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盈如玉

Beijing (Chinese) - - CONTENTS 目录 - 文 / 张健

历史悠久的易水古砚,在一千多年的历史变迁中,虽几经沉浮,却传承千年而连绵不绝,其独具特色的雕刻风格、绝无仅有的细腻石材,从未停歇对传奇的书写

砚,文房重器也。古代文人创作,喜神清气爽之时、窗明几净之处,焚一炉青烟,研一方好墨,墨成文成,援笔立就。无论是洋洋洒洒的颜筋柳骨,还是黑白分明的水墨丹青,无不出自一方方盈润如玉的砚台。可以说,砚承载的不仅是水墨,更有文人的才思和情怀。

“南山飘素练,晓望玉嶙峋,遥忆最深处,应多著石人。”在这首赞美易砚石像玉一样晶莹和艺人精心雕刻石砚的千古名篇中,易水古砚开始了在京津冀大地的历史书写。产于河北易州(今易县)的易水古砚,素有“石砚鼻祖”的盛名。据《易州志》载:“易砚石质不亚于端、溪。”“砚石有紫、绿、白诸色,质细而硬,为砚颇佳。”因砚而名扬天下的古易县,一度曾是京津冀这块土地上文人墨客、风流雅士的荟萃之地,盛唐诗人李白曾来到易砚产地黄龙岗,对易砚和易墨极

为钟情的他,不禁高吟道:“一方在手转乾坤,清风紫毫酒一樽,醉卧黄龙不知返,举杯当谢易水人。”

李白的赞叹之声一度飘荡在千载之间的历史长空之中,直到有清一代,置身于康乾盛世中的帝王,依然对易水古砚喜爱不已。可以想见,昔日的易水砚定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砚石天赋 紫翠玉黛相辉映

中国的砚台经秦汉,越魏晋,到唐宋,终迎来辉煌,开始了用广东端州的端石,安徽的歙石,甘肃临洮的洮河石制砚台的历史。唐代著名书法家柳公权在《论研(古同砚)》中记述:“蓄砚以青州为第一,绛州次之。后始重端、歙、临洮,及好事者用未央宫铜雀台瓦,然皆不及端,而歙次之。”于是,史书上便将“端、歙、洮”合称为“三大名砚”。清代末期,又将山西绛州的澄泥砚,与端、歙、洮砚合称“中国四大名砚”。在四大名砚中,端砚名声最大,有“群砚之首”“天下第一砚”“文房四宝的宝中之宝”的美誉。今天,人们对“四大名砚”早已耳熟能详,然而很多人可能不知,四大名砚中的端、歙两砚其实皆源自河北易县的易水古砚。

易水古砚在史书中出现,最早溯源自《墨史》中所载的唐代著名制墨家祖敏。元代陆友曾在所纂《墨史》一书中写道: “凡古人用墨,多自制造,故匠氏不显。唐之匠氏,唯闻祖敏。祖敏本易州人,唐时墨官也。其法以鹿角胶煎和之,名闻天下。”相传,奚超父子曾拜祖敏为师,并继承了祖敏的松烟制墨技术。一日,二人在易水终南山津水峪取水研墨时,发现了优质砚材,于是采回雕刻成砚,人称“奚砚(今易水砚)”。

唐朝末年,为躲避战乱,“奚超与子庭硅,流离渡江歙州,睹歙中地多美松,因而留居”。“五代时,奚超之子奚庭硅 因为制墨技术超群,被南唐皇帝授为‘墨官’,并赐姓李,奚超父子将制作易墨和易砚的技术带到了歙州,并成为徽墨、歙砚的开山祖。”至今,在安徽胡开文墨厂还能看到这样的一副对联:“传承古易水,奇珍握墨绝。”后来,易州制砚技术再传至广东肇庆,出现端砚,而易砚也久盛不衰,成为北方闻名的‘文房四宝’之一”。因此,后世每每称赞不已的“南端北易”,终载史册。

随着历史的发展,易水砚制作技艺也在不断传承发展,并渐渐达到成熟。宋代,易水砚更为赵氏皇族所垂青,名列宫廷贡品中名砚之首。著名词人苏轼曾说: “砚之美,止于滑而发墨,其他皆馀事也。”然而,经过很长时间的沉淀,这一时期的易水古砚台已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文具,而成为了集雕刻、绘画于一身的精美工艺品,成为文人墨客收藏的对象。北宋末何薳《春渚纪闻》记载宋徽宗召米芾写字,米芾看到皇帝桌上有易水砚,一写完字,就抱上砚台跪请曰:“此砚经臣濡染,不可复以进御,取进止”,求皇帝把砚台赐给他,皇帝答应了他,米芾舞蹈以 谢,又恐皇上后悔,便急着把砚台抱回,连衣服都染黑。宋徽宗叹气说:“颠名不虚得也。”

