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蔚蓝

Beijing (Chinese) - - SILK ROAD 跟《北京》观丝路风光 - 文 / 王阳 标题书法 / 夏薇

在地中海东岸,有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国家—黎巴嫩。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在这片土地遗留下了诸多历史遗址,令其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遗迹宝库”。同时,黎巴嫩还保持着浓厚的阿拉伯风情和文化,当这些元素与现代和时尚碰撞,便成为了属于黎巴嫩的独有魅力,吸引着世界各地游客慕名而来。

多姿多彩的雪松之国

黎巴嫩位于亚洲的西南部,东部和北部与叙利亚接壤,南部与巴勒斯坦、以色列为邻,西濒地中海。黎巴嫩人口约623万,居民约一半信奉基督教,另一半信奉伊斯兰教。作为东西方文化的交汇地,现代与传统在黎巴嫩并存,成为这里的一道独特风景。例如,黎巴嫩女性戴头巾不会 只选择黑色,而是会选择各种图案和颜色,她们已经把头巾当做一种装饰。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法国从1920年开始委任统治黎巴嫩,直到1946年撤军,20多年给黎巴嫩留下了很多法国风情。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有着“东方巴黎”之称,有众多艺术画廊、餐馆、酒吧、夜总会、跑马场等场所。黎巴嫩有很

多售卖葡萄酒的商店,就连口味最挑剔的法国人,每年也要购买相当数量的黎巴嫩葡萄酒。黎巴嫩盛产优质葡萄,并有着悠久的酿酒历史。除了食用葡萄外,这里还大量种植各种用于加工酿制葡萄酒、葡萄果汁以及享誉阿拉伯世界的中东亚力酒(arak)的酿酒葡萄。贝卡谷地位于东非大裂谷的最北端,黎巴嫩山脉的冰雪融水滋润着这片富饶的谷地,在谷地最南部便是中东地区最大规模的葡萄种植区。在古罗马帝国统治时期,罗马人将酒神巴克斯的神殿建在了黎巴嫩的贝卡地区,就在如今的世界文化遗产巴勒贝克神庙中。巴克斯是众神中主宰五谷丰收的酒神,酒神巴克斯像旁边还保存着一个巨大的酒窖,神殿大门两侧10米多高的石柱和墙壁上雕刻 有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其中有不少由葡萄和酒壶构成的图案,显示着葡萄酒在当时已在黎巴嫩流行了。

横亘于黎巴嫩西侧的黎巴嫩山由南向北逐渐升高,山上生长着世界闻名的黎巴嫩雪松。在雪水和海风的滋润下,这些雪松挺拔秀美、清香四溢,酷似黎巴嫩人民不屈不挠而又豪爽好客的性格。雪松是黎巴嫩的国树,代表挺拔强劲的力量、纯洁和永生。1943年黎巴嫩独立时,共和国的先贤们将雪松的形象元素加入了国徽之中,而在国旗的正中央则是醒目的雪松图案—那是黎巴嫩独立的象征。

早在2000多年前,腓尼基人就生活在今天的黎巴嫩这片土地上,现在黎巴嫩小店里经常可以看到腓尼基特色的工艺品。黎巴嫩的前身—古腓尼基,是地中海区域的贸易大国,主要以出口雪松为主,古埃及法老船、耶路撒冷所罗门圣殿乃至古罗马皇帝的宝座,都是用来自黎巴嫩的雪松木制作的。中国和黎巴嫩的交往也是从商贸开始的。2000多年前,中国 的丝绸、瓷器经过古丝绸之路来到黎巴嫩的海岸,而后转运进入欧洲;黎巴嫩的紫色颜料、空心玻璃器皿制造工艺则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

与雪松一样,腓尼基的文化也随着商贸交易开始流传。公元前8世纪,22个腓尼基字母(即比布鲁斯字母)传到地中海沿岸,随后传至欧洲,成为了希腊语、拉丁语和斯拉夫语字母的主体,派生出了当今上百个国家通用的大同小异的文字符号。作为字母的老祖宗,腓尼基的比布鲁斯字母(Byblos)是英文“圣经” (Bible)一词的语源,bible的原义为“书本”。在《圣经》中提及黎巴嫩的地方多达66处,著名的小镇卡纳就坐落在历史名城提尔东南十公里的地方,耶稣令泉水变美酒的神话就发生在那里。

