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

Beijing (Chinese) - - INTANGIBLE HERITAGE 北京绝艺 - 文/高媛 摄影/张鑫

这是平常的一天,在西四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一栋有些老旧的居民楼里,骨雕工艺大师王华安像平时一样,吃过早饭,坐在书桌前,翻看钟爱的美术书籍。在他身后的书架上,是他制作的各种精巧的骨雕作品,有古装仕女,有敦煌壁画人物,还有上海的地标建筑东方明珠塔。最为奇特的是一件石雕,雕的是一只正在低头觅食的穿山甲。穿山甲是利用石材的自然黄色雕琢而成的,头尖细,眼圆凸,四肢粗壮有力,爪尖利,最为逼真的是身上坚硬的鳞片,片片可数。这件作品把穿山甲这种行踪隐秘、居石穿山的夜行动物雕琢得栩栩如生,令人惊叹。

石雕和绘画都是王华安的兴趣爱好,身为东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北京骨刻的传承人,他在骨雕这门古老的技艺上已经倾注了大半辈子的时光。造化弄人,如果当年插队回京后,他没有选择进工厂,而是循着兴趣进了美术学校,那人生是不是另一番景象?只是,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却有很多但是。但是,老天爷为他打开了骨雕这扇门,从弱冠之年一直刻到了现在的花甲年纪,一帧帧莽莽远山、巍巍宫殿、小桥流水、虫鱼花鸟、执扇仕女在方寸之中百转千回。

骨雕,是以动物的骨骼作为载体的雕刻艺术,在中国的历史相当悠久。考古学家曾在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的山顶洞遗址发现钻孔的骨坠,骨坠以鱼骨制成,有的还用赤铁矿染成红色。可见,早在旧石器时代,人类已经开始对动物骨骼进行加工。1982年陕西西乡县何家湾出土的骨雕人头像,距今6000多年,是目前中国发现的年代最早的骨雕作品。

随着历史的变迁,骨雕从日常用品逐渐演变为装饰品、艺术品,并通过不同的刀法雕出栩栩如生的人物、花鸟、山水等作品,带给人一种浑厚质朴且细腻精致之美,将这门古老的技艺推向了巅峰。

北京的骨雕在很长一段时间,以制作牙刷柄、牙签、纽扣、刀叉勺、首饰为主,搞骨雕的都是一些前店后厂的小作坊。老北京比较有名的骨雕艺人杜春荣、杜春茂合开的“春义和”骨刻铺子,其字号在京城骨刻行很有名,后来哥儿俩分家,又开设了“天利茂”字号。20世纪30年代,骨刻在京城比较时兴,先后出现了20多家骨雕店铺。这些店铺规模很小,最大的广兴和也不过20多号人。他们大都集中在崇文门外的几条胡同里,主要做小件活儿,如妇女头上用的头簪,弹琵琶、三弦用的拨子,裁纸用的骨刀等等。1956年,骨刻行的20多家小作坊组建了北京骨雕厂,这是当年中国骨刻行业的老大,集中了一批能工巧匠,从20世纪60年代起,产品以首饰和雕刻花卉虫草及神话故事等题材的摆件为主,远销海外。

岁月蹉跎,从1974年进入北京骨雕厂,跟着师父学习磨刀、凿料开始,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王华安领衔制作创纪录 的骨雕作品《故宫》,也已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可现在每每提起,心中仍会掀起一丝震颤。

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市场不景气,很多工艺师离开北京骨雕厂寻找新的出路,老一代工艺师也相继退休,如果不趁着这些老艺人还能拿得起刻刀,做出一两件精品,一旦他们都不在了,骨雕的绝活就有可能失传。1993年,北京申办奥运会,借此契机,骨雕厂的众多工艺师决定创作一件有纪念意义的作品,助力申奥。几经磋商,最后选定了故宫作为作品的题材。故宫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的中国首批世界文化遗产,集中体现了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精华,也是北京千年古都风貌的代表。以骨雕工艺的形式表现故宫,可以全方位多层次地展现京城骨雕技艺的精妙。更重要的是,骨雕与牙雕是姐妹工艺,一脉相承,牙雕是“燕京八绝”之一,代表着京城工艺美术的最高水平。但自从中国签署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之后,象牙制品的贸易受到限制,而采用原料丰富的骨雕制作这件作品,既能展现骨雕绝艺,又可规避公约的限制。项目确定后,王华安作为主设计 师,带着团队到故宫实地考察了8次,历时一年,才拿出了设计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他多次请教杨伯达、唐克美、孙森、张同禄等工艺美术专家和艺术家,请他们给予意见。为了能真实再现故宫的神韵,20多位雕刻师在雕刻时,殿堂屋宇、脊兽石狮都是一刀一刀精雕细琢,仅三大殿和四个角楼的小椽子就有上百万个,这些小椽子只有牙签细,做完之后再按原貌组装。作品虽然浩繁宏大,局部的细活儿却一点不含糊,庭院内的鼎炉、日晷、嘉量、龟鹤、石狮、麒麟、树木等各项景物,拿起来都禁得起细细品味,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雕刻铜龟的头脸时,王华安左手拿料坯,40分钟一动不动,最后手指头都失去了知觉。整件作品包括4个铜龟、26个香炉、4个石狮、2个铜麒麟、2个金象、2个日晷,全部做完时,王华安眼前已模模糊糊一片。许多小细节的东西,他是戴着花镜又拿着放大镜雕刻的。

