桉树皮上画文明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澳大利亚树皮画是以原始宗教和自然为主题的一种绘画艺术,记载了原住民在远古时代的思想追求和生命表现。这个夏天, 120余幅澳大利亚树皮画来到中国,让身处城市中的人为之着迷

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创造了诸多独特而神奇的艺术,特别是以原始宗教和自然为主题的一种绘画艺术—澳大利亚树皮画,记载了原住民在远古时代的思想追求和生命表现。经过数百年的发展演变,树皮画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又增加了现代元素,但从内涵到形式,依然保留着梦幻般的想象力,强烈的生命力。

画树皮画远非闲来无事的涂鸦。澳大利亚原住民艺术家天才一般地用抽象手法表达人与土地之间的联系,讲述家族故事,回归艺术的本质,自然而纯真,其间蕴含的文化传统已逾五万年,是人类所知的最古老的文化之一。保存在树皮画中的 丰富生活内容、强烈艺术特色,不仅得到澳大利亚原住民的热爱,也让身处城市中的人为之着迷。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众多瑰宝中,2000余件树皮画系列作品独树一帜,在数量和种类上均为世界之最。此次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大师:澳大利亚树皮画艺术家”展上展出的纳瑞金·梅么如、贝利克奇·古马纳、戴维·马澜纪、伊热瓦拉等46位艺术家创作的120余幅树皮画作品,以及雕刻作品、绘画工具和3具树干棺木,皆为来自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的收藏。

这个夏天,这批澳大利亚国宝树皮画首次离开澳大利亚,开启国际巡展,第一 站便来到中国国家博物馆。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馆长马修·特利卡透露,博物馆计划将这批杰作介绍到国外时第一个就想到中国,因为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2001年开放后第一次海外展览就在中国。随后,这批珍贵的澳大利亚国宝将陆续在上海、成都、深圳等地展出。

一方水土 润一方艺术

阿纳姆地位于澳大利亚北部亚热带地区,这里西部有岩壁断崖,中部平铺着森林草原,东部则有海岸和河滩蔓延。虽然地貌环境差别很大,但是这些地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均有绿色植被。从年中的旱

季到年末的雨季,整个地区可以呈现出六种不同的气候,让种类繁多的动植物滋长安居,让各地的居民看见各地的风景。一方水土,滋润一方艺术。在阿纳姆地西部绘制出的树皮画,以具象描绘的人与物的图像占大多数;东部侧重以氏族图纹为重心的几何构图模板;中部倾向于将东西两地特色合二为一。相比之下,阿纳姆地西部的树皮画对于初次接触这种古老艺术的参观者来说,更容易理解。

阿纳姆地西部的密集岩石山丘成为数以千计的岩画画廊,展览中的一部分艺术家也曾是岩画画家。以图像为主的阿纳姆地西部岩画对树皮画的风格产生了直接影响,阿纳姆地西部的树皮画中的人、动物甚至魂灵,形象清晰多变,各有各的鲜明个性。

一位名叫伊热瓦拉的男子对阿纳姆地西部地区的其他艺术家产生了深刻影响。伊热瓦拉(约1897~1976年)是澳大利亚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有着极强的绘画天赋,作为祭祀和氏族的首领,他拥有很高权重,这些条件让他获得了在库宁奇古族群的传统艺术上进行创新的自由,他把这份自由用在对传统交叉排线纹路的创新处理上。创作于1965年的《鳄鱼图腾》正是一幅可以看清其图纹排列技巧的画作。鳄鱼周身覆盖繁复变化笔画,即使是用极简颜色画出的下颚、足、尾、骨、皮肤,也能明确判断出各部位。X光影像的风格,被他用于绘制动物和人物。这种类似于剖析的处理方式,在展览中展有多幅。据说当年毕加索看到伊热瓦拉的作品时,惊呼: “这正是我毕生索取!”

