超水平。

说到馆藏珍品,不得不提出土于二号墓的玉舞人。玉舞人头部没有明显的发式,五官刻画也比较简单,仅用几条短阴线勾画出眉眼鼻口,衣裙和双袖较长并多为曲线,因而显得婀娜多姿。她轻舒广袖,微折柳腰,长裙拂地,造型展现了汉代舞人佩“长袖”和“细腰”的特点。这是两汉时盛行的一种人像配饰,所表现的舞蹈,则是秦汉时比较盛行的“翘袖折腰”舞。在扁平玉片的两面刻画舞人形象,以透雕镂空技法制成。汉代玉舞人大多数出土在诸侯王及其亲属墓中,且多为女性墓葬,表现也多为女性形象。

中国古代无论男女,只要有相当的身份,都佩饰珠玉。尤其是西周至汉代,达官贵人争相佩玉,这一时期是中国玉器史上的佩玉高潮。《礼记》记载当时的佩玉情况时说:“古之君子必佩玉。”孔子说,玉有十一德: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道、德。君子要与玉比德,即应以玉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加强自我修养,自我约束。

透雕螭虎玉佩出土于二号墓墓室东北侧;白玉质,圆形,上部镂雕成缨花,中间镂雕一盘曲螭虎;虎体用阴线条刻出虎形,均两面刻,形象生动简朴;边缘阴刻两圈弦纹,中间夹以双弧形纹。螭虎是神话中的动物,据说它“似虎而鳞”或“虎类,龙形”。这件玉佩上的螭虎形象既有龙的蜿蜒盘曲,又有虎的凶猛威壮,把两种动物的特征表现得恰到好处。这也是这件文物成为这里的镇馆之宝的原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