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的翅膀托起幸福

微花园美益求美 老胡同有里有面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设计师与史家社区居民共同合作,通过充满艺术思维和设计巧思的方案,对胡同里的微花园进行生活美学再造,帮助胡同居民改善生活品质,让微花园美益求美,老胡同有里有面

让梦想的翅膀托起幸福

错落有致的台面、层次分明的砖墙、蓬勃生长的花草植物、精致巧妙的材质混搭、古朴气质的木墩坐凳、高山流水的意境灌溉系统,还有暖人心窝的贴心设计……一场由社会专业力量与史家社区居民共同合作的“胡同微花园”设计与“生活美学再造”展览正在史家胡同博物馆展出。生活废旧弃物再利用,专业设计师微调整微介入是本次展览最具特色的地 方:原本随意摆放的花植经设计师改造,变成居民墙根下美感十足的“微花园”;那些旧的锅碗瓢盆、弹簧床架、马桶座坑等废弃物品,成了营造胡同生活美学的重要物件。而与这些微花园相匹配的是“映像”“新空中花园”“北方的歌谣”“新梦是旧梦的拆洗缝补”这些充满着浓浓诗意的名字。

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哲介绍,此次活动是由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街道工委、办事处主办,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中央美术学院侯晓蕾师生团队共同承办的。今年6月,年轻的艺术家、设计师们与居民一起,共同探讨如何将这些微花园进行改造提升,进行生活美学再造,希望通过设计和艺术的介入,能够真正帮助到老城胡同的居民改善生活品质,通过充满艺术思维和设计巧思的方案,微介入地使这些“平民的花园”得到提升和再生。这是社区胡同环境提升的一种新探索,目的是让胡同风景更加靓丽,让老胡同焕发新生机。目前已经有7户居民的院落由设计师们完成了设计,展览将持续一个月,届时将由居民投票,得票最多的微花园设计方案将作为试点在今年10月底前落地实施。如果微花园设计方案切实可行,效果好的话,还有望在全街道胡同里逐步推广。

胡同花园小小设计展牵动街坊心

6月28日一大早,史家胡同的街坊邻居们就来到了史家胡同博物馆的“胡同微花园”展厅。“哎哟,这是我们家,设计出来又好看又实用!”看到自己家的“微花园”设计模型,史家胡同居民常阿姨惊讶地说。她家的“微花园”,之前就是在窗户下面的碎砖头堆上摆了一些花盆,周围还放着拖把、扫帚等工具。这次,中央美术学院设计专业学生杨宝和常阿姨结成对子,他对老砖的排列进行了调整,形成高低错落的效果。同时,还在其中留出储

物空间存放杂物,在靠墙角的地方围起一个专门放拖布的小空间。砖头上面摆放的花也进行了调整,颜色更丰富,还增加了蔬菜、瓜果等。

小小的展厅不大,却展出了十三组设计作品。每幅作品都由测绘图、设计草图、平面图、立面图、记录图解等组成,并且都配有设计模型,可以立体直观地看到微花园改造的效果。一位活动负责人透露:微花园活动受到史家胡同居民的大力支持,报名参加的人积极踊跃,小小的微提升改造,牵动了整条胡同居民的心,说明大家对生活美是有很高追求的。

展厅内“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幅作品,来自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雕塑系的杨澜宇,她为史家胡同15号院的微花园做了六个设计方案。在北花园的改造方案中,她将居民原先摆放的杂乱的东西,重新布局提升艺术感,用原有的砖加上新砖砌成了高低不同的台面,放上不同材质的花盆,显得别致清新。在设计草稿中,她还特意将居民原有的植物手绘出来,为居民讲解植物的习性,同时在设计中沿袭居民的种植习惯进行补植,让整个微花园立体起来。

杨澜宇的设计有两个突出的亮点,一是将居民墙根下废弃多年的马桶设计成器皿,用来种植绿色植物,成为了微花园中一道独特的景观,既未破坏花园原有风格,又将之进行了艺术提升;另一大亮点是,在与15号院居民结对子的设计过程中,杨澜宇与胡同居民交了朋友,处出了感情,捎带手连居民室内的电路都免费设计了。打开15号院精巧的模型,一拨开关,小房子的“灯”亮了起来,光线透过窗户照着精心设计的小景观,令参观者赞叹不已。

