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乡情村史 留住故土乡音

当有关故乡的历史、人文、建筑被统统收藏进北京的一座座“乡情村史陈列室”根植于故乡的沃土之上,乡情便会枝繁叶茂,绿染乡野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 文 / 赵兴雪 摄影 / 常旭 桑浥

远离家乡的人总是乡音难改,乡情难忘。时光飞逝,也许家乡的容颜在变,但在京郊的乡情村史陈列室里,家乡却是最初的模样,在时光的长河里,它永远发光

唐代诗人王维曾作《杂诗(其二)》: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诗中藏着游子的故土乡愁,藏着物是人非的张皇,现代,对于远离家乡的人而言,依旧是乡音难改,乡情难忘。

时光飞逝,也许家乡的容颜在变,但在京郊的乡情村史陈列室里,家乡却是最初的模样,在时光的长河里,它永远发光。

乡史

在通州区的张家湾镇,有一处乡情村史陈列室,名曰“张家湾博物馆”,它也是全国首家镇级博物馆。博物馆位于张湾村村委会旁,总面积近2000平方米,里面收藏着关于张家湾的故事。

张家湾是一座千年古镇,在古代有“大运河第一码头”的美誉。京杭大运河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工程之一,沟通南北,货畅其流,它不仅流淌出了皇城帝都的雄壮和天下粮仓的伟岸,还促进了沿运河区域的繁盛昌荣,造就了一座座古城名镇的发展兴旺,张家湾便是其中之一。从神佛助建里二泗、顺治佑民观祈漕求子,到萧太后、利玛窦、曹雪芹,再到通运桥、广福寺等,大运河为张家湾带来的不止是物质的充盈,还有文化的兴盛。

到了“昔人已乘黄鹤去”的现代,这些随着岁月积淀下来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统统被收藏进了张家湾博物馆,让来者通过一馆便可纵观张家湾的“前世今生”。

张家湾博物馆于2015年正式建成开馆。博物馆门口,著名红学家冯其庸老先生题写的“张家湾博物馆”大字熠熠生辉。整个博物馆分为上下两层,一层以“张家湾历史文化”为主题,包含了“梦回古镇”展厅和主展厅;二层以“大运河变迁发展”为主题,展示了运河文化的兴起与繁荣。

推开博物馆大门,张家湾历史文化之旅就此启程。在博物馆的序厅里,人们可以对张家湾的历史有初步的了解。放置在展厅内的一艘古船,见证了张家湾帆樯如林、万舟骈集的辉煌时期,参观者可以通过LED电子显示屏了解张家湾古镇的历史发展,还可以通过悬挂的相片浏览京杭大运河沿线城市的风光。与序厅相连的是“梦回古镇”展厅。双脚踏上按照4:1比例缩小的通运桥,双手触摸着栏杆望柱上形态各异的小狮子,看通运河的“河水”缓缓流经,仿若历史的长河不曾停歇。通运河别名萧太后河,通运桥也称萧太后桥,来自南方的粮食、木材等重要物资,以及各地的官人商旅,都要从张家湾下船,陆路进入京城,久而久之这座木桥不堪重负,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明神宗敕建石桥并赐名“通运桥”。站在桥上,抬眼便能看到展厅一侧展示的绘制于清朝乾隆年间的《潞河督运图》,另一侧展示着著名作家王梓夫书写的《通州赋》。沉浸式投影放映的画作与书法呈现在叙事性光影浮雕墙上,将古香古色的展厅融于历史背景中,置身其中,恍若看到日升日落之间,商贾辐辏、帆樯林立的古镇旧景。走到桥头,还能看到一块明朝时期的皇帝敕谕碑和三块清朝年间的山西会馆碑,它们是张家湾历史的见证者和承载者。

沿着“梦回古镇”展厅继续前行,便来到主展厅。主展厅是对张家湾文化进一步的深刻解读。人们既可以通过“照片墙”了解张家湾的过去,又可以透过“瓷器”“民窑”等文物,嗅到运河承载的发达漕运,还可以通过一系列红学文物、典藏,领略到张家湾所承载的红学文化的魅力与厚重。

在二层展区,通过对运河美食、运河美景、运河名人的展示介绍,让运河文化脉络越发清晰,令人印象深刻。

乡贤

“红学文化”是张家湾博物馆紧扣的主题。因为在张家湾这片沃土上,不仅出土过曹雪芹墓葬刻石,《红楼梦》中提及的十里街、花枝巷的原型也在这座古镇上。因此,张家湾也便成为红学家们眼中的一处“宝藏”。