相传,米芾对这块砚台爱不释手,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他最终在《砚史》一书中对易水砚作出如此评价:“易砚,其质坚丽;呵气生云,贮水不涸;墨水于纸,鲜艳夺目;数十年后,光泽如初。”

易水砚之所以能在米芾笔下呈现出如此优良特点,与北国易州自古就有的“砚石天赋”有着紧密联系。“风萧萧兮”的古易水,不仅见证了义士荆轲的刺秦壮举,还涵养出了举世闻名的易水砚的独特石材。《易州志》载,易水砚砚石“石质不亚端溪”,传统的易砚砚材主要包括紫翠石和玉黛石两大类。紫翠石主要分布于蔚都乡台坛村黄龙岗及周围,因为凿石需进深洞再背负而出,故又名“大洞石”。该石质地温润,发墨快而细腻,加之色泽古朴,再伴以易水工匠的精良技艺,千百年来为易水砚创下了美名。

此外,易水砚之所以声名远播,令世人喜爱,除了雕刻制作的精巧外,还因

为砚石的肌肤具备质色典雅俏丽、纹路奇幻、妙自天成的先天条件。清弘治《易州志》载,制作易水砚的“砚石有紫、绿、白、褐诸色,质细而硬,为砚颇佳”。紫翠石石料一般为深紫色,上面往往分布着白色、黄色等颜色的斑点,称“石眼”;石眼中有一种形状规则清晰的斑点为眼中眼,称“活眼”。石眼边缘不清、朦胧模糊、形状不规则的斑点称“石晕”。制砚师往往巧用砚石上的石眼、石晕设计制作出多种佳砚,使其用起来既不生涩,又不打滑,随心所欲,得心应手。

历史追踪 久盛不衰美名扬

元朝建立后,受益于元世祖忽必烈的重视,易水砚发展迅速,北京古砚斋收藏的一方精美的易水砚—元代墨童灯笼砚即为例证。明清时期,易水砚的制作达到了一个空前繁荣的阶段。从制砚工艺上看,无论是造型还是构图都达到了沉稳精练的程度,具有端庄敦厚的艺术特征。在雕刻手法上,有圆雕、深雕、浮雕和高浮雕、浅雕、线刻等,制砚工艺日臻完善。明代鉴赏家曾赞易水砚“质之坚润,琢之圆滑,色之光彩,声之清冷,体之厚重,藏之完整,为砚中之首”。

易水砚的制作,极尽工序之繁复,历经唐宋元明而不衰,备受文人骚客的珍爱。有清一代,易砚的雕刻之美备受青睐,与柳叶烟、磨盘柿并称“易州三宝”,成为清廷贡品。易砚在清代最终迎来了辉煌的发展时期,与清西陵的建立有很大关系。

易县蕴华含英,钟灵毓秀,是一块风水宝地,清雍正皇帝在此建清西陵泰陵。其子乾隆皇帝每年都要在这里祭奠,易水砚被当地官员进献给乾隆。乾隆皇帝爱不释手,命当地雕刻50方易砚奖赏亲近大臣,并将易水砚列为贡品。不仅如此,他还在四库全书《西清砚谱》所载240余方砚台中的易水古砚上多留笔墨,而且每方 砚台上都亲笔题写了砚铭、诗词等。著名古砚收藏家阎家宪就收藏有清康熙和乾隆时代的易水砚御品5方,当时易砚之盛可见一斑。

砚台虽小,却贯穿着千年来的燕赵文明,映射着燕赵大地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而在20世纪初,伴随着频发的战乱,制砚艺人四散逃难,易水古砚的制作工艺曾一度失落,几乎不为后人熟知。《易县志》曾载:“唯今日无制之者,盖其法早已失传矣!”直至20世纪80年代,一些民间艺术家在继承祖业的基础上,重新挖掘出了易水古砚的制作工艺。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易水砚制作技艺传承人邹洪利,以他收藏的一方易水古砚作为标本,与其他制砚者一起进行研究,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使易砚的制作工艺重获新生。