虽然伊热瓦拉拥有使用广泛主题的自由,但大部分绘画还是与地区性的祭祀有关。作品中的人物常戴着祭祀头饰,或身画彩绘;彩虹蛇纳里奥德有绮丽的身姿;巨型食人魔鲁马鲁马被砍掉四肢,成为祭祀中的道具。

伊热瓦拉是阿纳姆地西部地区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此次展览还展出了代表阿纳姆地其他地区树皮画风格的数十位画家的作品。众画家的画中常出现植物、动物和人等具象,也有抽象表现的土地、海洋和其他地理特征。每一个形象、动物、植物和地貌都是对某一个神祖以及相关行为活动的再现。神祖力量通过夸大人和物的形体传达,彩虹蛇用交叉排线描绘成形,人们用发光的鳞片表现神圣的力量……通过组合当地出现的具象元素和各氏族特有的排线或几何图形,树皮画上满载着生命的活力。

在澳大利亚,有超过350个不同文化的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的群体。邻近的族群有一些相似的文化特征,但每一个族群仍有各自引以为傲的独特传统、信仰和历史。

一种文化 塑一种形态

非原住民需要依靠注释和一定的想象,尝试看清树皮画中的形象,才能读懂画面寓意,甚至开始了解当地的文化与历史。

山水中的形态是欧洲传统艺术中的一个分类。人与环境之间的联系,环境对个体身份的影响,借由这种形态表达出来。树皮画中的神祖不仅生活在脚下这片土地上,神奇的变幻形态,成为地貌特征,力量深植于土壤中。神祖也是这片土地的创造者,创始者主要幻化成多种形态的彩虹蛇,它们俗称“纳里奥德”。纳里奥德钻入地下潜行,钻出地表就能创造出一片圣地。这种不一般的彩虹蛇还能缠绕神祖之灵,甚至将其吞噬。神祖会被带入地下,部分被吐出后变幻成地形地貌。

展览中多位画家赋予彩虹蛇纳里奥德多种“皮肤”,它们以各种姿态盘踞在画中,诠释着画家对于当地文化的理解。

历史上,表现形体和面部特征的肖像画不是澳大利亚原住民传统艺术的一部分。对宾尼奇和雍古部族来说,个体身 份,包括他们的亲属关系、族群图腾、氏族,以及与神祖和故土的关系,更具有重要意义。然而,本次展览中有两幅作品,算是艺术家亨利·马卡沃拉和吉米·乌鲁鲁的自画像。前者属于旺果瑞氏族,这一氏族的图形通过一个画在神圣树干上的红树林蠕虫来表示。与其他画作不同,这幅树皮画的顶部有两块突出的部分,据说以此模仿人体的肩膀。

艺术家乌鲁鲁属于顾巴坡尹谷部族的岱谷尔谷尔氏族。这个氏族的主要图腾是蜂蜜神祖。展览中,他绘制的树皮画里密集着菱形。菱形象征蜂巢,被不同细节填满的菱格,表示蜂巢的不同阶段。画面中央的树桩,就是蜜蜂巢的所在之地。

展览中的一些画作,是由出自艺术世家的画家绘制。如在家族中充当祭祀首领的贝利克奇,他绘制树皮画时磅礴大气,让人联想起阿纳姆地的淡水河与森林大火。展览展示了他创作的《阿纳姆地东部四个伟大的立法者》,画中左下角描绘易瑞卡支派神祖巴若马,巴若马正吩咐其他神祖在氏族中传播法典、氏族图纹和祭祀道具。贝利克奇的儿子也曾画过这个故事,画中的达旺乌氏族菱形图纹代表着库拉努卡河中的河水。

画家戴维·马澜纪在澳大利亚很受欢迎。1966年澳大利亚实施新规货币时, 1元纸币上使用的是他创作的神祖猎人顾如敏润古葬礼图像。大部分澳洲人的钱包里都有他的画。展览中的《死去的顾如敏润古》展现的是死于毒蛇的顾如敏润古的故事。曼翰如顾氏族的首次葬礼就是为顾如敏润古举行,他的遗体上画着曼翰如顾氏族的图纹。葬礼宴席就摆在一棵白果树下。画中腐败的身体被飞鸟啄食,仿佛在进行一场自然神圣的净化。

戴维·马澜纪常用一种独特的方法绘制危险的精灵,他的眼好像一台X光机,笔下画出的图像,有如经过X光照射,显示出主体的骨骼和内脏。这样的画法让作品灵动独特。《曼翰如顾葬礼中的图腾》也是用这种X射线影像表现,画中袋鼠的内脏、脊椎骨和皮毛都被画下来。袋鼠周身还环绕着棕伊澳蛇和挂满白浆果的圣树,树下是成熟的山药。蛇身和山药上点缀着排线纹路,为画作增添了艺术性。