胡同中的微花园因主人的喜好而各式各样,体现了百姓奇思妙想的智慧和对美学的向往。由唐潮等人设计的史家胡同44号居民秦叔叔家的花园,被命名为“新空 中花园”。秦叔叔住在老居民楼的一层,他在地下室窗外的雨棚上摆了一些花,并用收集的空调冷凝水浇花。设计师就按照秦叔叔的思路,以世界八大奇迹中的空中花园为原型,借鉴原有花园的空间特性提取核心设计概念,分层级规划空间,因地制宜结合花园所处的雨棚的位置,在多层空间中引入曲水流觞的概念,增加了作品的生活气息和趣味,同时考虑水的收集和灌溉的功能,让这样的多层平台既是景观也是工具。

在史家胡同45号院微花园的改造中,设计师在小小花圃中搭起了架子,并用线编织出大网,白天阳光落在上面,可以为下面的月季花遮蔽光线。“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老北京四合院的意境跃然纸上。设计师在手稿中写道:“北方的寒冬很霸道,似乎胡同永远不能有南方小院的别致水景。希望白色流淌的鹅卵石能淌进居民的心肺,沁进漫长的年月。”

《映像》在十三组作品中名字最为抽象,这组由造型学院雕塑系学生吴知声创 作的微花园线条独特,勾勒出了老北京院落的轮廓。老北京的胡同里有很多独具特色的屋顶,近些年,拆除违建后,整个天际线展示出来。时间的洗礼可以让墙面被重新翻修,道路被重新铺装,唯独建筑物的结构轮廓是不变的。阳光打在胡同中,形成了每家门口独一无二的投影。吴知声将54号院宗奶奶家门口胡同中的投影线性提取出来放到花园的背景墙上,让爬藤植物随意攀爬,形成了微花园独有的“映像”。

除了在院子内做一些居民微花园改造,设计师还将目光投到了公共空间。有的将公厕门口设计成了一个能够休憩和互相交流的场所,设计了立体的绿化,还能利用植物达到吸附臭味的功效,形成公共交流空间;有的把废品收购站迁走后的空地,设计成了居民的健身、休闲、交流的空间;有一个微花园位于胡同中老裁缝店一旁,门口废弃的木桩被未留名的女艺术家刻上了老舍先生的一句话:“新梦是旧梦的拆洗缝补”。设计学院视觉传达方向的郭泰辰将凌乱摆放的花盆,改造成由废弃木桩围着主木桩的小型休息区域,用裁

缝店的布料做了一些小坐垫,还有老式小煤油灯的景观,美化街道,服务百姓。

作为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之一,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副教授侯晓蕾表示: “在北京旧城的胡同街巷里,居民在自家门前窗边经常采用回收的器物和废弃的材料,种植特色植物和瓜果蔬菜,少则几盆花,多则形成一个‘花园’。这一类的微花园往往尺度很小,土生土长,由居民独立建造和维护。这些胡同自发花园多种植月季、蔷薇等当地灌木以及葫芦、丝瓜、葡萄等具有食用功能的蔬菜瓜果,兼具美观和实用的功能。出于各家不同的审美和需求,胡同里每一个微花园都不同,具有各自鲜明的特点,同时又在整体上不具有一致性。虽然没有设计师的参与,微花园 却体现居民对生活品质的美好追求。我们希望运用我们的专业指导对这些微花园和微空间进行微介入、微改造。通过这种形式,我想告诉百姓,他们用旧物做种植的习惯非常好,让大家看到了艺术性,越是用这些废弃的物件配合绿色的植物,越是能体现生命力,这是艺术的主张。”