曹雪芹墓葬刻石现今收藏于博物馆的主展厅,这块刻石的面世,曾一度引起红学界的轰动。乍一看,这块墓葬刻石不过是普通的台阶石,长约1米,宽40厘米,厚15厘米,表面不算平整,甚至有很多平行的刻痕,而刻石的侧边更为粗糙,甚至都不成直线。但是碑身上的刻字显示着它的不同寻常,“曹公諱霑墓”五个字刻痕不深,经过岁月的打磨,需仔细辨认才能看清。碑的左下角刻有“壬午”二字,因为这一角的碑石有残缺,“午”字下边的一横和一竖不全,但字样仍能分辨。

曹霑即是曹雪芹,这个文学常识,少有人知。世人多知《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其实“雪芹”是号,“曹霑”才是本名。曹雪芹身后留下史诗巨著《红楼梦》,而他本人的身世、行迹却记载寥 寥,有数不清的谜团待解。每一次有关他的蛛丝马迹被发现,都能引起轰动,更何况是他的墓葬刻石。

据说,早在1968年秋后,张湾村西有一块被称作“大扇儿地”的土地,在对其进行耕地平整的过程中,当时只有20岁的村民李景柱在平土时发现了这块墓葬刻石。李景柱是个初中毕业的“文化人”,发现这块刻石后,认定是曹雪芹的墓葬刻石。与这块刻石同时出土的,还有一具男性尸骨。当时,村民们猜测埋葬在古墓内的男性口中必含夜明珠,但一番折腾,除了口腔中的黑土外,其余什么宝贝都没发现,失望的村民们便把散乱的尸骨草草掩埋了,而墓葬刻石被李景柱保留并收藏于自家。直到1992年,曹雪芹墓葬刻石才被收回,得以重见天日。

随着墓葬刻石的公之于众,红学界就悬而未决的两大谜团—曹雪芹的葬地和卒年开始了针锋相对的讨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针对这两大谜团,红学界已经吵吵嚷嚷了半个多世纪,却得不到一致的答案。此前的争论,各方观点都是来自考据,而曹雪芹 墓葬刻石的出现,则成为曹雪芹卒年和葬地的直接物证,它的出土,直接影响了这两大争论的最终结果。

从墓葬刻石的出土地点来看,曹雪芹葬于张家湾自不必多说;关于曹雪芹的卒年,红学家们原本根据《红楼梦》甲戌本第一回录有的脂砚斋的眉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认定曹雪芹死于壬午年除夕,即1763年2月12日。由于中国的干支纪年法和公历纪年法在年份时间上有交错,1763年是癸未年,但这一年的2月12日之前,都属于壬午年。1947年,周汝昌根据相关史料提出了“癸未说”。

“壬午说”和“癸未说”一直是红学界激辩的焦点。红学界也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而曹雪芹墓葬刻石左下角的“壬午”二字,无疑为“壬午说”提供了一个有力佐证。冯其庸老先生在《曹雪芹墓石目见记》中写道,“过去我是主张‘癸未说’的”,但是因为曹雪芹墓葬刻石上“写得一清二楚的字”,他改变了看法。

尽管如今那场针锋相对的争论已成为过去,但围绕墓葬刻石的故事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张家湾博物馆建立后,也有红学专家专门捐赠了一些红学书籍。同时,每过两年,各地的红学专家学者便会云集张家湾,参加红学研讨会,探索红学奥秘,通过张家湾博物馆搭建的平台,让红学得以流传和见证,让红学的魅力更广为人知。

乡情

丰富的博物馆馆藏内容,一部分得益于通州区博物馆、运河博物馆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将山西会馆碑、皇帝敕谕碑、曹雪芹墓葬刻石以及古代铁锚等珍贵文物调到张家湾博物馆,此外,博物馆中还有少部分馆藏文物源于专家和乡镇村民的捐赠,譬如主展厅的红学书籍、瓷器碎片以及序厅的古船。

张家湾镇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周刊,在建馆之初,通州区与张家湾镇政府向全镇发出号召,为乡情村史陈列馆征集展品,村民们热情高涨,积极响应。其中,张湾村村委会无偿提供800平方米的羽毛球馆作为建馆地点;里二泗村村委会送来了汉代砖;广大村民也先后捐献了一批具有张家湾镇风土人情的文物及老物件共6000余件。

现如今,村民们捐献的有价值的文物和老物件正静静地陈列在博物馆里,等待人们了解它们背后的历史文化。譬如序厅里陈列的古船,据说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古船长6.4米,宽1.6米,船体共有3个大仓,1个小仓,由杉木制成,杉木质轻而富有弹性,抗折强度较好,也较耐腐蚀。经专家鉴定,这是一艘清代漕运驳船。驳船主要用于小宗货物从河岸到河港大船之间的驳运。张家湾为京杭大运河最北端的漕运码头,古时候,南来的大型货船停泊在这里,之后再通过驳船把商品、货物运往京城各处。据介绍,这艘清代驳船是在张家湾镇仓上村一户村民家中发现的,是村民祖上传下来的遗物。2015年,张家湾博物馆兴建,村民就把古船捐了出来,供大家参观,“这是大运河漕运兴盛繁荣的最好见证”。

