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 青山忠骨浩气长存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杨艳艳

密云区古北口镇南关外长城脚下,坐落着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这里埋葬着抗日战争时期在古北口战役中英勇牺牲的300多位将士,他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的精神永远值得人们怀念

在密云区古北口镇长城脚下,有一座高8米、直径18米的高大圆丘,其四周用青砖砌着2米多高的花墙,花墙东南方向开有一门,门楼高3米;门垛两旁还写有一幅挽联,上联“大好男儿光争日月”,下联“精忠魂魄气壮山河”,横批“铁血精神”。这就是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这里埋葬着抗日战争时期在古北口战役中英勇牺牲的300多位将士,他们视死如归、血战到底的精神永远值得人们怀念。

古北口处于密云平原的最北端,位 于承德与北京之间,是连接东北与华北的重要关口之一。它南距北京只有120多千米,是东部长城各关口中距北京最近的地方;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北方游牧民族进入南方大平原的交通要道,因此素有“京东锁钥”之称。早在北齐时,古北口就修筑了长城以抵御北方游牧部落的侵袭。1933年,即“七七事变”爆发前4年,当日军准备南下侵占华北,继而达到吞并整个中国的目的时,中国驻军奋起抵抗,在这里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古北口战役 激战中的激战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东北三省。1933年1月1日,日军出兵山海关,中国驻军基于爱国热情奋起抵抗,长城抗战就此开始,其间经历了山海关抗战、热河抗战、长城各口抗战以及关内抗战四个阶段。其中长城各口抗战(包括古北口、喜峰口、冷口)的历时最长,战斗也最为激烈;而古北口之战则在长城各口抗战中最为惨烈,被称为“激战中的激战”。

1933年3月11日拂晓,日军精锐第八

师团和骑兵第三旅团在飞机、重炮、坦克的配合下,开始向古北口进攻;驻守在古北口的中国军队—东北军67军和中央军17军等部的官兵们,满怀“消灭倭寇,救国救民”的爱国热情,在古北口前线奋力抗击,英勇杀敌。67军王以哲军长所辖123师首当其冲,与其激战,后因兵力不支,撤出古北口正关阵地;日军乘胜攻击17军徐庭瑶军长所辖25师古北口城与龙王峪阵地。师长关麟征率全师将士,同仇敌忾,浴血奋战,不幸中弹负伤;代师长杜聿明挺身向前指挥战斗,三昼夜击败敌人无数次的进攻,毙伤日军2000余人,但自身伤亡也十分惨重,梁恺旅长负伤,电话、电报机被炸毁,联络中断,后援不继,被迫于13日晚撤至南天门阵地。之后在4月20日深夜,日军偷袭了防守南天门的制高点—八道楼子阵地,并利用八道楼子瞰射之利,向南天门一线阵地发动猛攻。随着日军继续向南攻击,中国军队节节抵抗,又在石匣一带展开了激烈的阻击 战。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后援无继,经历两个多月的激战,古北口战役最终还是失败了。据不完全统计,此役毙伤日军不少于5000人,而67军和17军累计伤亡不少于12000人。

如今,在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内可以看到当年日军的步枪和军服,而与之对比鲜明的是中国军队的刺刀和简陋的服装。中国军队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对抗日寇的狂轰滥炸,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民族尊严,他们的英雄业绩将永载史册。

七勇士 誓死卫国

在古北口战役中,最为惨烈的要数在“帽儿山”发生的一次战斗。帽儿山是在一个几十米高的小山包上由花岗岩构成的岩石突起,其形状就象军人戴的船形帽,山的南、西、北三面都是陡峭光秃秃的岩石,很难攀登。在帽儿山上,东可望侧翼战场—龙王峪长城和巴士沟口,北邻“将军楼”,西瞰古北口城,山下就是龙王峪沟口通往古北口城的交通要道,是个战略要地;所以一到古北口,73旅旅长杜聿明就派出了一个由7名战士组成的前沿观察哨,随时把前线的战况通过电话向师指挥所报告。

当前线大撤退时,电话线被炸毁, 7名战士与上级失去了联系。他们没有撤退,而是死守这里,子弹打光就用石头砸,石块砸光了就挺起刺刀冲入敌群拼杀,直至壮烈殉国。当时日寇多次进攻都被打退,但他们并不清楚山上究竟有多少人,只好调来5架飞机、10门重炮对山顶反复轰炸,通过空军、炮兵、步兵多次的联合进攻才攻下这里。这一战七勇士共毙敌160余名,伤敌200余名,创造了二战史中绝无仅有的防守战例。而当日军上山搜查时,原本以为山顶上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但发现实际只有七个人,大为惊诧,也钦佩至极。他们把七勇士的遗体背下山安葬,并在墓前竖立了一座墓碑,以 示敬意。1976年,台湾电影导演张彻根据当年七勇士的事迹,拍摄制作了电影《八道楼子》。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日军立的墓碑早已荡然无存,如今能看到的是2005年由古北口村民自发树立的“古北口七勇士纪念碑”。纪念碑高3.54米,用最坚硬的承德特产“神州蓝”花岗岩制成。七位勇士虽未留下姓名,但他们的“长城精神”和民族气节将万古长存。

肉丘坟 铁血铸丰碑

当年日军北撤后,在古北口战场上横七竖八地散落着近千具中国抗战将士的遗体。其中有些只是残缺不全的肢体,或是一团血肉难以辨认。当地的乡亲们不忍这些为国捐躯的勇士遗体暴弃在荒野之中,于是在古北口镇杨令公庙僧人王乐如的带领下,大家出人出力出钱,将遍地遗骨一一收敛。其中有500具遗体较为完整,经过辨认核实,由北平军分会运走,据说安葬于安徽蚌埠。

剩余的骸骨,都是些肢体、血肉,无法分清属于哪一个人,但估算起来相当于300多名阵亡的抗战将士。在这种情况下显然无法分别安葬,于是僧人王乐如与众乡亲商议,将这些遗体合葬一处,以作永久纪念。就在当初作战的长城脚下,依山傍水之处,挖一个大圆坑,铺上一层苇席,摆上一层遗体,这样摆了3层,才将烈士遗体全部收敛在墓地里,修成了一座高大的土丘坟。由于埋入墓中的没有完整的遗体,不知姓名,当地老百姓便叫它为“肉丘坟”,即掩埋抗战烈士血肉的坟墓。

1993年,在古北口抗战爆发60周年之际,政府组织对公墓进行了一次彻底修复,为“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的竖碑处恢复了公墓的历史原貌;此后又陆续建成纪念碑和碑亭以及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如今,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已成为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也是人们缅怀英烈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