文脉延续废旧物品重构美学生活

中央美术学院的师生如何对老胡同的微花园着迷?正统的美学审美为何倾心于杂乱的平民空间?这一切还要从侯晓蕾2015年来到东四南片区当志愿者说起。

2015年,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在东四南片区组织了一个杂院公共空间景 观设计提升的活动。研究院征集设计师来为百姓做公益设计,当时就联系到了侯晓蕾。侯晓蕾欣然前往,在胡同中做起了一名志愿者。当她沿着大街行走时,时不时地会注意到大街两旁多如牛毛的胡同,而当她真正循着吸引的力量走进胡同时,她发现了一种只属于胡同的美。

“胡同居民将巴掌大的地方做成微花园,用废弃旧物,比如泡沫箱、矿泉水瓶、脸盆等做器皿,种植的都是经济实用的低维护的乡土花草植物。胡同里的花园既实用又美观,形状样式千奇百怪,能体现出居民对生活的美好追求。”介绍到这里,侯晓蕾发出了感慨,“但是我们也发现,这些胡同里的平民微花园在逐年减少。所以从2015年开始,我就带着学生

来到东四南片区和大栅栏片区进行踩点,把航拍图绘制下来,然后按照点将老百姓的微花园一个一个通过手绘、电脑制图的方式记录下来。这些微花园的大小不一,形式各样,有的是平面的,有的是立体的。我们就按照其大小规格和特点进行了归类,并总结出居民微花园的特点,以及各个片区的特征。”

侯晓蕾将记录微花园作为学院的必修课,三年来,一拨拨学生来到胡同,在发现美、记录美的同时,也在构思着美。曾几何时,人们认为的美都应该是高大上的,实际上艺术是存在于方方面面的。侯晓蕾团队发现了微花园的美学价值,这是一种并不完美,却有着浓郁生活气息、无限发展潜力的美。

今年,侯晓蕾又开设了一门选修课—艺术花园景观设计,邀请社区居民和学生们一起,对胡同里的微花园进行景观提升。这一次,微花园的设计不仅限于景观设计专业的学生,共有服装设计、首饰设计、雕塑设计、实验艺术、艺术花园景观设计等10个专业的16名学生参加。这是因为每个专业都有自己不同的视角,微花园形态各异,居民对美的理解也各不相同,所以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提升景观。正如侯晓蕾说的:“居民的花园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方式来处理,就丢掉了那些生活中的美,那些独具个性的美。我的学生思考和做出的设计都非常有意思,他们能认识到胡同微花园的价值所在。我很欣慰他们能发现美,并用自己的方式去思考。”

微花园的景观提升并不是全部改新,完全看不出原样的改造,而是采取了微介入、微更新的方式,让居民既能够接受低投入,又能看出原样。胡同里有很多犄角旮旯,在这些边边角角上,可以通过微更新的方式提升百姓的生活环境,同时提供休息和交流的地方。微花园和微空间代表了私家和公共两个方面。侯晓蕾团队整体 的改造方式是微介入,希望通过巧妙的设计,真正介入到百姓生活品质改善的层面,通过低造价、低维护的方式,使平民花园得到提升。

侯晓蕾说:“我们当初做的是记录保护胡同百姓生活的痕迹和景观,记录下人们对文化艺术的需求。中国人觉得文化很高大上,其实文化艺术就体现在日常生活中。西方有一门专业叫文化景观,我们原来做的景观设计不太关注文脉,但是现在的做法最大的启发就是微更新、微介入,保留原有的气质,但又让气质有所提升,这种做法更难,更有层次,保留了原汁原味。我们从景观设计的专业层面上去思考整体保护的事情。百姓既然有对美的追求,我们就一定要帮助百姓追求到美。我们用接地气的方式,用原本就有的材料做重新的组合,增加艺术的特征,适当增加一些新材料,做成一个让百姓更加满意的微花园。从2015年开始,我们就在琢磨这些东西的价值在哪儿,在此基础上我们做进一步提升,然后将其落地,让园林艺术真正进入寻常百姓家。”