在祭祀中,树皮画上的图纹也会画在参与者的身上,此时的图纹赋予人们以创世神祖的力量。当生命走到终点,遗体上再次画上这些图纹,可以确保亡者灵魂安全回归神圣的故土。具体做法是在下葬数月至数年后,骨骸被重新取出,在头骨上描绘神圣的图纹,再将骨骸重新放进画有神圣图案的树干棺木中。葬礼结束后,装有骨骸的树干棺木直立在祭祀场地。

展览展出了3具树干棺木,其上绘制的图纹让原本以为会阴森恐怖的死亡仪式,变得别具文化意味。

一族典范 承一种历史

《伦敦时报》在1948年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称澳大利亚阿纳姆地的画家为古典大师。当时,树皮画被看作是原住民艺术的典范,但大多数的收集是以人类学研究为目的,少有人以艺术的眼光去欣赏它们。

展览中的作品创作于1948年到1985年间,这批画家大多出生在欧洲移民入侵他们的家园和文化之前。他们传承世界上最古老的艺术传统,并使其在世界艺术领域拥有一席之地。

“通过绘画,我先教你表面的故事,但我的手中还握着更深刻的内涵。”纳瑞金·梅么如(约1914-1982年)曾在教儿子画树皮画时这样说。1981年,纳瑞金在佳拉柯皮地区,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子,

剥桉树皮做画布。他们用看上去并不很锋利的斧子,在树干平直区域的上下两端各砍上一圈,再用斧子将上下两环间垂直切开,沿着这条缝隙,撕扯下树皮,得到一张可以作画的画布。落笔作画前,树皮还要经过烘烤、晾晒、干燥,再以重物压平,才可以使用。树皮尺寸有大有小,形状也并非都是规则的长方形、正方形。

作画用的颜料也是就地取材。红色和黄色取自赭石,黑色取自炭,白色则来自高岭土。据展览资料介绍,20世纪60年代之前,作为颜料混合剂的蛋黄或者兰花汁液,现在已被水溶性木材胶水代替。作画的笔刷有多种,最重要的是以人的毛发固定在把手上的短柄刷。这种笔刷被专门用来绘制纤细的交叉排线。

展览大厅中央播放的由澳大利亚电影和声像档案馆收藏并提供的视频,向参观者展示了创作树皮画前的准备过程和绘制过程。传承,也就藏在这细密如生活的创作过程中。

伊热瓦拉在推动原住民艺术为“艺术”,而非简单地当作“人种学的研究材料”上,发挥过主导作用。伊热瓦拉希望通过绘画,向非原住民展示雍古族文化,让这种文化获得更广泛的理解和尊重。

以伊热瓦拉名字命名的流派是由艺术家与族人居住在共同生活的定居区而发展出的。青山碧水间,艺术家们手执画笔,彼此交流借鉴,延续着传统,也碰撞出新的画法。20世纪70年代早期,伊热瓦拉和科利·巴德克杜布曾在马热克利奇班居住和工作。伊热瓦拉教巴德克杜布在树皮上绘画,还把排线图纹的画法传授给他的外甥。他外甥学会后,又把这把方法传给自己的外甥。

纳瑞金·梅么如是易瑞卡支派曼格嘎利力氏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不仅是一个艺术家,还是表演者、倡议者、政治家、氏族首领、祭祀主持、哲学家和企业家。他在艺术上也极具影响力,悉心传授绘画相关技巧和历史给家族成员,包括他的女儿们。

他笃信艺术在不同文化间的桥梁作用,绘制的树皮画也常传递着这种思想。1962年,纳瑞金·梅么如发起并亲自参与了在阿纳姆地伊尔卡拉教堂内的绘画。在伊尔卡拉艺术中心建立之前,纳瑞金·梅么如不仅销售自己的绘画,还销售曼格嘎利力氏族的艺术作品。纳瑞金·梅么如的作品也曾多次参与到各地艺术巡展 中……他用实际行动不断推进树皮画得到更广泛的关注。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赭石色布景的展厅内,仿真桉树矗立墙角,绿色植被覆盖展览通柜,澳大利亚树皮画跨越了时间地域阻隔,表现着美,也传达着文化或精神寓意。

树皮画《神祖姜考务与鲨鱼马纳在加普氏族》

树皮画《曼翰如顾葬礼中的图腾》

树皮画《鳄鱼人与魟鱼人之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