2003年,王华安领衔设计制作的这件大型骨雕作品《故宫》参加了首届北京工艺美术展,惊艳全场。这件作品长8米,宽7米,占地面积56平方米,设计巧妙,制作精湛,再现了紫禁城宏伟壮丽的气势和

中国古建筑的神韵,也让人在欣赏骨雕艺术巧夺天工魅力的同时,看到了京城骨雕技艺的绝妙。古今中外,像《故宫》如此大的骨雕作品可说是绝无仅有,其耗时费工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别的不说,光原料就用了2万多头牛的腿骨。从产生想法到作品最终完成,王华安花了10年时间。

骨雕的材料是脊椎动物、哺乳动物等的骨头,锯掉酥松的关节部位,经高温去脂、清洗、浸泡、晾干储存等程序,选取符合要求的骨料,根据其大小、粗细、长短进行开料分割,如表面较平、较长的骨头,适合雕琢祥云、牌坊等面积大的部件,而一些圆柱状中空的骨头,则适合用于做凉亭等部件。最后就是雕刻。先雕刻部件,如山石流水、亭台楼阁、人物、云彩、动物、花草树木等;再打磨,让每个 部件都细致地打磨抛光;最后是装嵌,用钻孔、打针、入榫等传统方法将部件按照预先设计好的图纸巧妙组合,便成为一件天衣无缝的精美的摆件作品。一件作品的完整工序大大小小算来有十几道。

先说选料。骨雕不同于牙雕,牙雕以象牙为原料,象牙较厚,实心的地方很多,因而便于雕刻。骨雕以动物骨骼为原料,骨头的一大特点是短,一般而言,骨头只有20多厘米长;另一大特点是薄,而且脆,这也给骨雕制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因此,在具体选择骨雕原料的时候,要选那些相对较长、较厚的骨头,而这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容易,用王华安的话说,简直是“千里挑一”。

此外,并不是所有动物的骨头都适合雕刻,骆驼和牛的腿骨是目前能找到的最好原料。人们去掉腿骨两端疏松部位,剩下13厘米长的中间硬骨,再根据雕刻作品切分骨料。小到一两厘米高的人物,大到几十平方米的故宫,都需要十几道工序合作完成。

选到了合适的骨料之后,还要对骨料进行一系列的加工才能成为制作骨雕的材料。王华安回忆,当年制作骨雕时,人们 在院子里垒起一个大灶,灶上支起一口大锅,一天到晚地煮骨头,味道特别难闻。别看这道工序又苦又脏,却是骨雕中必不可少的环节。“如果油脂没有煮尽,时间久了,油就会从骨头里析出来,这样一来,颜色会变得发旧,不好看。”如今,这道工序已经不用工艺师亲自操作,他们拿到的都是加工厂加工好的原料。

有了合适的骨雕制作原料,接下来就要进行构思创作了。与牙雕、玉雕、石雕等雕刻工艺一样,骨雕也是“见人下菜碟”,根据现有骨料的形状、特性包括瑕疵、残破来设计造型。设计制作图稿,是骨雕工艺的主要环节,尤其是图稿设计应突出表现制作者的创意和构思。一件好的骨雕作品首先要经过精心的图稿构思,而一件完美的骨雕工艺品则是设计与制作的最佳结合。与所有工艺美术相同,骨雕的设计创作需要素材的积累。王华安曾做过一件骨雕摆件《十二美人图》,是在一块长60厘米、宽10厘米,不到3厘米厚的扇形原料上雕琢十二位正在赏花游园的古代美人,美人的背后是一座典雅秀丽的古典园林。为了准确描绘这座花园,王华安跑了好几趟北海和大观园,画了一大本写生,回家后又修改了五六次,才把自己心中想象的样子完美呈现在图稿上。这件作品不是牙雕却胜似牙雕,典雅大气,玲珑剔透,在阳光下细看,整件作品仿佛笼罩在一层如梦如幻的仙境之中,令人惊叹。