探索路径大杂院摇身变成小社区

曾经,想在胡同大院的院里院外做一些环境改造,居民的意见很多,因为那样会破坏他们原本的生活环境。而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和史家社区近些年主导的一些环境提升活动,却进行得非常顺利,尤其是这次和中央美术学院师生共同发起的微花园改造提升,得到了居民的一致欢迎。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哲,将原因总结为八个字,“正确路径,顺理成章”。

从侯晓蕾2015年来到东四南片区做志愿者时,她就发现,院落改造进行得非常艰难,一个院子里住着五十口人,众口难调。三年来,中央美术学院的师生穿梭在老胡同中,用笔认真手绘,用眼发现平凡之美,逐渐形成了一些整治环境促提升的想法。但侯晓蕾等人并未急于将想法落地,而是分步骤进行实践。2016年,侯晓蕾参与了胡同微空间的改造,2017年倡导了“旧物改造盆栽”活动。经过这些年的历练,侯晓蕾团队已经非常了解老胡同和大院百姓的需求,从胡同街面的环境提

升,逐步渗透进大院,今年的微花园设计展,已经将改造推进到了居民的墙根下。

“这就需要一个长期的积累,我们从2015年走进胡同,直到今天才去做,是因为我们既需要把握住老胡同文脉的继承和微改造方式,也要深入了解居民的需求,让他们接受我们的方式。从胡同的改造到院子里的提升,内外一起美化,效果才最好,整个老胡同的环境美化有里也有面。只有抓住了人们的生活,才是抓住了美学的根。”侯晓蕾说。

2017年,在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的大力推动下,中央美术学院景观设计专业的师生和居民一起,利用旧物改造成创意盆栽,进行了一场精彩的“生活美学再造旧物改造盆栽”活动。居民们带来了闲置不用的铜壶、茶叶罐、果盘、食用油桶、脸盆、草帽;师生们带来了花叶葱茏的观音莲、龙吐珠、罗勒、金鱼花、吊竹梅、长寿花。在史家胡同博物馆活动室里,桌子上一边是居民带来的旧物,一边是美院师生准备的花草。在侯晓蕾的指导下,学生们和居民一起动手,用闲置物品和绿色植物做出新颖别致的盆栽。“通过开展胡同茶馆、旧物改造等社区营造活动,让大杂院变成小社区,让居民成为环境的主人,激发大家一起爱护环境、保护环境、美化环境。”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负责人介绍。

侯晓蕾介绍,在活动前,师生就摸清了居民们的种植爱好,带的花草都是投其所好。在博物馆和居民一对一结对子时,学生把旧物和植物艺术地结合,是想告诉大家这是一种美德,是一个非常好的生活习惯。师生与居民互动的场面非常温馨,老人和年轻人的交流也碰撞出了感人的故事。“所以,微花园改造并不是一个突然的尝试,从2015年开始做院落改造、公共空间改造、景观设计提升,逐步推进到今年的微花园,我们其实准备了很长的时间。16个同学参与创作了13组作品。接下 来,我们希望这些作品能够落地,并得到更多关注。只有百姓的生活改善了,才是真正的生活品质的提升。”

经过三年的铺垫,侯晓蕾团队和史家胡同百姓互相认可,交了朋友,结成了友谊。在今年的微花园改造中,师生和居民的交流热烈而深入,隐藏在胡同大院中的民间艺术家也被挖掘了出来。

设计学院首饰设计方向的设计师迟思齐,负责朝阳门南小街甲229号一户居民的花园设计。在与住户老奶奶的沟通中她发现,这位老奶奶是位民间艺术家,做了很多小工艺品,其中小天鹅造型的工艺品做得很好,这让钻研首饰设计的迟思齐都甘拜下风。她在微花园设计中,特意将小天鹅造型的艺术品展现在花园中,并在设计手稿中写道:“借跨界选修课的契机,有幸参与到了胡同微景观的改造项目当中。作品主题有关共存。既有的遮光树如何与其他植物共存,住户奶奶的民间艺术如何与当代艺术共存,留存完整的老房子如何与现代景观共存,胡同里的传统植物种植风俗如何与现代社会发展改造共存?一次短暂而难忘的经历。”