在主展厅里抬眼就能看到一面老照片墙,上面陈列的一百余张照片都是由张湾村村民周凤国捐献的。据说这些照片是周凤国用七八年时间从潘家园市场收集到的。照片中的大运河桅帆林立,万舟骈集,无数人在码头上装卸货物,场面十分壮观。闸桥,大多数人只知其名,未见其形,而正是周凤国捐献的老照片让人们看到了当年闸桥的原貌。同时,这些老照片中还有关于古代邮差的,有西海子塔的,也有日本人侵占通州时的记录。一张张照片充满时代气息,用真实场景还原了通州近代的建筑、风土人情和历史事件,记录了时代变迁中的“通州印象”。

主展厅的瓷片展台中,陈列着众多从运河里打捞上来的精美瓷片以及个别成型民窑,这些都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图书馆馆员王世纬捐献的。这些碎瓷片和成型民窑是在张家湾的建设中出土的,据专家考证,这些都属于元明清时代的文物。与这些碎瓷片和民窑相伴的是从通州区博物馆借来的巨大铁锚,也是从运河里打捞上来的,它与瓷片和民窑互为一体,诉说着大运河悠久的漕运历史。

本地百姓向张家湾博物馆捐赠的这些文物和老物件,其背后不仅饱含着村民们对本乡本土建设的热情,更有他们希望故土文化能够传承和发扬的夙愿。

乡愿

都说故土难离,而关于故土的记忆更是追随人一生的宝贵财富。乡情村史陈列室凝聚了乡愁、留住了乡愁,更是传承文明的重要窗口,这也恰恰是北京市打造乡情村史陈列室的初衷。

从2013年开始,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联合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在京郊地区开展了乡情村史陈列室建设,打造了一批乡情村史陈列室,唤醒记忆,留住乡愁。根据北京市发布的《关于深入推进乡情村史陈列室建设的实施意见》要求,乡情村史陈列室建址优先选在传统村落和获得“全国文明村镇”“首都文明村镇”“北京最美乡村”等称号的乡镇或村落。重点选取具有一定历史传承、重要历史事件或人物的村镇,有一定文化资源、乡村旅游挖掘利用较好的村镇、城镇化进程较快需要把农村积淀的传统文化保留下来的村镇和具有优良革命传统、涌现榜样人物或发生重要历史事件的村镇等四类乡镇村落。在这些地区,乡情村史陈列室通过梳理历史、记录当下,呈现出乡镇村落的“前世今生”,为百姓提供了延续历史文脉、回忆故土记忆的好去处。

据《新京报》报道,目前,北京13个涉农区累计投入资金4.66亿元,市级财政采取“以奖代补”的形式补贴资金6380万元,推动建设了290个乡情村史陈列室,总面积达十余万平方米。未来三年(2019年至2021年),北京市级财政将投入5082万元,支持各涉农区再建设231个乡情村史陈列室,建设农村精神文明宣传视屏432个,并对已建成的乡情村史陈列室和农村精神文明宣传视屏进行综合考核,推动各级各类乡情村史陈列室提档升级。

目前,除了张家湾博物馆外,通州区还在下辛堡、仇庄村等地建立了乡情村史陈列室,而北京市其他各区,一批具有本地特色的乡情村史陈列室也都陆续建立了起来,如朝阳区豆各庄乡、南磨房乡、高碑店村等地的乡情村史陈列室;顺义区河北村、石家营村等地的乡情村史陈列室;平谷区黑豆峪村、鱼子山村等地的乡情村史陈列室;延庆区沙塘沟村、盆窑村、新宝庄村、柳沟村等地的乡情村史陈列室,以及密云区的圣水头村、大岭村乡等地的乡情村史陈列室,都吸引着众多本地村民和外来游客前往参观。

作为承载乡土文化的载体,不同地区的乡情村史陈列室依托各自的历史文脉特点,在建设中呈现出了不同的特色。如果说张家湾博物馆是集“运河文化+红学文化”为一体,那么仇庄村乡情村史陈列室紧扣的就是当地的“孝文化”主题。而朝阳区温榆河民俗博物馆则通过黑白电视机、缝纫机、粮票、烛台等老物件记录乡域风情;延庆区盆窑村制陶技艺传承百年,乡情村史陈列室向公众展示了盆窑村陶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

除乡土文化展示功能外,乡情村史陈列室还承担着重要的文化教育基地功能。不少乡情村史陈列室举办了各类文化讲座活动,深入挖掘、传承和利用宝贵的文化资源。这是乡情的延展,是文脉的延续。

张家湾博物馆内的通运桥模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