孤独的王朝见证者

黎巴嫩扼守亚非欧交通要道,东西方文明在这里不断碰撞,迸发出多姿多彩的火花。不少民族都曾经占领过这块土地,

黎巴嫩历史上曾经受到古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古罗马、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拥有大量的文明古迹,而且这些古迹大部分都有着时间上的连续性,有着前后渐进的关系,可以通过这些古迹看到历史的进程。

在位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东部的贝卡地区,有一处名为安杰尔的古城遗址,见证了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的几十载光阴。据考古学家介绍,安杰尔古城建于公元714年,是现存规模最大的倭马亚王朝遗址。198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安杰尔考古遗址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在伊斯兰教最初的四位哈里发执政结束后,由来自倭马亚家族的叙利亚总督穆阿维叶开启了倭马亚王朝。倭马亚王朝的统治时间从公元661年开始,至公元750年终结,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一百年时间,这个王朝却是阿拉伯帝国历史中最强盛的王朝之一。在倭马亚王朝的统治期间,阿拉伯帝国的版图东起印度河流域和帕米尔高原,西至大西洋的比斯开湾,南至尼罗河下游,北达里海和咸海南部,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土地,是当时世界上领土最广大的帝国。

倭马亚王朝的国都在大马士革,而安杰尔古城处于古时连接大马士革以及南部地区商贸路线的交叉点上,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地理位置使安杰尔古城成为历史上的内陆商贸中心。这座城市曾经非常繁华,考古学家曾在这里发掘出一条中心街道,两旁还有许多店铺遗址,店前被设计成拱门形状,大柱的高矮粗细各不相同,柱头的形状和装饰也有显著的差别。此外,安杰尔古城里还有许多宫殿、浴场、清真寺、民居等建筑物遗址,可惜现在留下的只是一片以石墙和石柱为主的遗迹。

安杰尔古城实际存在的时间只有几十年,到公元744年就在阿拉伯帝国的内乱战火中遭到了摧毁。所以,不像其他古城经历不同文化的占领而有不同重建风貌, 这里就只完整保有当时的建筑架构。安杰尔古城遗址是现存最重要的大规模倭马亚王朝遗迹,早已被公认为倭马亚王朝城市规划设计的唯一见证。

古城呈正方形,南北长385米,东西宽350米,四面环绕着城墙,每边城墙的中央设有城门。东西门和南北门之间分别由10米宽的大街相连,两条大街在城市中心垂直相交呈“十”字形,并把安杰尔古城分割成为4个区域,两条街相交的地方,建有4座石头台基,上面各立着1根巨大的石柱。建筑物的地面铺着瓦和石块,看上去像装饰物,其实这种像圆形蛋糕一样层层叠叠的建筑方法,在地震中能起到缓冲作用。这是一个由拜占庭建筑师设计而成的城市,因此充满基督教的建筑风格,棋盘式的城市布局方式令其很像一座罗马城镇,城北的公共浴池具有鲜明的罗马风格。在细节之处不难发现,工匠们都在自己负责的建筑物的石头上,刻下了各自特有的记号。

虽处在内陆,这个方方正正的四边形遗址却正好处于黎巴嫩最富饶的农田地区的中间,这个地区地下水十分丰富,有不 少泉眼,安杰尔这个名字就是“源头”的意思。布局井井有条的安杰尔古城还拥有十分先进的排水系统,通过缜密的城镇规划不难想象,当初安杰尔古城的建设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及物资,只有强大的王朝动用庞大的资金才能建成辉煌一时的安杰尔古城。倭马亚王朝的衰落,与王朝不间断的王权争斗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然而过去的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如今,人们只能站在安杰尔古城遗址前,在想象之中让历史重现。

当倭马亚王朝衰败后,安杰尔古城便被废弃了,它不像其他古城经历了不同文化的占领而经历重建,这里只完整保留了倭马亚王朝的遗迹。直到1939年,5000名亚美尼亚人在法国政府的帮助下来到黎巴嫩的安杰尔,在此之前,安杰尔古城已经静静地度过了十几个世纪的光阴。属于贝卡谷地的安杰尔,土地肥沃,气候温和,拥有黎巴嫩50%的耕地面积,是黎巴嫩最大的农业区,于是亚美尼亚人在此定居下来,成为了他们的第二家园。如今,在安杰尔古城附近生活和居住的,大多是亚美尼亚人后裔。