“点对点,结对子的形式非常好。咱们不能以主观的、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吆喝着打造什么东西,而是应该顺理成章地与居民需求相结合。”李哲颇为感慨,“侯老师前两年做院落提升,她带着学生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但是也发现了美的东西,发现了在社区、在胡同有很多可为之处。她找对了路径,她的艺术和最基层生活相结合,就能有新的灵感,把艺术扎根在胡同的土壤中,让艺术有了强劲的生命力。中央美术学院非常重视侯老师这样的社区实践,百年校庆时,特意把侯老师在社区做的院落提升和微花园的实践进行了展示。下一步,街道要在微花园改造项目的基础上做孵化,将其做成可推广的示范项目。”

共建共荣精细管理展现绣花功底

习近平总书记曾殷殷指示:“北京要探索构建超大城市治理体系,这也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北京提出的要求。”“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越是超大城市,管理越要精细。”以总书记讲话

精神为指引,北京拿出了“绣花”功夫,朝阳门街道办事处展现了“绣花”功底。

李哲介绍,朝阳门街道办事处首先以开放的姿态引入第三方机构,这些机构本身就有“绣花”功夫。比如中央美术学院的侯晓蕾老师,她带领的团队成员都是各个专业的学生,都是学艺术的青年才俊,同时又对胡同文化深感兴趣。这个团队的思路就是慢工出细活,从小的地方着手,并与社区居民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了解居民的需求和想法。其次,史家社区的居民本身具备较高素质和意识,居民们非常认可第三方机构,希望和机构合作进行院落的改造。最后,史家胡同有底蕴,有很多潜力可挖。我们希望通过街道办事处支持引导,居民与第三方机构共建的方式,让胡同中的所有人都受益。

朝阳门街道办事处从一开始就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机制。首先,给予史家胡同博物馆第三方运营团队必要的经费支持, 作为专题展览的费用。博物馆运营团队有了积极性,主动选题并对接合适的机构运营。侯晓蕾团队就是与博物馆直接对接的。同时,在史家社区成立风貌保护协会,博物馆和协会进行深度融合。博物馆负责对接侯晓蕾团队,协会负责组织居民,实现了自下而上的自治,而这一切的基础是机制。

史家社区在朝阳门街道办事处的指导下有了工作方向,做事有了底气。如今,从居民的意识,到社区的方向,再到街道的引导,已经是高度一致了,能共同认识到深层次的价值所在。

“老北京人讲究有里有面儿,以前环境提升项目想进院子,但街道办事处有心无力,因为没有好的路径,没有第三方机构配合,居民也没有这个意识。现在各方面条件都成熟了。接下来,街道办事处希望储备项目、孵化项目,把项目做大,有机会还可申请资金支持。先从社区做起, 把活动做起来,起到示范作用,再逐渐推广。有了居民的参与,这样一个活动在东四南文保区就能逐渐推开。我们之前做的胡同微空间项目,北京市正在进行运作,准备今年落地。微空间、胡同微花园,加上院落提升,再加上公共空间的布局,层层叠叠落下来之后,覆盖的密度就非常大了。”李哲欣喜地表示。

在一步步探索中,朝阳门街道办事处逐渐找到路径,获得了成功的经验,树立了自信心。为了引进更多的优质第三方机构,街道办事处努力开辟更多的空间,用包容的姿态引入资源,接纳新思维、新方式。李哲表示:“我们这里就是试验田,有什么方案都可以提出来。如果方案不能大面积推广,就先尝试做几户。暂时不能落地的,可以先做展览。我们就是要打造一个孵化系统,博物馆和协会都可以把好第一道关,居民和社区也已经颇有眼光了。经过一道一道筛选后,留下好的项目

和机构。真正能落地的好东西,必须是精挑细选的。街道办事处来把最后一道关,我们有入口,有一道一道的筛选,有能孵化的肥沃土壤,还有孵化后帮助推广的力量与资源。我们希望尽快将这套方案实现系统化,不仅在东四南片区,还能在其他街区推广。”