邹洪利出生于易水河畔,他异常痴迷制砚技艺,无论是当地的民间制砚艺人,还是各地的雕刻大师,他总要想方设法登门拜访、虚心求教,终于学到了制砚的技艺。在对易水古砚制作技艺研究初期,由 于各种原因,邹洪利对于易水古砚的研究基本停留在恢复方面,影响力较小。但邹洪利和研发团队坚持不懈,因材造型,巧妙利用石料上的天然纹路,综合采用平雕、立雕、阴雕、浮雕、透雕等雕刻手法,结合雕塑、绘画、书法、石刻、木刻等艺术,并将北国的刚劲浑朴与江南的纤秀细腻融合为一体,研发出山水人物、花草鱼虫、飞禽走兽、神话传说、名胜古迹等几十个系列上百个品种,千姿百态,栩栩如生,终于使易水砚这一民族瑰宝大放异彩,重新在砚海中展露新姿,再次成为河北易县的一大地方特产。

千百年来,作为中国名砚中的瑰宝,易砚以其悠久的历史、天赋的优等石料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名扬天下,在中国博深精美的砚文化艺术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而新生的易水砚质地细润,刻工古朴刚劲,构图变化多样,在广泛吸取各类艺术营养的基础上,运用其自身的艺术功底,奏刀于石砚之上,并巧妙利用砚石纹理与雕刻交相辉映,既有传统的古色古香,又有浪漫主义的时代色彩。

易水河畔 精雕细琢续传奇

今天,易水砚取石,多在易县终南山的黄伯阳洞,石料多是色彩柔和的紫灰色水成岩,有的还点缀着天然碧绿或淡黄色斑纹,甚至暗紫、碧绿等不同色彩呈页状叠积,俗称“紫翠石”“玉黛石”。制砚师们就是利用不同色彩的页层、斑纹巧为雕琢,犹如玉翠工艺品的“巧雕”,制成美轮美奂的艺术品。而在现代文明发展过程中,易水砚的艺术价值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经过十几年的磨砺钻研,邹洪利推陈出新,初步实现了易砚由实用性向艺术性、观赏性的转化。1997年,为庆祝香港回归,邹洪利带领十几位工匠跋山涉水地选材、翻来覆去地设计、废寝忘食地制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重达5吨的巨砚“归砚”终于问世,现收藏于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华巨砚的一举成功,激发了邹洪利的制作热情。1999年,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他又设计制作了重30吨的巨砚“中华九龙”,陈列于北京中华世纪坛。2006年,一件史无前例的“中华龙腾砚”巨砚珍品又一次在邹洪利的手下诞生,56条龙,9只神龟,14.6米长,重60多吨,整件作品气势磅礴,令人叹为观止。

邹洪利利用易水独有的巨型砚料和技术力量,开发研制出一方方惊世巨砚,首开巨砚制作的先河。除归砚、中华巨龙砚之外,君子砚、归缘砚、菊花牡丹砚也是颇为著名的形体硕大、工艺精湛、造型独特的巨型易水砚,它们代表了中国砚台制作的又一层艺术境界,成为制砚史上的一大壮举,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

2008年,易水砚制作技艺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名录。为保护、传承好易水砚制作技艺,邹洪利除努力刻苦钻研之外,还广收门徒,传授技艺。他成立了燕下都易水古砚技术学校,聘请雕刻名家授课传艺, 还邀请中央美术学院及全国著名雕塑家、书画家来校授课传艺,将现代雕塑、书画艺术融入传统的易水砚雕刻,为易水古砚重新注入活力。如今的易水砚,正在绘制易水砚台制作图景。这枝盛开在易水河畔的砚林之花,仍将璀璨绽放。

今天,走进河北省保定市易县燕下都易水古砚大厅,仿若进入了一座历史文化博物馆。在这里,小型砚玲珑剔透,巧夺天工;中型砚种类繁多,精美绝伦;巨型砚大如船舟,气势磅礴。老子出关、太白醉酒、八仙过海、嫦娥奔月、西游记等神仙传说应有尽有,象征中华民族的龙凤砚以及代表民族文化的数百个造型,更是令人目不暇接。透过这一方方易水砚精品, 制砚师的匠心,高超的技艺与易水古砚的历史无不让人暗自感慨。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件重要“卯榫”,有人曾这样评价铺陈于文人案台上的砚台:“从每一个砚台,可以体会到中国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一方小小砚台,终因承载着极为厚重的历史文明,而被其传承者舍己坚守。在日新月异的当代,这份匠心愈发弥足珍贵。

历史悠久的易水古砚,在一千多年的历史变迁中,虽几经沧桑沉浮,却传承千年而连绵不绝。其独具特色的雕刻风格、绝无仅有的细腻石材,从未停歇对中华文明和历史传奇的书写。

易水砚—鱼趣

砚被视为文房重器,与笔、墨、纸相生相伴,形成了中国传统书画的独特风格

一方方巨型易水砚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邹洪利的手中诞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