众色之王提尔紫

在西方的古代,紫色与王权有着紧密的联系。据说,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就十分迷恋紫色,凯撒大帝来到埃及,迷上艳后的同时也迷上了这种颜色,并规定紫色为罗马王室专用色。而在拜占庭帝国,紫色则凸显身份的尊贵,统治者身着紫色的长袍,签署法令时用紫色的墨水,甚至将宫殿也染上紫色。当时的紫色并没有现在这么常见,但是古代的统治者和皇亲贵族为什么喜欢紫色呢?这就不得不说“提尔紫”了。

提尔,在人类史上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这里诞生了紫色染料,正是在提尔的海滩边,腓尼基人从贝壳中发现并提炼出紫色颜料—骨螺紫。同时,古代的字母表也是在这里发现的,非常著名的还有提尔的玻璃器皿。提尔是座伟大的腓尼基城市,建立了象卡地兹和迦太基这样繁荣的殖民地。它的历史地位在十字军东征之后逐步衰落,但仍保留了许多主要是罗马时期的重要考古遗迹。提尔古城位于今黎巴嫩境内,北距首都贝鲁特约80公里。198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提尔古城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提尔紫”是古代欧洲服饰中紫色染料的来源。这种紫色需要从一种现在被称为染料骨螺的海螺身上提取。这种海螺的主要产地就集中在地中海,所以来自欧洲以及埃及的王室要想购买这种染料,就必须来到腓尼基的提尔城。提尔紫的制作工艺十分复杂,为了获得这种染料,染料师们需要敲开海螺的贝壳,提取能够分泌紫色色素的黏液,将黏液经过时间精确的晾晒之后,再经过染工的加工才能最终获得紫色的染料。据说,从25万只染料骨螺中只能提取出约14克的提尔紫,刚好够染一件罗马长袍。此外,就算成功提取了这种紫色染料,还需要大量懂得利用这种紫色的染工,在东罗马帝国灭亡的时候,这门复杂的技术就失传了。原料稀少,制 作复杂,紫色理所当然地就成为了王室最爱的颜色,普通人一年的收入买不来半公斤的紫色羊毛。所以,紫色也就成了权力和财富的象征,特供给埃及、波斯、罗马等国王室。直到1856年,英国化学家威廉·珀金成功合成了人造的苯胺紫染料,紫色才走下神坛,进入寻常百姓家。

提尔古城始建于公元前3000年之初,最初是由一个大陆定居区和一个离岸不远的中等规模的岛屿组成的城市。公元前15世纪,提尔的染料业开始发展起来,直到公元前1000年,提尔城的伊罗王通过填海造陆将城市的两部分连接起来,又在城市周围的海域如法炮制出了面积可观的陆地,此举不仅扩大了城市面积,而且使提尔成为东地中海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中心,提尔的城市发展达到了鼎盛。

公元前815年,提尔的商人在北非建立了迦太基,标志着腓尼基人扩张的开始。在此后不长的时间里,提尔的殖民地遍布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众多殖民地使提尔的海上贸易空前繁荣起来。这时繁荣富强的地中海城市提尔开始吸引扩张者的目光,成为殖民者眼中的必得之地。公元前6世纪之初,古巴比伦国王带领军队攻打四面高墙的提尔,将其围困长达13年之久。

提尔的城防一直很强大,在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大帝率军进攻提尔,遭到了提尔人的顽强抵抗,经过7个月的围城和血战,亚历山大大帝的军队才攻破了提尔城,提尔因此遭到破坏。公元前63年,提尔城成为东罗马帝国的属地,再度繁荣起来。当时,提尔城内兴建了一批大型建筑,包括立着罗马柱的大街、宏伟的凯旋门、罗马时期最大的战车竞技场之一,以及市场、剧场、操场、浴场等。目前在提尔古城遗址中保留下来的也主要是这一时期遗留下的建筑。在后来的拜占庭时代中,提尔的传统染料业和玻璃业依旧蓬勃发展,商业持续兴旺。

公元634年,阿拉伯帝国的军队占领了提尔,当时的城市繁荣依旧,并大量输出糖、珍珠制品和玻璃。随着阿拉伯帝国统治的衰落,公元1124年,提尔城在十字军强大的进攻下陷落,并被其统治了约180年,在此期间提尔城曾多次发生战争。随后,这座城市在逐渐衰落中进入了16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提尔古城成为了黎巴嫩领土的一部分。如今,在提尔古城周边还生活着十几万人。

黎巴嫩雪松

夕阳下的贝鲁特

安杰尔古城遗址

以诞生紫色染料而闻名于世的提尔古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