坚守初心着眼细微建立良性机制

在史家胡同走走逛逛,会听到清晨学校的早操音乐,会看到大院门口喝茶闲聊的老人,会嗅到泥土与花草的芬芳,会领略到历史街巷的深厚底蕴,会感受到创业青年的新潮思维,但唯独没有繁华的商业气息,没有人流涌动的嘈杂,没有纸醉金迷的浮躁。这条静静的老胡同,就像一支在静好岁月中浅唱低吟的悠悠旋律。细听,和弦里有啾啾鸟鸣,有朗朗读书声,有邻里寒暄,有孩童嬉闹的欢声笑语。

李哲欣慰地说:“史家胡同没有采取商业化运作,就是纯居住区,不搞旅游。我们要守住老北京的静胡同,政府守土有责。街道办事处要做的,就是居民需要什么,我们配套什么,而不是把这里变成商业区。这个事说到底就是看历史、看传统、看初心,就看街道办事处到底是为谁服务。”

在商业化的模式中,房屋租金往往会成为创业者沉重的负担。而在史家胡同,开辟空间成为了街道办事处的责任。在近些年的摸索中,朝阳门街道办事处逐渐明确了“朝阳门文化共同体”的概念,提倡自下而上的公民自治。街道办事处为了给“自治”引入好的帮手为居民服务,首先筑巢引凤,利用街道办事处和社区的办公和闲置空间作为第三方机构的创业基地,还将疏解腾退后空出来的房子租下来,办成居民共享的公共空间。空间不断地被开辟出来,第三方机构有了立足的基地,可 以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服务百姓居民。这样良性的模式运转起来,最终形成了可循环的机制。

“现在就是要把好的机制建立起来,精细化的管理就体现在这里。从街道办事处、社区到第三方机构,大家都在从细微处着眼,在精细地策划和设计,把细小的活儿和项目做起来,慢慢发展壮大,从一条胡同发展到几条胡同,再发展到几个街区,这就是‘绣花’的功夫。居民和第三方机构是受益人,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也从中受益,整个机制也受益。一个个项目通过这个机制发展起来,机构可以扎根立足,这个机制就更有吸引力,更有生命力。从政府到社会都会认可和支持这个机制,这就是初心。”李哲说。

在史家胡同,有不少创业青年进驻,有设计师、海归人员、学院派,他们来自不同地方,有着各自的背景,却都能安心在这条胡同中为居民提供服务。非常重要的前提是,胡同不搞商业运作,也没有商业公司,完全由街道办事处依靠区里和市里的大政方针和阶段性的任务作为支撑。

在李哲的理解中,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在服务百姓方面,本身就有很大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政府应支持第三方机构,购买他们的服务、为他们发放补贴。引入第三方机构,并不是让他们卖产品、做培训。作为一个历史街区,引入第三方机构的目的一定是为本地居民服务。

“谁来负责为本地居民服务?是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但在运营和市场方面,街道办事处和社区都不专业。说到底,是街道办事处和社区需要引入第三方机构,用资金购买服务,由第三方机构直接为居民提供服务,这就形成良性的循环。”说到这里,李哲打了个比喻,“如果只是单纯的商业运作,商家跟社区、街道办事处不直接进行沟通,没有建立沟通渠道,就等于是一片肥沃的土地,所有的资源都圈在地里,却没有专业的人耕种。专业的事情需要专业的人来做,这个责任在街道办事处和社区。在肥沃的土壤上精心耕耘,丰厚的收获让居民、第三方机构,让每个参与的人都各得其所。这就是良性机制带来的益处,守着一颗初心,着眼于细微,用机制的力量管理和推动社区发展。”

史家胡同微花园改造项目的每份设计方案都倾注了侯晓蕾团队成员的心血

精心制作的模型立体直观地展现了微花园改造提升后的效果

居民家中闲置的废弃物品成为营造生活美学的重要物件

设计师们手绘的微花园设计图

史家胡同里稚趣盎然的墙绘为改造提升后的小巷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人文底蕴,构成了史家胡同独特的气质风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