骨雕工艺主要包括凿、铲、磨三大步骤。凿,指的是凿出作品的大体造型;铲,指的是在凿出的大体造型上进

行进一步的加工;磨,指的是反复打磨,使作品愈加精细。这三道工序中,凿其实是最难把握的,也是最考验制作者功底的。大体造型的把握上如果出了差错,那么其他的一切工序就都是徒劳无功的了。

经过了凿、铲、磨三道工序,一件骨雕作品还不能算彻底完成,还要进行上色与拼装。上色也是骨雕制作中的一道极为复杂的工序,最初进行骨雕制作的人,很难掌握这项技艺,颜色保留不持久,一定要经过酸的处理,加之科学的配比,才能够攻克上色这道难关。上色之后,将一个个分开制作的部件拼装在一起,一件骨雕作品才算大功告成。在一件骨雕作品制作完毕之后,还要镶上一个底座,有的还要为骨雕作品加装玻璃罩。这样做的目的,一则是为了美观,更好地突出骨雕艺术的美;二则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保护骨雕作品的作用,使之流传久远。

骨雕的制作工艺与牙雕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在于,骨雕的锼活儿比牙雕要细致得多。王华安从 书包里掏出一个半透明的胶卷盒,打开盒盖,里面是一团纸巾,他掏出纸巾,放在手心,一层层打开,露出了一个正方形的小摆件,东西不过两厘米见方,像一个方形的螺丝转儿,从里到外一圈一圈镂空的,不到一毫米厚,可以伸缩自如。“这全是用锼弓子一点一点锼出来的,能锼出这么薄还打着弯儿的,也就是做骨雕的,别的行当几乎见不到。”这个方形的螺丝转儿是王华安为了给学生上课亲自制作的。“功夫要练到这份儿上,那什么活儿都能做了。”他微微一笑,脸上带着自豪的神情。

在骨雕行里,山水比花鸟难,人物又比山水难。骨雕人物题材主要源于古代的神话传说及历史名人,种类包括仕女、罗汉及历史人物等。人物画稿以白描的手法,表现出人物面部表情、身体动态、衣饰形态,有出处的还要着重刻画人物的身份特征。好的作品强调刻画人物的内心活动,以形写神,以神感人。为了让人物的表情更加活灵活现,王华安开启了琢磨人的模式,有时候他大半天站在大马路上注视路人,有时候坐在公园一角悄悄打量人,为此,没少遭人白眼。

每一件骨雕作品都是纯手工制作。在工业标准吞噬传统手工的轰隆隆巨响中,需要用时间去打磨的手工艺人,显得尤为可贵。同大部分的手工活一样,骨刻费目力,为了让图案逼真细腻,王华安会将一面小镜子放在下面,在台灯的照射下,镜子的反光让镂空的内部光线亮如白昼,如此,落刀更为精妙传神。最让骨刻匠人头疼的是,一件完成了八九成的作品,因一处错笔,就导致前功尽弃。骨刻难改,所以,每一刀,匠人们都是近乎凝神屏气刻完。

2009年,他从敦煌壁画寻找灵感,构思了一个表现天上的神仙与人间的乐女和谐共舞的作品,取名《齐鸣共舞》,获得了第四届北京工艺美术展北京“工美杯”金奖。作品中凌空飞舞的人物,面容圆润,体态丰膄、腰肢轻斜,衣带飘飘,若有“罗薄透凝脂”之感,她们手持箜篌、筝、琵琶、横笛等乐器,演奏时专注的神情,既端庄秀丽,又妩媚动人。虬松古柏苍翠欲滴,岸边垂柳袅娜起舞。楼台亭榭之上,更有十几个人间乐伎,神情专注,姿势各异,仿佛正在和仙女们合乐演奏,极富韵感,周围更有十只仙鹤引颈高歌,好一幅天上人间齐鸣共舞的景象。

与骨雕结缘了四十多年,王华安也从小伙子变成了工艺大师。每天埋头雕刻,日积月累,他的眼皮下垂,遮住了眼睛,不得不到医院做手术。手术做完,眼皮张开了,可是没有以前自然了,“双眼皮变成了三眼皮,老跟没睡醒似的”。如今他的眼力已经大不如前了,做一会儿就得停下来休息,让眼睛和身体都放松放松。至于什么时候停下来,他也说不准,没准哪天拿不动刀了也就放下了。说完,他看了看桌子上自己的那件得意之作《齐鸣共舞》,上面的乐女颔首浅笑,眼波流转,眉目间似有深意。

精雕细琢

雕刻骨料

打磨作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